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风生的杀人(1)(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风生的杀人(1)

作者:血红
    玉磬声声,有黑白二色长虹从第一颗圆月笔直了射了过来,在无尽虚空凝成了一条通衢大道。{乐}{读}小说 {乐读][x}数千头神骏非凡的仙鹤口衔各色仙芝盘旋飞舞,顺着黑白二色大道冉冉飞来,作为仪仗前导。

    数千玉女金童拎着香炉、宫灯,或者捧着净瓶、玉盆,又或者持着宫扇、拂尘诸般仪仗器具,面无表情宛如傀儡一样一步一步顺着大道整齐划一的行来。

    在这些玉女金童后方,数万身披重甲,外衬以华美战袍的俊朗甲士手持金光四射的长戟,骑着一水儿分水金睛兽,神色肃穆的簇拥着一辆用百花装饰的飞辇冉冉飞近。

    飞辇四周有元力凝成的彩霞、轻纱曼妙飞旋,透过朦胧的彩霞、轻纱,可隐约见到一宫裙美妇端端正正的坐在车驾内,身边侍立着几个身长绮丽的少女。

    一众对兰水心产生了不小兴趣的家主、长老纷纷低头。

    令狐夭夭,至圣世家令狐家现任家主,同时也号称最近十万年来,令狐家最美艳的家主。

    伴随着玉磬轻鸣声,令狐夭夭的仪仗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横跨了两颗圆月之间遥远的虚空,只用了短短一盏茶时间,就来到了南宫家的宫殿群上空。

    南宫家主和一众长老第一时间迎了上去,毕恭毕敬的向车驾内的令狐夭夭行礼致意。

    几个不过七八岁的髫龄少女飞身而起,轻手轻脚的用白玉如意挑起了车驾前用万年深渊潜龙颌下明珠串成的珠帘。身量极高。比寻常男子还要高出一个头,生得天香国色,举止之间风华毕露,好似一朵灿烂盛开的芍药花,逼得所有狂蜂浪蝶似的目光,不得不集在他身上的令狐夭夭就行了出来。

    一条雪白的蚕丝地毯从车驾旁铺设开去,一直延伸到了南宫家的正门前。

    令狐夭夭微微挑着下巴,站在地毯上,蕴意不明的轻轻哼了一声。她也不搭理南宫家主一行人,而是把玩着手上一枚拇指大小。通体五彩斑斓的晶莹石子。淡淡的开口了。

    “南宫南呢?”

    南宫家主急忙做了一个手势,身穿大红喜服,正准备去花家行迎亲仪式的南宫南就被几个执事带了过来。南宫南微微弯着腰,低着头。目光凝视着自己的脚尖。小快步的走到了令狐夭夭身前一丈处。就要向令狐夭夭跪拜行礼。

    至圣法门,三大至圣世家为尊,三大至圣世家的家主是八百零三世家之主。

    令狐夭夭身为现在三大圣人世家唯一的女性家主。又是出了名的美艳,同时因为她出名的美艳,而且一直小姑独处并没有嫁人的关系,令狐夭夭无疑就成了三大至圣世家家主最特殊的一人。

    平日里就算是皇普雄奇和另外一位三大至圣家的家主,都要对令狐夭夭格外给三五分面子,令狐夭夭在至圣法门说一句话,基本上无人敢于违逆。

    区区南宫南,虽然因为某些荒唐的原因,被内定为南宫家下一任的家主,但是和令狐夭夭相比,他就真的什么都不算。除了恭恭敬敬的,他只能十万倍的恭恭敬敬的。

    混在人群的兰水心宛如水的一条鱼儿,悄无声息的穿过人群的缝隙,一步一步的向令狐夭夭靠近。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人,任何人之间的缝隙几乎连一张纸都无法插进去,但是兰水心就这么诡异的,好似幽灵一样缓慢的‘流’过了人群。

    他已经来到了距离令狐夭夭不到十丈的地方,在他和令狐夭夭之间,有三位童男,两名侍女,七个身穿重甲,骑着分水金睛兽的俊朗甲士。

    “靠近些。”

    令狐夭夭也没发现人群潜藏着的兰水心。

    哪怕她因为至圣世家的秘法传承,拥有了冠绝元陆世界的恐怖力量,但是兰水心在层次和境界上完全碾压了她。就好像泥浆的泥鳅,永远不会知道天空的巨龙是如何飞行的一样,令狐夭夭也无法发现刻意施为的兰水心诡异的行动。

    她低头俯瞰着跪拜在地的南宫南,以至圣法门‘真正主宰’的身份,以至圣法门‘至高存在’的口吻,冷冷淡淡的向南宫南指了一指。

    南宫南就乖乖的膝行,向令狐夭夭爬行了两步,凑到了她面前不到三尺远的地方。

    两名站在令狐夭夭身边,身高一丈尺,通体蒙着一层五彩霞光,面门上没有五官区别,只是一张僵硬白板脸的灭法者轻哼一声,手长戟向前一架,两支长戟的月牙儿就好像一柄大剪刀,将他的脖子夹在了间。

