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分灵(2)(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分灵(2)

作者:血红
    阴雪歌一路感慨着,将这些金砖全部收进了囊中。《 X.然后他在这百里方圆的小小空间中往来流窜,所过之处只要是看得上眼的他全部收纳了进去。

    最终,那些宫殿楼阁的砖瓦梁柱,无不是来自上古各家宗门的菁华异宝,阴雪歌也不客气,他也不嫌弃,就连后院供几头宠兽喝水的水槽,也被他顺溜着带走了。

    所过之处片瓦不存,反正这里的所有人都在老中青的带领下,和兰水心打得头破血流,一时半会根本不会有人回转,阴雪歌很是放心大胆的,将这里搜刮得寸草不生。

    只不过,似乎还缺少了什么。

    等得阴雪歌将正中那座最主要的大殿拆掉了大半后,他突然骑在一根主梁上,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还缺了一样东西。藏宝阁,藏经阁,大小秘库都找到了,奇珍异宝搜刮了无数,但是还缺一样。”

    这里是至圣法门留下的后手,为了保证他们的后世子孙的统治能够世代永固,他们在这里布下了掩藏天机的阵法,让老中青这样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元陆世界所能承受极限的族人,偷偷的藏匿此处。

    但是就算是老中青他们这样的怪胎存在,他们也不能保证至圣法门的统治就一定永世昌盛。

    比如说这一次兰水心的出现,就差点摧毁了至圣法门的统治。而老中青他们也及时的从上界请来了增援的力量。所以,这里一定有和上界联系的布置。

    进行高低世界的跨界通讯。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所以老中青他们这里,一定会有一座祭坛存在,通过祭坛,或者说是法坛的力量,聚合众多人的法力,才可能破开虚空,将一些信息传送去虚空灵界。

    “你是,在找跨界传讯法阵么?”

    就在阴雪歌捉摸着这座法阵应该藏在哪里的时候——这也是他偷偷摸摸潜入这里的最大目标,突然一个温和清朗的声音在他脚下传来。

    阴雪歌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他低下头。冷冷的看着站在空荡荡的大殿中。身穿一件青色鹤氅,眉心和双手中心都长出了一只神光四射眼眸的老人。

    老人生得清爽无比,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好像山巅矗立了无数年的一株古松。清风流云时刻从他的枝桠和松针之间飞过。带起一道道清朗直上云霄的松涛声。

    他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巍峨凛然的出尘气息扑面而来。

    巍峨凛然和出尘飘逸根本就是对立的两种感觉,但是在这老人身上,这两种奇妙的感觉。却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他站在那里,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应该以他为中心而存在。

    但是他站在那里,又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一样;或者说,他存在,但是他茕茕孑立于世界之外,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关系。他能投影到这个世界来,但是这个世界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阴雪歌坐在主梁上,低头看着老人。

    老人站在大殿中,抬头看着阴雪歌。

    两人对视了许久,两道无形的神识在虚空中往来交错,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上扫视着。

    但是无论是阴雪歌还是那老人,都无法从对方身上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神识扫过他们的身体,就好像小溪中的水冲刷过光不溜手的琉璃珠子,无法从上面带走任何的粉尘。

    “有缘相见,真是难得,难得。”

    阴雪歌飘身下了主梁,他站在老人对面十几丈外的地方,头顶法源钟,袖子里五彩菩提树枝,身后十方超度,另外一侧袖子里则是数十件从盻珞那里得来的强**器,数十件宝物都已经蓄势待发。

    尤其是十方超度,阴雪歌将自己强化了许多的法力注入其中后,十方超度表面隐隐有几枚灵动的符文浮现,边缘更是有一抹厚重的灵光闪烁,比起平日里那等晦涩的模样强悍了许多。

    “的确是难得,难得。老夫难得来一趟,居然就碰到了小友这般有趣的人物。”

    老人十指犹如水波一样诡异的活动着,掌心的两颗眼眸中隐隐有紫金色的神光闪烁,四周虚空中就**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他眉心的竖目更是极其缓慢的张开,一道好似水波的光芒悬挂在竖目眼皮边缘,好似随时都可能喷涌出来。

    “小友?”

