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五章 雪夜,杀(2)(书号:13584

第七十五章 雪夜,杀(2)

作者:血红
    “是,律宗的狗腿?阳水镇这个点,要废了,可怜了千年心血。”

    “墨儿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被几个小喽啰给抓住了?”

    “只不过,有老祖特意邀约的贵宾出手,也无大碍。”

    雪鹄娇小的身体腾空而起,他身上原本丰盈丰腴的血肉突然干瘪了下去,就连光泽喜人的羽毛,也都变得黯淡无光,好似死去了数十年的僵尸鸟儿一般。

    变得毛发凌乱皮包骨头的雪鹄双眸有诡异的火光燃烧起来,很快他的整个身体就被一层淡淡的火光缠绕。‘哧溜儿’一声脆响传来,雪鹄的飞行速度骤然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一溜儿火线撕开狂风,击碎无数雪片,在高空带起了一条长有百丈的火光,宛如鬼魅一样迅速追上了那条疾驰的飞舟。最终雪鹄一头撞在了飞舟的桅杆上,小小的身躯撞得粉碎,溅起了无数点细小的火光。

    火光附着在飞舟表面,宛如流水一样向前流荡。

    几个沥血堂弟同时大喝一声,雪鹄刚刚撞碎在飞舟上,他们身上已经有流光闪烁。

    作为律宗刑殿专责格杀、缉捕,每日里都和鲜血、死人打交道的沥血堂弟,他们的装备很好,甚至在整个律宗,除开兰岚这样的圣人家族的嫡系弟,其他人别想在装备上压过他们。

    流光闪烁,每个沥血堂弟的身上都浮现了一套造型精美的甲胄。这些甲胄尽是出自律宗千秘阁炼器宗师之手,整套铠甲造型精美。全封闭式的甲胄将他们全身都笼罩在内,就连手指都有专门的护掌严丝合缝的笼罩起来,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儿皮肤暴露在外。

    ‘嗡嗡’声大作,几个沥血堂弟的身边都有阴雪歌使用的那种盾牌浮现。

    但是阴雪歌的那一片盾牌只是法器,虽然品阶极高,但是毕竟只是法器。而这些沥血堂弟使用的,清一色都是拥有最少一套法阵的法宝。

    而且他们的盾牌最少都是三块一组,盾牌绕着他们的身体缓缓旋转,盾牌表面的律兽头像龇牙咧嘴,不断吞吐着巨量的天地元气。

    护身的盾牌、甲胄涌现后。这些沥血堂弟才将自己的杀人法宝亮了出来。

    各色法宝级长刀、阔剑、重斧、大锤等悬浮在他们身边。犹如有灵性的活物一样缓缓旋转着。几个人背靠背的站成了一个圆圈,其一人大声呵斥起来。

    “何方邪魔,敢来我们这里找死?”

    ‘嗤嗤嗤嗤’,一连串冷笑声不断传来。那一片附着在飞舟表面的流火向着飞舟的头部汇聚过去。很快就化为一条一尺多高的火苗悬浮在船头摇曳生姿。

    淡紫色的火苗一阵人影闪烁。紧接着十几道流光从火苗飞了出来。流光向外炸开。炸成漫天火星之后急骤向内收敛,十几个身穿样式怪异的高冠长袍,面容清癯、苍古的男就从显出身形。

    “几个小兔崽。你们好啊!”

    一名面色微黑,长长的白胡须变成了一条麻花辫,从下颌一直垂到脚尖前的干瘦老人笑着向几个沥血堂弟打了个招呼。

    “能否回答老夫一个问题?你们这群律宗的狗崽,是如何找到阳水镇的呢?”

    几个沥血堂的弟没有开口,他们只是同时呐喊,掌心突然冒出了一枚巴掌大小,足足有半寸厚的紫色法符。他们手掌用力,捏碎了法符,一道狂雷从他们掌心喷出,向着老人以及他身后站着的十几个男轰了过去。

    这些狂雷法符,是律宗拥有排山倒海之力的大能亲手制成,每一道法符都有摧毁一座城池的恐怖威力。

    放在律宗刑殿内部,这样的一枚法符起码也要十万功绩点才能兑换一枚,这是这些沥血堂弟压箱底的救命宝贝。

    “真够野蛮的,你们这群酷法之徒,一如既往的野蛮啊。”

    老人轻轻叹息着,他双手轻轻一拍,掌心就有一只火光凝成的白鹤飘然飞出。

    白鹤盘旋,看似极慢,实则快如闪电般绕着老人盘旋了三周,每盘旋一次,他的体型就飙升数十倍。到了最后,几道狂雷轰到老人面前的时候,白鹤已经膨胀到了十几丈方圆,张开嘴就朝那些狂雷吞了下去。

    雷光消失无影,白鹤的身体突然僵硬在了半空。

    紧接着无数道雷光从白鹤的体内喷射而出,白鹤的身躯片片破碎,老人的身体也一阵摇晃,有无数极细的电光从老人的毛孔内喷了出来,带出了大片蒙蒙的血雾。

    老人张开嘴,一道焦糊的血箭喷出老远,他瞪大眼睛,双眸却已经因为狂暴的电流蕴藏的恐怖热力,眼珠都快被烧熟了。他声嘶力竭的惨嚎了一声,然后向着几个沥血堂的弟狠狠一指。

    “一群混账狗崽,给我撕碎了他们。这法符的威力,该死的,若是老夫这宝贝祭炼完成……”

    ‘噗嗤’一声,老人话还没说完,他的心脏已经被一柄利刀贯穿。

    这柄利刀极薄,长有三尺,宽不过半指,简直比蝉翼还要薄数倍,刀锋几乎都透明了。

    这样的一柄刀,只是望一眼,就觉得双眸发痛。这样的一柄刀,一旦被呵气成雷的高手以元气驾驭急速一击,可以想象肉眼几乎是不可能看清他的轨迹的。

    老人硬吃了几枚法符爆发的全部雷霆威力,本身就被轰得重伤吐血,哪里还来得及抵挡这柄利刀的攻击?

