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自杀(2)(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八章 自杀(2)

作者:血红
    阴雪歌摇摇头,他双臂一震,分开了身边裹挟他向前冲去的律宗弟子。:乐:读:小说 3.23x.Co

    数千律宗弟子好似洪水,亡命的冲向了那一座殿堂,而阴雪歌则是逆水而行的鱼儿,分开了人浪向一旁退去。他的身边是愤怒咆哮的发狂的男女,他的耳朵里充斥着疯狂而嘈杂的声浪。

    十八尊巨大的金属傀儡冲到了这些律宗弟子的队伍,他们巨大的肢体挥动起来,他们粗大的双腿剧烈的蹬踏着。这些傀儡没有施展任何神通秘术,只是单纯的挥动肢体向四周拍击。

    他们一挥手,就有上百个律宗弟子肢体断裂的四处分散。他们一跺脚,就有数十名律宗弟子被他们重达数百龙的恐怖身躯碾成粉碎。

    这些傀儡就好像沉重的压路机无情的压过一大箩筐鸡蛋,所过之处骨肉成泥、血浆喷溅,人数众多气势汹汹的众多律宗弟子哪里能抵挡得住他们的冲击?

    冲杀在最前方的魏无涯怒吼了一声,他手持长戈,怒极向一尊傀儡发动了亡命的进攻。

    青色的长戈闪过妖异的血色光芒,魏无涯嘶声大吼着,长戈带起一道长达百丈的青色洪流,狠狠的刺在了一尊金属傀儡的胸口上。‘当啷’巨响,长戈粉碎,魏无涯惨嚎一声,一口血宛如喷泉冲出了数十丈远。

    “果然气血如龙,是炼气巅峰的强者。”

    白玉子从阴雪歌袖子里探出个脑袋,看着魏无涯讥嘲的讽刺着。

    阴雪歌没吭声。但是他看向魏无涯的目光也充满了赞叹之意。一口血能喷出数十丈远,正如白玉子的评价,这真的是气血如龙,果然是高手风范。

    双臂挥动,数百名靠近自己的律宗弟子立身不稳,摇摇摆摆的被他推倒在地,阴雪歌低沉的笑了几声,身形化为一抹青色的幻影,遁入了殿堂附近的树木,就要离开这一片纷乱的殿堂。

    虚空传来了高亢有力宛如龙吟的怒啸。

    “令狐苍仓。你好大的狗胆。焉敢逆天而行?”

    数十名身后有神魂虚影闪烁,分明都是凝成了神魂的非人强者破空飞来,他们凭空凌虚站在半空,一个个志得意满。却故作矜持的看着站在殿堂门口的那位白发老人。

    “我逆天而行?”

    白发老人令狐苍仓声嘶力竭。无比悲哀的长啸着。

    “你们这是要毁了我至圣法门的基业。你们才是真正得罪人!”

    “区区一个兰水心,就给你们这么大信心?让你们有胆谋反?”

    站在虚空的一众非人强者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但是很快他们就又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一个个笑得气焰高涨,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心祖说得果然没错,像你们这种循规守矩的废物,早就该被淘汰了。”

    “我们是封天魔宗的魔徒,律法?戒律?这些东西,是用来约束那些平民百姓,约束那些妖孽的东西,我们是人上人,我们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我们根本不用在乎这些玩意儿。”

    狂笑声,一尊身后神魂虚影高达十一丈,形如巨熊,双手分别握着一座冰山、一团岩浆的老人长啸一声,随手向地面一指,顿时方圆数里内的温度直线升高。

    那些杀得律宗弟子抱头鼠窜,打得他们溃不成军,让数千律宗弟子死伤惨重的金属傀儡身形同时一僵,他们的体表迅速喷出了可怕的高温蒸汽,身躯也急骤变得通红。

    原本威风凛凛、杀伤力巨大无比的金属傀儡,就好像烂泥一样变得软绵绵的,然后坍塌在地上,任凭他们如何挣扎,身形都在急速的熔解,很快就变成了一滩炽热的金属汁液,慢慢的渗进了地下。

    “杀了吧,令狐家,也威风得太久了。足够了!”

    数十名凝成神魂的非人强者同时从天空坠落,他们化为道道流星,分别施展神通向令狐苍仓攻去。

    令狐苍仓长叹一声,他双眸喷出两条雪亮的火光,手青锋带起一片绵绵的青色剑光,将所有攻向自己的敌人都笼罩了进去。

    大地一阵颤抖,阴雪歌迅速施展遁法用最快的速度逃离。

    他一眨眼的功夫遁出了数十里远,他身后有恐怖的强光和高温呼啸而来,飓风化为肉眼可见的黑色沙尘暴吹过大地,飓风所过之处,坚硬的山峰崩塌,高达千丈的山峰就好像草把一样被连根拔起。

