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九章 深山有钓翁(1)(书号:13584

第七十九章 深山有钓翁(1)

作者:血红
    数十条人影在方圆二三十丈内闪现。

    月光如水,积雪如银,寒风吹过山林,雪沫飞扬,发出‘嗖嗖’清响。

    阴雪歌斩杀了对方一个首领,附近已经聚集起了数十名从其他埋伏点赶来的死士。他们紧随着阴雪歌一行人,几乎和他们平行的向南方一路狂奔。

    这些死士奔走的速度极快,如果不是阴雪歌他们出身阴家,阴风步本身就是奔行如风,在速度上有极大加成的秘术,他们怕是还跑不过这些身披甲胄的死士。

    但是苗天杰则是不折不扣的拖后腿的废物,他自幼娇生惯养,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

    他修炼又不上心,各种秘术秘法都是粗疏得一塌糊涂。再加上刚刚盆骨上挨了一箭,身体动弹一下就是一阵剧痛钻心。到了后来,干脆就是阴雪歌一把拎起了他,好似拎着稻草把儿一样向前狂奔。

    积雪极厚,脚下一步一滑,一步一陷,四周紧随着他们一并狂奔的死士们不断发出尖锐的唿哨声,指引着远处的死士队伍向这边靠近。

    很远的地方,不时传来凄厉的惨嗥声。

    那是阳水镇四周的村里,派出来搜索可疑人等的村民被这些死士撞上,双方一见面就同时出手。这些村民虽然有几分修为,但是哪里是这些专职杀人的死士对手?

    凡是碰到这些凶神恶煞的村民都被斩杀,连一个跑回去送信的都没有。

    阴雪歌感受着四周摇曳的山林不断传来的警告气息。他的心脏缩得紧紧的。血液在急速的流动,脚下奔走的时候越发有力气。如果单纯是他一人,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乱风步,早就将这些死士抛出了老远。

    但是除开他,还有阴飞飞等人,他一个人不可能扛着这么多人逃跑。

    看着四周宛如跗骨之蛆,死死追着他们不放的死士们,感受着体内已经回复了大半的青木元力,阴雪歌突然将苗天杰往肩膀上一丢。

    苗天杰怪叫了一声,双手死死的缠住了阴雪歌的腰肢。

    阴雪歌双手结成法印。体内所有窍穴青木元力同时输入法印。他轻喝了一声。方圆数十丈内所有的树木同时剧烈的震荡,地下传来了树根穿梭的恐怖巨响。

    ‘嗤啦啦’爆裂声不绝于耳,将近五十丈方圆的地面被无数条窜出来的树根撕得稀烂,树根宛如肆虐发狂的毒蛇一样乱搅乱刺。数十名正好位于这个范围内的死士措手不及治下。被阴雪歌这一记‘乱木杀’全部搅了进去。

    当日击杀罗天光。阴雪歌施展的乱木杀只能波及三丈左右,但是今日他的实力得到极大提升,方圆五十丈内尽是乱木杀覆盖的范围。

    肢体碎裂。血肉横飞,这些死士固然凶悍绝伦,他们又何曾想过阴雪歌有这么诡异的秘术?

    数十位死士惨嚎连连,身体四分五裂被甩出老远。

    阴雪歌体内的青木元力耗费了**成以上,他喘了一口气,带着一行人迅速顺着一条山脊下的山脚线,向着南方用最快的速度奔走。

    阴飞絮等人在阳水镇被滚烫的猪油烧伤,紧急涂抹膏药后,他们的皮肤已经结痂死死贴在肌肉上。现在他们快速奔走,结痂的皮肤纷纷碎裂,大量血水不断涌出,让他们看上去简直犹如恶鬼一样狰狞。

    尖锐的唿哨声此起彼伏,众人右上方的山脊上,相隔三四里的距离,已经有两队死士的身影出现。

    他们顺着山脊,同样向南方疾奔,同时每向前奔跑数十丈,就迅速的顺着山坡下降几丈远。他们死死的盯着阴雪歌一行人,不断发出尖锐的啸声招呼远处的同伴。

    “尔等,还往哪里逃?”

    在阴雪歌等人的西南方,有低沉的咆哮声传来。是那个呵气成雷的高手,他已经迫近到了三十里内。

    阴雪歌头皮一阵发麻,三十里地,对他们这些开辟窍穴的炼气士而言,也就是半刻钟的功夫就能走完的路程,一个呵气成雷,能够腾云驾雾的高手,这点距离估计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赶到。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他们要一路向南,越过渭水,逃进渭南郡的地盘。

    但是现在那个呵气成雷的高手就在他们西南方,再往南方奔跑,搞不好就能和他一头撞上。

    迅速向四周望了一眼,阴雪歌向着右方的山脊一指。

    一行人一言不发的顺着山坡就往上走,几个人都施展阴风步,脚下自然有一道强风追随,每一个起落都跃出二三十丈远,几乎是一眨眼间就逼近了山脊上方的十位死士。

    “杀!”

