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一章 圣王子(2)(书号:13584

第九十一章 圣王子(2)

作者:血红
    手掌拍了拍身边少女的**,元正炘得意得放声大笑。

    他真的很得意,平日里他在王城和内环城里厮混,虽然也有无数美貌女人曲意逢迎,但是那些女人都是千篇一律的嘴脸,见多了也就腻味了。

    这些天他听了身边护卫的建议,特意跑来了外城晃荡。

    结果他今天还真碰到了身边这个从其他异域,不远万里而来的沈绯珧。

    和他以前经历过的那些女人不同,那些女人就好像圈养的小绵羊,软绵绵的任人玩弄。

    但是沈绯珧却有着那些女人身上不可能出现的野性和骚劲,元正炘和她接触了一阵,顿时被她独特的风韵迷得三迷五道。知道沈绯珧也是来铸体强化,但是排名已经排到了半年后,他立刻将事情包揽了下来。

    几个铸体殿的执事相互看了看,掏出一块玉版查阅了一下各处殿堂的情况,他们同时看向了苗天杰。

    “王,现在,就只有一处殿堂空置。”

    苗天杰虽然好色,但是他并不笨。

    看到这些执事的做派,他立刻知道了,所谓的一处空置的殿堂,肯定和他有关。

    他也不吭声,撒开腿就往自己铸体强化的殿堂走去。

    阴雪歌花费了巨量黄金将他们送来了这里,为的就是提升他们的实力。现在苗天杰还差了最后一段黑铁级的强化没有完成,他怎么能让人抢走自己的机会?

    但是他刚刚走出没两步。一名铸体殿执事已经挡在了他面前。

    一手抓住了苗天杰的胳膊不让他动弹,那执事谄媚的向元正炘笑了起来。

    “王,这里还有一处空置的殿堂,可以让沈姑娘进去了。”

    “王放心,只要是您吩咐的,我们肯定用最好的材料,最精纯的晶石。”

    元正炘‘呵呵’一笑,目光在枯瘦如柴的青蓏,以及肥胖如猪的阴飞飞身上扫了一眼,不以为然的歪了歪嘴。搂着沈绯珧就往殿堂内走去。

    一边走。元正炘一边‘嘻嘻’的笑着。

    “沈姑娘,这铸体的时候,可是要脱掉了衣衫才行。”

    “你别怕,有我在旁边盯着。没人敢偷看你。”

    “谁敢偷看你一眼。我就挖掉他们眼睛。你的身。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毛发,都是我的!”

    阴雪歌所在的殿堂。他震碎液球,完成了自己的修炼。

    从未吃过大苦头的苗天杰苗大少,就大吼大叫着叫嚷出了阴雪歌听到的那一番话。

    元正炘脸色一寒,他转过身,一耳光抽在了苗大少的脸上。

    他的皮肤表面一层深邃的青光闪过,苗天杰就飞了起来。

    他的身体打着转儿飞起,半边面颊被打得皮开肉绽,露出了白生生的牙床。

    苗天杰痛呼倒地,趴在地上动弹不得,阴飞飞怒喝一声,冲上去对着元正炘就是一脚。

    元正炘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和不坏圣极宗的人比拼力气?这是多蠢的人才能做出的事情?

    轻描淡写的伸出一根小手指,轻轻的一点、一弹,就听到一声巨大的炸鸣声响起,阴飞飞的身体好像一颗球一样飞了出去,一头撞向了后方的墙壁。

    但是阴飞飞的表现比苗天杰强出太多,他虽然是厚土之体,但是他在轻身步法上,硬是有着让人作声不得的天赋。

    圆滚如球的身躯好似被一层滑溜溜的风裹着,阴飞飞身形飘忽不定的在空气荡起了一条怪异的弧线,最终他转过身来,后背撞在了墙壁上,却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他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被元正炘弹了一指头的右脚刚刚往地上一放,就痛得急忙抬了起来。

    这一指头,震断了阴飞飞三根脚趾骨,让他脚痛得无法落地。

    青蓏一声不吭的,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她平日里用来剁猪脚的斧头,狠狠的一斧头向元正炘斩去。

    元正炘看着枯瘦如柴,但是目光坚定的青蓏,实在是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丑丫头,你能伤了我?”

    他大手伸出,手掌上带着一层深邃的青光,一把抓向了青蓏的斧头。

    他想要将青蓏的斧头,连同青蓏的小脑袋一把捏碎。

    这么丑的丫头,怎么也敢在他面前出现?真个是污染了他的眼睛。比起身边娇艳如花的沈绯珧,青蓏真个是让人厌恶的丑丫头。

    淅淅沥沥的声响从一座殿堂内传来,那是泉水结冰,而冰片不断炸裂的声音。

    可怕的寒气从一座殿堂紧闭的门缝涌出,白雾升腾,所过之处地面都被冻上了厚厚的冰块。

    一片薄如蝉翼的冰盾凭空出现在青蓏面前。

    元正炘的手掌重重落在了冰盾上,一声脆响,冰盾仅仅裂开了几条极细的缝隙。

    “好厉害的葵水玄冰冻气!”

