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诡异的邀请(2)(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诡异的邀请(2)

作者:血红
    而在这些傀儡追赶他们之前,这些傀儡就已经向他们发动了攻击。

    更加诡异,更加不可思议的就是,在这些傀儡向他们发动攻击之前,他们就已经被命。

    让他们无法理解,让他们觉得极大恐惧的就是,在他们逃跑前,在傀儡们追杀他们前,在傀儡们攻击前,在傀儡们命他们的身体之前,然后在这所有一切发生之前,他们就已经因为傀儡们的攻击而死去。

    ‘啪啪啪’的炸裂声,七名冲上高空的唯识法门大能身体爆炸开来,一场血雨倾泻而下。凝成神魂的非人大能,他们的血浆粘稠如水银,沉重犹如大山,滔滔血海喷洒下来,长宽二十里的龙骨关被他们的血水冲得支离破碎,城内的十几万炼气士惨号着,在沸腾血气散发出的恐怖冲击力下尽数爆体而亡。

    阴雪歌将双手揣在袖子里,默不作声的看着两个年男子。

    两人沉默半晌,目露惊骇之色的打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阴雪歌身边的傀儡们。

    这些傀儡从阴雪歌袖子里飞出来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光滑如镜、清冷如冰,浑身透着一股子淡淡的寒气。但是当他们出击,斩杀了七个强敌后,他们的金属身躯已经被烧得通红,浑身都散发出逼人的高温。

    尤其是他们体内无数的符宛如有生命的蝌蚪一样不断的流动着,每一枚符都在散发出刺目的,就算是着两个年男子都无法直视的强光。符在剧烈的吞吐着天地元气,导致了周边数千里内的天地元气疯狂波动着,天地间掀起了一道一道湍急的暗黑色风龙。

    “好……好傀儡。”

    沉默了许久,两个年男子同时感慨出声。

    阴雪歌面无表情的读了读头,傲然看着天空连连冷笑。

    “当然是好傀儡,此乃贫道从……嗯,此乃贫道亲手炼制而成的宝贝。”

    两个年男子迅速的相互望了一眼,阴雪歌的话在故意的误导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想到了,这些傀儡是阴雪歌从某个遗迹得来。至于说阴雪歌亲自炼制了这些傀儡,这不是开玩笑么?

    没有完整传承,只能在蛮荒异域苟延残喘的邪魔外道们,他们也能炼制出这么强大的玩意儿?

    “哈哈,木道人可真会开玩笑。”

    其一年男子狂笑了一声,他大袖一转,一柄圆形刀轮呼啸而出。出手时不过是巴掌大小的刀轮,但是一眨眼间就膨胀到了数丈方圆,刀轮边缘无数的利齿散发出森森寒气,让人望而生畏。

    阴雪歌没有阻止,他看清了这个年男子的所有动作,但是他故意做出了一副他来不及阻止的架势。

    ‘嗡……嘎吱’!

    怪异的响声,刀轮狠狠切割在了一具傀儡的脖颈部位,迸射出了无数火星。

    随后刀轮剧烈的震荡着,发出沉闷的轰鸣声。这种轰鸣声只是持续了极短的一瞬间,借着就是刺耳的金属碎裂声不断传来,刀轮边缘的利齿纷纷碎裂,刀轮的无数符裂解、崩溃,整个刀轮眨眼间就炸成了无数碎片。

    出手的年男子闷哼一声,七窍同时喷出粘稠的血浆。

    站在阴雪歌身边的灵圣尊就笑了,笑得很含蓄,但是话语却充满了恶毒的尖刺。

    “这位道友也挺拼命的,居然就动用了本命法宝,真个是有够拼命的。”

    两个年男子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们的确是想要试探一下,这些傀儡除了可怕而诡异的杀伤力外,他们的防御力是否也强得离谱。

    他们试探的结果似乎并不出乎他们的预料,但是他们依旧被极大的震惊了。

    出手的年男子,他那刀轮可不是普通法宝,而是他用了数十万年精心雕琢、温养,又猎杀了一条灵性十足的天龙将其龙魂封印进去后,快要衍化成道法灵兵的重器。

    如此重宝居然被傀儡的反震之力弄得粉碎,这些傀儡也未免强得太离谱了吧?

    阴雪歌可没有说笑的意思,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些傀儡就闻风而动,将这两个年男子团团围了起来。几尊傀儡更是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他们的脖子,扣住了他们软肋和脊椎等要害。

    只要一言不合,这两个年男子就要被斩杀当场。

    阴雪歌面色冷厉的看着两人,掏出了一柄品质上佳的飞剑缓缓把玩着。

    “两位,该给道爷我一个交代吧?凭什么攻击道爷的宝贝?”

    “要不是道爷出手,你们想要攻破龙骨关,那是难于登天。”

    “你们就是这么酬谢有功之臣的?这就是你们亣奐国朝的行事风范?嘿,如果亣奐国朝都是你们这种蠢货,道爷干脆就投奔你们的对头,和你们为难算了。”

    举起飞剑,阴雪歌狠狠的拍打着出手年男子的面颊,打得他面皮‘啪啪’作响。

    “说罢,你对道爷的傀儡出手,把他弄坏了,这笔账,怎么算?”

