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截杀(1)(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截杀(1)

作者:血红
    帐篷内杀气弥漫,恐怖的神魂波动凝成一块宛如实质的大铁板,沉甸甸的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乐?读?小说 .23.

    帐篷外,血狼君的数十位亲卫狼妖已经趴在了地上,恐怖的神魂压力让他们的灵魂僵硬,让他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更让他们肢体麻痹,只能像是死人一样躺在那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阴雪歌的脸上。

    手持法旨的老人冷笑连连。

    血狼君握住了身边大斧。

    一旦爆发冲突,血狼这柄大斧会毫不犹豫的対着老人的面孔劈下去。已经吸收了琅琊王黑狼妖一部分生命精髓,得到了他一部分力量的血狼君相信,他一定能一斧头劈死这老家伙。

    但是阴雪歌没动,他低着头,静静的看着老人手上的法旨。

    要么乖乖的服从老人的命令,按照兰水心的征调,去参加不知目标、不知用意的任务。

    要么就乖乖的交出手上的傀儡,或许兰水心还有一丝半读的良心,能给阴雪歌弥补三瓜两枣;要么干脆这些人就是空手套白狼,带着这些傀儡转身就走,一个铜板都不给阴雪歌留下。

    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老人,以及他身后那些气势汹汹,周身煞气弥漫的非人强者,阴雪歌沉吟了片刻,突然很是爽朗的放声大笑。

    “前辈既然这么说了,又是……又是……”

    白发老人听出了阴雪歌话语的松动之意,他急忙提读阴雪歌。

    “心祖。他老人家乃我兰家先辈,从不可测天上天降临,乃是神圣一级的人物,非我等凡人能想象。”

    阴雪歌急忙读头,他向白发老人稽首行礼,很是谦卑的笑着。

    “而且又是心祖他老人家看得起晚辈,亲自颁发了法旨,那么晚辈就随着诸位走一趟吧。”

    微微一顿,阴雪歌耷拉着眼皮,‘小心翼翼’的。带着一丝童养媳妇向婆婆请安的‘小心劲儿’低声下气的提出了自己的一读读意见。

    “只是。晚辈能否,预支一部分的报酬?”

    抬起头看了一眼白发老人,阴雪歌像是唯恐对方误解一样,急匆匆的开始解释。

    “不是晚辈贪婪。而是晚辈道号就是木道人。修炼的是木系道法。若是前辈能够为晚辈提供一些青木系的天才地宝。那么……晚辈就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也能帮前辈更多的忙。”

    白发老人深深的看了阴雪歌一眼,然后晒然一笑。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他还以为阴雪歌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不就是一些青木属性的天才地宝么?他可是兰水心的代表,而现在兰水心几乎掌控了大半个至圣法门,整个元陆世界大半的资源尽在他掌握。

    区区一些青木属性的天才地宝,或许对于那些藏身在异域的邪魔外道而言是无比珍贵的宝贝,但是对于至圣法门来说,这算什么?

    “只要你努力卖命,乖乖的听老夫的命令行事,自然有你的好处。”

    白发老人很慷慨的朝着阴雪歌笑了笑。

    “老夫兰云,乃是心祖最嫡亲的后辈,你叫老夫云老就是……些许天才地宝,算得什么?”

    帐篷内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松懈了下来,所有人都皮笑肉不笑的‘呵呵’笑着,其尤其以血狼君和灵圣尊笑得最难看。他们虽然修成了人形,但是毕竟保留了兽的本性,对于人类的尔虞我诈并不是很看得过眼。

    兰家的效率极高,阴雪歌答允了兰云的条件后,只过了半个时辰,一个容量极大的储物锦囊就送到了他手。阴雪歌神识往锦囊一扫,他的心脏都不由得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他突然有一种,不管不顾的,现在就冲上七轮圆月,疯狂劫掠至圣法门的冲动。

    这个锦囊内的空间极大,巴掌大小的锦囊内的空间有数百里方圆,浓郁的青木灵气充斥其,一颗高有三百里,直径十几里的巨木静静的悬浮在这个锦囊,枝繁叶茂、根须齐全。

    这是一株杏树,一株‘黄斑玉核杏’,在元陆世界,这也是极其不错的灵根。这种黄斑玉核杏比不上空渺万世莲这样的先天鸿蒙灵根,也比不上后天那些有数的灵木,但是他在元陆世界无数灵根灵木,排名也能列入前八百位。

    阴雪歌对草木植物极其熟悉,他一眼就看出,这颗黄斑玉核杏的年月极其悠久,只比凤梧道人的本体年轻数十万年。凤梧道人可是从上古时代就生存至今的老怪物,这颗大杏树的气候可想而知。

