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四章 无名的慈悲(2)(书号:13584

第七十四章 无名的慈悲(2)

作者:血红
    “这是……嘿,超品法典青木典,至圣法门,倒还真有几分手段。”

    阴雪歌也被自己这一脚造成的杀伤力吓了一跳,他现在开辟了将近七百个窍穴,**力量就有将近七百鼎的巨力。换言之,他就有了七山之力。

    而一百鼎的**力量,是呼气成风的炼气士最低的标准。

    就算栾平安,他的**力量也不过一百五十鼎左右,能够承受的最强冲击力也就是两三百鼎。阴雪歌这一脚踏过去,栾平安固然是当场死得透了,那些法尉、法役又哪里吃得住这股力量?

    律宗所谓的超品法典,在这里就表现出了他应有的强悍和恐怖。

    刚刚开辟窍穴,一个窍穴的元气就有一鼎之力;而开辟一处窍穴,**就能增长一鼎之力。青木典要开辟一万多个窍穴,等阴雪歌气通百脉,开辟了所有窍穴后,他将有一万多鼎的力量。

    这,几乎是修炼地阶、人阶功法的普通炼气士,达到呵气成雷境界,才能拥有的实力。

    “杀!”

    栾平安被一脚踹死,三十柄飞刀带着森森寒气向四周乱射,飞刀上自成体系的法阵支撑着三十道寒光漫天乱射,循着弧形轨迹漫天飞舞。

    上百名镇民手持各色兵器向阴雪歌冲了过来,但是他们距离殷血歌还有十几丈远,就被密集的刀网绞碎。

    这些镇民大多数就是刚刚淬体大成的实力,满打满算**有一鼎之力。稍强一点的能有两鼎三鼎的力量。

    但是阴雪歌的这些飞刀,单纯一柄飞刀自重就在二十四鼎,一柄飞刀单靠自重就能碾死一个镇民。更不要说他用青木元气御刀,数百鼎的力量灌注在飞刀上,碰到这些实力低微的镇民,真个是摧枯拉朽、无人能抵挡他轻轻一击。

    漫天都是残肢断臂乱飞,鲜血被飞刀带起的恐怖势头抛出数十丈外,阴雪歌所过之处,鲜血横溢,半条大街都笼罩在了一片可怕的血腥味。

    飞刀蛮横的穿透了路边的店铺。凡是开着门。手拿着各色兵器的男女老少,阴雪歌全都是一刀飞射过去,将他们全部斩杀当场。

    路边雨水一样的箭矢呼啸而来,各种毒汁、毒液、毒砂、毒粉、毒烟、毒火。各种毒虫、毒蛇。无数稀奇古怪的攻击铺天盖地的喷洒了下来。

    阴雪歌身边的块元气盾牌不断的生成。然后不断的被各种攻击瓦解。他御刀向前狂奔了百步,就有三支箭矢穿透了元气盾的防御,狠狠扎在了他的身上。

    和墨娘硬拼的时候。阴雪歌身上的内甲已经损坏大半,三支箭矢,有一支正好顺着破损处深深没入了他的身体,扎进他身体两寸多深。箭头上淬了剧毒,饶是阴雪歌一把抓住箭矢将他拔了出来,剧毒已经开始在他体内蔓延。

    不是草木剧毒,而是某种毒虫身上萃取出的毒液。

    阴雪歌无法将这种昆虫毒性吸收,他只能用青木元气包住急速泛滥的毒性,将其一丝一丝的从体内强行驱除。幸好青木元气蕴藏了庞大生机,不断的弥补着他损失的生命力,换成其他人,这一箭就足以让他失去所有反抗力。

    阴飞飞等人紧随着阴雪歌的脚步,跟在他身后急速向前奔走。

    他们虽然有寒光护身,路边的镇民无法看清他们到底身处何方,无法准确的攻击他们。

    但是围攻他们的人太多,攻击他们的人太多,攻击太过于密集,他们依旧吃了好些苦头。

    最惨的一次,路边一座酒楼的窗突然敞开,几个小二、厨师大声咒骂着,将几大锅烧得滚烫的猪油从楼上泼了下来。这些猪油,本来是用来炸各种糖果,用来祭祀祖先的。

    但是现在,炸糖果变成了炸真人。

    阴飞絮、阴飞云正好靠着这一边,五大锅滚烫的猪油起码一千多斤泼了下来,他们躲都没地方躲,两个人的大半个身体被冒着青烟的沸油泼了一身,就听得‘嗤嗤’油炸声,半条大街都弥漫开炸肉的香气。

    “天哪,大炸活人!”

