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六章 宿仇(2)(书号:13584

第七十六章 宿仇(2)

作者:血红
    杀死无名,去律宗换取功劳,一步步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地位。

    这是阴雪歌唯一的选择,也也是阴雪歌最正确的选择。

    他和无名,没有对错,没有恩怨,没有正义与邪恶的对立,只是因为他们的阵营不同,他们考虑的事情不同。有时候,这个世界并没有这么鲜明的黑白、正邪的区别。

    飞刀飞起,然后重重落下。

    一道恶风呼啸而来,一头玉角谛听兽化身流光,从街道的尽头飞驰而来。他一口叼在了无名的后颈上,那也就是一般的猫猫狗狗所谓的顶瓜皮的位置,很用力的咬了下去,阴雪歌都听到了隔着无名薄薄的皮肉,谛听兽两排牙齿对撞的‘咔擦’声。

    “痛!”

    无名闷哼了一声,两行眼泪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

    谛听兽死死咬着无名,拖拽着他向后狂奔,阴雪歌的飞刀落下,几乎是擦着无名和谛听兽的身体落在地上。飞刀沉重异常,再加以元气巨力灌注,每一柄飞刀都好似一颗小流星撞击在地上。

    阳水镇一阵摇晃,方圆百丈内的房屋有不少被震得坍塌下去。

    阴雪歌每一柄飞刀落在地上,都将坚硬异常的地面砸出一个方圆丈许的大坑。土石飞溅,更有飞刀和地下坚硬的石块对撞溅起的大片火星。刺耳的撞击声犹如数十面大鼓同时轰鸣,震得附近的镇民同时惨号着抱住了耳朵。

    尘埃散去,阴雪歌等人借着地动山摇,四周的镇民无法继续攻击的机会,又向前突进了五十几丈。

    前方百丈外,就是阳水镇的出口。站在这里,已经能听到阳水镇护城河的流水声。

    谛听兽咬着无名的脖,四平八稳的站在十几丈外的大街上,双喷射出淡淡的火光,死死地盯着阴雪歌一行人。

    阴雪歌也警惕的看着谛听兽。虽然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练,一代代的混血,已经让谛听兽身上的‘谛听’血脉变得格外的稀薄。但是阴雪歌曾经见过真正的谛听,所以他能认出谛听神兽身上某些独特的特征。

    毕竟是神兽后裔。谁也不知道他拥有什么奇异的能力。

    而且阴雪歌深深的明白,这里是元陆世界,这里土生土长的生灵,都比他鸿蒙世界的同类强横千百倍。以他如今的实力,面对一头混血的神兽后裔,一不小心很可能会吃大亏。

    谛听兽松开嘴,让无名摔在地上。

    他看着阴雪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给小秃说过,不要同时修炼两门护体神通,他不听。”

    “我还给他说过。在他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要和那些上古余孽厮混在一起,他还是不听。”

    “就刚才,我给他说,我们是来做客的。主人家里进了贼,我们帮着呐喊几声吓跑贼人就够了。他非要反客为主,冲上来挡住那些贼,结果害苦了自己,真是一头蠢秃驴。”

    无名**了一声,他抬起头来,苦涩的咆哮着。

    “我不是秃。混蛋,我有头发!”

    “你应该是一个秃,因为你是佛门弟,你就必须是秃。”

    谛听兽一蹄弹在了无名的脑门上,打得他惨嚎一声,差点没晕了过去。他凝视着阴雪歌。很是谨慎的叹了一口气。

    “不如这样?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带着这小秃走,你们随意?”

    阴雪歌看着谛听兽,三十柄飞刀自成刀阵,带着凄厉的风啸声在他身边急速的盘旋飞舞。森森刀光反射着圆月光芒,照耀得四周大街都是一片光影闪烁。

    四周越来越多的镇民向这边围了过来。粗粗望去,起码有两三千人将这附近的街道包围得水泄不通。

    但是阴雪歌身边的飞刀太厉害,杀伤力太惊人,这些镇民明知自己无法抵挡阴雪歌的攻击,所以没有人傻乎乎的冲上来送死。他们只是咋咋呼呼的远远围着,不时的发出尖锐的警哨声。

    阴雪歌看着谛听兽,谛听兽干脆的一蹄将无名踢到了路边,自己也横挪开,让开了道路。

    他很人性化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向阴雪歌点了点头。

    “其实,大家都无冤无仇的,何必打打杀杀?”

    “我给小秃说过,以前的事情,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些老家伙,骨头都能熬汤了,根本没必要为了当年的事情斤斤计较。”

    “就算你们是律宗弟,哈,其实我们也不一定要打死打活嘛!”

    谛听兽笑得很灿烂,甚至带着一丝谄媚。

    白玉摇摇摆摆的从阴雪歌头顶上爬了起来,刚刚射出了浑身鳞片的他很虚弱,他只是斜靠在阴雪歌的发髻上,歪着头看着这条笑容诡异的谛听兽。

    谛听兽也深深的看了白玉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

    “牲口,何必为难牲口?大家都跟了一个命苦的主,咱们就相互让一步吧?”

    白玉摆了摆鱼鳍,声音很幽深的笑了笑。

    “主,这四条腿的牲口,心虚呢。他肯定不敢和我们拼命!”

