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狼狈脱逃(2)(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狼狈脱逃(2)

作者:血红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但是我不想要一一解答。”

    “比如说,你们肯定很诧异,为什么兰云驱动本命法宝,杀了你们这么多人,他的元力起码消耗了九成以上。而我呢,我驾驭五彩菩提树枝,抵挡那异兽攻击,消耗的元力肯定只多不少。”

    “为什么兰云元力亏耗后,偷袭同样元力亏耗的我,却被我这么轻易的制服呢?”

    皇普令等人,加上兰云这个倒霉蛋同时瞪大了眼睛,他们惊慌欲绝的看着阴雪歌,他们这才注意到,随着阴雪歌出手,他在的元力的确在不断的消耗,但是他同样在不断的抽取外界的天地元气,正不断的补充损耗。

    只要是到了凝结神魂境界的非人高手,只要外界天地元气不绝,他们的自身元力就不会亏耗。

    毕竟神魂大成,自身就几乎和天地大道融为一体,天地元力信手拈来,随时可以转化为自身力量。无非是月面的天地元气中蕴藏了可怕的负面能量,兰云他们无法吸收这里的天地元气为己所用。

    但是阴雪歌,他毫无这个问题,他居然直接吞噬外界的天地元气转化为自身力量!

    他时刻保持着巅峰的战斗力,如此一来,哪怕兰云的修为比阴雪歌高出了一大截,但是实力损耗了九成以上的他,哪里可能是阴雪歌的对手?

    更不要说兰云的本命飞剑,在品质上远不如十方超度,两者轻轻一撞,兰云的本命飞剑就成了渣滓。

    但是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皇普令他们都对月面的天地元气畏如蛇蝎,阴雪歌怎么就敢,怎么就能自由的将这里的天地元气纳入体内?他就不会受到那种负面能量的伤害?

    浓厚的疑云笼罩在皇普令等人心头。但是阴雪歌故意提起了这个话茬儿,却硬是不给他们任何解释。

    他甚至有意的敞开了全身的气**,浑身上下十几万个气**同时吞吐天地元气。肉眼可见无数条气流呼啸着冲进了他的身体,不断转化为五行五彩气息流转全身。

    皇普令等人简直要疯狂了!

    看看阴雪歌身上的天地元气转化的方式。分明带着浓郁的至圣法门超阶功法青木典,以及五行其他四部超阶功法的痕迹。但是下一瞬间,阴雪歌头顶一道绿光冲起,绿光中一株大树元神载波载浮,这可是最纯正的太古道门的元神祭炼之法。

    而他手上,正不断的放出纯正无比的佛光,不断供应五彩菩提树枝放出佛光抵挡那头异兽的攻击。

    林林种种,这稀奇古怪、大杂烩一样的场景。让皇普令他们完全无法反应过来,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到底是至圣法门的人,还是邪魔异端?但是就算是邪魔异端,也没有这么胡来的吧?

    再看看他丢出的那些强大的,连兰云都三两下就能轻松支付的傀儡,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金属傀儡咚咚走了过去,他们挥动沉重的拳头,无比野蛮的砸掉了皇普令三人的胳膊腿儿。三人痛得龇牙咧嘴,却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他们只能怨毒的看着阴雪歌,任凭这些傀儡将他们装进了,九灵圣尊献出来的兽囊中。

    这种兽囊。也是上界圣灵界的特产。

    他内部有极大的空间,而且有阳光雨露等诸般生灵必须的环境,可以让活物在里面长时间的生存。

    这种异宝,放在阴雪歌手上,正好用来承装这些珍贵的俘虏。

    那头异兽放出空间裂痕,对着五彩菩提树枝胡乱攻打了一阵,发现自己硬是无法对这一重佛光造成实际意义上的危害,他那条极长的尾巴就向着前方甩了过来。

    尾巴尖尖上的美女头颅斜靠在正面的龙头上,两颗头颅眯着眼向着阴雪歌他们望了一阵。美女头颅低沉的咆哮了一声,龙头就张开嘴。向着四周虚空狠狠一吸。

    肉眼可见虚空中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凹陷,直径千万里的凹陷将阴雪歌他们这条飞舟都笼罩了进去。无法计量的空气被这颗巨大的龙头一口吞了下去。下一瞬间,龙头一张嘴,顿时一道可怖的恶风拔地而起。

    以这头异兽的身体为核心,半径千万里内,一道笔直的黑色龙卷风呼啸着冲了起来。

    这条龙卷风单单底部直径就达两千万里,他向着天空不知道冲起来有多高,就算阴雪歌穷极目力,也看不到这条风柱的顶端。在这一条巨大的黑色龙卷风中,暴风的力量已经彻底的凝成了实质。

    就在阴雪歌放出的五彩佛光外,黑漆漆的风暴之力凝成了水银一样粘稠的质地,伴随着比雷鸣声还要嘹亮百万倍的巨响,轰隆隆的冲击在了五彩佛光上。

    佛光震荡,一层层佛光被不断的削去。

    阴雪歌的身体也剧烈的震荡起来,五彩菩提树枝是无上之宝,佛门镇压气运的重器,他拥有无穷的力量。但是这种无穷的力量,也只是握在他原本的真正的主人手中,才有那镇压天地的无穷伟力。

