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磨盘,血肉(1)(书号:13584

第一百一十七章 磨盘,血肉(1)

作者:血红
    太阳被浮尘遮盖,阳光被血光掩没。。。

    喊杀声惊天动地,身躯爆裂声惊心动魄,血肉泼洒在大地上,泥土疯狂吮吸血浆发出的‘嗤嗤’声就好似噩梦一样在耳边缠绕。

    一座大城,一座规模极大的大城,两支军队正在围攻这座城池。

    黑灰色的城墙上,无数条犹如蛟龙的法符蜿蜒盘绕,天地元气滚滚注入城,方圆千里内的天地元气都被压制,就算是炼气士巅峰的强者都无法破空飞起。

    在城墙上的禁制压制下,所有人都只能和平民一样站在地上作战。

    数十件世家的镇族之宝悬浮在城池上空,钟、鼓、锤、刀等各色法宝吞吐着天地元气,散发出恐怖的威能。城外密密麻麻、绵延数百里的军队,在这些镇族之宝的攻击下付出了惨重的伤亡。

    阴雪歌等人爬上一座悬崖,向这边眺望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口青色古钟沉闷的连响十八声。一波一波的青灰色声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声浪所过之处,起码一万名围困城池的辅兵身躯爆炸开,血肉洒了一地都是。

    城墙上的士卒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而城外攻城的士兵们则是无力的悲鸣着。

    喧哗声好似浪潮一样冲起来老高,围城的大军,十几名周身散发出恐怖元力波动的大将呼啸着冲出。他们联手拉开一张巨型长弓。对着青色古钟就是狠狠一箭射出。

    血色箭芒带起一道长有数百丈的长虹,血光准确的撞在了古钟上。一声巨响,古钟翻着跟头冲起来数千丈高,钟体上一点裂痕逐渐扩散开来,随后迅速裂成了数千块残片坠落在地。

    阴雪歌施展神通,正好看到城墙内一座高楼上,十几个盘坐在楼顶的老人身体一晃。七窍喷血倒在了地上。他们掌控了镇族之宝。而这件法宝被人摧毁,当即就将他们震成了重伤。

    城外无数士卒一声呐喊,浩浩荡荡的士卒扛着云梯,在漫天呼啸的箭矢掩护下,在无数凌空飞射的法器庇护下,宛如一层黑色的洪水冲到了城墙下,亡命的攀爬墙头,想要攻入城内。

    城墙上落石如雨,数人合抱粗细的檑木沉甸甸的从墙头上拍落。每一击都能将数十个士卒砸成粉碎。

    城墙下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尸骸,所有人的血肉都被巨石和檑木砸得紧紧黏在一起,根本分不清人形。这种残酷血腥的场景,根本不应该在人间出现。这是地狱才能有的景象。

    “怎么回事?”

    看着眼前鏖战的场景,阴雪歌觉得自己的脑浆也有点不够用了。

    城内驾驭镇族之宝猛攻城外军队的,肯定是原来亣奐国朝的世家们,也只有他们,才能在澋州的地界上聚集这么多的镇族之宝进行攻击。

    城墙上的驻军,他们的军旗分明是皓嶽国朝的正规军。

    皓嶽国朝的正规军,怎么会和亣奐国朝的世家混在一块儿?

    而城外围攻的军队。大致上由两支规模庞大的军队组成,但是两支军队,乱七八糟的军旗表明,他们又来自于三四个不同的国家势力。

    这乱糟糟的一团,在他前往森罗域,炼制法宝法器的这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声尖锐高亢的号角声传来,城外一名身穿金甲的统军将领举起手上长戟,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攻进城去,七天七夜,不封刀,无军纪……杀!”

    城外的士卒们眼珠都红了,七天七夜不封刀,无军纪,这代表着什么?

    只要他们攻进城内,他们就能肆无忌惮的烧杀劫掠,城内的财富女,都将是他们的战利品。虽然亣奐国朝的地界,已经被皓嶽国朝的军队搜刮了一片,但是这里依旧富饶肥沃。

    士卒们喊着号,不顾头顶雨点一样落下的箭矢和巨石,疯狂的向云梯攀爬了过去。

    这一次不仅仅是那些征调过来的凡人士卒,一部分精锐的炼气士,甚至是一些高阶的炼气士将领也加入了进攻。刚才大声喊话的金甲将领,也亲自带着一支亲兵护卫爬上了云梯。

    城墙上的禁制让炼气士们无法腾空飞行,但是高阶炼气士的实力强横无比,他们动作如飞,三两个弹跳就已经到了城头上。金甲将领手上的长戟带起一道如龙寒光向两侧扫出,长达百丈的墙头上数百士卒惨号着浴血飞起,数百人都被他一击拦腰斩断。

    城头上两名同样身披重甲的将领呼啸袭来,他们手持长枪,向金甲将领围攻而上。

    悬浮在城头上的一柄长有十几丈的巨型铁锤带起一声闷响,宛如泰山压顶向金甲将领当头砸下。金甲将领双臂一震,将两个攻上来的敌将震退了几步,随后抬起头来,头顶五条红气冲起,张口喷出一道宛如雷霆的罡风狠狠的撞向了那柄巨型铁锤。

