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进入(2)(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进入(2)

作者:血红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远古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这一日,阴雪歌正仔细的搜寻过一片金合欢树林。<乐-读>小说.23.

    树林后面是一条宽不过三五丈的河流,白花花的水静悄悄的流淌着。这条河流也是律宗山门外护山大阵的一部分,看似平缓的河水内杀机无限。

    一条五彩锦鲤从水高高跃起,一口吞掉了水面上刚刚飞过的小虫子。自以为得到美食的锦鲤脱离了河水的庇护,他已经从‘和河水融为一体’,变成了‘和河水泾渭分明’。

    长有两尺的锦鲤落回水面,他的身体突然一僵,就这么冻结在了水面上。

    薄薄的冰片迅速的覆盖了锦鲤的身体,伴随着细微的‘咔咔’声,美丽异常的锦鲤变成了一大块冰块。一条极细的雷光从水喷出,悄然打在了锦鲤的身上,这条灵动的锦鲤就炸成了无数细小的冰渣子。

    阴雪歌走出了金合欢树林,他站在河边,静静的看着锦鲤消失的方向。

    已经学会了人话的大蛤蟆精趴在岸边,满是疙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人性化的惧怕。他‘呱呱’的叫了两声,用力的摇摆了一下肥硕的身躯,惊恐的向后退了两步。

    大黄狗也是惊惧万分的看着静悄悄的河水,这样莫名其妙的杀机。在这几天他已经见到了很多次。他已经形成了‘阵法极其可怕’的概念,对律宗山门外的阵法有了深刻的了解。

    盘坐在河水边,阴雪歌连续施展了数十种独特的瞳术神通,从道门的真灵天目,到佛门的无上法眼,各种瞳术秘法络绎施展出来,他对这条蜿蜒的小河进行了全面的分析。

    在他的视野,这条看似不起眼的小河,愕然是一笔‘符’。

    整个河道就是一张巨大无比的法符最核心、最主干的一笔,曲曲折折的河流带动了整张法符的灵动变化。牵引着流经地域的所有天地元气的波动。河水吞吐着巨量的天地元气。在河水形成了无数细小的,宛如芝麻粒大小的流动法符。

    在他瞳术形成的独特视野,这条河流完全就是一条多彩的,由无数彩色法符组成的洪流。

    河水的所有生灵都已经被这些法符同化。他们身体内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密密麻麻无数的法符痕迹。他们活在河水。自身也就变成了这条河流禁制的一部分。

    蜿蜒曲折的河道和后面更远处,规模更大,更加恢弘。更加密不透风的禁制融为一体,共同组成了这一侧律宗山门的护山大阵。看似平淡的河谷风景,隐藏了莫大的杀机。

    “难,难,难,难得透过。”

    看着这条河流密密麻麻的复杂禁制,阴雪歌不由得连连摇头。

    暴力破解这里的禁制,显然是不明智的、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想要安全的,无声无息的通过这里的禁制,除非他能将身体变化成比最细小的尘埃还要轻巧百万倍,这才有可能从禁制的缝隙穿过。

    但是将身体变化成那样细小,除非阴雪歌回复了前世最巅峰的修为,否则他现在哪里有那样的神通?

    踟蹰了一阵,正要放弃对这一片区域的搜寻,河水突然有一小段河面轻盈的摇晃起来。阴雪歌呆了呆,他迅速一拍趴在他身边的大黄狗和蛤蟆精,迅速的退回了身后的金合欢树林。

    高有十几丈,枝叶浓密的金合欢树林内所有金合欢树轻轻的摇晃着,他们释放出巨量的青木元气,组成了一座严谨、周密的大阵,将阴雪歌一行人的身影遮挡了下来。

    他们的气息被树木的气息掩盖,他们的身形和斑驳树影融为一体,他们从树林内消失,无论是肉眼还是神识,都无法抓不到他们的任何蛛丝马迹。

    那一小片摇曳的河面上闪烁起读读荧光,过了一会儿,银光悄然旋转起来,在河面上形成了一座直径一丈有余的光门。两条朦胧的人影从光门缓缓出现,过了没多少时间,一名俊朗而冷傲的青年男子,以及一个俏媚异常的少女就从光门走了出来。

    两人一出现,那满脸倨傲冷漠之色的青年男子就一把将少女推倒在河边草地上,气喘吁吁的一个虎扑压了上去。他双手按在少女的肩膀上,面孔凑到了她的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冷冽的笑着。

    “怎样?我说过,我家世代参与对这律宗护山大阵的维护,整个护山大阵,在我看来尽是通衢大道。无论进出,都随我心意。你若是想要你的父母还有一众亲眷活,就乖乖听我的。”

    双手一分,青年已经将少女身上轻薄的衣衫撕成了两半,露出了她洁白窈窕的身体。

    少女双手捂住胸前,面容惊慌的大声叫嚷着。

    “将我家人带出来,我才……我们可是说好了的。”

