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七章 截杀(2)(书号:13584

第七十七章 截杀(2)

作者:血红
    阴雪歌的资质,远远超过了律宗鉴定出的所谓正一品青木之体,他修炼青木典,但是他尚未气通百脉,他的实际修为就已经突破了青木典约束的极限。

    巨木在他身边一丝一丝的爆炸,地下的根茎也因为青木元气的翻滚不断炸开。

    阴雪歌全身窍穴急速鼓胀压缩,两千多鼎元气之力和一千鼎**力量融为一体。他双掌竖起,轻飘飘的向前拍飞,循着阴家不入流的阴风掌秘术和无名的拳头对撞在一起。

    无名快意大吼,他调动全身力量和阴雪歌倾力一击。

    但是他小腹突然一阵剧痛,全身毒气迸发,肢体剧烈的麻痹、麻木、酥软、无力,甚至他的呼吸都受到毒气的影响,喉头肿大让他无法自如的吸气。

    各种负面状态接踵而来,无名拳头上的力量骤然消散了成。

    沉甸甸的金色拳头和轻飘飘的青色手掌对撞在一起,阴雪歌浑身光焰骤然往窍穴一敛,周身全部青木元力毫无保留的倾泻出去,化为两条湍急的青色蛟龙从掌心轰出。

    无名从拳头到肩膀,所有骨骼一寸一寸碎裂,发出犹如无数琉璃灯盏碎裂的脆响。

    不灭金身强横异常,正是因为这种强横,所以不灭金身被打碎的时候,无名享受到的剧痛就更让人难以承受。无名痛得浑身血管一根一根的暴起,恐怖的力量轰在他身上,一如刚才被他一拳偷袭打飞的阴雪歌。这一次是他犹如出膛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这一次,无名被打得向后飞退三百丈,沿途所有楼房、屋宇全部粉碎,百多名阳水镇的镇民正好挡在了他飞射的轨迹上,这百多个最多不过是开通了窍穴的镇民被无名身体一碰,全部炸成血雾飘散。

    “我佛慈悲?”

    “佛陀也有做明王之怒,悍然灭世之举。”

    阴雪歌压低了声音,身体缓缓落在了地上。

    “最讨厌和你们这群秃打交道,一条舌头可以蛊惑亿万生灵,死皮赖脸。谁也缠不赢你们。”

    “偏偏你们都还是一根筋!”

    长吐一口气。阴雪歌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彻底烟消云散的古木。

    他肃然向古木原本所在的方位鞠躬行了一礼,他的本体是鸿蒙世界树,也不过是亿万青木的一种。虽然他品级极高,拥有无数神异。但是他的根本就是一株树。

    天下所有的树木都是他的同类。都是他的族人。是他真正的同类,真正的族人。

    被无名打得溃败,无奈何用魔道手段焚烧这株万年古木的本体。借助他强横的**瞬间转化巨量的天地元气灌注自身,这种霸道蛮横的手段,如果不是不得已,他是不会使用的。

    “老树啊老树,这次亏了你,却是我欠了你。”

    无奈叹息一声,阴雪歌皱起了眉头。

    毕竟是魔道手段,虽然强行开辟了千多个窍穴,令得自己实力飙升。

    但是这株古木的火候还是太浅了一些,吸纳的天地之间青木元气,转化为青木灵气,始终有点不够纯净,不够圆润无瑕。此刻他体内的青木元力很是驳杂,想要将他们打磨提纯,这可是一个耗日长久的功夫。

    而且刚才毕竟是强行开辟窍穴,他的身体内此刻也是处处暗伤,想要将养恢复,可就不容易了。

    新开辟的窍穴、经络附近,无论是肌肉、神经、血管、骨头,甚至最深处的骨髓,都被狂暴通过的青木灵气碾压出了无数裂痕。此刻他身体微微一动,全身都刺痛难当。

    “死秃,你真找死!”

    咬着牙,阴雪歌大步冲向了被打飞的无名。

    上古佛门挑的传承衣钵之人?以阴雪歌看来,这个无名又蠢又憨,做事不经过脑袋,得了上古传承,不躲在隐秘之处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居然和这些被律宗追查的邪魔外道搅和在一起。

    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人物,干脆杀了他,夺了他的传承,由自己暗自下手,逐渐培养一批佛门弟反而来得便宜。

    说实在的,无名从解脱禅院得到的那个金色钵盂,阴雪歌可是眼馋许久了。

    本来是找不到无名在哪里,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来,哪里有不收下的道理?