    一声巨响,方圆里许的空气一阵震荡,无论是攻城还是守城的士卒,近万人同时被震得七窍喷血倒在地上,更有一些趴在云梯上的士兵哀嚎着从云梯上摔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抽搐等死。

    金甲将领被重锤一击,他面色苍白如纸,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同样一头从城头上栽倒。

    那柄巨大的重锤也高高飞起,锤头上光芒黯淡,正疯狂的抽取四周的天地元气补充消耗。

    城内城外的无数士卒都被这惊天动地的撞击惊呆,一时间都没人吭声。

    城头上一名同样身穿金色甲胄的皓嶽国朝将领冒了出来,他站在城头,向着摔落地面的敌将狠狠一指,他腰间佩剑发出一声雷鸣。带着大片雷光就向躺在地上挣扎不起的敌将斩了下去。

    被重锤一击,攻城的金甲将领浑身骨骼都快震碎了。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剑,他只是惊呼一声,根本来不及防御,就被一件从头顶劈到了胯下,生生被劈成了两片。

    鲜血四溅,城墙上的守军歇斯底里的欢呼着。城外攻城的士卒则是士气骤然低弱。好些地方攻城的士卒已经丢下了云梯和兵器,狼狈的向后逃窜。

    城墙上又有更多的士卒冒了出来,他们拉开强弓,对着逃窜的敌人背影就是一通乱射。

    箭矢如雨,在撤退的过程,起码有三千士卒被箭矢命,惨号着倒在了地上。

    城外攻城的大军营地,突然有大群身披重甲的精锐冲了出来。这些精锐士卒向两侧一分,一座造型怪异。看上去很有点像是阴雪歌前世鸿蒙世界凡人制造的重型炮台的物件露了出来。

    通体漆黑的不明造物长有十八丈,底座厚重无比,前方探出了一截长有数丈的三棱形‘炮管’。

    数十名身披华美甲胄,地位显然不低。修为也相对应极其强悍的将领聚集在这造物的底部,双手按在造物表面一块块闪烁的光斑上,将全身的元力都注了进去。

    三棱形‘炮管’的顶部有一团夺目的强光出现,红、白、黄三色奇光闪烁,城墙上的守军也注意到了这一件造型怪异、体积巨大的奇门法器。

    “是‘地龙震’,毁了他,快冲出城去。毁了他!”

    城墙上好些有见识的将领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城内驻军的数量只有城外的十分之一不到,他们之所以能够抵挡城外军队的围攻这么久,就是依靠这座坚固的城墙。

    如果地龙震毁了城墙,那么他们都完蛋了。

    七天七夜不封刀,那些平民百姓识趣一点还能活,但是他们这些皓嶽国朝的士卒,是必死无疑。

    但是还不等他们想出应对的措施,地龙震炮管上的三色强光化为一道粗有数丈的光芒呼啸射来,重重的撞击在了城墙上。原本宛如蛟龙一样在城墙上蜿蜒闪烁的法符一截截碎裂,外用土石结构,内用厚重的金属浇铸成内胚的坚固城墙宛如豆腐一样被撕开,被揉碎。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将近两里长的一截城墙在强光气化。

    地龙震轰出的强光闯入城内十几里,将大片民宅连同民宅的居民都烧成了灰烬,这道强光这才缓缓消散。凡是地龙震喷出的强光所过之处,地面上凹陷了足足一丈深,大片泥土和岩石都被高温蒸发了。

    大片地面被烧得通红,宛如一块大铁板一样,远近的士兵根本无法靠近。

    一名身穿长袍的年男从攻城大军的营地走出,他取出一个小玉碗往空一丢,天空顿时阴云密布,淅淅沥沥的大雨凭空落了下来。

    大雨落在那一片被地龙震烧得通红的地面上,‘嗤嗤’声,大片白色蒸汽不断的喷出,地面上的温度在急速消退。大队大队的攻城大军兴高采烈的向着这一片空地聚集过来,只要地面上的高温消散,他们就能冲进城内。

    城头上,几个做平民装束的老人突然冒了出来,他们跳着脚向城外大声呼喊着。

    “我等被逼无奈,才配合皓嶽国朝大军守城。”

    “我们并非皓嶽国朝党羽,我们只是被逼帮他们守城。”

    “诸位将军若是能免我族人之罪,我们可以献城出降。”

    听到那些老人的叫喊声,阴雪歌摇了摇头,低声咕哝了一句‘太晚了’。

    城外的攻城大军轰然大笑,指着城墙上的几个老人破口大骂。

    一群身披华美甲胄的将领志得意满的走出队列,以指点江山的架势朝着城头上指指点点。

    更有一人得意洋洋的向着城头上的那些老人放声喝骂。

    “放屁!我们围城七天,若不是你们这群刁民配合,我们早已将城池攻克。”

    “你们击杀我们起码百万士卒,现在一句简简单单的献城出降,就想避开死罪?”

    “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儿郎们,冲进城内,七天七夜不封刀。就从这一群老匹夫的族人先下手!”(未完待续。(。))

    ps:猪头微|信连载长篇仙侠小说《仙缘》,请大家关注猪头|**‘穴hong-1979进行阅读,或者手机搜索’血红‘,就能找到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