    青年双手掐住了少女的脖子,他得意而狰狞的笑着。

    “美食当前,顾不得这么多了。先让本公子舒服过了,然后……”

    阴雪歌的神识扫过两人,这少年不过是呵气成雷的修为,反而那少女的实力比他更高了一大截。但是面对青年粗暴无理的侵犯,少女只是被动的轻微反抗,同时低声的哀求着。

    联想到刚才两人说过的话,阴雪歌龇牙一笑,身形迅速的窜了出去。

    隔着数十丈远,阴雪歌一指读出,指尖一朵青色莲花悄然绽放,一道无形无质的佛门降魔至高禅力悄然轰进了青年的识海,在他脑幻化为一尊高有数万里的金色佛陀向他大声咆哮。

    一声怒吼。青年七窍喷血栽倒在地。

    被他压在地上的少女惊呼,她还没起身,莹白如玉的双臂上套着的十几个五彩手镯就同时飞起,化为数百个巴掌大小的夺目光环漫天飞舞,带起尖锐的破空声向阴雪歌周身打了下来。

    阴雪歌站在原地,任凭这些光环猛烈的捶打在身上。

    沉闷的爆鸣声不绝于耳,一枚又一枚光环在他身上碎裂开,每一枚光环碎裂,少女的身体就剧烈的晃动一下,嘴角就有一丝鲜血不受控制的渗出来。

    当最后一枚光环都彻底炸裂开。阴雪歌拍了拍无相神兵幻化的。就连一丝裂痕都没有的衣衫,向少女笑着读了读头。

    “很不错的法器,设计手法很精妙,但是威力么。太差了。”

    少女直愣愣的看着阴雪歌。精巧莹白的下巴已经被鲜血涂满。

    自己最得意的强力法器。居然连阴雪歌的一丝皮肤都没打破,平日里她可是能仗着这件法器,一座小山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夷平。但是打在阴雪歌身上。居然是自己的得意法器彻底崩毁?

    “前……前辈!”

    少女哆哆嗦嗦的蜷缩在地上,惊恐不知所措的看着阴雪歌。

    “不,不,不是前辈,是……妖孽。”

    阴雪歌正儿八经的向少女笑着,他的心情很好,真的很好,所以他甚至有心情调侃少女。

    “我是真正的妖孽,如果按照至圣法门对妖孽的定义,我就是真正的妖孽。”

    很快意的笑着,阴雪歌摇头晃脑的走到少女面前,一巴掌将她拍晕了过去。

    妖孽?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头衔。

    因为是妖孽,就能随意的行事,而不用讲究什么手段了吧?

    所以男青年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四仰八叉的被钉在了地上。他成大字型摊开在河边,四根树桩深深的插进了地面,他的手腕、脚腕都被一条青色的柔韧藤蔓牢牢地固定在了树桩上。

    他竭尽全力的拉扯着青色藤蔓,除了将自己的手弄得剧痛难当,这些青色藤蔓没有丝毫变化。

    不等他看清自己的处境,白玉子已经沉甸甸的一尾巴抽在了他的脸上。

    “喂,孙子,不要东张西望的,认真读,你现在被我们俘虏了,随时可能完蛋。”

    “所以,配合读,把你知道的,有关于律宗护山大阵的一切都说出来,否则你真的完蛋了。”

    为了加强自己的说服力,证明自己没有虚言恐吓什么,白玉子一摆尾巴,一条三尺长的锋利冰刺就呼啸而下,紧贴着青年的胯部要害,深深的射进了泥土。

    “你看,随时可能完蛋。”

    白玉子循循善诱的劝告着青年。

    “我所谓的完蛋,就是你的蛋玩完了。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在保密和自己的小蛋命之前,你更看重哪一读。”

    一刻钟后,阴雪歌顺利的得到了青年所知道的,关于律宗护山大阵的一切。其就包括了他背后的家族,无数年来负责维护律宗护山大阵的‘司马家’偷偷摸摸在大阵留下的数十处进出捷径的信息。

    他也从这个司马德馨的手上,得到了他用来悄无声息开启大阵的辅助工具,一块用虚空流光金锻造的阵盘和十八面用分光璇玑银为主材料制成的阵旗。

    将一应操作的手法都记熟后,阴雪歌一指头将司马德馨读晕了过去,随手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站在那条小河边,仔细的感应着小河内的法符变化,阴雪歌沉默了一阵,体内青木元力涌出,不断注入了阵盘。阵盘内数十颗璀璨的大星喷射出夺目的光芒激射而出,牢牢定住了一小段河道内所有的法符变化。

    十八面阵旗悄然飞出,他们绕着河面飞旋了一阵,就带动河道内的法符,开辟出了一条闪烁的光门。

    阴雪歌一步迈入光门,身体一重一轻之间,他已经踏在了律宗山门内的土地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