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章 仇恨,画皮,夜行(2)(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章 仇恨,画皮,夜行(2)

作者:血红
    ‘画皮宗’的厉鬼们,在阴雪歌前世的鸿蒙世界,也是鬼道修士有名有姓的一个流派。他们门的恶鬼,最擅长以各种画皮伪装成才佳人、俊男美女惑乱天下。

    他们的画皮制作精良,妙用无穷,除非是佛道两个流派,精通鬼怪变幻之术,精通降妖除魔神通的大能者,否则根本看不透他们美丽的画皮下,究竟藏着多么可怕的本来形象。

    阴雪歌前世,将鸿蒙世界的所有秘法秘术都融会贯通,继承了鸿蒙世界所有的宗派传承。

    此刻他制作的画皮,虽然因为实力不够的缘故,想要瞒过那些神魂大成、修炼了各种神秘瞳术的非人存在还是有些困难,但是普通的炼气士,根本不可能看破他的画皮秘术。

    凝神回想着他所见的厦佑国朝那些高阶将领的模样,阴雪歌将血狼君以下的三百妖魔的画皮装束,全部修改成了那些厦佑国朝的将领模样。

    天色正是将黑未黑的时候,阴雪歌站在血狼君等人面前,神态轻松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伪装成厦佑国朝的将领,以雷霆万钧之势突袭亣奐国朝皇陵,以暴力破开皇陵的封印禁制,强行劫掠一批殉葬的重宝后,就用最快的速度逃离。

    在这过程,尽可能的给皓嶽国朝的军队造成杀伤,尽可能的激起他们的怒火,让他们将怒火发泄到厦佑国朝为首的联军头上。

    在静静等候黑夜降临,准备出动的时候。阴雪歌又将阴飞劫等人叫了过来,让他们统辖血狼君剩下的下属们,不要惊动任何人的,远离皇陵这是非之地。

    他叫来了澋州琅家的代表琅青,让琅青带路,带着大队人马回转琅家的地盘休息。

    那里的分身巨木已经小有气候,生成的小鸿蒙世界足以笼罩方圆数十里的地盘,容纳数万来自血煞窟的狼妖和其他的妖魔鬼怪,容纳数百名阴家的精英弟,这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七轮圆月慢的从东方天空升起的时候。阴飞劫等人带着大队人马悄然离开。

    皓嶽国朝也好。厦佑国朝也好,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在了数百里外的皇陵身上,这支数万人规模的小队伍的离开,虽然被他们的几支斥候队发现了。但是所有斥候第一时间被狼妖们扼杀。并没有任何的消息泄露出去。

    至于说被斩杀的斥候队么。双方数千万大军聚集在方圆数十万里的澋州地盘上大打出手,五人一组、十人一队的斥候队无损失个千八百人,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当圆月当空的时候。穿上了全套厦佑国朝将士军服的阴雪歌一行人,终于悄步离开了藏身的山谷。

    这些厦佑国朝的甲胄,都是阴雪歌等人从战场上回收的。

    前些日,厦佑国朝大军压境,突袭澋州,一路上大小战斗无数场,死伤的士卒数以百万计。从收集一些完整的还能使用的甲胄,只是轻松平常的事情。

    清澈如水的月光下,阴雪歌一行三百余人静静的行走在山林。

    血狼君紧随在阴雪歌身边,骂骂咧咧的抱怨着身上的画皮太紧绷了。他本来身高两丈有余,穿上了画皮后,他的身形就缩小到了一丈上下,外表看上去就是一条壮硕无比的彪悍汉。

    画皮宗的画皮神妙无穷,这种身形上的缩小,对**并不会造成任何的约束和压力,他的本体依旧是两丈多高。但是他披上画皮后,他的每个动作,都和看上去一丈高下的大汉一般无二。

    步伐和其他的动作幅度都压缩了一大半,血狼君觉得很憋屈。

    白玉趴在阴雪歌的头皮上,幸灾乐祸的调侃着血狼君。

    “安啦,安啦,大狗!你穿上这层皮,看上去俊俏许多了。以后你就保持这个模样,去青楼找小妞欢乐,鱼爷我请了。”

    “你?”

    血狼君冷哼了一声,伸出手指,狠狠的一指头将白玉弹飞了老远。

    “老不和只有一条腿的男人说话。”

    血狼君很不屑的昂起头,讥嘲的看着白玉光溜溜的生满了细碎龙鳞的肚皮。白玉呆若木鸡的悬浮在半空,透明的鱼鳍僵硬的拍打着空气,嘴角有无数白色泡沫喷了出来。

    “你……你……无耻!”

    血狼君一把撤掉了自己面皮上的画皮,露出了一张狼脸。他张开大嘴,露出了满口白生生尖锐无比的狼牙,得意洋洋的向着白玉咧嘴一笑。

    “无耻?老满口大牙!你呢?”