    刀光如电,纷纷向下斩落。浓烈的寒光将十个死士卷了进去,战阵凝成的寒气长针将他们的眼睛刺杀,刀光如雨落在他们身上,三两下就将他们连同铠甲斩成碎片。

    “速速受死,不要再逃窜了。”

    那呵气成雷的高手再次长啸,这一次,他距离阴雪歌等人最多还有十里地。

    阴雪歌回头望去,已经能清楚看到远处的雪地上,一名面容普普通通的年男正踏着一缕云气急速飞来。就是他回头一望的这点功夫,那男已经再次逼近了两里地。

    他不再犹豫,带着阴飞飞等人窜上了山岭,然后迅速向着西方逃窜。

    渭北郡的这些山岭,都是四绝岭延伸出来的支脉。而且西疆之地,所有的山岭都有一个特点,山林的东麓都比较平缓,但是山岭的西麓就格外的陡峭,多悬崖峭壁,更多巨型裂谷,地势极其的复杂。

    阴雪歌等人刚刚翻过山脊,就能看到前方数里外,两山之间一条黑漆漆的峡谷。峡谷内黑黝黝的,云气升腾,隐隐有尖锐的风声从峡谷喷射出来。

    一行人亡命的向着那条峡谷狂奔而去,如果继续在地势平缓的东麓奔走,他们根本不可能躲过一个呵气成雷,能够腾云驾雾凌空飞行的高手追杀。

    他们是当地土著,他们对这里的山岭总比这些外来的死士熟悉得多。他们只能借助山岭之复杂崎岖的地势,躲开这些死士的纠缠和追杀。

    顺着骤然变得陡峭无比,几乎是七十度向下的山坡连滚带爬的向下窜了两里多地,身后骤然有恶风袭来,那个年男已经踏着云烟追到了他们身后不到二十丈的地方。

    阴雪歌长啸一声,他转过身,手五枚兰岚赠送的保命法符同时亮起。

    法符炸开,巨量的天地元气迅速纳入阴雪歌掌心五色光团。伴随着‘嗤嗤’巨响,方圆数里内的积雪同时炸开,变成白蒙蒙的水蒸气飞上高空。

    身后那追杀而来的年男瞳孔骤然缩小到针尖大小。他死死的盯着阴雪歌,气急败坏的叫骂起来。

    “宝符?混账东西!提供情报的人,该死!”

    一声巨响,阴雪歌的手掌突然散发出一股焦糊味,一柄巨型金刀,一根长有百丈的青木桩,一团炽烈犹如太阳的火球,一根尖锐的长有数十丈的冰锥,还有一座方圆百丈的小山同时从他掌心强光喷出,狠狠的向那年男当面砸去。

    这是兰岚赠送给阴雪歌保命的法符,确切的说,一如那年男所言,这是宝符。

    这些法符上不仅仅是简单的符线条或者一枚完整的法符,而是由大大小小的法符,构成了一座拥有极端五行属性的法阵。

    他们抽取天地元气最纯粹的五行元气,以莫大的神通手段,将这些五行元气转化为实质化的五行攻击借以杀敌。金刀、青木、火球、冰锥、小山,这正是五行之力的具体显化。

    年男破口大骂,骂声他身上一套沉重的甲胄突然浮现,他更扯出了一面三尺见方的棱形盾牌,放出黑漆漆的光幕护在了胸前。

    五行之力狠狠冲撞在盾牌上,就听一声巨响,那块品阶很是不低的盾牌已经在相生相克、威力暴涨数倍的五行之力撞击下炸开。

    五行之力紧接着撞在了年男的胸口,四周空气不断爆开,阴雪歌等人被炸飞了一里多地,连连吐血摔在地上不断顺着山势向下翻滚。

    年男身上的甲胄被炸得支离破碎,他胸前的大片肌肉被炸飞,露出了青蒙蒙带着一丝黑紫色的怪异骨骼。这些看上去就很是坚硬的骨骼上密布着无数符,但是这些骨骼也已经被炸得扭曲、碎裂,有几根断裂的骨头甚至还插进了他的肺脏内。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年男被五枚法符炸得高高飞起,带着一溜儿黑烟飞起来十几里地,然后划出一条柔美的弧线,越过了山脊,越过了东麓的山坡,大头朝下的扎进了山的那一面浓密的丛林。

    但是毕竟是呵气成雷的恐怖高手,年男被炸飞的同时,他气急败坏的倾尽全部力量,发出一声沙哑狂暴的咆哮声。

    一声雷鸣,方圆数里的空气剧烈震荡,阴雪歌等人身体还没落地,就被雷音震得剧烈震荡。鲜血就好像榨橘汁一样从他们身体内喷出,苗天杰他们身体内都还传出了奇特的炸裂声,那是他们的身体被雷音重创,有肌肉或者骨骼被震碎了。

    就这一声雷音大吼,已经让阴雪歌他们丧失了成以上的战斗力。

    “走,走,快!”(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