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四章 无名的慈悲(1)(书号:13584

第七十四章 无名的慈悲(1)

作者:血红
    阳水镇大街灯火通明。

    大街两侧的所有店铺都开启了门户,门内站着三五成群,手持强弓硬弩的青壮年,或者是捧着某些不明物事,散发出各种奇异味道、各色彩烟的老头老太。

    街边的屋顶上,成群结队的劲装男女一字儿排开,站在最高的屋脊上。他们手持灯笼火把,照得大街比白天还要亮了几分,亮得都有点刺眼。

    五颗宝珠喷射寒光冷气,茫茫寒光笼罩方圆三十丈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阳水镇的人很谨慎的没有靠近一步,但是在这三十丈外,一圈一圈的包围圈已经将他们裹在了最核心部位。

    阴雪歌轻喝了一声,阴飞飞五人催动五颗宝珠,寒光顿时大盛,向外又扩张了数丈范围。

    他将墨娘交给了阴飞飞,然后缓步走出了寒光笼罩的范围,正对上了栾平安。

    四周人群一阵骚动,数百道目光同时看向了阴雪歌。其好些青年男双眸喷火的盯着他,若非栾平安还没有开口下令,他们早就不顾一切的向阴雪歌冲了上去。

    “镇长大人。”

    阴雪歌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向栾平安抱拳行了一礼。

    栾平安背着双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阴雪歌一阵,然后很是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陈公,你本世家豪门公,为何做出如此不堪,近乎盗匪的事情来?”

    阴雪歌眉头一挑,冷笑了一声。

    “镇长大人。我乃律宗内门弟阴雪歌,我奉刑殿之命……”

    栾平安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阴雪歌的话。

    “律宗?那是什么东西?我们阳水镇穷乡僻壤的,我们只知道昆吾国朝,有个行空法门。”

    “律宗内门弟阴雪歌?陈公真会开玩笑,你是昆州陈家二公,陈谦之陈二公。”

    “公你行经阳水镇,贪图民女墨玉儿女色,依仗家族势力劫掠民女,杀死仗义执言的良民百姓近百人。如此滔天重罪。我作为阳水镇长。有权将你击杀当场。”

    阴雪歌一听,就知道栾平安的用意了。

    他死活不承认自己律宗弟的身份,硬是将自己扣死在那个陈家二公的身份上。他想要将自己,当做那种见色起意、胡作非为的世家纨绔来对待。就算阳水镇的人当街打死了自己。事后也能应付过去。

    浓厚的双眉宛如大刀一阵乱舞。阴雪歌‘嗤嗤’冷笑起来。

    “镇长大人好如意算盘,不管你是真不知道律宗,还是假不知道。”

    “你动我们一根头发。阳水镇上上下下数十万人,就等死吧。”

    背起双手,阴雪歌挺起了胸膛,他看着栾平安,声色俱厉的呵斥起来。

    “敢动手,就来罢!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

    “就算你们把我当做陈二公打死在这里,事后刑殿追究起来,你们也是一个死。”

    栾平安的脸色一阵变幻莫测,他看了看阴雪歌,又向四周那些手持灯笼火把,手持各色武器的镇民看了一眼。他咬咬牙,然后狠狠的跺了跺脚。

    “你只要……”

    阴雪歌急忙摇头,不等栾平安开口,他已经开口拒绝了他的提议。

    “交出墨娘?你认为可能么?不可能!”

    “那,你们只能死了!”

    栾平安厉声呵斥着,他大步向前走了几步,双袖一挥,就有滚滚狂风向前吹出。

    罡风凛冽,宛如两条狂龙,卷起无数雪片,重重冲进了阴飞飞五人控制的寒光。狂风搅得寒光一阵轻微波动,寒光笼罩的阴飞飞等人立足不稳,踉跄着向后倒退,阴雪歌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

    “交出墨娘,你们可以安然离开。不要逼我们鱼死网破。”

    “我们只要墨娘,交出她,我们带她离开阳水镇,离开我们经营千年的据点。”

    栾平安双袖翻滚,好似里面有两个风口正在不断的鼓吹狂风,滚滚罡风呼啸而出,震得寒光剧烈的波动,大街两侧屋檐上无数瓦片剧烈震荡,发出‘当当朗朗’的撞击声。

    阴雪歌正要开口说话,寒光突然传来墨娘尖锐的叫声。

    “栾平安,谁让你自作主张?”

    “他们敢伤损我的面容,将他们全部留下,全部击杀,一个不留。”

    “所有门下弟听我号令……”

    墨娘被阴雪歌重击一拳,差点没把她脑袋打成烂柿。但是她的生命力着实坚韧,刚刚过了这么点时间,她居然就苏醒了过来,并且还将阴雪歌和栾平安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臭娘们!”