    而现在的阴雪歌,他的那点实力相比上古的大贤道祖,实在是弱小得可怜。

    他最多能将这件重宝的威力发挥出一成到两成,最多不过两成五的水准。但是那头异兽的攻击力,显然已经超过了他手持五彩菩提树枝所能发挥出的威力的极限。

    而且这一次的恶风比刚才那一波来得更快,更凶,阴雪歌的神识之力都无法突破这一层风暴。他尝试着放出了一丝神识,想要透过恶风看清四周的动静,这一丝神识立刻就被撕成粉碎,然后被恶风吞噬得干干净净。

    一口血喷出,阴雪歌长啸一声,将所有的金属傀儡和兽囊装入了袖子里。

    他仰天向白玉子打了个招呼,就要趁着五彩佛光的防御还没有崩毁的时候,驾驭飞舟逃跑。

    但是白玉子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他头顶龙角一闪,突然盯住了恶风中的某个方向,张开嘴就是数十道白光喷出。‘咚咚’巨响不断传来,恶风中数百只方圆百里的爪子宛如暴风雨一样拍下,狠狠的向阴雪歌他们所在的方位拍了过来。

    白玉子喷出的白光,恰好在这些巨爪前凝成了厚重的冰块。

    巨爪拍打在冰块上,就听得‘咚咚’巨响不绝于耳,一块块方圆数百里,厚达千丈的白色透明玄冰被巨爪拍出了裂痕,但是这些冰块很是可靠,硬是将这异兽的这一轮攻击扛了下来。

    “这孙子就会喷一口风,其他的稀松平常。”

    白玉子得意洋洋的狂笑着,他藏身在佛光庇护下,对近在咫尺的恶风视若无睹。

    他得意的嘲讽着那头异兽的孱弱和无力,他的巨爪看似威风霸道,但是他的爪子攻击的力量,就连恶风吹拂之力的一成都没有。看起来,这头体积巨大无比的异兽,他的*攻击力实在是孱弱得可怜,只有这一口恶风,以及这一片阴邪恶毒的*,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但是话音未落,数百巨爪中,一条金光灿灿的,只有百丈大小的巨爪无声无息的破空袭来。

    这爪子轻轻松松的一掌撕开了蒙在白玉子身上的佛光,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拍在了白玉子的身上。

    这一掌正好拍在了白玉子因为吞吃了太多三圣殿高手,变得大腹便便的肚皮上。就听得一声巨响,白玉子惨嚎一声,他的肚皮上破开了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大洞,无数血水喷洒而出,白玉子痛得浑身龙鳞都一片片的竖起,忙不迭的将身体压缩到了三寸长短,泪流满面的扑进了阴雪歌的袖子里。

    这一击让白玉子痛彻心腑,痛得他差点没昏死过去。

    幸好这家伙也是个亡命混不吝的家伙,虽然小半个肚皮都被撕开了,但是他硬生生的顶住了剧痛,无数的污言秽语犹如潮水一样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阴雪歌也是悚然一惊,刚刚这金色巨爪,居然撕开了五彩菩提树枝放出的佛光?

    既然有一次,那么……

    他的念头还没转过来,无数黑漆漆方圆百里的巨爪带起的爪印中,那只有百丈大小的金色爪印突然撕开佛光,向着阴雪歌拍了下来。而且这金色爪印一边逼近阴雪歌,还在急速的塌缩变小。

    阴雪歌来不及闪躲,这金色爪印就已经压缩到了三寸大小,轻轻的一掌按在了他身上。

    阴雪歌长啸一声,体内五行循环的元力急速奔涌,他的身体表面骤然有一层犹如老树皮的墨绿色光影浮现。他的肌肉,骨骼,神经,内脏,骨髓,等等一切身体组织,都在这一瞬间变得宛如老树一样材质。

    一声闷响,阴雪歌嘴里喷出一道长有百丈的血泉,血水中五彩缠绕,这是他五脏六腑的本命精气都被打了出来。他的身体几乎崩解,幸好无穷无尽的生命能量在他体内奔流不息,又有生死转化、生死同存的无上道义在他体内发挥出神奇的作用,他几乎崩解的身体在迅速的恢复。

    “好妖孽。”

    阴雪歌怪笑一声,脚下飞舟轰然炸开,圣灵法器自爆,硬生生将身边的恶风炸出了一条长达百里的缝隙。

    阴雪歌从这缝隙中一闪而出,施展遁法快若时光的遁走。

    临走他反手一击,十方超度向着印象中的异兽方位打了过去。

    一声哀嚎传来,四周恶风骤然停滞。

    十方超度带着浓烈的血腥味回到阴雪歌手中,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击中了异兽哪里,就只顾着一边吐血,一边狼狈的逃窜。(未完待续)R655(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