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巨大的蛋(2)(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巨大的蛋(2)

作者:血红
    袖子里,剑妖们剧烈的跳动着,不断发出凌厉剑气切割阴雪歌的袖子。@ .2 3 w X.

    但是阴雪歌袖子里灵纹闪烁,十方超度悬浮在他袖子里,组成了灵纹封印的阵眼核心。任凭这些剑妖如何挣扎,他们哪里能逃脱十方超度的手?

    阴雪歌不动声色的又将一道先天清净圣炎丢了进去,这是空渺道人留在自己道宫中的道门无上圣炎,十三点小小的火星附着在剑妖的本体上,小心的消耗着他们的元气,烧得这些剑妖‘嗷嗷’痛号。

    做完了这一切,阴雪歌就懒得再搭理他们,而是向四周望了过去。

    虚空漩涡已经停歇,大妖们刚才鲁莽的一击虽然灭杀了自己的一个竞争者,但是突然激荡而起的虚空漩涡,已经将他们卷入了一个空虚、浑浊的虚空。

    阴雪歌发现自己就悬浮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中,四周只有极其黯淡的天地元气缓缓流动。四周虚空中,极远处可以看到闪烁的宛如星辰一样的物事,但是阴雪歌极目远望,也不能看清他们到底是什么。

    他们明灭不定,同时有淡淡的天地元气从那些方向流动过来。

    他们绝对不是星辰,因为阴雪歌没有感受到星辰特有的力量。

    在这里,时间和空间似乎都凝固了,阴雪歌有一种身处琥珀中,自己就是那只倒霉小虫子的错觉。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这里让他很不舒服。很难受。

    一块丈许直径的土壤突然从他慢悠悠的飘过。

    在这里,神识被压制在体内无法释放出来,所以阴雪歌直到他看到了这块土壤,这才发现了四周虚空中,漂浮着无数大大小小类似的土壤或者岩石。

    就在他身边数十丈外飘过去的土块上,一条黑漆漆的,形如牵牛花的花鬘正肆意澎湃的生长着。这块土壤内蕴藏了充沛至极的厚土之力,阴雪歌大致估量了一下,这一块丈许直径的土壤中蕴藏的土里,大概可以和元陆世界一块长宽百万里的森林内所有的厚土之力相当。

    阴雪歌不由得耸然动容。这土。怕不是先天鸿蒙级的灵物?

    而拥有如此充沛的厚土之力,这块土块的重量和密度可想而知。这一条花鬘能够在这样的土壤中生长,而且还开出了三十六朵巴掌大小,形如牵牛花却又有点像是八角铜铃铛的黑色花朵。这花的来路定然不简单。

    沉默一阵。阴雪歌屈指一弹。一道指风激射而出,命中了一朵黑花。

    ‘当朗朗’一声巨响,就好像一个身高八万丈的巨人手持一座大山。全力的轰击在了大地上一般,不过巴掌大小的黑色花朵,居然发出了如此高亢嘹亮,震得阴雪歌差点吐血的宏大声浪。

    阴雪歌被震得一阵阵的头昏目眩,但是他突然面露狂喜之色,他虽然不知道这花的名字,可是他已经知道了这花到底有什么用处。

    这花天生就是一件顶级的法宝,稍加炼制,温养出器灵来,就是顶级的圣灵法器。

    而且这花是先天凝聚而成,是天地巨力铸造而成的自然造物,他比起人力铸造的法器,更多了一丝玄妙,威力更是大了许多倍。三十六朵黑色花朵如果全部炼制成铃铛,按照某种阵势驱动的话,那声音就有声震九天,击碎一切神魂灵体,就连大罗金仙肉身都能生生震碎的恐怖威力。

    可惜的是,凭借着本体鸿蒙世界树对植物的感应,阴雪歌知道这一条花鬘还没有成熟,三十六朵黑花还需要大概万余年时间,才能真正的温养成熟,成就天生的灵宝。

    而黑花中蕴藏的资料,也让阴雪歌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就是脐眼,而且是脐眼最深的深处。

    远处天幕上那些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万亿个的闪烁星辰,就是月面和元陆世界在这里交汇的地脉出口。元陆世界两个面之间,天地元气和废弃之气,就是从这些巨大的出口内喷出,经过复杂的交汇变化后,灵气被元陆世界的那些地脉吸走,废气就被注入了月面。

    这里就是脐眼,一个没有日月星辰,没有日月轮转,天地混沌,万物浑浊的地方。

    但是这里却又蕴藏了一切,包容了一切可能。这里时刻在重演世界开辟时的那一幕,充沛无比的天地之力,在这里演绎了无穷的造化。

    所以在这里能出现一切世人所知的、不知道的珍宝。

    比如说这三十六朵黑花,放在元陆世界就是人人打破头都要争夺的天地奇珍,但是在这里,他不过是最不起眼的一块土壤中,静静的生长着,孤芳自赏的一条花鬘而已。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嚎,阴雪歌转过身,向惨嚎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自负**强横,对什么都没放在心上的石祖正捂着一条断臂,狼狈的从一块浮动的大石头上挣扎逃命。