    “你们,老夫……”

    一名沥血堂弟双手一动,利刀就剧烈的,以一种让人恐惧绝望的频率震荡起来。

    ‘嗤嗤’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老人胸前就被利刀切开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他一句话都没能说完,就双眼无神的向地面坠落下去。

    “第八令主!”

    其他的男神色惨变,他们骇然看向这些沥血堂的弟。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只是几个普普通通、满肚邪念杂生的律宗弟,居然直接就让他们一名令主陨落。

    “起~承~转~合~杀!”

    这些男不敢怠慢,他们同时怒啸一声,头顶一道长有数十丈的剑光喷薄而出,绕着他们的身体一阵飞旋,然后向内一合。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向沥血堂诸多弟斩杀过来。

    “杀!”

    沥血堂的众弟齐齐呐喊一声。宛如疯虎一般向那条剑光凝成的蛟龙冲了过去。

    他们是律宗刑殿沥血堂的弟,他们凶狠,他们无情,他们狠戾。他们残暴。他们甚至私下里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他们是沥血堂弟。他们是律宗从元陆世界挑选出的最凶残、最凶狠、最无情、最狠辣的一群恶狼疯虎。

    所以他们漠视他人的生命,他们无视自己的生命。

    他们乐意让别人去死,他们很快意的看着别人去死。

    他们无惧于自己的死。他们甚至可以大笑着迎接死亡的降临。

    一声巨响,十几丈长的飞舟在强光炸成粉碎,几件律宗法宝和剑光凝成的蛟龙狠狠撞在一起。双方没有任何保留,第一次出手,就全部使用了最强的力量。

    名沥血堂弟的甲胄粉碎,浑身是血的向着地面坠落。

    十几个年男只有两人浑身喷血向远处逃遁,其他人都已经粉身碎骨,在那一击尸骨无存。

    空,只有一位大半甲胄碎裂,身边块法宝级盾牌裂开的沥血堂弟,高高举起断裂了一半的长枪仰天长啸,他胸前一个大窟窿鲜血直喷,但是他依旧稳稳的站在半空。

    “血手掳命,沥血屠魔!”

    “尔等邪魔外道,一个个乖乖受死!”

    狂笑几声,这自身受到重创的沥血堂弟也不管地上生死不明的同伴,宛如饿狼一般向两个逃遁的敌人追杀了过去。

    “邪魔休走,尔等头颅借我一用;残花秘阁,大爷我要操得那些娘们嗷嗷惨叫,你们的头颅,就是老快活的本钱!”

    数十里外,山腰上,洞穴,方田林盘坐在地上,正一口酒一口肉吃得开心,骤然他的手掌一用力,身形急速掠起,连同其他二十几个同伴快若闪电般冲出洞穴。

    还有几个沥血堂的弟实力略差,反应略慢,他们还没来得急冲出,洞穴就突然坍塌。

    远近四个方向,同时传来了沥血堂弟埋伏的暗哨被杀前的惨嚎。

    方田林怒嚎出声,他还没看清四周的动静,身后一股可怕的冲击波袭来,带着可怕毒素的火焰袭上身体,方田林和一众沥血堂弟被黑红混杂的火焰烧得浑身焦糊,身形不受控的被炸飞了数百步远。

    他们身后的小山已经彻底坍塌,山峰消失无踪,原地出现了一个直径百丈,深有数里的拳印。

    一名身穿黑色长袍,脸上重重叠叠尽是褶皱的老人悬浮在空,他身边站着数十位年男,其就包括了和墨娘在一起的,那位生了五缕长须的年。

    见到方田林等人被炸飞,这些年男一言不发的化身流光,想着他们急速冲去。

    脸上尽是褶皱的老人‘嗤嗤’冷笑,大摇大摆的晃了晃右拳。

    “孩儿们,今夜不得安宁,事情势必闹大。”

    “阳水镇,呆不得了,可怜我这老地主,还没做够呢。”

    “罢了,罢了,杀了他们,没有了阳水镇,我们还有其他巢穴嘛!”(未完待续……)

    ps:有奖竞猜:猜一猜罗青青啥时候领盒饭吧,猪头先申明,猪头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领盒饭,咱们就以一个月为限,到十一月三十号。猜她哪一天会挂。每个人只能猜一个日期,微信发到猪头公号上面,竞猜截止日期为十一月一号。奖品为猪头作品的人物集画册和台历。奖之后记得把竞猜记录截图发给猪头,根据截图发奖品,会在微信发布奖品照片,希望大家多多参与哈。微信公众号唯一帐号穴hong1979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