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火的序幕(2)(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火的序幕(2)

作者:血红
    紧接着是五颗直径一张开外,表面无数符文流转的金属弹丸从高空呼啸着坠落。

    这些弹丸撕开空气,从高空中滑落的时候,身后已经拖出了长达百丈的火焰。巨大的金属弹丸精准的命中了冲锋的船队中规模最大的几条飞舟,然后弹丸骤然膨胀,在内部压缩成固体状的天地元气骤然爆开。

    风、火、雷、霆,四种混合的压缩成固体状的天地元气爆开,一团团浑浊的强光急速向四周扩散开来。五颗弹丸同时爆炸,方圆三十里的虚空都被强光笼罩。烈焰冲天而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震得大地一阵阵的轰鸣摇动,上千条飞舟被强光淹没,眨眼间就汽化成了最细小的粒子。

    箭矢如雨,弹丸如雷,各色攻击不断的从高空坠落,数万条飞舟组成的冲锋队伍,在短短一盏茶时间内就被消灭了六成。最终只有两万多条飞舟沉甸甸的撞击在了血磨盘的城墙上,船头上有长达百丈的金属柱子激射而出,狠狠的扎进了城墙中,将飞舟和城墙连为一体。

    ‘铿锵’声中,飞舟的甲板开启,船舱内有折叠的金属云梯‘嚯啦啦’的冲了出来。

    这些纤薄无比,但是用合金铸造,铭刻了各种加强符文的云梯在每一条飞舟上都储存了十条以上,瞬息间二十几万条云梯贴着城墙笔直的冲天而起,在长达数千里的城墙上组成了一条供人攀援的冲锋途径。

    飞舟上那些被珧荆命灭了国朝,被下了禁制。只能俯首听命充当炮灰的奴兵嘶声哀鸣着,他们举起兵器,顶着破烂的铠甲,举起手上残破不堪的盾牌,踏着云梯向上狂奔。

    这些奴兵都是各大国朝的皇亲国戚,要么就是王公贵族出身,他们当中最弱的都是出身五品以上世家的精锐,他们的实力强悍,修炼的功法也着实不坏。

    他们起码都有着御气飞行的实力,虽然因为血磨盘城墙上的重力符文。他们无法直接腾空百里飞上城墙。但是他们脚踏云梯,每一次垫脚,他们都能轻松的向上纵跳里许。

    一次踏脚就冲起来一里多高,数千万奴兵在长达数千里的战线上。宛如无数的跳蚤一样。向着高达百里的城墙墙头跳跃而起。他们一边蹦跳。一边念诵咒语,施展各种神通秘术,在自己身上加持了各种让自己防御力更强。或者跑得更快,跳得更高,或者是让自己的恢复力飙升的密咒。

    几个呼吸的时间,冲的最快的奴兵已经冲到了距离城墙顶部不到五十里的高度。

    狂风在他们身边呼啸,淡淡的云霞从他们身边掠过。就在这时候,城墙上突然有大片的金属装甲向一旁滑开,露出了里面黑漆漆的墙洞。

    数十万柄长枪冷酷无情的从城墙内穿刺了出来,特制的长达十余丈的刺枪,三棱形的枪头就长达一丈,表面更是淬了来自龙族毒龙一脉的剧毒,这是修成了神魂的非人强者都无法抵挡的毒素。

    惨嗥声中,数万名冲得最快的奴兵根本来不及防范,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长枪刺了过来,洞穿了自己的身体。长枪的枪头急速的旋转着,离心力让这些奴兵的尸体甩出了老远,一点儿鲜血都没染上的长枪急速的缩回,下一瞬间又一次全力的刺了出来。

    墙头上,驻守血磨盘的联军士兵放声狂笑着,他们成群结队的,合力将一个个巨大的碎颅球砸了下来。

    所谓碎颅球,都是清一色金属铸造的巨大球体。这些大球直径百丈以上,表面密密麻麻的尽是三寸长短的锋利断刺。这些大球每一颗都重达一龙,城墙上的士兵必须好些人联手,才能抬动这些大球,将他们从城墙上投掷下去。

    碎颅球重达一龙,这是修成了神魂法相的强者才能以力量承受的恐怖重量。

    如此沉重的金属大球从高空坠落,任何人一旦碰到,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但是下方攻城的士兵,首当其冲的肯定是头颅先被碎颅球碾碎,所以这种可怕的城防器具,就有了如此狰狞的名字。

    ‘嗖嗖’声中,数万颗碎颅球以泰山压顶之势从城墙上坠落。

    ‘啪啪’声不绝于耳,不知道多少正在纵跳如飞的奴兵被碎颅球砸中,他们的身躯粉碎,残破的血肉黏在碎颅球的表面,将这些巨大的金属球染成了可怕的血色。

    城墙上的守军们仰天狂笑,巨大的沉重的金属球轻松摧毁了数万架云梯,沿途所有奴兵都被碾成了粉碎,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种可怕的器具从高空带了下去。他们的血肉被碎颅球深深的碾入了城墙下的泥土中,沿途的城墙都被喷溅而出的血肉再一次厚厚的涂上了一层。

