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击倾城(2)(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击倾城(2)

作者:血红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灵木傀儡被一箭射飞。

    喷射着强光的傀儡斜斜的飞上了高空,被箭光带动着向高空激飞而去。他的身体剧烈的摩擦着空气,沿途留下了一条长达万里的夺目火光。最终灵木傀儡被箭光带动着飞出了元陆世界的大气层,一点强光爆裂开来,在大气层外极远的虚空中,一颗小小的太阳出现了。

    在最初的一瞬间,这颗小太阳的光芒,甚至压制了高空中悬挂的那一轮烈日。

    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颗拳头大小的小太阳在虚空中熠熠生辉,他的光芒是如此的炽烈猛烈,虚空中的烈日也被他夺走了全部的光和热,虽然他的体积比那一小团光大了千百倍,但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一团小小的光。

    甚至好些人看到这一团光后,他们都下意识的吐了一口血,身体表面隐隐有火光喷出。

    {无+

    麟日破灭弓的这一箭虽然没有直接射在他们身上,但是箭光中的无穷杀意,却已经隔空侵入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觉得这一箭好像就是朝着他们当面射了过来,让他们的和灵魂同时受到了重伤。

    元陆世界在这一瞬间,也不知道有多少生灵下意识的抬头望天。

    凡是看到这一团小小光芒的人,如果修为不够的,他们全都吐血,然后五脏崩裂而死。

    珧荆命的军营中,起码有数千万士卒因为抬头盯着那一道箭光望了一眼而惨死当场。血磨盘城中。则是有数倍数量的精兵强将好奇的紧盯着这一道箭光,他们同样身体崩解惨死当场。

    一箭之力,仅仅是一箭之力外泄的一丝杀意,就瞬间抹杀了交战双方上亿士卒的存在。

    阴雪歌站在虚空中,箭光掠过身体,他长衫烈烈飞舞,发出‘啪啪’脆响。混沌法源钟悬浮在他头顶,放出丝丝犹如璎珞的大道气韵笼罩全身。五彩灵光化为五色光尾悬浮在身后,每一条灵光都长达数万里,弥天极地。宛如太古神话中的大神一般。占领了整个天地的时间和空间。

    十方超度隐藏在袖子里,这次阴雪歌并不想要动用这件凶悍绝伦的大杀器。

    白玉子盘绕在他的脖子上,一颗黑漆漆的龙头靠在他的右肩上,嘴里叼着缩小成了拇指大小的‘轮回’。目露凶光的看着血磨盘城内的亿万生灵。

    继承了三千冥魔大道。掌控了‘轮回’重宝。白玉子已经明了了他的道。杀光血磨盘城内数万国朝的亿万精兵强将,将他们全部通过轮回重宝送入轮回之中,‘轮回’宝轮会自然而然吸收他们一部分的精血。化为无穷冥魔之力加持灌注给白玉子。

    杀光血磨盘中亿万士卒,白玉子运用冥魔大道自行推算了一下,他的实力一定能突飞猛进,瞬间达到和现在的盻珞相当的层次。纵然还不如九灵圣尊这个老怪物,但是在元陆世界也足以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了。

    “到时候,鱼爷……不,龙爷我看上谁家的姑娘,就抢走谁家的姑娘;看上谁家的宝贝,就拿走谁家的宝贝。谁敢不服,嘿嘿,龙爷酒缸大小的拳头,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心服口服。”

    嘴角耷拉着涎水,白玉子陷入了无边的美梦中。他浑身黑红二色相杂的龙鳞宛如活物一样开阖碰撞,不断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迸射出无边的火星。

    血磨盘城内,几个来自麟日国朝,负责掌控麟日破灭弓的亲王背着双手,面色凝重的看着阴雪歌。

    刚才那一箭,他们没有动用全部的威力,毕竟麟日破灭弓何等重宝,用全部威能对付孤零零一个火驴道人,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就连他们自己都为麟日破灭弓感到不值。

    但是就算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力量,这箭光的威力,也不应该是一个人的力量能抵挡的。

    阴雪歌的灵木傀儡,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这灵木傀儡居然用人力抱住了麟日破灭弓射出的箭光,依靠人力扭转了箭光飞行的轨迹。这在麟日国朝的诸位亲王看来,这根本就是有违天道的事情。

    人力,怎么可能和麟日国朝的镇国重宝相抗衡呢?

    没这样的道理嘛!

    只不过,那个家伙应该已经死了吧?在麟日破灭弓的威力下,那个灵木傀儡,定然已经死了吧?

    没人吭声,偌大的方圆十几万里的战场上,那些被箭光外泄的杀意击杀的士卒静静的躺在地上,他们的鲜血静静的流淌着。火驴道人烧得大地成了赤土,高温的土壤贪婪的吮吸着这些士卒的鲜血。

    风吹过这一方土地,无数的冤魂嘶声哀鸣,战死的士卒们依依不舍的俯瞰着战场,然后白玉子嘴里的‘轮回’宝轮无声无息的发动,所有冤魂都纷纷被吞噬进去,瞬间就被转送进了幽冥世界,遁入了六道轮回。

    一丝丝精纯的冥魔之力不断从‘轮回’宝轮中放出,滋养着白玉子的和神魂,他体内的冥魔之力也越来越强大。当最后一个战死者的魂灵儿被送入幽冥世界后,白玉子的实力无声无息的提升了三倍!

