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九章 归来,狼妖(1)(书号:13584

第九十九章 归来,狼妖(1)

作者:血红
    西疆,第一片雪终于落下。

    跪在阴风云面前的阴飞云三人,同时注意到了头顶飘落的雪花。

    距离阴风堡三百里的山林,一条三丈粗细的硕大树根飞快的冲出地面。树根的树皮裂开,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门户,阴雪歌快步走了出来。

    转过身,他向树根稽首行了一礼。

    “凤梧道友,有劳,多谢了。”

    树根内传来凤梧道人瓮声瓮气的声音。

    “若要返回森罗域,只管来这里,掐诀念咒,贫道自来接应。”

    树根抖了抖,硕大的树根飞快的窜回地面。四周泥土犹如泉水一样波动,迅速将树根钻出来的大窟窿填得不见丝毫痕迹。

    阴雪歌看着面前丝毫没有异样的地面,不由得连连感慨。

    不愧是在森罗域自上古来就经营起的老树妖,凤梧道人的根茎,居然延伸到了西疆极深处,就连阴家阴风堡所处的这一片沃野,也在他的根系脉络笼罩下。

    掏出一份地图,对比了一下上面的地势地貌,跳上一株大树,向着四周张望了一阵。阴雪歌放出神识,扫过了方圆十几里的山林,找准了一个方向,无相神兵化为青光环绕全身,带起一道长有百丈的光虹急速前行。

    ‘嗤嗤’声,瞬息十里,短短一盏茶间,阴雪歌飞过三百里,来到阴风堡上空。

    神识向阴风堡内一扫,阴雪歌按下剑光。径直落在阴飞絮三人身边。

    阴风云正默运元力,强行压制体内药汁灼烧而成的伤势,猛不丁的眼前青光一闪,一个人影落在了面前。他惊呼一声,右手一掌拍了上去。

    阴家所有人的所有法器都已经丢弃,如今还能驾驭法器腾空飞行的,肯定不是阴家族人。

    阴风云的法器也已丢弃,但是他毕竟是开天裂地、五气朝元境的炼气士,没有法器,他以阴家阴风掌拍出。一道高有丈许的青色掌印顿时脱手飞出。

    “咄!”

    阴雪歌一声轻喝。无相神兵化为一团青色罡风散开,随后迅速凝聚成一面青色盾牌。

    青色掌印拍在盾牌上,无数扭曲的符在盾牌内喷出,化为一道方圆数丈的青色光晕环绕阴雪歌全身。掌印在盾牌上撞得粉碎。正一心压制伤势的阴风云顿时一口血喷出。

    阴风掌印被毁。阴风云的窍穴也受到震荡。他的伤势急速恶化。

    “老祖!”

    阴飞絮三人同时跳起,怒吼一声拔出兵器,就要向阴雪歌动手。

    但是他们一眼看清了阴雪歌的面孔。顿时呆滞的站在原地,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虽然这一年以来,他们无数次的背后诅咒阴雪歌,但是他们心,其实还有一丝不明的憧憬。

    或许,真的只是或许,阴雪歌能够返回阴家,并且带来转机?

    “你,你回来作甚?”

    阴飞絮沉默了一阵,结结巴巴的开口了。

    阴雪歌没吭声,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玉色丹药递给了阴风云。

    阴风云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接过丹药,捏在指尖仔细的品鉴起来。丹药极重,这么一颗丹药就重达一山,也就是百鼎重量。寻常炼气士服下这么一颗丹药,根本无法消化,只会肠穿肚破而死。

    丹药很坚硬,沉甸甸好似钢铁铸成。

    玉色的丹药表面,有一层霞光萦绕,凑到鼻前面仔细的闻闻,隐隐有一丝沁人心脾的草木幽香。

    “丹药?”

    阴风云抬起头,看了阴雪歌一眼。

    “我亲手炼制的,天阶丹药。”

    阴雪歌背着手,看着阴风云。

    “不妨试试,或许对你五脏灼伤的伤势有帮助。”

    阴风云深深的看了看阴雪歌,一口将丹药吞下。

    森罗域是草木精怪扎堆的地方,万年、十万年、百万年乃至火候更长久的草木妖怪数不胜数。那个参精娃娃只是其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家伙,其他的老参妖数量过万。

    阴雪歌用一部分青木精要,从这些草木精怪身上换来了不少好处。比如说百万年老参妖的参果;百万年首乌妖的一条腿儿;百万年灵芝妖的半截胳膊等等。

    离开森罗域,来找阴家族人之前,阴雪歌开炉,炼制了十几炉灵丹。

    前世他就是宗师级的炼丹好手,这一世他的修为远不如前世,但是经验火候丝毫不缺。十几炉灵丹的品阶,也达到了前世仙丹的水准,在元陆世界,绝对堪比下品的天阶丹药。

    阴风云一颗丹药入腹,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吞下了一大团玉液玉膏,粘稠清凉的一团液汁从喉咙口直吞下腹,在他腹突然爆开,一阵阵清凉柔和的气息瞬间涌遍全身。