    阴雪歌冷笑了一声,他看着老人,轻轻的摇了摇头。

    “老家伙,你的年纪不见得比我还要大,所以‘小友’二字,还是谨慎一些。”

    “唔,别人有一对眼睛就很不错了,你居然有五只?我没听说,至圣法门有这样的法眼神通。”

    老人很是危险的咧嘴一笑,摇摇头,然后他眉心和双眼中心的眼眸中,就有三道瑰丽的流光喷射而出。一时间就好像天河崩溃,银河中的无数星辰跳动着窜了出来,带着无数道瑰丽的星光向阴雪歌碾压了过来。

    这星光是紫金色的,恢弘壮丽,瑰丽大气,给人一种挡不住、受不了、**和神魂都要被碾碎的错觉。

    换成其他人,被老人的法眼神通这么一冲,**和灵魂会当场崩解。

    但是阴雪歌从天谴法眼中得到了多大的好处,他的**和神魂都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如果老人动用神元那样诡异的御剑之术,发动实体攻击,或许他还有点承受不住,但是这种法眼神通的攻击么,对他而言反而更容易抵挡。

    有如实质的巨树元神从头顶喷出,五彩霞光萦绕虚空,四周天地元气被巨树元神一举吞得涓滴不剩。阴雪歌巨树元神上五彩玄光宛如五条大河一样当头落下,带着元陆世界最本源的五行生克轮回之力,狠狠的向着老人三只眼眸中喷射出的星光洪流砸了下去。

    ‘唰唰’声中,无数星光崩毁、粉碎,无数流光瞬间崩解。

    阴雪歌骇然察觉,老人法眼中喷出的星光洪流蕴藏了莫测的玄妙,每一颗星光都会湮灭他百倍的法力之后才后续无力颓然消散。换言之,老人发出一招,阴雪歌需要动用百倍的力量才能抵消。

    这不是力量上的差距,而是力量运用技巧上的差距。

    老人就好像一个经历了无数次血战的骁勇战士,手持利剑发动攻击。

    而阴雪歌的法力神通在老人面前,就好像一群手持菜刀大斧的村夫,虽然依旧有着可怕的杀伤力,但是在杀伤效率上却完全和老人无法相提并论。

    幸好阴雪歌得到了元陆世界天地意志的默许,他一咬牙,干脆将力量提升到了他现在的极限,也远远超过了元陆世界所能承受的极限。甚至经过特殊法阵加持的这一方小小虚空,都被阴雪歌狂暴的力量冲击得剧烈颤抖,虚空中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痕。

    老人诧异的向阴雪歌看了一眼,他沉默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

    “老夫这一缕分灵,携带的力量不多,只是这一方世界的巅峰之力。小友无赖,居然动用了超出极限之力,嘿嘿。老夫身上,就连一件随身的法宝都没有,可是吃亏了。”

    ‘哈哈’大笑了几声,老人法眼中的星光骤然收敛,阴雪歌的心头一松,五彩玄光顿时悬浮在半空中丝毫不动。他冷眼看着老人,厉声喝问着。

    “分灵?你到底是谁?从何而来?为何来此?”

    老人‘呵呵’一笑,他袖子里突然有一团夺目的红色强光喷出,快若闪电般狠狠的轰在了阴雪歌的胸膛上。阴雪歌看得清楚,这一团红光是一枚婴孩拳头大小的印玺,正面用虫鱼篆文雕刻了‘令狐’二字。宝印比一座大山还要沉重万倍,以恐怖的高速狠狠砸在了阴雪歌胸膛上。

    一声巨响,阴雪歌被砸得向后飞出。

    他胸腹之间剧痛,一股灼热可怕的力量深深透进他的五脏六腑,就要将他的脏腑烧成灰烬。

    幸好在前次天谴法眼凌虐之时,阴雪歌的**和神魂都得到了升华,他的**已经远远超过了元陆世界所能容纳的极限。老人的偷袭固然凌厉,但是也只是击碎了他胸膛上的一层肌肉,他的骨骼上甚至连一丝裂痕都没有。

    一边向后飞退,阴雪歌一边怒视老人。

    “你说……你没有……”

    老人微微一笑,得意的眯起了眼睛,伸手将宝印收回。

    “老夫的话,有时候老夫自己都不信的,你怎敢相信呢?”

    “唔?小友,你的身躯实在是有点……太过于奇特……来,来,来,让老夫再给你一下。”

    手掌一翻,丝丝天地元气不断没入宝印中,红色的宝印骤然喷出大片红色火焰,带着恐怖的啸声向阴雪歌当头砸了下来。

    阴雪歌脸色骤然一变,被这宝印砸在胸膛,他只是胸口剧痛,破碎了一些皮肉而已。如果是脑门上被这宝印砸一下,怕是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谁知道这老家伙,刚才第一击是否隐藏了实力?

    冷哼一声,阴雪歌身形一晃,五色玄光犹如瀑布一样呼啸落下,将那宝印紧紧裹在了里面。

    十方超度无声无息的瞬移到了老人身后,沉甸甸的向着老人的后脑勺拍了下去。

    老人微微一笑,随手一指,他的指尖上一朵红色莲花盛开,轻轻托住了十方超度。

    一声巨响,老人的神色骤然一变,脸色变得有点狼狈。

    他指尖的红色莲花一片片花瓣不断落下,很快满地都是碎裂的花瓣。(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