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击倾城(1)(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击倾城(1)

作者:血红
    那张大弓从城内冉冉浮现的时候,珧荆命已经大吼了出来。! X.

    “麟日破灭弓,这是麟日国朝的镇国之宝,万魂之器,无法力敌!”

    麟日国朝,元陆世界资格最老的超品国朝。在上古时代,至圣法门一统天下后,麟日国朝就已然立国,一直蓬勃繁衍至今。麟日国朝的镇国之宝破灭弓,也是元陆世界有数的强横法宝。

    而所谓万魂之器,则是麟日国朝历朝历代阳寿耗尽的帝君、王爷、太上长老等人,他们都主动舍弃了轮回的机会,将自己的神魂和麟日破灭弓融合,用自己全部的精血滋养这件镇国之宝。

    无数年以降,麟日国朝的这件麟日破灭弓,在整个元陆世界的所有镇国之宝中,威力绝对能排入前三之列。而镇国之宝和寻常炼气士的法宝,在威力上又有着巨大的差距,哪怕是一个三品国朝的镇国之宝,威力都堪比一名修成神魂的顶级炼气士性命交修的圣灵法器。

    由此可见,麟日破灭弓的威力有多大。

    不提更早,单单八百年前,麟日国朝和另外一超品国朝发生纠葛,两国鏖战三百年不分胜负。麟日国朝当代帝君一怒之下,动用麟日破灭弓一击之下崩毁帝国所有天地灵脉,让帝国绵延亿万里的疆土一夜之间化为寸草不生的荒漠,硬生生饿死帝国九成九的百姓。

    一击灭国,而且灭杀的是和自家实力相当的超品国朝。麟日破灭弓的凶名,由此响彻元陆世界。

    珧荆命知道麟日破灭弓的凶名,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虽然麟日国朝和炽金国朝在这里组建联军,建造血磨盘雄城挡住了自己进军的去路,但是麟日国朝怎么会将自己镇压国运的重宝搬来这里?

    任何一个国朝,任何一个家族,镇压自家气运的重宝就这么一件。

    这种气运重宝,必须经过精心的布置,经过漫长时间的调试。下应地脉流动。上对星辰运转,天地人三才合一,才能布置妥当,发挥最强大的威力。而且这种气运之宝。每动用一次。都要耗费巨大的精气神。除非灭国破家之战,寻常事情根本不会轻易现身。

    麟日国朝真个是疯魔了么?他们将自家压箱底的镇国重宝,就这么眼巴巴的搬到了这里?

    刚才那口大钟也就罢了。那最多是一个一品国朝的镇国重器,虽然搬迁一次也是伤筋动骨的事情,但是用来防御火驴道人恐怖的攻击,这也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可是麟日破灭弓不同,将他挪来这里,麟日国朝真的要付出随时可能被人抄了老巢,随时可能被人灭杀满门的风险。他们这么做,值得么?

    凡是知道麟日破灭弓凶名的人,都在疯狂的喧哗着,没人能想到,这宝贝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也没想到,仅仅是为了对付火驴道人,他们居然就用这件凶名昭著的破灭弓,对着火驴道人孤零零一个人就放出了一箭。

    这宝贝,他应该用来攻击珧荆命的军营本阵才对,这么一箭射下来,起码能够让珧荆命的大军损失三成以上的战斗力,他何必用来对付火驴道人?

    “疯了!统辖联军的人,一定疯了!”

    珧荆命死死地咬着牙,怒极而笑的看着寒光四射的麟日破灭弓,看着长弓上激射而出的那一道长达万丈的细细光虹。一切都变得这么缓慢,光虹呼啸着逼近火驴道人,所有人似乎都能看到光虹一寸一寸在虚空中挪动的情景。

    火驴道人的驴脸变得惨白一片,他惊恐的看着当面激射而来的光虹,艰难的举起手中葫芦,想要用这宝贝抵挡那惊天动地的一箭。他的身体、灵魂,都已经被破灭弓恐怖的杀意封锁,他四周的空间和时间,都已经被破灭弓这一击彻底凝固。

    以他如今的道行法力,他根本无法瞬移躲开这一箭的攻击。

    他只能艰难的举起手中的葫芦,期盼这件天地生成的灵宝,能够挡住这一箭。

    但是他隐隐有一种绝望的明悟,这一箭他是挡不住的。他的这口本命葫芦,虽然是天地生成的灵宝,但是他的主要功效是在强大的攻击力上,他的防御力也就和普通法宝相当。

    这一箭,挡不住,当不了,箭光到来时,他就一定会灰飞烟灭。

    一边举起葫芦,火驴道人一边闭上了眼睛。电光石火间,他过往的一切都浮现心头,火驴道人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悠悠的颂唱起一曲语调古怪的山歌小调。

