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章 渭北郡,阳水镇(2)(书号:13584

第七十章 渭北郡,阳水镇(2)

作者:血红
    四轮马车随着人流缓缓前行,渐渐地他们就来到了一座客栈前。

    八开间的客栈正门擦拭得干干净净,十几个青衣小帽的小二懒洋洋的坐在柜台前的长凳上,一脸无聊的看着街上的行人。

    年节将至,但是按照元陆世界的行业潜规则,客栈这种开门迎八方客的行当,就算是年节也要开门营业的。尤其是客栈内,总归有一些误了归期,来不及回家的旅客逗留,你若是关了门,让这些客人又如何是好?

    但是毕竟是年节了,除了客栈滞留的老客人,又哪里会有新客人入住?

    所以平日里精明能干的小二们,只能傻呆呆的坐在长凳上发呆。

    这家客栈的对面就是一座青楼,这才大白天呢,青楼里却已经是人流汹涌,热闹非凡。

    年节到了,大家手头上都有闲钱了,手头上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寻常百姓家的男丁,还要操持明天使用的拜祭祖先、祭祀圣人的祭品,但是那些大家族的少爷公们,他们有钱有闲,又没什么事情好操心,自然就引发了某些兴致。

    所以大白天的,这座阳水镇上数一数二的青楼,生意依旧好得火爆。酒肉香气从大门内喷出老远,那娇滴滴的轻声吟唱,更是惹得人心里痒酥酥的。

    阴雪歌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座生意红火的青楼。

    不要说在律宗山门内,就算是在渭南古城,他们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他突然就想起了,大清早被自己从被窝里抓出来,按在雪地上打得屁股稀烂的清羽郡王。如果清羽郡王都因为被窝里藏了一对儿侍女,被差点打死,那么阳水镇的这座青楼里的人……

    苗天杰眸里一阵精光闪烁,他掐着手指算了半晌,突然拍了一下大腿。

    “妙不可言啊,初沐日之后,不许和女人同房。”

    “但是没有规定说,初沐日后,不能听女人唱曲儿啊。”

    “喝喝小酒,摸摸小手,让那女人品一管紫萧,也是人生乐事。”

    阴飞飞若有所思的感慨起来,他看着苗天杰,压低了声音。

    “品箫,莫非就不犯忌?”

    “品箫,怎能算是犯忌?男女同房,是要正儿八经的做那敦伦大礼,仅仅品箫,却是无妨。”

    苗天杰兴奋得眼皮都在跳动,他又找到了律法的一个漏洞,圣人也会出错,圣人规定了初沐日之后不许男女同房,但是你没说不许青楼的姑娘们,为客人弹奏一曲罢?

    阴雪歌则是想起了方田林临行前交代的话。

    阳水镇民间富庶异常,民风就骄奢yn逸之至。小小一座阳水镇,却有极多的不符律法的事情发生。

    不追究也就罢了,阳水镇这么一个小镇,相对于广袤无比的元陆世界而言,就连一粒沙都算不上,他们的死活存留,律宗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一旦追究下来,尤其是有了洛王府的线索,按照线索抽丝剥茧的一路追查,方田林他们就发现,这阳水镇内的情势,简直就是不正常到了极点。

    现在最要命的问题就是,方田林他们,乃至刑殿沥血堂都知道阳水镇不对劲。但是这座小镇到底哪里不对劲,这个小镇在洛王府一案牵扯了多深,究竟隐藏了多大的黑幕,这都是要彻查清楚的。

    毕竟,这关系着五百万的功绩点。

    彻查洛王府一案,这可是五百万功绩点的大案,由不得方田林他们不小心谨慎。

    四轮马车停在客栈门前,阴雪歌收回目光,不再看那青楼,而是向客栈门楣上的匾额望了一眼。

    “八方老店,有点意思。就住这儿罢!”

    指了指客栈宽敞明亮、干干净净的大门,阴雪歌重重的跺了跺车辕。

    苗天杰麻溜的蹿下坐骑,三两步就到了车辕边,他从储物指环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马扎,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阴雪歌的手,踏着马扎走下了马车。

    “公,您小心,这地儿不干净,地滑呢。”

    “哎,本该让他们铺上红毡的,但是您这不是着急么?”

    “唉哟,小心,小心,哎,您可一定踏稳了。您可是千金之躯,千万小心。”

    阴飞絮一行人在旁边直咧嘴,苗天杰这个马屁精,他真把自己连骨头带肉的卖给了阴雪歌?亏他姐夫是堂堂渭南郡太守,这小这么谄媚阴雪歌,他姐夫林惊风若是见了,会不会掩面撞墙而死?

    看到阴雪歌这等做派,两个坐在长凳上发呆的小二一溜烟的窜了起来,急忙凑到了阴雪歌面前。

    “这位公,您来住店哪?”