    元正炘大吼了一声,他的指尖剧痛,急忙收回了手掌。

    只是一触的功夫,他的五指指尖已经被冻掉了一层皮,露出了鲜红的肌肉。

    他骇然向那座殿堂望了过去,就看到殿堂用厚达三尺的合金铸造,黑漆漆显得格外厚重的大门已经被冻成了一块白色冰块。伴随着‘嗤嗤’声响,合金大门被可怕的寒气冻成了无数细小的微粒。

    这些小小的微粒粘稠、湿滑,他们是细小的冰粒,却好像流水一样倾泻而下。

    顺着白色的冰粒洪流,幽泉身体被一圈一圈洁白如雪的冰晶环绕着,宛如冰雪仙女一样走了出来。

    元正炘的眼珠骤然瞪大,他贪婪的看着幽泉澄净如水、绝美如仙的容貌。下意识的一挥手,将缠在他身上的沈绯珧抖得飞出了十几步外。

    和清丽无匹的幽泉相比,沈绯珧就好像粪坑边长出的一株狗尾巴草,丑陋得让人厌恶。

    元正炘将受伤的右手藏在了身后,他不愿意让幽泉见到他的弱点。

    他的左手向幽泉伸了出去,故作豪爽的大笑了起来。

    “这位姑娘,在下元正炘,当今不坏圣极宗圣王元太一,是我父亲。”

    幽泉冷冷的看了元正炘一眼,然后看向了躺在地上。面孔被打得稀烂的苗天杰。

    “你的父亲是什么猫猫狗狗的。我不关心。”

    “打狗还要看主人,你打伤我的追随者,这笔账,怎么说呢?”

    幽泉的声音清澈如水。清甜甘冽。好似一抹清泉流过心头。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沉醉在里面。

    元正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呆呆的看着幽泉,有点不知所措的笑着。

    “姑娘。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这位是姑娘您的追随者?我自有一份心意奉上。”

    “只要姑娘你愿意成为我的道侣,我可以赠送你的所有追随者和侍女白银三段的铸体。”

    一声巨响,阴雪歌穿戴整齐,一脚轰碎了殿堂的大门,缓步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隐隐蒙着一层青气,周身肌肤宛如潮水一样微微的起伏着,有一种天人合一,和四周天地共同呼吸的韵律在里面。

    气通百脉,而且是以他鸿蒙世界树先天鸿蒙青木之体的特殊方式开辟百脉,阴雪歌的**强度,远远超过了元陆世界所有气通百脉炼气士曾经达到的境界。

    这是先天根基、先天属性上的巨大差距!

    就好像一株修炼万年的老树精,对比一个修炼万年的人类,老树精的身躯,自然比人类强悍百倍。

    这是种族的差异,这是禀赋的差异,阴雪歌作为鸿蒙世界树的化身,他的**就是有这么强悍。

    他举手投足之间,四周空气都隐隐掀起了一阵罡风,呼吸之时,四周空气鼓荡风声四起。

    刚刚完成了气通百脉的修为,阴雪歌强横的**已经拥有了呼气成风的异兆。

    龙行虎步,大步到了幽泉身边,阴雪歌一把搂住了幽泉纤细的腰肢,狠狠瞪了元正炘一眼。

    “她是我的女人。”

    阴雪歌堂而皇之的宣布着他对幽泉的所有权。

    幽泉微微一笑,前世记忆已经回复大半的她很惬意的将小脑袋枕在了阴雪歌的胳膊上,轻轻的蹭了蹭自己的脑袋。

    元正炘呆滞的看着幽泉和阴雪歌之间这种默契的、甜蜜的互动,嫉妒的毒火好似火山爆发,他愤怒的咆哮着,跳着脚的叫骂起来。

    “干掉这小,把他们全部干掉。”

    “我只要这个女人,我要这个女人!”

    元正炘狠狠的指着阴雪歌,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杀了他,杀了他,谁给我抢来这个女人,我保他再铸体一次!”

    ‘铿锵’声大作,元正炘身后的十几个重甲护卫纷纷拔出佩剑,大步流星的向阴雪歌冲了过来。沉重的双手重剑带起刺耳啸声,笔直的刺向了阴雪歌周身要害。

    几个铸体殿的执事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拼命的冲上去想要制止元正炘。

    阴雪歌是缴纳了一切费用,来铸体殿强化肉身的客人。

    元正炘长者自己的出身,欺负一下阴雪歌,毒打他一顿倒是无关紧要。

    但是杀了阴雪歌,强夺了他的女人。

    这种事情传出去的话,不坏圣极宗的名声可就全完蛋了!

    地下异域向来无法无天,不坏圣极宗花费了漫长的岁月,好容易才让地下异域的各方修士相信了他们的商业信誉,让外来的修士不远万里赶来不坏圣极城铸体强化。

    这是一门有着巨额利润的大买卖。

    要是元正炘毁了不坏圣极宗的信誉,元正炘固然是完蛋了,他们在场的这些执事也完蛋了。

    “使不得,不能啊!”

    “王,王,正炘王,你会被圣王惩罚的!”

    “不行啊,这位阴公是本门客人,王,你不能这样!”

    元正炘突然醒悟,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平日里被告诫过的一些话。

    他吓得冷汗直流,正要开口喝止自己的护卫,阴雪歌已经出手。

    空气,青木元气突然凝聚,化为一张方圆三丈的青色大手向前一抓。

    巨掌隐隐有无数复杂玄奥的符箓闪烁,十几个重甲护卫被大手一抓,顿时全身电光四射,被强劲的电流打得浑身直哆嗦。

    ‘轰’的一声,十几个重甲护卫口吐鲜血,七窍冒烟,被一掌打飞了十几丈远。(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