    巨响声中,数千条飞舟也被碎颅球命中,巨大的飞舟不堪沉重的冲击力,‘嘎嘎’作响的脱离了城墙,被碎颅球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大地颤抖,这些巨大的碎颅球深深的陷入了下方的土壤。

    城墙上的士兵们同时呐喊,他们奋力的扭动城墙上巨大的转盘,碎颅球上系着的拇指粗细的合金锁链,就拖动这些沉重而可怕的大球,慢悠悠的贴着城墙向着墙头升了回去。

    惨嗥声、怪叫声不绝于耳,无数攻城的奴兵被血磨盘守军的反击打得粉身碎骨。

    但是总有运气极佳,或者实力极强,距离凝成神魂不过是一步之遥的高手冲上了城墙。

    他们一个翻身踏足城墙上,声嘶力竭的祭出法器,向城墙上的士卒们发动了亡命攻击。

    但是城墙上的守军早就有所防范,这些奴兵刚刚冲上城墙,就有无数身披重甲,手持重盾,而且铠甲和盾牌之间都有活动的金属锁链相互串联,将他们连成一个有机整体的重甲步兵呼啸着冲来。

    这些重甲步兵都是各自国朝的禁军精锐,他们的修为绝对不比攻城的奴兵弱,而他们的装备和士气,却比这些国破家亡的亡国奴强悍了何止百倍?

    锋利的长矛一通乱刺,沉重的砍刀一通乱砍,加上厚重的盾牌犹如城墙一样当面碾压下来,刚刚冲上城墙的奴兵们还没能站稳脚跟,就在守军的反击下灰飞烟灭。

    无数条人影从城墙上坠落,这些身负重伤的奴兵已经无能御气飞行,他们凄厉的惨号着,眼睁睁的看着百里外的大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从百里高空坠落,就算是快要修成神魂的高手,他们依旧是血肉之躯。重伤之余,他们除了粉身碎骨,从这么高的的地方坠落,他们也只能粉身碎骨了。

    凄厉的尖啸声从残留的飞舟中传来,十几名头顶烟云滚滚,宛如狼烟一般直冲高空,内中有神魂法相翻滚的神魂境高手震碎飞舟直飞起来。他们双手中雷火隐隐,刚刚飞身到和墙头平齐的高度,就有天雷地火各种神通秘术喷薄而出。

    长啸声中,城内同样有狼烟如箭直冲高空。

    数十名身披各色华美服饰,手持光芒四射各种极品法宝的神魂高手从城内冲出,他们三五成群,组成小队围攻城外的奴兵高手,往往只是三五个交错,就能将城外衣衫褴褛的奴兵高手斩杀刀下。

    半个时辰后,攻城的数万条飞舟已经全部粉碎,无数尸骸和城墙下的泥土混杂在了一起。

    战场上又多了一层浓郁的血腥味,大量飞舟的残骸堆积在城墙下,不肯熄灭的火焰灼烧着这些残骸,发出金属燃烧特有的怪异气息。

    督战的妖魔们仰天怒啸,他们隔着远远的和城墙上的守军相互对骂。

    骂了足足一刻钟后,这些骑着各色妖禽的妖魔鬼怪这才悻悻然返回。

    珧荆命跺了跺脚,万分怨毒的骂了一句脏话。

    该死的麟日国朝、炽金国朝,珧荆命此刻已经恨毒了他们。

    “攻下麟日、炽金帝都,一个月内,放开军纪。”

    珧荆命狠狠一挥手,向所有在场的将领和供奉大声的咆哮着。

    血狼君的眸子里闪烁着凶残的幽光,他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一座让他们损兵折将的雄城,却什么有用的法子都想不出来。

    一股悠长的风飘然从远处吹拂而来,阴雪歌左手拉着幽泉,身后跟着盻珞,脖子上盘绕着已经化为一条黑红二色魔龙的白玉子,带着高高矮矮、长长短短一大群随行人等,踏着清风飘然而来。

    “陛下,域外野道木道人,特意为陛下助战来了。”

    隔着老远,阴雪歌就放声大笑,他笑声隆隆,径直随风飘到了高台上。

    珧荆命转过身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阴雪歌身边,气息变得犹如九天神女一样变幻不可测的幽泉。原本杀气腾腾的他顿时裂开笑容,迫不及待的踏空飞行,张开双手向阴雪歌等人迎了上来。

    隔着老远的,幽泉笑着向珧荆命点了点头,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柔和。

    无论怎样,这一世,珧荆命是幽泉的亲生大哥,错非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阴雪歌又怎会动用全部的力量,甚至派遣了血狼君等大批精锐追随在珧荆命身边为他征战厮杀?

    “陛下,眼前这城,贫道有法破之。”

    和珧荆命见礼后,阴雪歌站在那一处高台上,不屑的向那一座血磨盘城指了一指。

    珧荆命闻言大喜,而他身边的诸多将领、供奉则是脸色骤然一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