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章 天聋地哑傀儡宗(2)(书号:13584

第八十章 天聋地哑傀儡宗(2)

作者:血红
    但是在几株火候超过了十万年的古柏的记忆,阴雪歌感受到了这些古柏的母体留下的记忆。

    这些记忆格外的深刻,一代一代的古柏繁衍孕育,这些记忆也通过一株一株古柏树留了下来。

    就在他们前方百多里的地方,一处山间深潭,有一个上古遗留下来的遗迹。

    那个遗迹设置得格外隐秘,自从上古诸圣扫荡群魔以后,这个遗迹就从来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人靠近过这个遗迹,更没人知晓这里居然有如斯隐秘的一个遗迹。

    百多里地而已,阴雪歌咬紧牙关,坚持着狂奔了一刻钟,就已经到了地头。

    在他身后,刚才他斩杀青龙令主的地方,已经有低沉的兽咆声传来,不知道是阳水镇的人还是那些死士,出动了嗅觉灵敏的妖兽。

    以阴雪歌看来,阳水镇的人估计没有这么大的胆,还敢继续大规模的在这附近活动。

    应该是那些死士吧。

    所谓死士,他们自然是死都不怕的。

    所以他们自然是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依旧敢来追杀阴雪歌一行人的。

    前方几座陡峭嶙峋的山崖之间,荒芜一片的枯草地边缘,一座丑陋的枯崖下,一眼两三亩地的水潭歪歪斜斜的躺在那里。

    在春夏秋三个季节,四周枯崖上应该有水泉流淌下来注入水潭。但是在这冬季,枯崖上涓滴全无。水潭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水潭边缘歪歪扭扭的插着三五根黑漆漆的水草杆儿,透着一股极其荒凉冷清的味道。

    在四绝岭,这样的枯崖和水潭比比皆是,这种景象随处可见。

    阴雪歌眯着眼,回忆了一下古柏之流传下来的记忆,他当即封锁了全身的元气,所有窍穴都彻底封闭,低下头狠狠的向着水潭后面的一处山崖撞了过去。

    ‘霍拉’一声,头部剧痛。身体好似被大片粗粝的砂纸刮过。阴雪歌扛着阴飞飞等人捆成的肉球,艰难的挤进了这一片山崖。果然,外部只是一个极其奇妙的上古禁制,用**力量强行冲撞山崖。就符合了禁制的第一项条件。他已经顺利的进入了山崖。

    身后是一片黑漆漆坚硬无比的崖壁。前方则是一条微光闪烁的甬道,长有里许的甬道尽头,是一扇黑色的金属大门。

    阴雪歌刚刚闯入。甬道就有一声低沉的轻叹飘出。

    “有缘人,终于来了。”

    随着轻叹声,甬道的地面上有一团水银一样的液体慢慢的渗了出来,然后缓慢的在阴雪歌面前凝成了一个身高两尺上下,长须秃顶的枯瘦老人。

    通体银光闪闪的老人背着双手,绕着阴雪歌转了几圈,一丝丝微妙的神识扫过阴雪歌的身体,他的眸里突然有刺目的光芒迸射出来。

    “青木之体?嗯?”

    阴雪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扯断了枯藤,将阴飞飞等人一字儿排开放在了甬道,然后掏出了疗伤的灵丹、膏药,分别给他们灌进嘴里、涂抹在他们的伤口上。

    “喂,喂,小家伙,我在和你说话呢。”

    老人站在阴雪歌身边,跳着脚叫嚷了起来。

    “你就不好奇,我是什么人么?”

    “你就不奇怪,这是什么地方么?”

    “你就不激动,这里能给你多少好处?”

    白玉摇摇摆摆的从阴雪歌头顶飞起,鱼鳍指了指老人,他张嘴就是一通乱骂。

    “呱噪什么?没看到爷们儿在救人么?”

    “什么破烂地方,管我们屁事?”

    “你是什么东西?我们有必要知道么?”

    老人呆了呆,他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打量起白玉。

    过了好半晌,老人异常不屑的一歪嘴,‘嗤嗤’的笑了起来。

    “区区龙鲤,也敢大话?不要说是你这种有天龙血脉的家伙,就算是真正的龙族,当年也不过是我们材料库的材料而已。更不要说,你这种都还没成年的龙鲤!”

    老人很是骄傲的伸出手指,狠狠的对着白玉指指点点。

    “就你现在的模样,连进入本门仓库成为材料储备的资格都没有。”

    白玉拼命的眨巴着眼睛,他眼球上那层半透明的晶膜撞击眼眶,发出‘啪啪’脆响。

    沉吟片刻,白玉很深沉的看着老人。

    “你们这个宗门,是专门烧菜的么?鱼爷居然还没资格进你们的库房?是鱼爷块儿太小,不够吃?”