    在那块大石上,一株只有树干和树枝,没有半点叶子的遒劲古松正傲然凌风矗立,古松高有千丈,树干上缠绕着无数细小的藤蔓。不过绿豆粗细的藤蔓缠绕在古松上,从古松的纸条上悬挂下来,正犹如活物一样轻轻的摇晃着。

    在古松的顶部,在最高的一条枝桠上,一柄法度森严的龟纹松木剑笔直的从树枝中生长了出来。

    剑长三尺六寸,造型古朴,端庄,每一丝每一寸都法度森严,无论从哪里看去,从哪里挑剔,他都是一柄最纯粹、不容丝毫质疑的‘剑’。甚至阴雪歌都感觉,这柄剑之所以从这株老松内生长出来,就是为天地间一切名之为‘剑’的兵器做一个标榜,立一个标准。

    这样的一柄剑,静静的从树枝中浑然天成的生长出来,他的材质就是老松的松木,但是他既然是‘剑’的标准,那么他就蕴藏了一丝最纯粹最纯正的剑意。

    石祖一见到这柄剑,就立刻飞身而上,伸手去抓长剑。

    但是他的手距离剑锋还有数寸远,就连石祖自己都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肩膀就齐肩而断。

    伤口没有半点儿血液流出来,伤口光滑如镜,可以清晰的看到石祖的身体结构。骨骼、肌肉、皮肤,一层层的煞是鲜明。

    石祖一言不发转身就走,甚至那条断臂都顾不上了。

    阴雪歌眼睁睁的看着石祖狼狈逃遁,但是他刚刚逃出了三里地,他的胸膛前就喷出一条血剑。‘嗤嗤’声中,石祖身上同时裂开了三十几个透明的剑孔,大量鲜血不断的喷射出来。

    石祖身体踉跄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加快速度狼狈逃窜。

    那柄剑不仅仅切断了石祖的肩膀,而且还将一缕剑气送入了他的身体。此时剑气迸发,石祖坚硬无比的大妖之躯就好像豆腐一样,被切开了数十个透明窟窿。

    耳边突然有**声传来,阴雪歌没有回头,就知道蛆祖凭借着依旧套在他腰上的触手,已经凌空掠到了他的身后。蛆祖凑到阴雪歌耳朵边,压低了声音低声的狞笑着。

    “小子,给你一个不死的机会,去帮老祖把那宝贝摘下来。”

    看看那古松,看看古松上完全是从古松体内自然生出的那一柄长剑,阴雪歌对蛆祖的回应是一把抓出了十方超度,转过身狠狠的一击砸在了蛆祖的脑门上。

    十方超度没有散发出任何光芒,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好像注定必定发生的命运,刚刚一挥,就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屏障,打在了蛆祖的脑袋上。

    蛆祖脸上的狞笑骤然僵硬,他做梦都没想到,阴雪歌身上居然有如此逆天的神兵。这到底是什么该死的兵器,为什么他看到了十方超度,他已经做出了闪避的动作,但是十方超度依旧命中了他?

    ‘啪’的一下,蛆祖的整个身体都在十方超度的恐怖攻击下粉碎。

    收起十方超度,继续用他为阵眼核心压制那十三柄惨嚎连连的剑妖,阴雪歌双手揣在袖子里,向四面八方惊愕向这边看来的大妖微微一笑。

    “老虎不发威,把老子当病猫吧?”

    “区区一众妖孽,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这话说得有点心虚,毕竟阴雪歌知道,这些大妖真个论修为,随意一人都可以轻松碾死他。

    他之所以敢嚣张,无非是依仗着十方超度恐怖的威能罢了。

    但是他当着这么多的大妖,硬生生的装出了这幅模样。

    云淡风轻的笑了笑,阴雪歌轻轻的摆了摆手。

    “既然已经到了地头,大家就相安无事吧。我们有我们的目标,你们自然也有……”

    阴雪歌想要和这些大妖做一个约定,然后发一下灵魂誓言什么的。趁着十方超度还能震慑他们,他希望能够换取对他们一行人最优渥的条件。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道青茫茫的光芒从脐眼的极深处冲了出来。

    一股浩大无匹,让人浑身瘫软无法动弹的庞大妖力奔涌而出。青光中,一颗直径超过千万里的巨型物事慢悠悠的浮了上来,一道一道强得让大妖们都绝望的神魂波动席卷而出。

    阴雪歌惊愕的向青光中被无数道青气和青色流火环绕的巨大物事看了一眼。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是一颗蛋?

    这得有多大的身躯,才能,才能生出这么一颗蛋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