    阴飞飞死死的搂着被苗天杰用板砖拍得满头是包的墨娘,一边向前狂奔,一边震惊的看向了阴飞絮和阴飞云。

    两个人浑身冒着油泡,身上皮肤一块块的脱落,眨眼间就变成了两个血肉模糊的人形物体。被滚油活炸的滋味,那真的叫做一个惨绝人寰,阴飞絮、阴飞云一边狂奔,一边撕心裂肺的吼叫着,同时自家的法器不断的胡乱劈了出去。

    炼气士的破坏力惊人之极,阴飞絮、阴飞云他们这些日在律宗得到了大量高级丹药辅助修炼,实力比起在阴家的时候有了极大的进步。

    他们修炼的是律宗最为标准、最为基础的地阶功法归元诀,这是一门要打通全身上下八百十二处窍穴,每一处窍穴都能让他们提升三十钧元气力量的功法。

    在律宗苦修数月,他们在阴风诀的基础上,已经开辟了一百多个窍穴,他们的元气之力,就有了数十鼎之多。这种力量驾驭法器肆意挥洒,路边的房屋只是平民居所,刀光闪过,一座一座亭阁宅院全部粉碎。

    寒光一闪就是百步远近,循着一条直线,百步内屋宇倒塌,亭阁粉碎,假山、树木尽成齑粉,房屋躲藏的镇民,也都在刀光催动下炸成大片血雾。

    阴飞劫咬着牙挡在了阴飞絮、阴飞云身边,自家法器更是亡命的向四周挥洒出去。

    短短一百丈长短的大街,超过五百人向阴雪歌他们发动了进攻,但是五百人死伤殆尽。就连一个轻伤、一个重伤都没有。法器攻击,重于大山压顶,小小的法器哪怕只是擦过身体,带起的罡风就能将一个人震成粉碎。

    面颊坍塌,脑袋被拍得全是肉疙瘩的墨娘摇摇脑袋,从阴飞飞宽厚臃肿的怀抱抬起头来,向四周的战况望了一眼。看到数百镇民被阴雪歌等人斩杀,却没能拦下阴雪歌一行人时,她气得尖叫起来。

    “一群无能废物,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召集阳水镇所有徒众弟。围住他们。杀了他们!”

    “你们这些废物,若是不能将他们杀死,等这件事情过了,一个个灭你们满门。”

    墨娘柳眉倒竖。面容扭曲如鬼。向着四周前仆后继不断杀来的镇民嘶声咆哮。

    她声色俱厉。形容如鬼,搂着她向前狂奔的阴飞飞骇然低头望了她一眼,不由得大叫起来。

    “好狠毒的娘们。他们可是为了救你才这么拼命!”

    墨娘狠狠瞪了阴飞飞一击,张开嘴就向他肥厚的胸脯咬了下去。

    ‘咔擦’一声,墨娘的牙齿尖利异常,牙齿轻松的咬穿了阴飞飞的皮肉。

    大量鲜血喷了出来,墨娘居然张开嘴吸了一口阴飞飞的血,她‘吱吱’有声的吮吸着阴飞飞伤口内流出的血水,吓得阴飞飞跳着脚的尖叫着。

    “老大,老大,吸血女鬼啊,她咬我,她吸我,她吸我的血啊!”

    阴雪歌道刀光激射,将面前十几个扛着重盾,挡在路口想要阻拦他们的镇民打得粉碎,然后转身冲回了寒光,一把抓住了墨娘的头发。

    “女人,松嘴,否则,死!”

    阴雪歌的语气狠戾阴森,森森煞气吓得他身边的苗天杰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墨娘急忙张开嘴,松开了阴飞飞差点被咬掉的那块肥肉。她转过头来,看着阴雪歌急声高呼。

    “公,我……”

    一掌拍在墨娘的后脑勺上,墨娘的身体一震,再次昏厥过去。

    ‘砰砰’两声巨响,路边屋顶上居然出现了两架床弩,十二根铁荆刺制成的弩矢怒射,突入寒光射到了阴雪歌的身后。

    飞刀急旋,刀气腾空,二十四道飞刀激射出去,十二支弩矢粉碎,紧接着飞刀掠过屋顶,将两架床弩以及操控床弩的镇民搅成了粉碎。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是剧烈一颤,弩矢上蕴藏的力道太强,他也被震得五脏腑一个翻腾,嘴里不断的喷出血来。

    “搞什么?这个阳水镇,疯魔了么?”

    阴雪歌都有点抓狂了。

    铭刻了符的床弩,这可是受到严苛管制的大型战争器具。不要说渭北郡了,齐州的武库都没有这样的大型战争器具。除非昆吾国朝和他国开战,这样对炼气士能够造成极大威胁的战争器具,才能从昆吾国朝的武库调动出来。

    而且以昆吾国朝的品阶,整个昆吾国朝,能够拥有的符床弩,数量绝对不过超过三百架。

    在这阳水镇,阴雪歌他们居然碰到了这种大杀器!

    如果不是他的飞刀是兰岚赠送的上好法器,寻常法器被这弩矢射定然粉碎,阴雪歌身上就要多几个窟窿。

    就在阴雪歌一行人向前狂奔逃窜的时候,前方路口,一名身穿兽皮衣,背负强弓的少年挡在了路口。

    “我佛慈悲,诸位,你们杀了这么多人,实在有违我佛慈悲之意。”

    “放下屠刀,让我无名砍下你们头颅,你们若是能消去心头杀念,就有成佛的机会。”

    “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得证佛陀的通天捷径哪!”

    阴雪歌停下了脚步,面色怪异的看着少年无名。

    这个家伙,他开什么玩笑?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这么解释的么?

    这小,他继承的佛法传承,他混着大米饭当零食吃了不成?(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