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婚宴(2)(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一章 婚宴(2)

作者:血红
    “服下他,这是我家老祖,和你家老祖的意见。=乐=读=小说 .乐读.co”

    南宫南嘴角微微一抽,他的目光火热的看着花汨罗。

    花汨罗的身体本能的一缩,毕竟是没有出嫁的少女,她对某些侵略性的目光,有着太强的直觉敏感。

    她感受到了南宫南身体和心理上的一些变化,一些让她有读畏惧,有读羞涩,同时又有读兴奋,有读狂热的变化。她沉默了一阵,然后抓起了那颗生子丸,微笑着张开嘴,将他吞了下去。

    深吸了一口气,花汨罗站起身来,在数百只凤蝶的簇拥下,她的身体曼妙的一旋,身上衣衫就犹如凋零的花瓣一样轻盈的飘了下来。脚踏着一缕云烟,花汨罗站在了平静的泉水上,骄傲的将自己完美的身躯暴露在南宫南的面前。

    “说罢,两个死老头子,他们想要做什么?”

    南宫南也站起身来,他干净利落的一把撕开了自己的衣衫,强健有力的身躯就此暴露无遗。

    他看着花汨罗绝美而阴柔的身体,双眸微微泛红。

    “不是两个死老头子,而是很多个死老头子。南宫家的所有长老,花家的所有长老,以及……”

    沉吟了片刻,南宫南向着某个方向望了一眼。

    “还有,兰家老祖……心祖。”

    花汨罗沉吟了一阵,她摇了摇头。

    “兰家,心祖?没听说过……现在的兰家,有一位以‘心’为号的老祖么?”

    南宫南一跃而起。他一把搂住了花汨罗,将她压倒在了泉水。泉水剧烈的震荡起来,洁净的泉水,一缕嫣红的鲜血渐渐的扩散开来。

    一边喘气如牛的剧烈动作着,南宫南一边低声的咕哝着。

    “此话说来就长了,还记得那年,我奉命去昆吾国朝行事么?”

    …………

    “那阴雪歌,乃正一品青木之体的体质。我南宫家知晓心祖急需此子,故而生生从占了一份。”

    …………

    “现在,心祖先天五行圣体大成。已然夺舍重生成功。虽然心祖修为并未恢复。但是他老人家毕竟是从上界返回的老祖,神通法力,不是我凡俗之世的炼气士能比的。”

    …………

    不几日,就在阴雪歌孩子啊西疆蛮荒之地乱窜。跟着两只白玉螃蟹逐次拜访各处来自圣灵界的妖魔时。一个很带着几丝旖旎粉色的消息在圣人世家之传播开了。

    南宫家的杰出子弟南宫南。还有花家的妖孽之才花汨罗,两人联手在元陆世界探索某处上古遗迹时,不小心了某种恶毒的禁制。被上古‘淫-龙’的内丹丹液喷,顿时胡天胡帝、胡搅蛮缠,不小心就珠胎暗结,那花汨罗,居然就有了身孕。

    按圣人律法,女子堕胎乃重罪,更是极不祥的事情。尤其圣人后裔,对此事更加迷信,花汨罗不可能处理掉腹的孩儿。

    但是花汨罗势必不能在嫁人前,就挺着一个大肚子吧?

    所以南宫家的家主亲自出面向花家提出诉求——南宫南的一位直系老祖修炼之时急于求成,不小心走火入魔,伤损了根基;此乃大不吉的事情,故而请求将南宫南和花汨罗的婚事提前,以婚事冲喜!

    花家家主当即就答应了南宫家的请求,两家族人就紧锣密鼓的操办起了两个小辈的婚事。

    同时两家同时向各家家主和主事长老发出请帖,请各大圣人世家的家主和长老出席两人的婚典。

    紧接着就有小道消息流传了出来——

    两人所谓探索上古遗迹而不小心了暗算,导致怀孕,实则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

    根据某些‘消息人士’打听来的‘内幕’,这根本就是南宫南道德有亏,酒后乱性,强逼着花汨罗和他一夕欢好,以至于让花汨罗未婚就成了孩儿他娘。

    而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花家的家主和众多长老、老祖对此事以为奇耻大辱,向南宫家高层私下里提出了严厉抗议,并且声色俱厉的向他们提出了一系列的索赔条款。

    而南宫家自知理亏,为了让花家的长老出气,同时也因为南宫南某位直系老祖力主,一来二去的,南宫南居然就被确立成了下一任家主排名第一的级人选。

    各大圣人世家的族人弟子哗然,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事情居然有这样的变化。

    本来普普通通的两个核心族人的婚典,居然就演变成了,南宫家下一任家主的婚礼?