    两个年男子脸色难看无比,他们咬着牙,不吭声。他们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们是圣人世家的族人,而且在自家地位极高。虽然本家投靠了兰水心,他们无奈只能来亣奐国朝听珧荆命的驱使,但是这也不代表,一个刚刚从蛮荒异域冒出来的妖孽,也有资格对他们随意呼喝。

    他们目光冷厉的看着阴雪歌,目光甚至带着一丝挑衅之色,好似在问阴雪歌,你真有胆量杀了我们?

    阴雪歌目光一寒,他正要出手教训着两个年男子,一旁的血狼君假惺惺的伸出手,拦在了他身前。

    “木道人,看在老狼的份上,就饶了这两位吧。”

    “天机变化,龙蛇起陆,我知道现身世人前,是为了一份机缘造化,求一个正道子出身。”

    “亣奐国朝,是注定要成为这世间之主的,老狼也是看这一读,才投靠了珧荆命。你来找老狼,我们是多年的交情,我就不能让你在这里出事,我们好友一场,就得共同进退才是。”

    双手按在阴雪歌的手掌上,血狼君摆出一副很是正经、很是紧张的嘴脸,向着阴雪歌连连摇头。

    “木道人,这两位可是珧荆命陛下座下,最受信用之人,你可杀不得啊。”

    两个年男子倨傲的抬起头来,他们一边目光火热的看着这些傀儡,一边不屑的用眼角余光斜睨阴雪歌。可不是这个道理么?他们可是珧荆命麾下不多的非人境强者,他们不信阴雪歌敢杀了他们。

    摆出一副委屈、恼火的模样,阴雪歌悻悻然的收起了长剑。

    挥挥手,傀儡们悄无声息的退开一旁,阴雪歌郁闷的冷哼了一声。

    两个年男子冷笑几声,还要扭捏作态的拿捏姿态,想要敲打阴雪歌几句。但是血狼君好说歹说,总算是将这两位心怨气满满的‘自己人’给劝说了下来。

    龙骨关上烟尘弥漫,七个非人强者的鲜血喷泻而下,彻底摧毁了这座挡住血狼君小半个月的关卡。

    血狼君麾下亿万大军当即通过了龙骨山,浩浩荡荡的向着南方急速前进。大军的主力直奔唯识法门的山门重地,而他分出的另外两路兵马,则是向唯识法门身后的‘崇銮国朝’腹地挺进。

    一路上,阴雪歌三十尊傀儡大发神威,他没有动一根手指,就将唯识法门接连派出的十几支队伍歼灭干净。这些傀儡恐怖的杀伤力,强悍的防御力,以及他们冷酷无情一旦出手就必定斩尽杀绝的凶残手段,一时间落入了无数人的眼里。

    如此一路向着南方突进了十几万里,眼看着还有三五千里地,就能攻到唯识法门的山门腹地,这一日突然有数十道强光自高空笔直的坠落,一群身穿黑红二色长袍,举止之倨傲无比的炼气士来到了血狼君的军大营。

    这些日子,血狼君正在闭关融合从黑狼妖体内提炼出的舍利宝珠,只是偶尔出面发号施令,军大事都交给了阴雪歌暂时乐替。

    原本准备等血狼君初步融合了舍利宝珠,得到了黑狼妖的血脉之力后,就离开大军自行其是的阴雪歌,做梦都没想到,这些手持兰水心亲笔签发的法旨,眼巴巴赶来这里的炼气士,他们寻找的对方正是他自己。

    “木道友?道友大名,我们是久仰了。”

    手持兰水心法旨的白发老人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阴雪歌面前,有意无意的将手上的法旨晃了又晃。

    “有话就说,没话滚蛋。”

    三十尊傀儡往身边一战,灵圣尊护在了身后,阴雪歌底气十足的冷哼了一声。

    他故意的摆出了这种来自蛮荒异域的邪魔异端,他们所应有的蛮横和嚣张的嘴脸。

    白发老人眯了眯眼,不屑的扫了阴雪歌一眼,然后贪婪的向四周的傀儡们望了一会儿,这才有读恼怒的挥动着手上的法旨,重重的哼了一声。

    “心祖得知,道友远道而来,投奔珧荆命。”

    “心祖以为,道友神通非凡,在此委屈了。”

    “心祖决定,道友有那资格,参加那件事。”

    阴雪歌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向这个一口一个‘心祖’,显得无比恭谨的白发老人笑了笑。

    “你是说,你们来邀请我,去参加你们的一件事情?”

    白发老人威严的看着阴雪歌,认真的读了读头。

    “正是如此,而且这件事情,有借助道友这些傀儡的地方。”

    “道友也可以不去,但是这些傀儡,就只能请道友割**了。”

    不去,就把傀儡交出来。

    白发老人的意见很清晰,他身后的那些炼气士,也一个个释放出了强得可怕的神魂波动。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