    阴雪歌就在这时候,一个跨步迈了出去。在他的脚下,时间和空间都犹如虚无,他一步迈出,他的身体、他存在的烙印,就彻底的打穿了时间和空间对一切生灵的局限。

    麟日破灭弓射出那一箭后,阴雪歌才迈开步子。

    但是当他来到火驴道人面前的时候,麟日破灭弓才刚刚升上天空,那些掌控麟日破灭弓的炼气士,他们才刚刚开始向长弓内灌输元力。他这一步,扭转了时间和空间,逆转了因果,破碎了时空天道,化腐朽为神奇,彻底改变了在这极小范围内的好些有形无形的存在。

    他挡在了火驴道人的面前,面对面的笑看着火驴道人。

    “道友,你可听好,丙丁本是天地精,一元二气火中生,九转红莲炼元窍,不死不灭号灵尊……”

    短短百多字的修炼总纲从阴雪歌嘴里迸出,化为一丝丝赤红色火焰钻进火驴道人的眉心。火驴道人的身体一阵摇晃,他骇然瞪大了眼睛,惊恐而惊喜万分的看着阴雪歌。

    “这是什么?”

    火驴道人忘记了那一箭带给他的恐怖压力,嘶声惊问阴雪歌。

    “九品红莲种神诀……先天鸿蒙丙丁道书。”

    阴雪歌笑吟吟的看着火驴道人,干脆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入我门来,可得大道。你这葫芦不错,只是想要成熟,还欠缺点火候,给我三个月,我可以让他彻底成熟,成就一件真正的先天灵宝,成为你证道之基。”

    火驴道人的驴脸抽搐了一阵,他一骨碌的跪倒在半空中,肃然向阴雪歌三跪九叩,行了拜师大礼。

    后方珧荆命等人看得是目瞪口呆,他们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亲眼看到了麟日破灭弓激发,看到火驴道人在箭光下濒死挣扎的残酷场景。

    但是下一瞬间,麟日破灭弓居然恢复到了还没有激发的时刻,阴雪歌突兀的出现在火驴道人面前,而且火驴道人居然跪了下去,向阴雪歌行了拜师大礼?这是怎么个情况?为什么他们眼中所见到的,和他们脑海中的记忆居然发生了这么剧烈的矛盾冲突?

    这到底是,怎么个该死的情况?

    除开道行境界足够的幽泉、盻珞、凤梧道人和九灵圣尊,乃至对一切都无所谓的尸神和白玉子,其他人都脑子里一阵阵的泛着糊涂。

    甚至有人不知道好歹的,掐动手指,想要用他们从上古时代继承的一些浅薄的推算之道,推断演算刚才阴雪歌所做的一切。结果他们立刻受到时空法则的反噬,一个个五脏六腑都被无形的时空之力扭曲,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鲜血就好像喷泉一样从他们七窍中喷了出来。

    麟日破灭弓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一道长达万丈的箭光再一次的从弓弦上飞出。

    火驴道人嘶声尖叫着,一把抓住了阴雪歌的小腿,提醒阴雪歌赶紧想法闪避。

    但是阴雪歌只是微微一笑,他转过身来,大袖一挥,他在月面炼制的灵木傀儡无声无息的飞出,背后三柄灵木剑带起三条晶莹纯净的玉光,悄然无声的向着那一道箭光斩了下去。

    三声巨响传来,大地一阵跳动,地面都因为恐怖的声浪冲击裂开了无数条宽达数丈到数百丈不等的裂痕。数万座大小山峰同时崩解,百丈大小的巨石被冲击力震得高高飞起,然后在空中就被声波瓦解成了最细小的尘埃随风飘散。

    三柄灵木剑被箭光震得飞出去数百里远,灵木傀儡面无表情的张开双手,向着那一道箭光迎了上去。

    在无数人的惊呼声中,灵木傀儡一把抱住了箭光,然后身体一扭,强行扭转了箭光前行的方向。伴随着刺耳的裂空声,这一道箭光顶着灵木傀儡,几乎是擦着阴雪歌的身体飞了过去。

    ‘嗤嗤’的裂空声中,灵木傀儡被箭光带动着,一路向着高空飞去。

    一边向高空疾飞,灵木傀儡一边从体内放出无量玉光,不断的冲击摩擦箭光,不断的消耗箭光上恐怖的力量。箭光也在剧烈的冲撞他的身体,恐怖的力量不断的和他的身躯剧烈摩擦,迸射出无边强光。

    如果这具傀儡,是使用元陆世界任何其他材料炼制,这一箭就已经将他粉碎了。

    但是阴雪歌动用来自至圣法门的先天灵木的树心,用天聋地哑傀儡宗的无上秘术炼制了这一具灵木傀儡,他的身躯坚硬无比,堪称是元陆世界最坚固的存在。

    麟日破灭弓这一箭威力再大,却也无法伤损他的身躯分毫。(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