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黑影,黑影(1)(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黑影,黑影(1)

作者:血红
    “小辈,狗胆!”

    老人眼看着莲花寸寸碎裂,一张脸顿时变得阴沉无比。{X.十方超度的威力,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刚刚短暂的接触,他已经感知到了十方超度的可怕底蕴,但是拥有这种底蕴的至宝,怎么可能在元陆世界出现?

    起码现在的元陆世界,在至圣法门的控制下,不可能滋生出这样的奇珍异宝。

    那么就是太古流传下来的宝贝喽?

    但是老人经历过上古时代元陆世界修炼文明最鼎盛的时期,类似于十方超度这种品阶的重宝,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他可不记得,元陆世界有哪件宝贝是生成了十方超度这个模样。

    点点碎裂的花瓣坠落,老人咬着牙,张口就是一道明晃晃的剑光喷出。

    紫红色的剑光刚刚喷出来,就骤然分裂成三万六千条极细的剑芒。宛如琉璃水晶一样剔透的剑芒在空中看似缓慢,实则无比快捷的交错勾勒,一朵璀璨的莲花剑气在老人的面前绽放开,带着毁灭一切的恐怖气息向阴雪歌笼罩了过来。

    阴雪歌的元神在轻轻的颤抖,老人放出的这一道剑气威力巨大无比,隐隐有一种灭绝一切的死亡法则蕴藏在内。饶是阴雪歌已经参悟了元陆世界生死轮回的无上妙理,面对老人剑气中蕴藏的灭绝之意,他依旧感到头皮发冷,浑身都冷飕飕的一阵阵的僵硬。

    这就好像一条纵横在江河湖海中的蛟龙,突然碰到了一条从九天之上降落的太古神龙。从品阶上,从血脉上,太古神龙都彻底的压过了蛟龙。

    “老东西……”

    老人骂得难听,阴雪歌自然也不会有好话回应对方。破口大骂了一句后,头顶混沌法源钟连续响了九声,四周虚空一阵动摇,地水火风诸般元力突然化为奔涌的潮汐,浩浩荡荡的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狠狠的冲撞在了莲花剑气上。

    “愚蠢!混沌法源钟的器胚,可是老夫亲手锻造而成。用老夫锻造的重宝来克制老夫?”

    老人怒声呵斥。不屑的嘲笑着阴雪歌。他随手一点。混沌法源钟顿时一阵哀鸣,阴雪歌寄托在内的一丝分神剧烈的震荡着,差点就被驱逐出了混沌法源钟。幸好阴雪歌祭炼法源钟的手法极其高明,是太古道门最精妙高深的炼宝秘篇。

    他的一丝分神死死的坚持在混沌中的核心处。任凭混沌中内无形的神念冲击宛如潮水一样冲刷。他的这一丝分身始终岿然不动。

    法源钟再次轰鸣。一声,两声,三声。清脆高亢的钟声连续响了十二声,直震得四周虚空疯狂摇晃,虚空中无端端的显露出了满天星辰,无数拳头大小带着尖锐芒刺的星光从星辰中呼啸落下,化为无数道流光向着老人的剑光砸了下去。

    地水火风能量潮汐的冲击,加上无数星光的轰击,老人喷出的飞剑所化莲花剑气剧烈的震荡着,发出巨钟一般的轰鸣声。老人的身体也微微晃动着,他阴沉着脸看着阴雪歌,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退着。

    他的境界的确比阴雪歌高出了一大截,但是他毕竟只拥有元陆世界规则所能允许的巅峰力量。

    而阴雪歌呢,他得到天地意志的青睐,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元陆世界对自己的监控。阴雪歌的法力,可比寻常巅峰境的神魂高手强出了一大截。

    境界不够,法力来补。依仗着充沛无比的法力,依仗着浑厚的法力修为,借助几件异宝的帮助,阴雪歌居然再一次让老人吃瘪,逼得他向后倒连连倒退。

    十方超度再次带起一道青色光芒冲天而起,狠狠砸在了被五色玄光包裹的红色印玺上。

    一声巨响,雕刻了‘令狐’二字的印玺迸射出大片火光,被十方超度一击撞飞了数十里。老人的身体一个踉跄,七窍中隐隐有点点真火喷出。这枚印玺受到的冲击太强,以至于他这一丝分灵的本源都受到了伤损。这点点火星一般的真火,每一点可都相当于寻常炼气士百年以上的苦功。

    老人的身形黯淡了一些,他神色阴郁的看着阴雪歌,双手向着莲花剑气一指,花蕊中就有一道长达数里的剑虹激射而出。剑虹急速的旋转着,发出尖锐的裂空声,宛如一根钻头一样向阴雪歌当心刺下。

