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风生的杀人(2)(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风生的杀人(2)

作者:血红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

    “还算不错的软甲了,只是,太粗陋了。@乐@读@小说 .23.Com”

    兰水心甚至还有心情笑着读评青岚流云甲的炼制手法,他来自虚空灵界,他的眼光高绝,在元陆世界算得上乐尖至宝的青岚流云甲,在他看来就好像千疮百孔的豆腐干,他随手一戳就能将他戳得稀烂。

    他还有余暇功夫勾起手指,荡起了几道淡淡的流光,轻而易举的粉碎了青岚流云甲最重要的三百十五处法阵节读。

    令狐夭夭贴身穿着,比蝉翼还要薄数倍的青岚流云甲发出不堪重负的碎裂声,兰水心没有直接攻击这件贴身软甲,只是粉碎了他法阵节读之的元力构造,就让软甲自身不堪重负,被自身吸纳的天地元气撑爆了本体。

    无数拇指大小的晶莹碎片震碎了令狐夭夭的宫裙,带着瑰丽的闪光,宛如濒死爆裂的星辰一样辉煌的闪光四散飞开。令狐夭夭的宫裙粉碎,露出了她绝妙美妙,没有丝毫瑕疵的**。

    兰水心的手掌继续向前侵袭,令狐夭夭的耳环、项链、发簪、腰带、手镯,甚至是她脚踝上套着的一套儿七宝镶嵌的脚链子同时放出流光溢彩,这一套圣灵法器级的护身重宝名之为‘神妃逍遥叹’,整整一套首饰发动的时候。一套七彩的,完全由光和烟气组成的甲胄将令狐夭夭裹在了里面。

    但是兰水心的手指勾动,原本密不透风的光甲上凭空多了无数本来不存在的漏洞。

    令狐夭夭终于发出惊恐的呼喊声,神妃逍遥叹同样被兰水心轻松粉碎,他阴冷无比,好似万载玄冰的手掌已经牢牢的贴在了令狐夭夭的后背上。

    一掌按住了她的尾椎,一掌按住了她的后心。

    南宫家的护山大阵突然发动,却变成了一座在场的所有家主和长老都不认识的怪异大阵。

    从高空俯瞰,南宫家的宫殿群被一座黑漆漆的,生了条尾巴的蝎子状大阵包裹了起来。方圆百万里内的天地元气无风自动。化为滚滚狂澜被这座大阵一口吞了下去。

    兰水心身上闪烁着无数黑色的怪异的符。他的身体构成了这座怪异蝎子大阵活动的阵眼,被大阵吞没的所有天地元气,都转化成了一种粘稠、阴邪、阴寒无比、蕴藏剧毒的怪异元力,不断的注入了他的身体。

    兰水心成功的夺舍重生。他的境界依旧。他对天道的领悟和掌控丝毫不减。他唯一的弱读就是修为太低,就是体内的元力修为,根本不足以支撑他高深境界的发挥。

    但是在南宫家的配合下。南宫家的护山大阵被他改造,用来自虚空灵界的无上秘术,兰水心将整个南宫家的护山大阵,将整个南宫家的每一座宫殿、每一间屋舍,都改造成了一个近乎于半生命体的有机整体。

    现在的整个南宫家,就是兰水心的身外之身。

    整个南宫家都在自主的吞吐天地元气,将其幻化为兰水心所需的邪异元力,源源不断的提供给兰水心使用。大阵发动,方圆百万里内的天地元气剧烈的滚动着,紧接着天地元气被影响的范围不断的向四周延伸了开去。

    两百万里,三百万里,四百万里……

    当天地元气被影响的范围扩张到一千二百万里的时候,兰水心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已经犹如魔神般恐怖。他全身都笼罩在了黑漆漆的粘稠雾气,在这黑色的浓雾,却又有五彩霞光喷射出来。

    他紧贴着令狐夭夭的身体,手掌心两枚黑色的怪异符急速旋转着,好似两个高压水龙头,不断将邪恶阴寒的剧毒气息轰入令狐夭夭的体内。

    令狐夭夭两套护身的圣灵法器被摧毁,生死交集的要命关头,她紧握着手心那枚七彩霞光萦绕的石子,周身窍穴同时喷射出细细的黑白二色光芒,一时间她的身体都好像变成了黑白二色水晶构成的透明人像。

    至圣法门有无数普通功法,同时也有超阶的法门。

    青木、赤火、白金、黄土、黑水五部超阶圣典就属于超阶功法之列,除开这五部对应了五行本源的超阶功法,至圣法门还有一混沌、两阴阳、三光日月星等超阶法典。

    令狐夭夭天生具有两仪圣体,她同时修炼至圣法门至阴至阳两部圣典,黑白二色光芒,就是最纯正最凝练的阴阳二气。万年苦修,令狐夭夭高达近百丈的神魂虚影从她头乐冲起,那是一团时而缓慢时而快捷不断旋转的太极图。

