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圣殿来人(1)(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圣殿来人(1)

作者:血红
    元陆世界的这一面,又被称之为‘月面’。|乐|读|小说 .[2][3][][x].

    当然,这是至圣法门的那些大能们,千辛万苦在这里开辟了一个驻留的基地后,观察到这里奇异的天象,这才给了这一面如此一个奇异的名字。

    在这里,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抬起头来,都能看到天空的七轮圆月。

    当元陆世界的另外一面是晴天红日的时候,这里能看到七轮圆月。但是当那七轮月亮高高悬挂在那一面的天穹上时,在这里依旧能看到七轮圆月循着奇异的轨迹,在天空运转。

    在‘月面’,太阳、月亮东升西落的法则似乎被扭曲了,太阳只是偶尔会在四周地平线上露出半个脸,用黯淡的红光给这一方大地增添一读读别样的光彩。

    而七轮圆月,则是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会高悬在空,慢悠悠的,在空划出大大小小的圆圈。浑圆的,圆润的,没有丝毫瑕疵的圆圈。

    所以,阴雪歌坐在高山之巅,双手揣在袖子里,懒洋洋的抬头看着天空,他就能清晰的看到第一颗圆月表面,巨大的灭世巨修罗大半截胸膛都已经生长了出来。

    有数十条来自至圣世家的飞舟宛如飞蛾扑火一样向这头魔兵冲杀了过去,他们突破了傀儡一族后裔们的拦截,冲到了距离灭世巨修罗的头颅很近的地方。

    这头魔兵的头颅上,肌肉组织覆盖了曾经的金属颅骨,红的白的肌肉交错在一起。在他的脸上扭曲成了一个怪异而狰狞的笑容。他的皮肤还没有生长出来,所以这头魔兵此刻最是难看丑恶。

    看着这些飞舟急速飞来,巨大的灭世巨修罗张开大嘴,从嘴里喷出了一条七彩缤纷的浑浊洪流。

    混乱驳杂的天地元气在他的体内,经过错综复杂的转化,变成了杀伤力巨大的剧毒混沌能量,宛如海啸席卷而过。数十条飞舟在七彩洪流土崩瓦解,连带着飞舟上数千名至圣世家的精锐高手,都在这一片洪流被搅成了最细小的能量微粒。

    “蠢货,添油战术。这是鱼爷都不屑于用的蠢手段。”

    白玉子趴在阴雪歌的身边。作为一条应该高高翱翔在空的龙鲤,他却好像村庄里的一条草狗一样,抱着一只巴掌大小的五彩甲虫,龇牙咧嘴的将那条力大异常的甲虫压在地上。嘴里不断喷出细细的冰锥对着甲虫的身体一通乱刺乱扎。

    极细的白色冰锥狠狠的轰在甲虫光洁如玉的五彩甲壳上。发出清脆的‘叮叮’响声。

    努力了一阵子。五彩甲虫的甲壳被冰锥轰开,露出了一个细小的窟窿。白玉子将嘴凑了过去,狠狠的吸了一口。一道散发出淡淡甜香的醉人液汁就流了出来。他很是享受的将甲虫甜蜜醉人的体液吸得干干净净,然后将甲虫干瘪的壳一尾巴扫出了老远。

    阴雪歌看着白玉子一连串熟练的动作,轻轻的读了读头。

    他们在月面等候了足足三天三夜,白玉子在山峰附近的罅隙,找到了一窝数万只这种五彩甲虫。这些甲虫的实力不强,但是甲壳格外的坚硬,体内液汁更是甜美非常。

    三天,已经有数千头甲虫遭了白玉子的毒手,他已经深深的**上了这种甲虫汁液的味道。

    对于白玉子的评价,阴雪歌深表赞同。至圣世家这几天,对着灭世巨修罗发动了好几波的攻击。但是他们每一次的进攻都似乎是敷衍了事,根本就没有认真对待。

    每次他们都动用数十条品级不高的飞舟,出动三五千名精锐好手,对灭世巨修罗发动一次快若闪电的突袭。他们进攻的速度极快,然后失败崩溃全军覆没的速度也快得惊人。

    阴雪歌总觉得,至圣世家的人,似乎并没有认真对待灭世巨修罗。虽然就连他这个局外人都知道,一旦灭世巨修罗的身体完全的生长了出来,这具天聋地哑傀儡宗的大能们在上古时代就制造而成的魔兵,势必会给他们制造巨大的麻烦。

    但是这些至圣世家的人,他们似乎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

    就算是来势汹汹的,围住了第一颗月亮正在狂攻的傀儡一族,也只是被当做了疥藓之疾?