    五彩菩提树枝轻轻一晃,数十重小金刚禅定旃檀佛光喷射出浓香霞光,宛如一座座城墙一样凭空浮现。剑虹一击,连续撕开了三十六重佛光屏障,却硬生生在第三十七重佛光前停滞了下来。

    法源钟再次高亢的轰鸣了一声,四周虚空中异象迭起,无数星芒、潮汐剧烈的鼓荡着,将那一朵莲花剑气撕成粉碎,一柄二尺四寸长的无柄飞剑哀鸣一声,打着转儿飞回了老人的身边。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很是严肃的向着阴雪歌摇了摇头。

    “小辈,你今日所为,是为你未来招灾惹祸。”

    “老夫本尊已经记下你的容貌,未来你若是飞升虚空灵界,老夫会指派百万门人追杀你三万年。”

    老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威胁的话语,一百万人,追杀三万年,他很详实的说出了他将要动用的人力以及追杀持续的时间。这种很详实、很客观的话,远比各种威胁的‘永世不得超生’、‘永世追杀、不死不休’之类的词句来得更有威胁力一些。

    很显然,老人已经恨极了阴雪歌,他是真的把阴雪歌当做一回重要的事情来对待了。

    阴雪歌看着老人,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过,你和我,不见得谁是小辈,所以不要在这里倚老卖老。”

    “一百万人?追杀我三万年?嗯,听起来有点可怕,但吓不住我。”

    老人冷眼看着阴雪歌,眉心竖目中神光若隐若现。

    “这是因为,你不知道本门的实力。你不知道,本门拥有多强的力量。”

    “在虚空灵界,我们要你死,你就死;没有人能够幸免,没有人能够在虚空灵界,躲避我们的追杀,避开我们的追查。”

    老人傲然看着阴雪歌,神气活现的一把握住了身边漂浮着的无柄飞剑。

    “等你有机会飞升虚空灵界了,你就会知道,今日冒犯老夫,会是你未来的噩梦。”

    阴雪歌还没开口说话呢,一旁突然传来一声极其不屑的冷笑。一团黑雾悄然绽放开,随后黑雾散去,兰水心缓步从黑雾中走了出来。就见他斜披着一件月白色的半臂长衫,袒露出了两条光溜溜的臂膀,下身穿着一条粗麻布的长裤,脚踏着一双用乱麻制成的草鞋。

    让人觉得怪异的就是,在兰水心的双肩、双肋、两个太阳**和头顶,一共插着七柄黑气缠绕的飞刀。小巧精致的飞刀没有刀柄,本来应该是刀柄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活灵活现的拇指大小的黑色狼头。

    而这狼头也深蕴魔性,龇牙咧嘴的狼嘴里不断喷出丝丝黑气,狼头上更有两根细小的犄角,令得这些狼头看上去煞是古怪狰狞。

    “老家伙,不要在这里不知羞耻的自我吹嘘了。你们能掌控虚空灵界的一切?”

    刚一露面,兰水心就很是不客气的朝着老人大声嘲讽。

    “如果你们这些老不死的,真有这么大的能耐,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其实在一万三千年前,就已经背叛了至圣法门呢?嘿嘿……甚至我弄死了这么多本家和别家的天才,你们都一无所知呢?”

    阴雪歌以五彩菩提树枝和混沌法源钟护住本体,手持十方超度,掌心暗扣了三颗来自月面窍**中混沌之气淬炼的混沌开天雷,缓缓的向后倒退了十几里远。

    兰水心向阴雪歌看了一眼,伸出手指狠狠的向阴雪歌点了点。

    “我们的恩怨,稍后再说。你坏了我的大事,这件事情,总归要有个说法。”

    老人眉心的竖目中,隐隐有一团炽烈的光芒在酝酿,他死死地盯着兰水心,语气低沉的咕哝着。

    “真当,我们不知道么?兰水心,你也太高估了自己。”

    “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一万三千年前,为了一株天冲幻灵草,你杀死了本家堂兄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你是一条养不熟的狼崽子了。”

    兰水心呆了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老人,然后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

    “虽然没见过,但是听说过老东西你的模样。你就是至圣法门三大至圣之一的……令狐老不死吧?”

    眯着眼,眼球整个变成了漆黑色泽的兰水心好奇的看着令狐圣人,语气很是轻佻的笑问对方。

    “你们还真知道我早就背叛了至圣法门?很奇怪,以你们一贯的作风,起码要把我嫡系族人中,上下十八代男女亲眷全部斩杀了才能放心。为什么,不杀我?”

    令狐圣人神色阴冷的看着兰水心,过了许久,他才摆了摆手。

    沉默良久,令狐圣人无比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做为一颗不自知的棋子,你有资格听老夫的解释么?”(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