    “妙不可言。龙爷我发达了。”

    得意洋洋的扭动了一下长长的身躯,白玉子龇牙咧嘴的笑了。

    一条人影闪过,衣衫彻底被摧毁,赤身露体的灵木傀儡瞬移到了阴雪歌身边。他背着三柄灵木剑,面无表情的站在阴雪歌身边。他的胸膛上隐隐有一个红点在放出可怕的光和热,但是狂风吹过,这一个红点正在急速的消散。

    麟日破灭弓打出的那一道箭光,对灵木傀儡造成的全部伤害。也就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了。

    阴雪歌赞赏的看了一眼灵木傀儡,真的要感谢慷慨的兰水心,感谢慷慨大方而且底蕴雄厚的兰家,如果不是他们送来的那一株先天灵木,他怎么可能制造出这么坚不可摧的傀儡?

    “怎……怎可能呢?”

    麟日国朝的众多王公大臣全傻眼了,他们同时大声喧哗,不可置信的大声尖叫着。

    麟日破灭弓,当年全力一击,可是一夜之间覆灭了一个超品国朝的国运。这样的镇国重宝,哪怕只是耗费了其中九牛一毛的威力。任何一个炼气士。哪怕是神魂法相达到了百丈之巨的炼气士,也不可能抵挡住麟日破灭弓的威能。

    “妖……妖魔,他们一定是妖魔……他们用了什么邪术,才。才……”

    几个麟日国朝的亲王语无伦次的尖叫着。他们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阴雪歌微笑着看着这些惊吓过度的可怜人。他看了看恭恭敬敬站在身边的火驴道人,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低声的叮嘱了火驴道人几句。

    “且看好了。真正的大道奥义,真正的无上神通,是什么模样的。”

    “你专精丙丁天火大道,这也是直指天道的大道正途,但是对其他的诸般法门,你也要多少有点领悟才是。”

    阴雪歌准备正儿八经的培养火驴道人,单单他的那个葫芦,就值得阴雪歌在他身上花费大量的资源了。只要火驴道人的道行神通步入正道,单凭这个葫芦,他就能是一个独镇一方的大将人选。

    混沌法源钟轻轻的鸣叫着,‘嗡嗡’钟鸣声在战场上扩散开。

    法源钟一响,天地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血磨盘城内大声喧哗的麟日国朝众多王公贵族同时失声,他们张开嘴大声的咆哮嘶吼,但是他们再也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他们身边的所有天地元气都同时变得混乱无比,似乎回到了鸿蒙尚未开辟时的混沌世界,他们体内精纯醇厚的元力,也在不受控制的向外流逝。

    阴雪歌头顶五条清澈如水的玄光宛如孔雀尾巴一样扩散开来,五彩霞光一阵交错,顿时有无量光影激射而出。金、木、水、火、土,先天后天五行之力相互衍化,从中就衍生出了无穷的玄机,衍生出了无穷的变化,天地万物的生死轮回,在这一次清晰的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从五行中,有了时间,有了空间,有了生命,有了死亡,有了天地万物,有了宇宙洪荒。

    血磨盘城方圆数十万里内的五行元力都随着阴雪歌的调动而纷纷起舞,阴雪歌只是施展了微不足道的力量,但是他就好像一支乐队的指挥者,他的心意所过之处,所有的五行元力都俯首听命。

    五彩玄光弥天极地,轻描淡写的向着血磨盘城扫了下去。

    所有依靠五行元力而生的禁制法符同时瓦解,他们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彻底的在天地间消散。

    血磨盘城的金属城墙,高达百里厚达十里的城墙悄然崩解,金属城墙化为了汹涌澎湃的水波,瞬息间被饥渴的大地吞噬。城墙上所有的防御器具,包括所有士卒的兵器和甲胄,内部所有的法符禁制全部消散,所有金属制品都变成了无害的清水,化为倾盆大雨落在地上。

    城内所有的建筑,所有的军营,所有的五行之物,全部崩塌瓦解。

    无论是金属铸造的堡垒,还是岩石搭建的军营,或者是草木结构的马棚,全部都在阴雪歌五行轮回的大道奥义催动下,变成了白花花的泉水流散四方。

    单单是轻轻松松的一扫,偌大的,阻挡了珧荆命大军三个月的雄城,就彻底消散。

    数以十亿计的精兵强将呆滞的矗立在光溜溜的大地上,他们一个个赤身露体的站在那里,他们身上的所有衣物,包括他们的裤头和袜子,都全部化为清水流入了地下。

    “嗯,这门神通,也可以叫做‘无敌脱衣手’。”

    白玉子斜睨着阴雪歌,‘桀桀’连声放声怪笑。(未完待续……)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