    体内被药液烧伤的五脏腑,在短短几个呼吸就恢复正常。

    庞大的药力充斥全身,浑身每个细胞都焕发出青春活力,阴风云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毛孔内有无数漆黑粘稠的污垢和大量瘀血丝涌了出来。

    这些日阴风云疯狂的炼制汤药,用自己的身体尝试药力。

    结果就是他身体暗伤无数,更囤积了大量的污垢杂质。阴雪歌炼制的这颗‘金参玉茸大还丹’极其滋补、滋养,有驱邪扶正的奇特功效,更能延年益寿,妙用无穷。

    阴风云头顶一道玉色气息冲出,其隐隐有无数金色光点闪烁。

    皮肤表面堆砌的污垢和瘀血纷纷碎裂,在无形的元力震荡下离开阴风云的身体,阴飞絮三人亲眼看到,白发苍苍显得老态龙钟的阴风云,皮肤变得越发光泽莹润。脸上皱纹纷纷消失。

    不过是一盏茶时间,阴风云就从**十岁的耄耋老人,变成了四十岁出头的壮年模样。

    甚至他满头的白发,也有成变成了黑色,只剩下了两缕白发挂在鬓角边。

    “老祖!”

    阴飞絮三人说不出话来了,他们只是惊愕不定的看着阴风云。

    “嘿嘿,邪魔,妖孽!”

    阴风云没搭理阴飞絮三个后辈孙,而是指着阴雪歌,意味不明的连声冷笑。

    轻叹了一声。阴雪歌点了点头。他背着手,挺直了摇杆,笑看着阴风云。

    “若是按照至圣法门的规矩,我的确是邪魔。外道。”

    阴风云沉默半晌。摇了摇头。

    “阴家。脱不开关系,你降生阴家,就注定阴家要么崛起。要么覆灭,别无他路。”

    阴雪歌也不吭声,他一掌按在了阴飞劫粉碎的肩胛骨上,一股青木元力涌入,阴飞劫只觉得肩胛骨一阵暖意腾腾的冲上来。碎裂的骨骼‘咔咔’作响,碎骨纷纷愈合,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如此神通,如此秘术,阴飞劫三人呆呆的看着阴雪歌,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当年,和他们一起在四绝岭,参加春狩大祭的阴雪歌?还是他们认识的阴雪歌么?

    一刻钟后,阴风堡阴家宗庙内,阴风云端坐在正大椅上,左手坐着阴幽,右手坐着阴雪歌。

    阴家仅剩的几位太上,三十几位长老分别在两侧落座,所有人的脸色都极其的严肃,一个个铁青着脸说不出话来。

    “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也不多废话。”

    阴雪歌的话很是干脆了当,丝毫不脱离带水。

    “自从我杀了兰家长老的近身护卫,阴家就被确定是邪魔之属,不容于元陆世界。”

    “按照上古圣人制定的律法,阴家当被满门抄斩,就算你们亲自将我送去律宗挨宰,你们也逃不了罪责。”

    “所以,阴家和我,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至圣法门和我们之间,只有你死我活。”

    一番话说得偌大的宗庙鸦雀无声,过了许久许久,因为阴飞飞的关系,得以列席参加议事的阴金晃荡着面颊上的肥肉,大声的苦笑起来。

    “至圣法门,圣人门庭,我们怎么可能赢得过他们?”

    “赢不了,也要打。命注定,阴家也逃不了这一关。”

    阴雪歌肃然看着阴金,阴家已经上了自己这条贼船,不可能再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既然他阴雪歌在阴家转世降生,以至圣法门的严酷律法,阴家除了陪自己拼命,他们别无选择。

    感谢至圣法门,感谢律宗,如果他们制定的律法哪怕稍微留下一线生机,阴家都不会选择跟自己走。

    阴风云站起身来,他指了指自己突然变得年轻的面孔,声音极其洪亮的开口了。

    “老夫,乾纲独断,就这么定了吧。阴家阖族,全力配合阴雪歌行事。就算是这片天,我们也要努力将他撞一个窟窿出来。”

    阴雪歌微笑点头,正要为阴风云气势十足的宣告鼓掌叫好,阴风云下一句话就露了怯。

    “挑选青壮族人一万人,还有那些老弱妇孺,全部送入那地下邪魔异域繁衍生息吧。”

    “不管怎样,我们阴家的血脉,是绝对不能断折的。”

    扭头看了阴风云一眼,阴雪歌默认了阴风云的做法。

    这是准备孤注一掷,将整个阴家绑上自己的战车么?

    阴雪歌喜欢阴风云这样干净利落的决定,拖拖拉拉的,有什么意思?不就是造至圣法门的反么?在上古时代,至圣法门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大宗门,不也是一步一步厮杀出来的前程?

    大袖一挥,数千套战甲、法器,乃至是光芒闪烁的法宝,还有大堆的灵药从袖里飞出。

    在这些法器法宝,更有数百枚光芒熠熠的储物指环煞是引人瞩目。(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