    “唉哟,选我们八方老店,您可选对了。”

    “不是咱们吹,咱们八方老店的房间,绝对干净,绝对宽敞明亮;咱们这里的大厨,可都是有手艺的人;吃喝什么的,您绝对可以满意。”

    “您要是一个人住着闷,看到没?咱们对面就是藏翠阁,出条叫人,最方便不过了。”

    阴雪歌还没开口,苗天杰已经飞起一耳光抽在了一个小二的脸上。

    “放你母亲的臭狗屁!把咱们公当什么人了?”

    “窑里的残花败柳,咱家公看得上眼?”

    “你当咱们公是你们这种下贱草民,什么肮脏货色都能爬**的?”

    “有那种生得年轻貌美的残花败柳,给大爷我们送来就是。”

    “咱们家公,只要黄花大闺女!”

    苗天杰仗势欺人的手段,那是天赋神通一般的能耐。他一耳光抽得那小二瘫倒在地,半天都没爬起来。毕竟这小二只是凡人一个,苗天杰的修为再弱,在律宗这几个月,他也打通了第一个窍穴啊!

    阴雪歌轻轻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苗天杰一眼。

    苗天杰谄媚的嫣然一笑,他向阴雪歌点头哈腰的连连道歉。

    “公,不是咱们仗势欺人,实在是这些狗奴才不开眼不是?”

    “您是什么人啊?他们居然敢用青楼里的姑娘玷污您?”

    “被她们玷污的事情,交给我们就是,她们配不上您的身份不是?”

    阴雪歌沉吟片刻,缓缓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哼了一声。

    苗天杰顿时挺起了腰杆,趾高气扬的丢下了几块金饼,大大咧咧的叫嚷起来。

    “好了,你们几个不开眼的狗才,大爷我是什么人?咱家公最信任的贴身主管!”

    “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咱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玩意儿啊?”

    “喏,这是爷赏给你们的。赶紧拿起来,给我们弄一个宽敞干净的大院。”

    “赶紧的,麻利的,弄……五桌上好的酒席上来,不够再添。再给爷我叫十几个什么藏翠阁的姑娘过来,唱唱小曲,让爷们开心开心。”

    手指一指阴雪歌,苗天杰瞪大眼,狠狠的向着小二们低声骂咧着。

    “开眼一点,认清楚,这是我们昆州陈家的少爷。藏翠阁里有清倌人么?弄四五个过来伺候,赶紧的。”

    阴雪歌任凭苗天杰肆意的为非作歹,他背着手,微微挑着下巴看着天空,将一个纨绔公哥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几个小二颤颤巍巍的捡起金饼,麻利的将金饼塞进自己袖里,然后热情无比的引着阴雪歌一行人进了客栈。那个被苗天杰打了一耳光的小二,也是笑容可掬的摸着袖里的金饼,驱赶着马车,带着几头坐骑,从后门绕进了客栈专门存放坐骑、车驾的后院。

    客栈大门内,就是一个宽敞的大堂,摆放了差不多有七八十张方桌。

    第二天就是年节,住在客栈内的客人也不多,阴雪歌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大堂只有三桌客人。其一桌还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青衣男,正趴在桌上自酌自饮,低声的咕哝着什么。

    另外两桌客人,一桌是四个彪形大汉,一看就是打手护卫的角色。

    而另外一桌则坐着一个豪商般的富贵老人,以及两个看起来精明能干的年账房先生。

    阴雪歌目光扫过这些人,然后向大堂柜台后的掌柜望了过去。

    满脸是笑的掌柜正绕出柜台,殷勤的来到了阴雪歌面前,然后伸手虚引,亲自带着阴雪歌来到了后面的客房区。苗天杰又是一通作威作福,挑挑拣拣的,终于挑下了一个**的大院落。

    这个院占地极大,有假山,有池塘,有回廊,有十间宽敞干净的套房。

    在院外面,还有一溜儿耳房,里面住着几个仆役,专门负责伺候院里的客人,什么打杂的事情都可以吩咐他们去办。

    这是八方老店一等一的套院,如果客人有需求,客栈方面,还能按照客人的要求,选调年轻貌美的侍女伺候。很自然的,这价码方面么……

    “别跟爷提‘价码’这个词!”

    苗天杰一巴掌拍在了掌柜的肩膀上,差点没把掌柜的肩胛骨给打断了。

    他指着掌柜的鼻,大声的咆哮着。

    “‘价码’这种东西,是我们昆州陈家的公应该考虑的么?”

    “不就是钱吗?不就是金、银么?”

    “喏,我们公可能要住到开春去了,这些钱,存柜上!”

    手指一弹一晃,苗天杰的手上就洒下了大片金光。整整齐齐一千块四四方方的小金砖堆砌在雪地里,每一块金砖都重达一百两,这一堆儿金砖,就是十万两黄金。

    掌柜的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临近年关,还有这样的大买卖?

    他急忙招呼小二将黄金搬进了账房仔细保存,然后殷切的,亲自去帮阴雪歌操办一应所需。

    不多时,套院的大厅内,几桌上好的酒席就摆了上来。

    十几个生得年轻貌美的青楼歌女,也使尽手段,娇声呖呖的弹唱起来。rs

    s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