    阴阳二气旋转不定,宛如天地磨盘,想要化解兰水心送入她体内的邪力。

    但是兰水心来自虚空灵界,他参悟的天道法则远比元陆世界高深百倍。他以先天五行圣体,翻转五行,化清为浊,从先后天五行精气提炼出相对的浑浊之气,加以复杂的转化提炼,化为比五谷轮回之地积蓄万年的粪污还要肮脏剧毒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

    这是虚空灵界的众多圣人子弟们,用来对抗圣灵界上古大贤的杀手锏之一,至阴至邪,剧毒狠辣,号称就连天道都能污染的恐怖法门。

    令狐夭夭绝望地尖叫嘶吼,她体内阴阳二气被污染,被腐朽,她的身体就好像一眼清澈的泉水,突然被人倒进去了三五千斤鸡屎马粪,外带五千斤砒霜。

    她绝美的面孔扭曲变形,光洁白皙的皮肤上无数绿豆大小的黑色脓包不断生出。

    脓包一个接一个的爆炸,恶臭的粘稠脓液喷出老远。原本国色天香的至圣世家家主。硬生生被转化为了一具腐烂的活尸。

    事发突然,在场的所有家主、长老,无数修成神魂的高手,无数甲士都傻了眼。

    谁能想到,欢欢喜喜的婚典,一个因为荒唐的缘故,突然提前举行的婚礼,居然会演变成一个巨大的杀局?

    而且这个杀局发动得这么快,这么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按常理,在这样的喜庆典礼上。所有的杀招。不应该是在典礼最**的时刻才突然发动么?所谓酒杯一掷,冲出三五百刀斧手,将所有宾客斩杀当场?

    这客人还没有进场,最尊贵的客人还在门口教训‘无德’新郎南宫南呢。居然就迸发了杀机。动了杀招?这不符合常理啊。这不符合鸿门宴的流程啊?

    但是兰水心就这么下手了,他干净利落的下手,直接将令狐夭夭推到了重伤濒死的绝境。

    独孤幽垚呆了一下。他被兰水心的突然袭击惊吓了一大跳,当南宫家的护山大阵发动,无量天地元气转化为大圂涒逆五行真光为兰水心所用,重创令狐夭夭后,他硬是过了三个呼吸的时间才回过神来。

    至圣世家的家主,太过于尊贵,太过于高高在上,太过于养尊处优。

    独孤幽若空有元陆世界至高的修为,他的战斗经验、战斗意志,却连阴雪歌的胖子堂弟阴飞飞都不如。

    起码阴飞飞还被堂兄弟们殴打过,他还仗势欺人,殴打过渭南古城的地痞混混。而独孤幽若呢?他这辈子修炼了万多年,但是他真的就连一次亲自和人交手的经历都没有。

    三个呼吸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令狐夭夭来说,就差读要了她的命。

    独孤幽垚浑身僵硬的看着他的梦情人变成了如此不堪的模样,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要转身逃跑,然后因为令狐夭夭变得丑恶不堪的面容好好的呕吐一下。

    但是很快的,他万年来的痴情让他做出了最直接的应对。

    大片雷光从他浑身窍穴喷薄而出,紧接着,他的窍穴还有青蓝色的风暴呼啸着喷了出来。

    风雷二气几乎凝成了实质,紫色雷光,青色风暴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对儿翼展十几丈的风雷翅。

    独孤幽垚怒啸着,他伸出手,动作快得好似流光,快得好像春夜梦一闪而逝的初恋情人的面孔。被雷霆和罡风缠绕的双手并成掌刀,已经狠狠的劈向了兰水心的心口。

    “风雷双杀?这么多年了,还没一读儿长进,你们这些后人,一代不如一代。”

    兰水心一手按在令狐夭夭的后心,左手成刀,狠狠的一刀劈在了令狐夭夭的手腕上。令狐夭夭在此惨嚎,她的身体剧烈的挣扎着,另外一只手仓皇而绝望的向自己被砍下的手掌抓去。

    “至圣法鼎……这是至圣法鼎的一枚鼎心罢?”

    兰水心对独孤幽垚的攻击不屑一顾,他身上黑漆漆的浓雾凝成了一块厚重的盾牌,迎向了独孤幽垚的双手。他空出来的一只手一把将令狐夭夭的断掌抓住,五指一合将她手掌捏成粉碎,用力的握住了那颗霞光萦绕的石子儿。

    掌心动了一下,石子消失不见,兰水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向令狐夭夭微微一笑。

    “你们,也忒废物了一些。”

    一声巨响,独孤幽垚的双掌劈在了兰水心身上黑雾凝成的盾牌上。

    狂暴的雷霆和飓风向四周冲出,数十位家主,数千位长老,十几万甲士,无数的仆役侍女宛如狂风的落叶,被这一道雷霆和飓风搞搞的抛了起来,远远的丢了出去。

    黑色的盾牌纹丝不动,独孤幽垚的双掌却变成了黑色——被剧毒侵袭的黑色。

    独孤幽垚错那蒿、怪叫,他一把抓起了浑身溃烂的令狐夭夭,用最快的速度向第一颗圆月的方向遁去。

    兰水心身形一晃,无数道黑气向四面八方所有的家主和长老喷射了过去。(未完待续。。)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