    四周不断传来镇民的唿哨声,远远近近的脚步声不断传来,阴雪歌沉默了一阵,然后他一把抓起白玉塞进了自己袖里,带着阴飞飞五人急速向街道出口跑去。

    四周镇民一阵大乱,当即数十支箭矢呼啸而下,阴雪歌飞刀一扫一卷,将所有箭矢搅成粉碎,同时飞刀顺势逆袭,将那些拉弓射箭的镇民全部斩杀。

    前方街道边,两栋高楼隔着大街对峙,高楼顶上,镇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架上了两口巨型大锅,起码可以让七八人在里面洗澡的大锅内热气腾腾的,全是烧得滚烫的动物油脂。

    看到阴雪歌等人跑了过来,有人在两口大锅内点了火,满锅的油脂熊熊燃烧,在寒风发出‘烈烈’声响。就在阴雪歌他们快要冲到高楼下的时候,屋顶上的镇民已经将两口大锅推了下来。

    刚刚就吃了这个苦头,被滚油烫得欲仙欲死,此刻浑身焦糊稀烂。正散发出熟肉香味的阴飞絮、阴飞云同时呐喊‘小心’。

    阴雪歌抬起头来,块元气盾同时向空飞起,化为一块巨大的气盾护在了他们头顶。

    哪怕是两锅滚烫的燃烧着的油脂,有那块法器盾牌凝成的元气盾护身。这些油脂又不是天火流星,根本不可能破坏元气盾,伤到他们分毫。

    但是刚刚被他们甩在身后的无名突然长啸一声,他青色琉璃一般,近乎半透明的皮肤和肌肉同时喷出大量清澈光华。他的肌肉、经络、神经、血管、皮肤,同时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他已经废掉了自幼修炼的清净琉璃之躯,用来自解脱禅院的不灭金身取而代之。

    他服用了来自解脱禅院的清净莲华,体内囤积着庞大的佛力,清净琉璃之躯一去,不灭金身顿时顺势而起。将他的身体强化到了一个更加变态的程度。

    “邪魔,哪里走?”

    无名一跃而起,脚下踏着一团金色流云,快若闪电般向阴雪歌冲了过去。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佛慈悲,今日我无名,就要降妖除魔,超度你们这些上古魔孽。”

    阴雪歌骇然回头,头顶两大锅起码数万斤油脂正呼啸着洒落。烈焰熊熊,这不是两锅油脂,完全就是两锅流动着的火焰。

    火焰和元气盾接触的那一瞬间。无名手腕上一枚黑色圆环脱落,带着一声低沉的龙啸声,结结实实撞在了阴雪歌的法器盾牌上。厚重的元气盾被那黑色圆环一击粉碎,法器盾牌发出一声脆响,居然被打开了好几条细小的裂痕。

    “臭小!”

    阴飞飞和苗天杰污言秽语犹如潮水一样喷出,这时候。他们就算想要逃跑,都来不及了。

    阴雪歌长啸一声,三十柄飞刀在空急速交错,带起大量罡风向那喷泻而下的火焰扫了过去。

    大片火光被罡风激荡,向着四周飞溅。但是还有不少的油脂成了漏网之鱼,带着呼呼的响声泼洒下来,落在了阴雪歌、阴飞飞等人身上。

    阴雪歌的后背被大片油脂泼,这些油脂熊熊燃烧,一黏在他的身上就将他半个身体变成了一片火焰。

    阴飞飞等人一个不拉的全部被火焰燃烧,就连被打晕的墨娘也被一片油脂落在了肚皮上,烧得她皮肉‘嗤嗤’作响,痛得她生生从昏迷苏醒过来。

    “哆!”

    无名已经冲到阴雪歌身边,趁着阴雪歌所有的飞刀都在抵挡头顶喷溅的火焰,无暇防范他的时候,他高呼一声,双手结成一个奇异的佛印,形如金刚宝杵,对准阴雪歌的后心就是狠狠一击。

    “小秃,我说了,不要折腾!”

    谛听兽跳着脚在后面一通乱骂。

    或许是谛听血脉的关系,谛听兽总觉得阴雪歌非常的危险,极其的危险。所以他不愿意无名招惹阴雪歌。但是无名不听他的招呼,一心一意的对阴雪歌下了杀手,这让谛听兽很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这一击沉重异常,阴雪歌只觉一股滚烫雄浑的力量轰进他的身体,和墨娘交手时就受伤极重的他喷出一口血,身体好似出膛炮弹,带起一道狂飙斜斜飞了出去。

    胸腹之间剧痛,五脏腑好似碎裂一般,阴雪歌一路撞碎了十几座房屋,撞垮了七八座假山,不知道撞开了多少围墙,最终身体镶嵌在了百多丈外一株老树的树干上。

    这一击浑厚霸道、凌厉异常,差点将他上半身的骨头全部打碎。

    身体紧紧的镶嵌在树干,阴雪歌身体微微颤抖,滚滚青色木气不断涌入身体。

    他顺着自己一路撞开的甬道向无名看了过去,然后厉声大笑起来。

    “无名?”

    “贼秃,你是在找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