    白玉喷出一口水箭,浑身鳞甲一片片的竖起,眼看就要发飙。

    阴雪歌一把抓住白玉,将他塞进了自己袖里,向着身边的一众狼妖打了个手势。

    前方灯火通明处,就是亣奐国朝的皇陵。数万个灯笼火把漫山遍野,照亮了方圆百多里的一片山林。加上天空七轮圆月照着,令得这一片山林光亮如昼,就连地上一根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成群结队的皓嶽国朝士卒在四周往来巡弋,他们手持皮鞭,不时向那些正在努力挖掘皇陵的民夫抽上一鞭,呼喝几声。

    天空,数十名皓嶽国朝的将领悬浮在离地百多丈的地方,万分警惕的向四周张望着。

    阴雪歌站在一株大树旁,右手按在了树干上,静静的感应着四周的动静。四面八方无数的花草树木迅速的将山林最细微的动静传了过来,包括皓嶽国朝士卒们的动静,包括各处的埋伏,以及那些杀伤力强大的战争器械的藏身处。

    “在这里……”

    沉吟了一阵,阴雪歌向远近十几个山头附近望了一眼。

    他将血狼君拉了过来。在他耳朵边低声嘀咕了几句。血狼君眸里闪过一抹凶残的绿光,急忙带着百多个狼妖没入了山林。

    狼,夜行于山林,他们的气息完美的融入了自然界的荫护,就连阴雪歌的神识都难以察觉他们的存在。更不要说,那些皓嶽国朝的将领们没有凝结神魂,完全只能依靠肉眼、耳朵等五感监视四周的动静。

    阴雪歌的神念沟通了自己皇陵附近的那株分身巨木,巨木的根茎开始向四周延伸。他不惜燃烧这一株分身的本源精气,急速的催生着更多更粗壮更强韧的根茎。

    白玉从他袖口探出半个脑袋来,低声的咕哝着。

    “你可以用分身。把那些杀伤力太大的家伙给毁了。”

    “我可以轻松毁掉那些战争器械。但是毁了他们,厦佑国朝的人来了,可就想受不了了。”

    阴雪歌拍了拍白玉的脑袋,低声叹了一口气。

    “发现你转世一次。似乎变笨了?以前你的阴谋诡计。比我更多呢?”

    “我让乌木过去。只是将负责操作那些器械的人放倒就行,那些大家伙,可是要保存下来。”

    白玉有点愁眉苦脸的看着殷血歌。一条鱼鳍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我也发现了,我似乎的确变笨了许多。”

    “是我那不负责的老娘遗传的,还是我那不知道身世的老爹的罪过?我居然在嘴皮上,占不了那条笨狼的便宜了,这真是奇耻大辱!”

    白玉有点悻悻然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

    “我脑里,现在好多零碎的念头……我讨厌血脉传承。”

    阴雪歌飞快的看了白玉一眼。

    血脉传承?这家伙体内的天龙一族的血脉传承就要苏醒了?

    好吧,虽然这家伙前辈是一头鸟,但是这辈他是一条龙鲤,他还是乖乖的觉醒天龙一族的血脉传承的好。毕竟轮回转世这事情,谁能控制呢?

    过了一刻钟左右,血狼君带着浑身满是血腥味的狼妖们撤了回来。

    附近十几处埋伏了大型战争器械的据点,都已经被他们清扫一空。

    阴雪歌也不再浪费时间,他举起右手,狠狠的向前一挥。随后地面一阵颤抖,数百条十几丈粗到数丈粗的巨型根茎犹如怪蟒翻身,呼啸着撕开了地面冲上了高空。

    盘旋在空的皓嶽国朝将领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正要出手反抗,血狼君等一众狼妖已经拉开了用凤梧道人枝桠炼制的强弓,沉闷的弓弦弹动声,密集的箭矢已经笼罩了他们的身体。

    巨大的、蕴藏了无穷巨力的根茎狠狠的拍打在这些将领身上,打得他们身上的甲胄光芒黯淡。穿透力惊人的箭矢带着刺耳的狼啸声撕碎空气袭来,精准的命了这些将领的要害,洞穿了他们的甲胄,撕开了他们的身体,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儿郎们,杀!”

    血狼君仰天长啸一声,他举起特别为他炼制的大砍刀,挥出了数十道恢弘的刀气,斩碎了前方数百名还没反映过来的皓嶽国朝士卒,团身闯入了皓嶽国朝的驻军营地。

    三百多头妖魔鬼怪发出凄厉的长啸声,他们快速的奔跑着,带起大片的烟尘,疯狂的闯入了敌人的队列。

    阴雪歌双手重重的拍在了地上,他的分身巨木粗大的树干突然崩解、枯萎,一株分身巨木的全部生命力量在瞬间燃烧,眨眼间就有巨量的天地元气注入了分身巨木的根茎。

    一条条巨龙一样的根茎狠狠的打向了附近十几座悬崖下高大的皇陵大门。

    “给我,开!”

    根茎上的破禁符箓一阵闪烁,沉闷的巨响声,这些皇陵大门同时迸射出夺目的光焰。

    阴雪歌控制着根茎一次一次的猛轰,他准确的判断出了这些皇陵大门上的脆弱点,按照珧荆命告诉他的那些禁制法阵的最脆弱的节点,狠狠的轰击了下去。

    这些脆弱的节点,只有亣奐国朝皇族的核心人物才能知晓。

    而此刻,阴雪歌借助这些脆弱的节点,狠狠的轰击了数十次,终于将十几座皇陵同时破开。

    宝光瑞气从皇陵冲出,眨眼间就冲上了高空。(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