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八章 死士,逃跑(1)(书号:13584

第七十八章 死士,逃跑(1)

作者:血红
    大家记得给猪头投票咯!

    各色各样的票,都可以的!

    推荐票是每天都有的,别忘了。

    ***

    乱石,法符特有的光芒闪烁。

    二十张强弩,居然全部是低阶法器,比起阴雪歌所用过的那些符长弓,正经的法器强弩,杀伤力何止倍增?

    月光下,雪地,用白钢锻造,颜色和积雪几乎一模一样的三棱透风狼牙箭几乎贴着地面射来。阴飞飞等人低头想要看清箭矢的来路,但是积雪反射月光,雪地里白茫茫一片好生刺眼。

    不等他们作出闪避的动作,二十支平行射来的弩矢一掠而过。

    ‘噗嗤’声,阴飞飞嘶声惨嚎。

    在那一瞬间,在箭矢就要射在苗天杰、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四人身上的时候,阴雪歌一脚踹飞了阴飞飞,让他好似一座肉山般倒在了地上。

    这家伙身形高大,吃了清净莲华的莲后,他的个又长高了一头,现在比起阴雪歌高出两头有余。他的腰围,甚至比他的身高还要惊人,他趴在地上的高度,几乎比他站起来还要惊人一点。服食过清净莲华的莲,阴飞飞的皮肉变得越发的水嫩细腻,看上去吹弹得破,和二八少女的肌肤一般水灵。但是实则上,他的身体已经强化了许多,一身细皮嫩肉,却有着不弱于普通重盾的防御力。

    十几支两尺长、拇指粗细的白钢箭矢射进他的皮肉,只是入体一尺寸。就再也无法深入半点。

    一尺寸,换成普通人已经被射了一个对穿,但是对于阴飞飞来说,这点深度,甚至连他身体单侧的脂肪层都还没穿透。

    “大哥~~~痛!”

    阴飞飞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法器强弩射出的箭矢可以洞穿墙垣。阴飞飞的膘肉质地上佳、防御力惊人,虽然挡住了箭矢,但是箭矢依旧入体一尺有余。那是真的痛!

    “痛,就对了。”

    阴雪歌一脚踢在阴飞飞的屁股上,踢得他好似一个球一样向前飞起。与此同时,一股浑厚精纯的青木元力也输入了阴飞飞的体内,阴飞飞身上插着的箭矢同时一震。带着‘嗖嗖’声纷纷破体飞出。箭矢上淬了剧毒,箭头色泽瓦蓝,散发出刺鼻的金属焦灼气息,这是从各种矿石提炼出的虎狼之毒。伤口的毛细血管被剧毒烧得焦枯,所以才没有流出鲜血。

    但是下一瞬间,阴雪歌轰进阴飞飞体内的青木元力震荡他全身膘肉。强大的青木生养之力滋润阴飞飞全身,和他伤口内残留的金属剧毒剧烈的冲撞起来。

    阴飞飞体内储存的,还没有被他完全消化吸收的清净莲华莲药力也悄然发动,一层淡淡青光环绕他的全身,体内的毒素被急速净化。阴飞飞的伤口快速愈合,他的身体也在莲的滋养下变得更加强悍。

    “打!”

    乱石,有低沉的呼喝声传来。

    又是二十支弩矢激射而出。但是阴雪歌将阴飞飞踢得飞起,他巨大的身躯化为一块肉盾,完美的遮挡住了他身后的苗天杰等人。

    苗天杰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看着被阴雪歌踢得飞起来的阴飞飞,看着作为肉盾主动迎向第二波箭矢的阴飞飞,他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嗓。

    “好兄弟,死胖,够义气!”

    “下次,绯月谷百香园,哥哥我请!”

    阴飞飞手舞足蹈的在空飞行着,这一次二十支箭矢全部射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清净莲华的莲发挥了奇妙的效果,他的身体被急速强化着,阴雪歌轰入他体内的那一股青木元力也发挥着奇异的功效。

    这一次二十支箭矢,居然只入肉一尺二寸!

    阴雪歌又是一掌拍在阴飞飞身上,所有箭矢喷射出来,阴雪歌肩膀一顶,将阴飞飞顶得向乱石堆飞了过去。

    第三波箭矢呼啸而来,这也是乱石堆埋伏的弩手能够射出的最后一波箭矢。因为阴雪歌已经到了距离乱石堆不到二十丈的地方,三十柄飞刀已经带着森森寒光,化为一张刀网向下笼罩过来。

    ‘噗嗤’声不绝于耳,阴飞飞认命的用肥厚的双掌捂住面孔,避免了被人一箭射成瞎的命运。

    这一次,箭矢全部射在了他的后背和**上,这一次,箭矢入体只有寸。

    乱石堆,二十名身穿白色斗篷,浑身披挂着冰雪渣滓的精悍男一跃而出,他们一言不发的,就持刀向阴雪歌一行人杀了过来。

    但是他们刚刚冲出不到三步,阴雪歌飞刀落下,二十名弩手一声不哼的倒在了刀光穿射下。

    二十团绚烂的血花迸射开来,大半个乱石堆被染成了一片血色。

    左右两侧的山林,有身穿全套金属重甲的持戈武士涌出。一左一右,分别是五个身高八尺开外,魁伟高大几乎和阴飞飞相当的勇悍壮士。

    他们踏着厚厚的积雪,每一步都好似炮弹落地,炸得四周积雪飞溅,每一步都在地上踏出了深深的痕迹。他们的眼睛闪耀着疯狂到了极点,同时冷漠到了极点的幽光,死死锁定了阴雪歌,大踏步的向阴雪歌狂奔而来。

    他们冲锋的速度极快,数十丈的距离只是短短一弹指时间就到了近前。

    “杀!”