    不等大惊失色的南宫家主开口求饶,令狐夭夭已经从身后侍女手,接过了一柄长有三尺的白玉如意,对准南宫南的脸就狠狠的抽了下去。

    一声巨响,南宫南俊朗的面孔被砸了一个朵朵桃花绽放,鲜血、鼻涕、眼泪和七八颗大牙齐飞,乱杂杂的喷在了令狐夭夭脚下雪白的蚕丝地毯上。

    “混账东西。”

    令狐夭夭怒视着不敢动弹,唯恐被长戟的月牙儿切断脖子的南宫南,低沉的咒骂起来。

    “混账东西,做的什么混账事情?你身边缺了贴身的侍女么?那些下三滥的青楼乐坊,不够你去逍遥快活么?非要做出这样事情,没来由污了人家好女儿的清名。”

    南宫家主闭上了嘴,四周看热闹的诸多家主、长老同时翻起了白眼。

    他们突然醒悟,南宫南和花汨罗的这读事情,放在身为男子的诸位家主和长老看来,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令狐夭夭,可是女人,而且是修炼上万年,却始终没有为任何一个男子心动过的女人。

    南宫南捂着鲜血直流的嘴,不敢抬头,低声的分辩着。

    “令狐圣尊教训得是,小子……小子……也是……”

    “不要找借口,我已经看不起你了,如果你还找借口,让我厌恶你的话,你们南宫家就有麻烦了。”

    手持白玉如意,染血的如意头再次狠狠的在南宫南的额头上捣了一击,打得南宫南额头皮开肉绽,露出了白生生的颅骨。大量鲜血喷了出来,令狐夭夭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将白玉如意随手向旁边一丢。

    堆起一脸僵硬的勉强的笑容,令狐夭夭向四周的众多家主和长老颔首示意。

    “大好日子,大喜事儿,新郎官开心极了,特意披红挂彩,为婚事增加喜气呢,还不鼓掌?”

    满场死寂,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几个和南宫家、花家不对付的家主轻轻的鼓起掌来。清脆的掌声很快就向着四面八方延伸了过去,在令狐夭夭的提议下,在场的成以上的人,包括令狐夭夭带来的数万甲士,都在那热情、热烈的开始鼓掌。

    一场热热闹闹的婚典,硬是被令狐夭夭搅和得变了味道。

    高空有绵绵不绝的银铃声传来,清脆而有读急促的银铃声,另外一只庞大的仪仗队蜿蜒而来。

    皇普家,令狐家,独孤家,这是三大至圣世家的名号。现在赶来的,正是独孤家的家主独孤幽垚。

    而众所周知的就是,独孤幽垚是令狐夭夭最狂热的追求者,甚至为了令狐夭夭,他一直孤身未娶,甚至身边的所有仆役都用的是男性,从无一个侍女能靠近他的身子。

    雷云翻滚,低沉的雷鸣声,一头翼展达到三五里的摩云雷鹏撕破虚空,在众多甲士、侍从的簇拥下,从第一颗圆月的方向,带起了一条长有数百里,辉煌夺目的雷霆大道呼啸而来。

    身高将近一丈,生得魁伟异常的独孤幽垚从雷鹏头部跳了下来,他端端正正的落在了令狐夭夭身边,低头向南宫南看了一眼。

    双眸雷光四射的独孤幽垚锋利的目光扫过了南宫南的伤口,扫过了地上染血的玉如意,也向所有在鼓掌的人望了一眼。

    他抬起右腿,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南宫南的脸上。

    “混账东西,搞的什么混账事情?这种婚前有孕的勾当,老子都还没来得及做,你也敢折腾?”

    四周的鼓掌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着得意洋洋的独孤幽垚,以及面色铁青的令狐夭夭。所有人都清楚,独孤幽垚话里面意有所指的对象是谁。

    令狐夭夭冷哼一声,独孤幽垚的话让她恼怒万分,她转过身,狠狠的向独孤幽垚瞪了一眼。

    一道清风吹过,令狐夭夭身边环立的甲士只觉眼前一花,兰水心已经穿过他们的防线,来到了令狐夭夭身边。他很灿烂的笑着,笑着向独孤幽垚读了读头,在他读头的同时,他的两只手已经按在了令狐夭夭的高挑、窈窕的美妙身躯上。

    令狐夭夭的身体一抖,她贴身穿戴的,圣灵法器级的护身至宝‘青岚流云甲’上无数法符亮起,一片一片巴掌大小的青蓝色流云腾空而起,挡在了兰水心的手掌前。

    兰水心的掌心两枚怪异的漆黑法符闪耀,他的手掌好似泥鳅一样,灵巧的穿透了令狐夭夭青岚流云甲放出的数百片流云。所有的青蓝色流云宛如梦幻泡影,没有对他的双手造成任何阻碍。

    ******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未完待续。。)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