    寒光传来苗天杰的呵斥声,‘当当’两声响,应该是苗天杰抓起了什么东西,狠狠拍在了墨娘的头上。墨娘被打得痛呼不止,四周包围阴雪歌一行人的镇民顿时一阵骚动。

    数十名最为年轻的男同时怒喝一声,他们手持各色兵器,径直从街边屋顶上跳了下来,不顾一切就闯进了寒光。

    茫茫寒光无数寒气凝成的长针乱射,地下更有风绳乱搅,五条青色刀光在寒光乱劈乱砍。这些修为大概相当于是刚刚开辟一两个窍穴,实力比阴飞飞、苗天杰都大不如的青年刚刚闯进去,双眸就被长针刺穿。

    风绳扫过,这些青年的身体被风绳一卷一带,纷纷立足不稳倒在地上。

    五柄青色飞刀呼啸破空,丈许长刀光横扫而过,闯入寒光的数十位青年纷纷惨嚎,刀光穿过他们要害,带起大片血水。四周镇民看不清寒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空气逐渐浓郁的血腥味。已经说明了一切。

    栾平安的脸色惨变,他狠狠瞪了阴雪歌一样,袖里突然有两条黑漆漆的灵蛇激射而出。

    不是法器,不是法宝,而是两条长有三尺左右,生得狰狞丑恶,蛇头有拳头大小,通体黑漆漆密布着无数皮疙瘩的灵蛇。这两条蛇凌空激射,张开大嘴,露出森森毒牙向阴雪歌的喉咙就咬了下来。

    这么天寒地冻的天气。蛇类本该冬眠在地洞。但是这两条灵蛇居然完全不受外界天气的影响,灵动活跃凶悍异常。尤其他们的毒牙碧蓝一片,牙尖上还有大量毒液喷出,那股凶悍狠戾的味道。让阴雪歌的头皮都一阵阵发麻。

    他刚刚修炼青木典。**比寻常人强悍一些。但是也不是前世那万劫不坏的无上圣体。

    面对这两条凶狠异常的灵蛇,他哪里敢以身试法?

    袖一卷,条寒光喷射而出。重重打在两条灵蛇的蛇头上。血光一闪,两条毒蛇从头到尾被劈成了四片,蛇体内大量粘稠的黑血喷出,宛如一阵暴雨向阴雪歌喷了过来。

    阴雪歌脚下踏着乱风步,身形如飞向后急退。

    黑血洒在坚硬的石板路上,就听得‘嗤嗤’声响,坚硬异常,历经千年人走车碾没有留下丝毫印痕的石板路,居然被黑血腐蚀出了无数拇指大小的窟窿。

    还不等阴雪歌退进寒光笼罩的范围,栾平安已经向他冲了过来。

    栾平安奔走的速度极快,快得吓人,几乎是一抬脚就到了阴雪歌面前,他左手袖里一道黑烟喷出,扑向了阴雪歌的面门,另外一只手就向着阴雪歌的脖抓了下来,分明是要生擒活捉他的架势。

    他的身边更有一层柔韧的劲风缠绕,一呼一吸,就能引动空气,化为滚滚狂风向四周吹拂。

    这是气通百脉之后,达到呼气成风境的修为。

    气通百脉,就开始餐霞饮露,汲取太阳、月亮的至阳、至阴天地精华,淬炼**。到了这个境界,**强大坚韧,一呼一吸之间,自然狂风大作,功候修为深厚的,一口气化成狂风,甚至能吹出数千步之外。

    栾平安的修为不是很强,以他的身份,区区一个镇长,拥有呼气成风的实力,就是很不错的。区区阳水镇的镇长,如果拥有呵气成雷的手段,怕是早就已经在渭北郡出名了。

    一个呼气成风的栾平安,他向前掠行的速度,就犹如鬼魅一般,比踏着乱风步的阴雪歌还要快了两倍有余。这是境界造成的差异,他的整个人都化身为风,可比阴雪歌踏风而行要高出了一等。

    黑烟扑面,阴雪歌面前突然有一块尺许见方的盾牌浮现。

    盾牌上一张律兽雕像突然张开大嘴,滚滚天地元气不断被盾牌吸入。‘呼呼’声,雕像大嘴喷出八块厚重的元气盾牌,围绕着阴雪歌一阵旋转。

    黑烟扑在其一块元气盾牌上,被元气盾牌打得粉碎,化为一缕缕黑气向四周飞射。

    栾平安一手抓在了阴雪歌的脖上,还不等他用力扣紧阴雪歌的脖颈,阴雪歌袖里二十几道寒光激射而出,向着栾平安的身体激射而去,同时他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栾平安的小腹上。

    要说生死搏杀的经验,要说临阵对战的手段,阴雪歌可是从无数次死一生的绝境闯过来的。他的战斗经验,远比栾平安这个小小的、太平的阳水镇长要强出千万倍。

    倾尽全力的一脚踹在栾平安的小腹上,栾平安很诡异、很不屑的笑了笑,他正要开口讥嘲阴雪歌一个区区还在开辟窍穴,甚至气走百脉都没达到的小小炼气士,怎可能伤到自己。

    下一瞬间,犹如雷霆爆炸的巨大力量在栾平安小腹爆开,栾平安的小半截身体被一脚轰得粉碎,两截身躯向后飞射,狠狠撞进了身后大群的法尉、法役和阳水镇民夫组成的民兵。

    十几个法役、法尉被撞得骨断筋裂,惨号着向后飞去,大片人马歪七歪八的倒了一地都是,起码有百多人被阴雪歌这一脚蕴藏的恐怖力量震死震伤。(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