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八章 死士,逃跑(2)(书号:13584

第七十八章 死士,逃跑(2)

作者:血红
    ‘砰’的一下,很是干净利落的爆鸣声后,十个勇悍异常,被电流打得浑身焦糊,却始终不松开长戈金属杆的甲士就被玉符冒出的电流打得支离粉碎。

    ‘哗啦’声,十套甲胄、十柄长戈落在地上,‘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

    这些甲胄、长戈都被电流破坏了内部所有的法符纹路,此刻他们唯一的价值就是铸造成他们的金属材料。偏偏金属材料在元陆世界,价值并非太大。

    阴雪歌指了指乱石堆,还不用他开口说话,身上连续了数十箭,现在伤口刚刚愈合的阴飞飞已经屁颠屁颠的窜了起来,一溜烟的向乱石堆冲了过去。

    然后他很快的从乱石堆内跑了回来,手上拎着两具法器强弩。

    他跑到阴雪歌身边,犹如见鬼一般晃动着强弩。

    “没有标号的,没有制式的规定的统一标号!”

    阴雪歌眉头一挑,没有统一制式的标号,就证明这些强弩根本查不出他们的来源。看来这些家伙,果真是某个大家族蓄养的死士,否则在元陆世界,寻常世家使用的最普通的一件单刀都有标号,何况是这些法器级的强弩?

    “是非之地不能久留,撤,往……往……渭南郡的方向撤。”

    山林突然出现的,不明来路的死士杀手,这让阴雪歌的心头笼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他好似感觉到,有一股阴森的不怀好意的目光正藏在黑暗,死死的盯着自己。

    继续往渭北郡城逃窜,或许这一切都已经落入了别人的算计。倒是往渭南郡的方向撤退,只要踏上渭南郡的地盘,就可以得到阴家的全力支持。

    而且就算不惊动阴家的长老、太上们,他们对渭南郡的山水地貌也熟悉得多。那里的一草一木,所有可以藏身的地方,他们都知之甚详。无论敌人还有多少后招,在渭南郡他们起码占了地利的优势。

    一行人也不多废话,立刻转过身,带着昏迷不醒的墨娘向南方撤退。

    他们刚刚在山林也只是穿行了十几里地,只要避开已经成了马蜂窝的阳水镇,他们用不了多少路就能来到渭水边。顺着渭水一路向东潜行数百里,就是渭南古城的地界。

    但是他们刚刚跑出一里多地,四周山林就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阴雪歌从逐渐苏醒的树木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恶意袭来。森森杀意犹如潮水,一波一波的不断冲了过来。他顿时明白,刚刚拦住他们的那三十名死士,只是对方派出来截杀他们的人手,极少的一部分。

    ‘噗噗’的积雪碎裂声,五名身穿甲胄的甲士快步从一处山林冲了出来。他们组成了两前三后的突击阵型,一言不发的挺起长戈,犹如狂风一样掠过大地,眨眼间就到了阴雪歌他们面前。

    阴雪歌大喝一声,飞刀如雨,纷纷落下。

    他的飞刀可比阴飞飞他们使用的法器高级了一大截,盘旋飞舞的刀光打得五个甲士浑身颤抖,他们身上的甲片不断闪烁,一片一片的甲片不断碎裂,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五个甲士刚刚刺出手上的长戈,刚刚撕破了阴雪歌一丝皮肤,他们的甲胄就被彻底粉碎。

    阴飞飞操起一柄沉重的大斧,圆润的身躯圆润的旋转着,带起一道恶风掠过了五个人的身体。

    鲜血四溅,头颅落地,阴雪歌一把抓起五柄保持完好的长戈塞进指环,带着众人继续向前逃窜。

    左右前后都有脚步声传来,一个冷酷无情的声音突兀传来。

    “杀阴雪歌,赏金十万,田地万亩,美女十人,永久脱离‘死士名录’,可得自由。”

    长戈裂空声传来,这一次从前方、左右,几乎是同时冒出了四组甲士。一共二十名甲士,他们人数不多,但是他们按照两前三后的方式组成冲杀阵型,那股杀意凛冽如寒冬,沉重如大山,沉甸甸的肃杀感让阴雪歌都感到了口干舌燥。

    在这些甲士身后,更多的强弩手冒了出来,他们纷纷拉开弩弦,锁定了阴雪歌一行人的身形。

    ‘砰砰’声箭出如雨,阴雪歌等人狼狈的借助树木闪避强弩的攒射。

    这些强弩手使用的箭矢用白钢铸造而成,色泽和积雪几乎一模一样,他们的箭矢都很阴损的几乎是贴着地面射来,阴雪歌等人低头想要看清箭矢的来路,积雪反射月光,就让他们的视线一阵混乱。

    ‘噗嗤’一声,实力最差的苗天杰哀嚎一声,他躲闪到了一棵树后面,但是这个倒霉的家伙,他用来藏身的树干只不过海碗口粗,对方的箭矢射穿了树干,依旧射在了他的腰**位。

    三棱透骨式样的箭矢破开他的盆骨,扎进了他的身体深处。

    身体内迅速的出血,苗天杰只觉腰腹以下一阵沉重,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伤口处一阵灼热剧痛,他的面孔很快就变成了紫黑色。

    “我完蛋了,给我报仇!”

