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六章 聚于斯地(2)(书号:13584

第六十六章 聚于斯地(2)

作者:血红
    兰岚一声怒喝化为雷霆,震得小楼崩塌粉碎,苗天杰本来勉强还能动弹的右臂,也被震成了七八段。他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用如丧考妣的嗓音尖锐的嚎叫着。

    “不管我的事,我说让他随便给我找一条女人肚兜就可以,就算是青蓏的,我也能接受。”

    “这死胖说,青蓏干瘪得和猴一样,她的肚兜就和她人一样,让人提不起兴趣来。”

    “是这死胖自告奋勇,跑出去偷的肚兜。”

    “他还对我吹嘘说,这是宫廷造物,又是公主贴身之物……”

    阴雪歌眼角乱跳,面孔一阵阵的抽搐着,他看了一眼那些神色狠戾至极的魔凤阁女弟,干巴巴的呵斥起来。

    “闭嘴,都给我闭嘴。三位堂兄,把他们两个混蛋丢进柴房里,让他们好好反思三天。”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面红耳赤的冲了上去,对着苗天杰和阴飞飞这两个败类的渣滓,人渣的泔水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阴飞劫下手极狠,他一把抓起地上一块板砖,狠狠的冲着苗天杰和阴飞飞的后脑勺拍了下去。

    两人哼了一声,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兄弟三个拖起他们的脚,好似拖死尸一般将他们拖进了柴房。

    “兰师姐,几位师姐,还有珧师兄,珧姑娘,请,请。”

    阴雪歌耷拉着眼皮,佝偻着腰杆。无比心虚的向兰岚等人连连点头。

    “那两个混蛋,我一定会好生管束,再不会让他们胡作非为。”

    兰岚嘴角抽了抽,她一把将一份厚厚的书丢进了阴雪歌的怀里,然后向一众女伴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一众魔凤阁的女弟甚至都不愿意回头,似乎多看阴雪歌的小院一眼,她们的眼睛都会受到污染。

    接过兰岚丢过来的书,阴雪歌无奈的向珧荆命、珧暒儿摊开了双手。

    该死的死胖,该死一百次的苗天杰,你们今天。可真给‘老’争面。

    在这一刻。阴雪歌有一种将两个混蛋剁成肉末,搅拌在一起后,拿去喂狗的冲动。

    看着珧荆命脸上端端正正镶嵌着的那柄菜刀,阴雪歌后心一阵冷汗渗了出来。死胖和苗天杰做下那种好事也就不说了。这菜刀是怎么回事?

    自己这院里。会和菜刀打交道的。只有一个人啊!

    ‘嗤’的一声,珧荆命咬着牙,将切进了自己骨头半分深的菜刀拔了下来。

    他掂了掂这柄重达数百斤的菜刀。干巴巴的笑了笑。

    “这是本王自记事以来,受到的最重的伤。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居然就是百炼钢这种凡铁锻造的菜刀。”

    “人生无常,果然。”

    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刀口滴落,珧荆命将菜刀递给身边的一位追随者,神色淡定的抓出一大把赤红色带着刺鼻辛辣味道的药面儿,狠狠的填进了脸上长长的刀痕。

    这种药面名之为‘蝎散’,是律宗专门为在外行走的弟炼制。

    他的药力强大,具有极好的止血、消毒和清淤化脓的功效,但是他药性太过于刺激,涂抹上这种药面儿,就好像被支剧毒的蝎咬伤一样,那种剧痛会让人崩溃。

    ‘嗤嗤’声,珧荆命脸上的血污急速结成血痂,变成黑色血块,然后从脸上脱落。

    他伤口内有一丝淡淡的血色烟雾弥漫开来,一条笔直的赤红色伤痕出现在他脸上,从左眼角直到右侧下巴,将他原本俊朗威严的容貌破坏得一塌糊涂。

    一名追随者小心翼翼的走了上来,捧出了一个小小的肉色玉瓶。

    “王爷,这是‘玉面膏’,清除伤疤,有神效。”