    大片宫殿楼阁在飓风粉碎,无数处于这个区域内的律宗弟子身体同时崩解。

    地面在颤抖,在崩解,在下陷。

    阴雪歌所藏身的树木也被摧毁,他的本体被从树干驱逐出来,随着罡风摇摇摆摆的向前飞去。罡风吹打在他身上,撞得他五脏腑一阵阵剧痛,鲜血不断的吐了出来。

    他一路上不断撞击一座座山峰,而这些山峰都是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后,就从山脚处不断的断裂,然后一整座山都被飓风卷起,掀上了高空,借着就和阴雪歌一样,被吹得远远飞走。

    当阴雪歌好容易停下了身形,他已经被吹出了一千多里地。

    在他身后,焦土千里,土地在熊熊燃烧。大片黑云覆盖了天空,从云有无数大大小小燃烧的石块坠落。偶尔还有修为强悍的律宗弟子身上最坚韧的几块,没有被大火烧毁,没有被飓风磨碎,没有被大山碾成灰烬的骨骼坠落下来。

    就在阴雪歌身前,就有数十个散发出淡淡光泽的骷髅头喷着烈焰坠了下来。

    这些骷髅头‘铛铛’有声的在地上弹跳了几下,然后歪歪扭扭的躺在了地上。

    阴雪歌深吸了一口气。无言的摇了摇头。

    难怪律宗关闭山门,不见一个门人出现,哪怕那些真正的邪魔妖孽,搅得他们家门口都乱成了一团,这些律宗弟子还是闭门不出。感情他们都在窝里反,都在忙着清洗异己。

    这么一个庞大的宗门内乱起来,真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刚才那一击,起码有上百万普通律宗弟子遭了鱼池之灾惨死当场。

    律宗虽然巨大无比,但是他们能有多少个百万弟子?他们这么玩,就好像一个巨人拿着小刀往自己身上乱捅。迟早会把自己给玩死的。

    “这就是自取灭亡。怪不得别人。”

    阴雪歌有读幸灾乐祸的笑着。他加快了步伐,向着灵圣尊所说的道衍天宫的入口处行去。

    一路上,他见到了无数律宗弟子之间的勾心斗角,见到了无数律宗弟子的自相残杀。真传弟子相互殴杀。内门弟子疯狂厮杀。杂役弟子杀成了一团。

    有仇的报仇。没仇的制造新的仇恨。

    有怨的报怨,没有怨恨的,就杀了他全家制造怨恨!

    阴雪歌觉得整个律宗都疯魔了。都疯狂了,都彻底的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毁灭他人和自我毁灭的死循环。

    无数年的循规蹈矩,无数年的刻板僵硬,无数年严苛律法导致的心理扭曲,在这一日终于爆发。兰水心在圣人制造的律法体系破开了一个小洞,无数至圣法门、律宗的弟子,将他变成了肆虐的溃堤。

    在疯魔的律宗山门内,老人被杀死,青壮被杀死,妇人被凌辱,孩童被虐杀,只要你的家人有人站在了兰水心的对立面,或者你和兰水心对立面的人有丝毫的纠葛,那就是满门被斩杀的下场。

    各个世家被压制了无数年的旁支旁系族人,一时间风起云涌,他们纷纷揭竿而起,追随兰水心的指令,用杀戮和血腥回报他们的嫡系主枝族人。他们疯狂的斩杀自己的族人,换取自己和自己亲眷上位的机会。

    同族相残,血亲火并,在这里,血肉亲情简直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有**裸的最原始的御王,只有最纯粹的残酷和血腥。为了权力和财富,为了美人和地位,所有人撕开了律法加持给他们的一层保护膜,让他们将心底最黑暗最压抑最扭曲的一面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一路行去,各种不忍言的事情层出不穷,阴雪歌只能摇头叹息,再也没有其他言语。

    如此在律宗山门内横冲直撞了小半个月,沿途无数律宗弟子见到了阴雪歌,但是陷入了疯狂的律宗弟子,没有一个人对阴雪歌的身份提出质疑。

    所以人都没把他当做一回事,就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杂役弟子。

    所以他顺利的来到了律宗深处,来到了一处被十二座高塔环绕的山谷。

    这一座山谷直径超过千里,山谷核心处矗立着几座烈焰缠绕的殿堂,这里是律宗多宝阁下属的,一处专门炼制高品阶法宝的炼器殿。因为这处炼器殿格外重要的关系,四周有十二名高阶长老居住的高塔环绕,每时每刻,都有肉眼清晰可见的神识波纹在虚空急速扫过。

    无数的神识波纹在空气交织成一张大网,将整个谷底遮盖得水泄不通。

    更让阴雪歌头痛的就是,除开这些高塔居住的高阶长老释放的神识波纹,四面八方还有无数的甲士往来梭巡,更有十几具通体金色的灭法者悬浮在高空,冷漠无情的双眸死死的盯着下方。

    很显然,因为最近律宗内部的风声鹤唳,这里的长老们也有了完全的准备。

    但是阴雪歌想要轻松混进去,那就太不容易了。(未完待续。。)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远古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