    老人同样深沉的看着白玉,摇头晃脑的感慨着。

    “烧菜?不,本门乃天聋地哑傀儡宗,天下最强的傀儡法相,都出自本门之手。”

    老人昂着头,挺着胸,摆出一副我很了不起,大家赶紧来膜拜我的姿态。

    但是白玉只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尾巴,朝着他吐出了一长串的水泡。

    而阴雪歌则是回过头来,他黏了点阴飞飞伤口上的血迹,在地上轻轻划出了一个复杂的符印,等老人看清了那符印后,就一掌将那符印擦得干干净净。

    老人的身体一僵,他眸里急速闪过一道道寒芒,那是宝石、晶体等能量结晶特有的光泽,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的活生生的人应有的目光。

    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老人才呼出一口气,然后向阴雪歌肃然行了一礼。

    阴雪歌看着老人,站起身,向他回了一礼。

    “也是正好得知,这里有贵宗一处传承之所,所以才特意躲了进来暂避追敌。”

    “如果不是见到了贵宗留下的标识,我是不敢来这里的。”

    “毕竟上古遗迹。踏错一步就可能飞灰。”

    老人点点头,很是感怀的看着阴雪歌,他盯着阴雪歌看了许久,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嗯,想不到有缘人,居然是……老熟人。”

    “抱歉,虽然不知道您到底是哪一位,但是能知道这个符印的,就是自己人。”

    身体微微一晃,老人重新融入了地面。甬道尽头的黑铁大门悄然开启。然后里面又是一条甬道,尽头的青铜大门冉冉敞开。随后是银色大门,金色大门,透明的水晶、宝石、七彩琉璃诸般材料铸成的门户依次悄然开启。

    如此开启了十几重门户。最后一扇大门。居然就是一个高有十几丈。美轮美奂形的美女头颅。

    偌大的一个头颅端端正正的摆在甬道的尽头,她的红唇微微张开,巧舌吐出露出了通往最终传承之地的门户来。

    阴雪歌只是望了那美女头颅一眼。就知道她是活的。

    天聋地哑傀儡宗。

    这个宗门的名字古怪,意思就是他们制造的傀儡已经不容于天地,他们已经侵犯了天地造物的权力,他们能够活生生的凭空制造出鲜活的生物来。

    天地都不容这样的宗门存于世间,但是天聋地哑傀儡宗的实力太强悍,就连天地都拿他们无法。所以天只能装聋,地只能作哑,天地都无法惩治这个触犯了天地造物权威的恐怖宗门。

    所谓天聋地哑,就是来自于此。

    那个美女头颅,就是他们的造物,她虽然只是一颗头颅,但是她是活物。

    阴雪歌敢肯定,如果走到她面前,抚摸她的肌肤,她的肌肤肯定光洁柔软,就和俏媚的少女没任何两样。这个恐怖的宗门,他们在傀儡术上,的确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

    别的不说,单说阴雪歌所在的那个鸿蒙世界的神灵一族,就是天聋地哑傀儡宗的造物!

    鸿蒙世界树化身逃难的难民船,离开元陆世界,遁入茫茫鸿蒙虚空。他就携带了一批天聋地哑傀儡宗的造物种,以此充当鸿蒙世界树的护卫。

    只是后面阴差阳错,才有了鸿蒙世界那惊天动地的几次鸿蒙战争。

    阴雪歌站在阴飞飞等人身边,掏出一剂自己调配的强力**药,给他们每个人的鼻里都撒了点。这些**药,可以确保他们昏睡几天,没有解药的话,起码三五天内无法苏醒。

    忙完了这一切,他才带着白玉,顺着甬道缓步向前行进。

    “很多年了。”

    一边走,他一边向重新冒出来的老人感慨着。

    “太多年了。”

    老人耸耸肩膀,长叹了一口气。

    “只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时间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反正,只要有适合的人能够进来,将我负责保管的这份传承流传下去,其他的就无所谓。”

    老人笑得很轻松,他迈着欢快的步伐在前引路,走过一重重大门,踏上了巨大的美女头颅吐出来的红润香舌,阴雪歌走进了天聋地哑傀儡宗留下来的传承之地。

    他没有询问有关天聋地哑傀儡宗的任何事情,他知道问了也没用。

    这个老人只是一个傀儡,一个按照预先设定好的程序运转的傀儡,除了鉴定‘有缘人’的资格,将留在这里的传承保存下去之外,这个老人任何多余的东西都不会说,他也根本不知道。

    走进巨大的美女头颅,眼前骤然一亮,这里是一座宛如圆井,直径十几丈,高有数百丈的大殿。

    一道瑰丽辉煌的紫金色光柱从天而降,在这一道光柱,有一行上古元陆世界通用的法则天熠熠发光。

    ‘无上造化之功,通天彻地妙门’!

    一些无数年前的,已经逐渐淡去的记忆突然涌现。

    阴雪歌看着这一行大字,放声大笑起来。

    “天聋地哑傀儡宗,这口号还是这样威风凛凛。”(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