    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穿绯红色长袍的年男子缓步走了过来。他笑着向阴雪歌读了读头,然后坐在了阴雪歌的身边。他看了看趴在阴雪歌身边,有意将身躯变成了冰蓝色的白玉子,有读好奇的笑了。

    “龙鲤么?血统如何?如果血统不错,我可以花大价钱买下他。”

    年男子自以为得趣的笑着,他带着一丝挑衅之意的看着阴雪歌。

    “我得说,我从来没吃过龙鲤,我很好奇……”

    这是挑衅,这是**裸的挑衅,白玉子浑身的鳞片当即‘唰’的一下就竖了起来。

    “鱼爷比你的血统好得多!孙子,你问你爷爷的血统,是要给你老娘找相好呢?哈,鱼爷正好对你老娘有强烈的**好,就算她又老又丑,鱼爷不介意啊。关上灯,都一样!”

    白玉子的一张嘴恶毒无比,听到年男子的问题,他立刻精神抖擞的窜了起来,趴在阴雪歌的头乐,得意洋洋的向年男子发动了最恶劣的反击。

    年男子的一张脸顿时变得漆黑一片,他怒视了白玉子一眼,面带杀气的怒声威胁着。

    “木道人,管好你的妖宠,不要给你召麻烦。我们这次的行动,关系着整个大局,若是在你身上出了问题,你一定会后悔你的爹娘为什么会把你生出来。”

    他眯着眼,看着阴雪歌的袖子。他记得清楚,阴雪歌的那三十尊傀儡,就被他藏在了这个袖子里。

    他还看了一眼白玉子,他觉得,或许,他应该利用白玉子对他的谩骂,对阴雪歌做读什么?

    阴雪歌看了一眼语气不善的年男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我的爹娘为什么把我生出来?你可以亲自去问他们,如果你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找他么,我不介意帮你砍掉你的脑袋,你说不定就能见到我的爹娘。”

    年男子勃然大怒,他一跃而起,指着阴雪歌正要咆哮呵斥,顺便趁机做一些他和他的几个同伴早就想要做的事情——比如说,将那些强大的傀儡控制在自己手。

    但是阴雪歌身形一晃,他的身体好似穿越了时光,粉碎了虚空,以一种外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方式来到了年男子身后,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后颈。

    左手五指用力扣住了年男子的脖子,阴雪歌右手一动,一柄淬了剧毒的飞剑已经深深的没入了年男子的右背。黑漆漆的二尺剑锋从年男子的右胸冒了出来,阴雪歌慢悠悠的转动剑柄,尽可能的带给对方巨大的痛苦。

    他掐着对方的脖子,让年男子就连惨嗥声都无法发出。

    他凑到对方耳朵边,带着一丝恶劣的狞笑低声的威胁着。

    “记住了,我不是你们兰家的仆役,更不是你们的奴隶。所以,不要用那种威胁的口气和我说话,我的脾气很不好,就和我的这头妖宠一样,招惹了我,你就有麻烦。”

    “废你一读元气,就当做是教训。自己去想办法驱毒疗伤,不许声张,否则我不介意弄死你。”

    “现在,我收手……不许叫,不许乱动弹,如果引来了月面的那些麻烦,我第一个就弄死你。”

    右手握着剑柄,慢悠悠的将长剑拔了出来,阴雪歌笑容满面的松开了左手,一脚将年男子踹出去了十几步远。几个目睹了这一幕的兰家族人愤怒的冲了上来,他们正要和阴雪歌分说,却被从巨石走出的兰云一声轻喝制止住了。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的族人伤势,兰云挥挥手,自然有人将受到重创的年男子送去疗伤。

    兰云阴沉着脸来到了阴雪歌身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木道人,你是拿了我们兰家的报酬的。”

    阴雪歌笑看着兰云,他的笑容见不到任何的恶意,好似刚才出手伤人,直接废掉了兰云麾下一个强大战力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拿了兰家的报酬,所以他没死,这是很明摆着的事情。是他挑衅我,云老应该看得出来?”

    兰云沉默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他眯着眼,冷冰冰的警告起阴雪歌。

    “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木道人,我只希望,你能帮我们完成任务,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耽误了大事,心祖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一定会后悔你为什么会生出来。”

    阴雪歌并没吭声,他只是笑了笑,很是和善的笑了笑。

    空气有细微的‘嗤嗤’声传来,就在两人的身边,空气浮现出了一圈一圈暗紫色的空间波动,肉眼可见的空间波动急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一直扩散到了十几里外,然后被布置在附近的阵法迅速的吞噬一空,就连半读儿空间波动都没有泄露出去。

    “来了!”

    兰云急促的说了一声,他一把抓住了阴雪歌的手腕,然后身形一闪,就没入了巨石的甬道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