    十名开辟了窍穴,周身元力翻滚的甲士大吼一声,他们手上长有三丈的奇形长戈带起刺耳的破空声,宛如十点寒星,对着阴雪歌周身要害就捅了下来。

    苗天杰、阴飞絮等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们同时举起手,自家的法器带着刺耳的啸声向十位甲士劈砍了下去。但是这些甲士根本无视向着自己头顶劈下的法器,只是倾尽全力,对着阴雪歌狠狠刺出了手上长戈。

    光芒奔涌,元气波动。阴雪歌几乎破碎的法器盾牌吞吐天地元气。盾牌表面的律兽浮雕张开大嘴,喷出了几面急速旋转的元气盾牌护住了阴雪歌周身。

    长戈上喷出了长有三尺的青色寒光,罡气凛冽。刺穿了阴雪歌护身的元气盾牌,重重的落在了那块法器盾牌的本体上。

    巨响声,盾牌粉碎,阴雪歌身体怪异的,好似树间缠绕的树藤一样扭曲起来。

    八柄长戈险而又险的擦着阴雪歌的身体擦了过去。长戈上喷出的青色寒光切过他的肌肤,发出钢刀劈砍老木头一般沉闷沙哑、极其枯涩的声响,阴雪歌的身上被切开了八条深有三分的伤痕。

    另外两柄长戈被阴雪歌一手抓住,他死死扣住长戈,双臂一用力,就听得‘嘎吱’一声让人牙齿发酸的**声传来,两柄长戈手腕粗的金属杆被阴雪歌强行掰弯。

    他飞起双脚。狠狠的向两个长戈被他抓住的甲士踹了过去。

    沉重的轰鸣声犹如炮弹炸响,两个甲士小腹上的甲崩解粉碎,他们同时喷了一口血,身体向后退了好几步。就算是被踹得向后倒退,这两个甲士的手依旧死死的握着长戈。

    但是阴雪歌的力量比他们大得多。长戈在他手上纹丝不动。两个甲士紧握长戈,他们的掌心抹过带着鱼鳞纹路的金属杆,掌心皮肉被摩擦的血肉模糊。

    阴雪歌骇然看着这两个被他踹了一脚的甲士。他刚才那两脚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但是两个甲士居然只是吐了一口血,看上去并无大碍。

    他们小腹附近的甲胄粉碎,阴雪歌刚才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甲胄强大的防御力。

    “你们是谁派来的?”

    阳水镇的那些邪魔外道,他们不可能在这个地方等着他们,因为阳水镇的人,并不会知道他们会从这里逃跑。而且阴雪歌也不认为,阳水镇的那些人能够训练出眼前的这十个甲士。

    他们身上的气息狠戾如狼,凶残如鬼,真正是视死如归。

    阳水镇的那些人邪气有余,但是在凶狠凶残方面,远不如这些甲士。

    以阴雪歌的见识,他们应该是某个大家族蓄养的死士,专门用来执行某些见不得人的铲除异己的事情。

    “雷!”

    青木变化,青木生雷。

    阴雪歌体内青木元力一转,青木元力当即变得阴阳相生,体内窍穴,两两窍穴内的青木元力相互靠近、摩擦,激烈的对撞,顿时掌心有大片青色雷光喷射而出。

    长戈的金属杆导电最是方便不过,两个甲士没有被他一脚踹死,但是雷霆顺着金属杆流淌下来,电得他们五脏腑一阵乱颤乱晃。两个甲士同时闷哼一声,他们依旧死死的握着长戈不放。

    其他八位甲士同时大喝一声,长戈一晃,长戈枪头上面的小横枝就向阴雪歌浑身切割了下来。

    ‘噗嗤’声大作,苗天杰四人的法器呼啸而来,狠狠劈砍在八位甲士的身上。他们身上的甲胄上数百甲片纷纷亮起,苗天杰等人的法器落在他们甲胄上,只是发出‘铿锵’巨响,居然没能破开他们的防御。

    “雷!雷轰!”

    长戈锋利的小横枝已经切进了阴雪歌的身体,阴雪歌身上青雷喷涌,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团青色的雷火。电流顺着长戈的金属杆肆意流淌,八个甲士浑身乱颤,肌肉麻痹的他们再也无法用力。

    阴雪歌突然松手,他手指一晃,从指环掏出了一枚青色玉符。

    手指将玉符捏碎,一团拳头大小,澄净如水的雷光就从玉符冒了出来。不用阴雪歌开口,也不用他操控,这一团雷光凝成的清澈泉水分成了十条电光,温柔的融入了十个甲士的身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