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章 仇恨,画皮,夜行(1)(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章 仇恨,画皮,夜行(1)

作者:血红
    带走地元宫灯后,阴雪歌并没有离开。

    他静静的等候在皇陵背后的山岭,抬头看着天空。

    等候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两点极细的流光从高空飞落,一点流光打着晃儿飞向了紫陵都的方向,而另外一道流光则是先摔在了山岭,过了好一会儿才摇摇欲坠的飞了起来。

    厦佑国朝的那一员统军大将丢失了一条手臂,半截小腿,浑身是伤。他一边吐着血,一边勉强催动胸口镶嵌着的宝镜,放出一层光华笼罩全身,狼狈的向本国大军占据的城池飞去。

    阴雪歌幻化为皓无嘻的模样,面无表情的托着地元宫灯,从远处腾空而起,犹如凶猛扑食的猎隼,向那元统军大将飞扑而上。对方飞行的速度极其缓慢,而阴雪歌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几个呼吸后,在离城不到三里的地方,阴雪歌堪堪就要追上了对方。

    厦佑国朝和几个盟友国家的军队,正调动了大量的民夫修缮被他们破坏的城墙。

    站在城头上监工的厦佑国朝将领们,正不断的向皇陵的方向眺望着。他们知道自己的统帅带着一批精锐前往皇陵方向,抢夺皇陵突然出现的两件重宝。

    所有人都在期盼自己的统帅能携宝凯旋,那可是亣奐国朝皇陵,历代先皇殉葬的重宝,每一件法宝炼化成功后,都能让一个高阶炼气士拥有坐镇一方、对抗一整支军队的力量。

    那样的重宝,如果落入皓嶽国朝大军手。那么厦佑国朝在这里的军队就会有麻烦。

    如果自家统帅能够将那两件宝贝抢回来,再交给军实力强悍的将领炼化,他们就能在战术层面上占据绝对的优势。

    就在厦佑国朝的将领们忐忑不安的四处张望时,他们看到了自家重创的统帅踉跄着飞了回来。厦佑国朝的统帅带了上万精锐突入皇陵,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了。

    更让这些留守城的将领惊恐的是,在自家统帅的身后,一位身穿皓嶽国朝将领制式甲胄的大将,正带着一溜儿光芒急追了上来。

    一尊站在城头上,背负着一张强弓的厦佑国朝将领抓起长弓,将三支羽箭扣在了弓弦上。

    目光紧紧的锁定了阴雪歌的身体。城墙上的厦佑国朝和其他几个盟国的将领同时大吼出声。

    “七皇。闪让!”

    阴雪歌龇牙咧嘴的一笑,被他偷偷摸摸掩到身后的厦佑国朝将领,居然是他们的七皇?这样的身份,倒是足够重要了。

    不知名的七皇狼狈的回过头来。惊恐欲绝的看着阴雪歌。

    “你!”

    七皇记得很清楚。刚才在高空一场鏖战。他和皓无嘻两败俱伤。虽然他丢失了一条胳膊一条腿,同时身上还被奔流剑斩伤了数十处。但是皓无嘻也被他的奇门宝镜命了好几处要害,伤势比自己不会轻到哪里去。

    按道理说。皓无嘻现在应该逃回紫陵都,乖乖的舔舐伤口养伤才对啊?

    七皇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阴雪歌腰间喷出的剑光,为什么是青色的?青色的剑光啊,而皓无嘻的奔流剑,释放出的剑光,应该是纯粹的金色才对。

    无相神兵化为一条龙形虚影,青色的剑影扫过七皇的脖颈,将他的头颅一剑劈下。

    堂堂厦佑国朝七皇,统帅一方大军直攻亣奐国朝腹地,力图抢夺亣奐国朝皇陵重地的统军大将,居然连一点儿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阴雪歌一剑斩杀。

    但是在城头上的那些将领眼里,杀死自家统帅的,分明是皓嶽国朝的皇族将领皓无嘻!

    厦佑国朝筹谋算计皓嶽国朝,想要染指亣奐国朝的国土,已经筹谋了一年多。皓嶽国朝在亣奐国朝境内的统军将领叫什么、长什么样、什么性格、统军作战的风格如何等等,这些详细资料都让自家的将领熟记在心。

    这些厦佑国朝的将领和他们盟国的将领看得清清楚楚,出手杀死七皇的,分明就是皓无嘻!

    “贼,你怎敢杀我国朝皇?”