    苗天杰狂啸了一声,厉声咒骂着。

    阴飞飞一言不发的冲了过去,他一把抓起苗天杰,牙齿咬住他**插着的箭杆,头颅狠狠一甩,就见到一溜儿血泉从苗天杰身体内喷出。不等苗天杰惨嚎出声,阴雪歌已经冲到了他身边,清净莲华的一小块莲蓬被他塞进了苗天杰嘴里,化为一股清澈而苦涩的热流流进了他的身体。

    体内剧毒急速化解,阴雪歌掏出一大瓶金疮散狠狠的塞进了他的箭孔。

    苗天杰痛得‘嗷嗷’惨嚎,他一咬牙,迅速掏出了一颗宝珠、一面小旗。

    阴飞飞等人也急忙掏出了战阵所需的法器,五颗宝珠放出大片寒光,笼罩方圆数十丈的范围。小旗挥舞,清风凝成风声,无声无息的绕着他们的身体急速旋转。

    又是一波箭矢袭来,风声搅动,箭矢的准头全无,纷纷落到了其他地方。

    二十名甲士闯入了寒光笼罩的范围,他们的身体突然一阵乱颤,寒光寒气凝成的长针毫不留情的刺穿了他们的双眸,废掉了他们的眼睛。

    风绳一卷一搅,二十个失去视力的甲士立足不稳,当场一头摔倒在地。

    阴雪歌也顾不得击杀这些甲士,他带着一行人以法阵护身,迅速的向南方逃窜。

    山林不断有强弩手向他们射出箭矢,但是在寒光笼罩下,这些强弩全部失去了准头,没能伤到他们半点儿。

    “难缠的小家伙。”

    刚刚那个冷酷无情的声音从林里传来,随后一个身穿紧身皮甲,胸前、后心都镶嵌着黑色护心镜,浑身上下打扮得整洁干净没有丝毫拉扯的青年窜出了山林。

    他身边隐隐有风声缠绕,手长刀拖起一条长有三五丈的罡风,狠狠向寒光扫来。

    “你们可以死得安心了,我麾下二十组死士,被你们干掉了这么多,嘿嘿,你们值回本钱了。”

    阴雪歌手指一点,一道刀光激射而出,和那青年手上的长刀狠狠对撞了一记。

    一声巨响,青年的身体打着晃儿的向一旁摔了出去,他被阴雪歌飞刀上附着的恐怖距离震得口吐鲜血,鲜血隐隐可见大量的内脏碎片喷出。

    阴雪歌此刻开辟了一千八百十个窍穴,每个窍穴的元气有一鼎二十钧的力量,他的元气总力量超过两千鼎,也就是超过二十山。

    而这个青年,他分明是完成了气通百脉的修为,踏入了餐霞饮露的境界,他的元气力量浑厚异常,大概达到了八山之力!

    可见这个青年修炼的功法,比起阴雪歌差距太大太大。

    超过二十山的力量和区区八山之力对撞,结果就是这个自信满满的青年被一击震碎了五脏腑。

    又是一道刀光落下,阴雪歌将这青年从头一刀劈成两片,身形一晃掠过他身边,一把抓起他手上那柄长有尺的奇形长刀塞进指环,继续带着人向南方逃窜。

    这个青年一死,四周山林不断涌出的死士顿时阵脚大乱。

    他们五人一组,相互之间虽然还有一定的配合,但是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行云流水,宛如机械一样精准的杀伤力。

    远处山林,传来了高亢如云的呼啸声。

    阴雪歌听到那啸声,不由得眉头一阵乱跳。起码还有五个和这个青年实力相当的人正从各处赶来。

    很显然,这些死士分散在阳水镇周边,编成了一张大网伏杀阴雪歌等人。

    按照他们五人一组,每个首领统辖二十组死士,他们每个首领麾下就有一百名勇悍的战士。远处还有五个首领级的人物赶来,这代表还有五百名以上的死士在向这边汇聚。

    五百名大家族训练出来的死士,可不是阳水镇的五百个修炼了一定功法,有一定力量的镇民。

    那些镇民固然凶悍,但是他们依旧是平民。哪怕他们挂着邪魔外道的照片,那也只是邪魔外道的平民。

    但是这些死士,可是军队!

    而且是比军队更加可怕的不惧生死的军队。

    阴雪歌长啸一声,当即带着阴飞飞等人,再次加快了奔走的速度。

    又接着,远处有一道低沉浑厚,让人五脏腑都隐隐发麻的声音传来。

    阴雪歌等人顿时脸色一阵发苦,听这声音,这分明是呵气成雷的高手。

    这样的高手,阴雪歌现在是根本无法抵挡的。

    逃,用最快的速度逃,逃得越快越好。rs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