    三十柄飞刀宛如游鱼一般飞回,绕着阴雪歌不断旋转。阴雪歌一把将身上被打得稀烂的内甲扯了下来,随手塞进了储物指环。他大步逼近无名,沿途凡是有胆敢拦截他的镇民,一刀过去就将其轰成了一片血渣。

    清脆的蹄声响起,玉角谛听兽撒开腿,好似一道光飞掠到了重伤吐血,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无名身边。

    他一口叼着无名的顶瓜皮,一言不发的撒腿就跑。

    阴雪歌怒啸一声,飞刀激射而出,想要拦下玉角谛听兽。白玉也是怪叫连连,张嘴喷出好几道水箭射了过去。但是玉角谛听兽也不知道被无名喂了什么东西,奔跑的速度快得让阴雪歌只能徒呼奈何。

    几个眨眼的功夫,玉角谛听兽就跑出了阳水镇,跑得无影无踪。

    阴雪歌无奈的抬头看了一眼白玉。

    白玉耷拉着鱼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暂时别指望拿我当坐骑。”

    “没有三五十年吃喝拉撒,鱼爷我想长大,也艰难呀。”

    深吸一口气,阴雪歌闯入了阴飞飞五人放出的寒光,他掏出了一瓶兰岚赠送的保命丹药,分给了五人一人一粒,让他们赶快吞了下去。

    一行人借助寒光护体,拎着墨娘这个俘虏,带着浓郁的油炸猪头肉的香气。大步冲到了阳水镇出城的桥头。

    几个身穿法役制服的男拦在桥头前,又架起了床弩对着阴雪歌他们就是一通乱射。

    但是有寒光刺眼,他们根本没看清阴雪歌他们身处何方。再加上阴雪歌借助古木之力,强行提升了一大截实力。这些床弩被他两三刀就切成了碎片,所有拦路的法役都被斩杀一空。

    远处山林,有恐怖的巨响传来。听那声音,应该在数十里外。

    阴雪歌侧过耳朵,隐隐听到那边有愤怒的大吼咆哮,听声音是方田林一行人的。

    “难怪阳水镇一个厉害角色都没有,都是一群送死的小喽啰。感情高手都去围杀方田林他们了。”

    苗天杰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来。看着阴雪歌急忙叫嚷着。

    “咱们可不能赶过去送死,他们交手,我们稍微沾点边,就可能被干掉了。”

    “我们当然不能过去送死。”

    阴雪歌看了一眼墨娘。冷笑了几声。

    “我们反正已经有了这个俘虏。看样她的身份也是足够。我们可以交差了。”

    分辨了一下方向,阴雪歌向着西南方向一指。

    那边是渭北郡城的方向,只要他们能够带着墨娘赶到渭北郡城。他们就大致安全了。

    阳水镇就位于渭水边,其实去渭南古城,怕是距离还近一点。但是渭南古城是阴家的地盘,阴雪歌绝对不会把阳水镇的这群不明来历的邪魔外道引到自家底盘上去。

    至于说渭北郡么……

    他和渭北郡的人又没有什么交情,把这些家伙引过去,就算他们胆大妄为到攻打郡城、杀人放火,这和他阴雪歌有什么关系?

    圆月当空,寒风烈烈,阴雪歌一行人收起了战阵,顺着田埂就是一通疾奔。

    后方阳水镇追杀的镇民没两下就被丢开了老远,渐渐的那些呼喊咆哮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灯笼火把的光芒也被丢开了不知道多少里地。

    阴雪歌一行人快步向前奔走,进入阳水镇之前,他们已经记清了渭北郡的所有交通孔道,就连山林的小路都记得清清楚楚。眼下丢开了追兵,他们选了一条通过一片山林的便道,向渭北古城赶去。

    雪夜的山林极其寂寥,远处有野狼群的叫声此起彼伏。

    天寒地冻,野狼群找不到食物,这日极其难熬。被饿得昏了的野狼见到天空的圆月,免不得仰天长啸一声,发泄心头无边无际的悲凉。

    阴雪歌浑身窍穴刺痛,刚刚和无名倾力一击,他又强行将体内所有青木元力轰了出去。

    此刻他一边奔跑,一边小心翼翼的抽取外界的青木元气,缓慢的恢复自身力量。他同时还运转服下的丹药药力,不断的滋养连续战斗变得五劳七伤的身体。

    冬天的山林空荡死寂,所有草木植物的生命力量都内敛到了极点。用人来形容的话,这些草木都睡了。他们要等到春天降临,才会萌发新的目,迸发出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在春夏天,阴雪歌借助草木预警,能够感受到数十里内的一切危险。

    但是在这冬天的山林,草木数量急骤下降,那些经冬的树木,他们的反应也变得极其的迟缓。阴雪歌的感应能力,就被压缩到了不足两百丈的水准。

    一路狂奔,前方一片乱石林立,阴雪歌刚刚看了一眼前方,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前方的树林涌来。

    但是阴雪歌他们都开辟了窍穴,奔跑的速度比寻常骏马还要快乐数倍,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向前弹射出了数十丈。

    阴雪歌开口大吼,喝令所有人后退。

    但是他话刚出口,阴飞飞等人收势不及,又向前奔跑了数十丈。

    等到阴飞飞他们听清阴雪歌的话,他们来不及收脚,继续向前奔跑了数十丈。

    距离那片乱石,他们只有不到三十丈的距离。

    ‘嘎嘣’声大作,起码二十张强弩同时喷射出了淬毒的箭矢。(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