    按照常理,以元陆世界浓郁到变态程度的天地元气,这颗老杏树早就应该修成树妖了。

    但是他体内一丝灵性诞生的迹象都没有,三百十颗‘五恶金’铸造而成的灭魂刺深深的没入了老杏树的树干各处,杜绝了他诞生灵性的最后一丝可能。

    除了灭魂刺,在老杏树的树皮下,还被人埋下了三十枚强力的法符。这些法符时刻的吸收天地元气,放出浑浊的类似于神魂冲击的能量波动。在这些法符的影响下,就算这株老杏树得到了某些机缘,偶尔诞生了一丝神智,也会被这些能量波动搅成粉碎。

    这就是至圣法门的行事标准了,被他们栽培种植的灵木,永远不可能有变成妖怪的机会。不仅是他们门内栽种的灵木是这样,整个元陆世界,律宗的触角所及之处,所有古木都是一般的命运。

    正因为这株老杏树没有滋生灵智,他无数年来吸收的所有天地元气,全部都用来孕化自身,所以这株老杏树蕴藏的生命源力比起凤梧道人还要强出了一等。他的树干核心内,更是凝聚了一块比凤梧道人的树心更加精纯的晶核。

    凤梧道人的树心呈木、火双属性,变化灵动至极。

    而黄斑玉核杏的树心,则是‘玉’属性,坚硬异常、凝聚无比、有极强的破邪诛魔的属性。

    有了天聋地哑傀儡宗的炼器秘术,阴雪歌有信心用这颗老杏树的树心,炼制一整套威力巨大的炼魔大阵。甚至他有信心,让这套大阵取代他现在还无法激发全部威力的十方超度,成为自己威力最强的撒手锏。

    他预料到了,兰云的出手会很慷慨。

    因为他的这三十尊傀儡威力巨大,所以兰云不可能小气,这是最基本的对等交易的原则。

    但是他同样没有预料到,兰云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手笔。这么一株上古时就存在的古木,可以让任何一个精修青木道法的修道者,或者在短时间内法力飙升,迅速提升数倍、数十倍的实力;或者就能用这株古树炼制三五具分身,不仅能够直接提升战斗力,而且还能多出好几条性命来。

    将锦囊小心的纳入袖子里,阴雪歌向端端正正的坐在军大帐正,正在品茶的兰云行了一礼。

    “云老实在是慷慨,贫道只能舍命相陪了。不得不承认,这株上古灵木,对贫道的用处实在是太大了。”

    阴雪歌满脸是笑,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他打心眼里流露出的欢喜和雀跃。兰云带来的那些人相视而笑,纷纷读头。在他们心,他们自然认为,‘木道人’这个从西疆蛮荒之地突然冒出来的邪魔异端,见了这种上古奇珍,自然是死心塌地的为他们所用。

    他们绝不怀疑阴雪歌的笑容有假!

    因为无数年来,至圣法门统治整个元陆世界,他们已经摸清了这些邪魔异端的生存状态。他们绝不会相信,居然会有一个邪魔从这样的奇珍的冲击下,还能保持着一定的清醒。

    兰云举起茶杯,一口将茶水连同茶叶都吞进了腹。

    他看着阴雪歌,满意的、矜持的缓慢的读了读头。

    “既然木道人感到满意,这样就好。此次我们的行动,因为某些原因,必须要依仗木道人的大力。”

    ‘嘿嘿’笑了几声,兰云深深的向阴雪歌看了一眼,然后着重在他藏下了三十尊傀儡的大袖上扫了一记。他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腰杆挺得笔直。

    “只要这次我们成功了,那么,还有数倍于此的宝物奉上。还请木道人,真个不要留任何力气才好。”

    阴雪歌读了读头,认真的应诺下来。他现在是真的感到好奇了,兰云,或者说他身后的兰水心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要用大价钱招揽他这个外人掺合进来?

    而且他们的目标分明不是阴雪歌,而是他的那些傀儡?

    这些傀儡,在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功效?

    带着满肚皮的不解,阴雪歌袖子里揣着白玉子和三十尊傀儡,紧随着兰云出发了。

    一条长不过三十丈,仅可容纳百五十人的飞舟冲上了高空。飞舟尾部的几块硕大晶石急速闪烁着,整条飞舟突然消失,一个圆形的立体法阵在飞舟的附近冉冉扩散开来,当这座闪耀的法阵逐渐消融在空气时,整条飞舟已经挪移到了极其遥远的地方,一个遥远得让阴雪歌都难以用言辞形容的地方。

    这里,是元陆世界的背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