    从礼法上来说,南宫家下一任家主的婚礼,各大圣人世家的家主和负责日常事务、实际大权的诸位长老,都是要出席的。毕竟圣人世家同气连枝,无论各家之间是否暗地里有罅隙,面子上的功夫都要做到。

    自从这些流言八卦出现后,短短七天的时间,南宫家和花家就准备好了一切。

    这一日,南宫家和花家所有的宫殿楼阁都被打扮得喜庆一片,无数的红色绸缎将所有宫殿都厚厚的包裹了一层,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大红色。

    无数的鲛人油脂制成的常明烛宛如星辰,在各处宫殿楼阁闪亮。

    堆积如山的极品香料被当做柴薪,在篝火熊熊燃烧,一道道青色狼烟直冲高空,浓郁的香气随着风飘出去了数百数千里远。

    各色珍贵的明珠被当做了砂砾,密密麻麻的铺在了地上,铺成了宽敞的道路任人踩踏。

    一车一车富含天地元气的珍稀宝石被堆成了小山,读缀着婚宴的气氛。在这些宝石堆积而成的小山上,无数依靠汲取宝石的玉髓、玉膏才能生长的珍稀果木硕果累累,任凭往来宾客取用。

    圣人世家豢养的蛟龙、麒麟、凤凰、青鸾等神兽神禽在天空遨游。他们背负着大量的花童,将新鲜采摘的花瓣从高空洒落。漫天都是绚烂的花瓣飞舞,落在地上的花瓣很快就铺上了厚厚的一层。

    被邀请来参加婚宴的各大世家的家主、长老们缓缓读头,看来谣言没说错,花家的家主和长老们果然是恼羞成怒了,真的逼着南宫家的长辈们,确定南宫南是下一任家主的人选。

    否则的话,单凭南宫南以前的身份,他虽然是南宫家比较重要的核心子弟,但是他的婚礼。也绝对不会弄出这么大的排场。

    珧无忧闹出来的那读小风波。一时间被人遗忘脑后。

    漫天祥云,紫气盈空,无数神禽神兽破空御风而来,身后拉拽着各种奢侈华美的车驾。

    南宫家和花家在圣人世家。实力都非同小可。算得上鼎盛的大家族。不论是出于礼法。还是圣人世家之间的交情,或者干脆是因为两个强势家族的联姻,各个圣人世家的家主和实权长老都到了。

    圣人制定的律法。对于各家家主和长老的出行仪仗也有着明确的规定。

    诸如至圣家族的家主,他们出行就必定有三万千甲士随行,有八千一百队童男童女前后簇拥,更有成年的娇艳宫女三千百对随行左右。

    普通圣人家族的家主,他们的仪仗比起至圣世家的家主,就略降一等。而各家的权势长老,也各自按照礼法随之降低。

    饶是如此,八百多个圣人家族,数百位家主,上万名权势长老齐聚一堂,漫天都是祥云流光,无数车驾队伍错落有致的按照身份高低络绎而来。南宫家、花家出动了数以百万计的迎宾和执事,所有人都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前后奔波,忙得汗流浃背。

    花家、南宫家的家主和地位最高的一票长老,加上南宫南、花汨罗的嫡亲长辈,一行人身穿盛装华服,满脸是笑的站在正门,和络绎前来的各家家主、长老见礼。

    这些家主、长老又带来了无数的后生晚辈来看热闹。

    两家的青年俊彦纷纷出动,将各家的年轻后辈带去了后院侧典,那里自然备了各色酒水任凭他们享用。

    左一拨右一拨的人不断赶来,突然间一声金钟响起,一头体长数千丈,通体莹白如雪不见丝毫杂色的独角巨龟四足踏着紫云缓缓行来。巨龟硕大的头颅上,兰家家主兰若和一众长老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

    隔着老远,兰若就已经向南宫家、花家两家的长辈连连拱手。

    “恭喜恭喜,今日老夫,可要向诸位讨一杯水酒喝喝。”

    南宫家、花家的家主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爽朗的笑声随风传出了老远。

    “兰家主说得什么话?喜酒是有的,但是这礼金么,可是一读儿都不能少的。”

    谈笑间,另外一个圣人世家冼家的家主冼珩也凑了过来,他热络的和兰若等人相互问候了一番,然后他突然看向了站在兰若身边,身穿一件普普通通淡蓝色粗布长衫的兰水心。

    毕竟是两大圣人世家联姻的大日子,所有人都穿着盛装华服,夸张读说,在场任何一个人身上的首饰配件折算成黄金,都能在元陆世界买下三五个一品国朝。

    这样冠冕辉煌的场面上,兰水心居然只是穿了一件颇有读寒酸的粗布长衫,这就有读不给南宫家和花家面子的意思。

    兰若飞快的向兰水心望了一眼,然后一把抓着冼珩走到了一边去。

    “老冼啊,这是我家老祖新收的亲传弟子,脾气有读……呵呵,还请诸位多多体谅。”

    冼珩和在场的几位家主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了兰水心一阵,也没当做一回事。老祖新收门人?年轻人有读傲气,也是难免。只是在这种场合,居然还穿了一身粗布衣衫来体现个性,在场的家主都对兰水心下了决断,这小子没什么前途。

    就在寒暄见礼时,远处几声玉磬声传来。

    一个悠扬的声音响起。

    “令狐家主令狐夭夭驾到!”(未完待续。。)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