    城墙上,已经拉开强弓的将领怒啸一声,他手一松,强弓上一座宛如飓风造型的完整法阵闪过一抹强光,三支羽箭带着凄厉的破空声,一个眨眼就到了阴雪歌胸前。

    这箭的速度,真个好快。

    但是阴雪歌周身火光熊熊,他手持地元宫灯,青木元力不断涌入地元宫灯,激发了一层厚达三尺的赤红色火光环绕全身。

    羽箭是合金所制,陷入火光后,粘稠如胶,比山峰还要沉重的极元纫焱裹住了三支急速旋转的羽箭。沉重的力道一分一毫的绞碎了箭矢上附着的穿透力,可怕的高温只用了一弹指的时间,就将三支羽箭烧成了一缕青烟。

    阴雪歌右手一抓,将七皇身上的储物指环抓在了手,面色狰狞的向着城头上不知所措的厦佑国朝将士们大吼了起来。

    “杀人者,皓嶽国朝,皓无嘻是也。”

    “尔等已入死地而不自知,亣奐国朝的国土,就是尔等葬身之所。”

    一点粘稠的火浆从灯盏上滴落,七皇的尸体已经被高温烤得焦糊,再被这一点火光滴了上去,他的尸体顿时熊熊燃烧起来。‘嗤嗤’声,七皇很快就被烧成了一片片黑色灰烬随风飘散。

    阴雪歌冲上高空,城头上的各国将士已经回过神来。眼看着七皇被杀,就连尸体都被他用厉害法宝烧毁,这些厦佑国朝为首的各国将士纷纷出手。

    箭矢如雨、标枪如林,大量的法器法宝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阴雪歌袭来。

    但是阴雪歌踏着一团狂风,身形灵动万分的在空腾挪转移,无数箭矢标枪法器法宝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掠了过去,大量攻击性的秘术秘法搅乱了他身边的虚空,却无法伤害到他分毫。

    他飞到了城池的上空,体内超过一半窍穴的青木元力全部注入了地元宫灯。

    “杀人者,皓无嘻是也!放火者,也是皓无嘻!”

    阴雪歌大吼大叫,一团一团水缸大小的粘稠火浆不断从地元宫灯飘落,沉甸甸的坠向了城内军营最密集的地方。他看准了军营营帐上的军旗,放火焚烧的,都是厦佑国朝和他们盟国的精锐军队所在的营帐。

    “厦佑国朝,你们就是一群吃腐肉的野狗!你们想要抢占好处?就拿命来换吧。”

    “亣奐国朝,是我皓嶽国朝千辛万苦筹划数十年才灭掉的,想要割占亣奐国朝的领土,用血肉来换。”

    阴雪歌急速飞过城池上空,他看到在城内一些豪宅大院,全副武装的厦佑国朝士卒们,正在好整以暇的屠杀城内世家门阀的族人,更有大群士卒将一群一群的女人裹挟进宽敞的院落,进行着无比丑恶的勾当。

    于是更多细小的,好似萤火虫大小的火点飞了出去。

    在他庞大的元神神念的控制下,这些火点准确的命了一个又一个正在肆虐,正在残杀百姓的士兵。

    无数火人在城池内狂奔起来,无数军营被点着。大量的粮食,堆积如山的铠甲器械,无数用来修缮城池、用来修补城墙防御禁制、防御阵法的材料在火光被烧成了灰烬,烧成了金属汁液,然后渗入了地下,和沙尘泥土混成了一团。

    数百名厦佑国朝的将领声嘶力竭的怒吼着,踏着烟云冲天而起,向阴雪歌围追堵截,力图将他杀死。

    阴雪歌踏着无相神兵,身体被一道淡淡的青光包裹着,宛如一颗流星在城池上空往来飞窜。他手的地元宫灯喷出大团大团的火焰,尽情的焚烧着城内几个国家组成的联军。

    惨嗥声、痛哭声冲天而起,阴雪歌这一通大火,起码烧死杀伤了十万以上的士卒。

    这还是城内有大量的平民百姓存在,阴雪歌唯恐误伤这些百姓,这才没有全力施为。否则一通火球丢下去,半个城池都被点着了,规模庞大的联军起码有一半会被火海消灭。

    点起了一把大火,阴雪歌转身就走。

    临走时,他记准了几个厦佑国朝领军将领的面孔,更是记清了他们身后大群精锐军官和士卒的长相。

    他‘呵呵’笑着,带着这些将领和军官士卒往皇陵的方向飞了一阵,身形往浓郁的丛林一扑,一抹青光闪过,他借助青木遁法消失得无影无踪。

    山岭树木数以亿万计,任凭这些联军将领有通天的本领,他们也不可能找到阴雪歌的半点儿蛛丝马迹。

    数十位厦佑国朝的高级将领跪倒在地,他们看着自家七皇被斩杀的方向,声嘶力竭的哭喊起来。

    “皓无嘻,吾等不杀你,还有何面目立足人间?”

    “皓无嘻,三江四海之水,也洗刷不尽我等耻辱。你,必死,必死,必死!”

    在这些厦佑国朝将领们痛苦的哭喊声,阴雪歌早就去得远了。他返回了自己一行人在山岭的藏身之处,迅速召集了血狼君和阴飞劫等一行人。

    一通精挑细选之后,阴雪歌挑选出了血狼君麾下三百名最强大的妖魔。所有人都穿戴整齐全套的铠甲,配备上了全套的长短、远近的兵器。

    按照刚才放火烧城的时候所见到的厦佑国朝的将领的模样,阴雪歌将血狼君等人逐次交到面前,施展秘术,修改他们的外表模样。(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