    珧荆命摆了摆手,轻轻的哼了一声。

    “罢了,在杀死皓无忧、瞿乐祐这些狗贼,覆灭皓嶽国朝之前,这条疤,就让他留着。”

    伸手握住珧暒儿的小手,珧荆命反客为主的,大摇大摆走进了阴雪歌的小院。

    他向左右打量着,然后不断的摇头,对这座最多只能容纳十几人的小院点评起来。

    “难怪你要向兰师姐求助,才能救下我妹妹和其他女眷,你只能住这种院,看来手头窘迫?”

    阴雪歌笑了笑,径直走向了自己居住的小楼。

    青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捆扎好了手指上的伤,她呆呆的跑了出来,欣然的看着珧暒儿直笑。

    “少爷,这位姑娘真好看。”

    “是你选的妻么?哎,比当年老夫人和太夫人,都要好看呢。”

    阴雪歌看到了青蓏手指上的血迹,看到了她大拇指上紧紧缠着的,带血的干净布条。他眼角抽了抽,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同样狼狈的珧荆命,然后‘嘿嘿’干笑起来。

    “我家的蠢丫头,青蓏,从小养在家里的小侍女。”

    “笨手笨脚的,也从来没修炼过,但是那一刀……”

    珧荆命的面孔一阵赤红,他和他的一众追随者都面红耳赤,差点没把脑袋塞进裤裆里。

    “那一刀,出神入化,神乎其神,寻常人哪里抵挡得?”

    珧荆命干巴巴的给自己找着借口,扭头看到了自己随从手上拎着的菜刀。

    “本王以为,青蓏姑娘,一定在刀道上大有天赋,或许,她可以尝试着修炼。”

    阴雪歌和珧荆命相互望了一阵,然后‘呵呵呵’的干笑了一通。两人都觉得对方的笑声很是虚伪,所以同时停下了笑声。他们对望了一眼,珧荆命拍了拍珧暒儿的小手,示意她留在外面。

    两人肩并肩的走进了阴雪歌会客的小厅,不等青蓏端上茶水。阴雪歌就反手关上了房门。

    几道法符光纹在房门上一闪而过,隔绝了小厅内的一切响动。

    珧暒儿看着青蓏。

    青蓏眨巴着眼睛,神色诡秘的看着关闭的房门。她不时的回过头来向珧暒儿看一眼,然后眉头紧锁的看向了被关得结结实实的房门。

    “这可怎么好?少爷不带这个漂亮的小姐进去?反而带了个臭男人进去?”

    “完蛋了,老爷如果知道少爷有这种怪毛病,岂不是要气得再死一次?”

    青蓏叽叽咕咕的小声嘀咕着,她自以为自己的声音已经压低到了极限,但是无论珧暒儿,还是珧荆命的那些追随者,一个个都耳聪目明。将她的窃窃私语全听在了耳里。

    珧暒儿银牙紧咬。看着青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珧荆命的追随者们只能仰面看天,他们突然觉得,阴雪歌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人物?

    而他们追随珧荆命已经有很长年头,他们也知道自家王爷的某些怪异秉性。

    现在珧荆命已经和阴雪歌结成了某种特殊的盟友关系。阴雪歌身边的怪胎。会否太多了一些?

    小厅内。阴雪歌将那一卷厚厚的书放在自己和珧荆命之间的方桌上。书上有无数细小的法符纹路闪烁,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写满了人名和各种编号名称。

    亣奐国朝皇族几乎所有男丁都被斩杀。七成女眷被皓嶽国朝贬为女奴大肆贩卖。

    皇帝的后妃,亲王的妃,王公贵族的女眷们,这些女人总数过百万,如今她们都被兰岚强行用底价,从皓嶽国朝的手买了下来。

    而那些编号,则是被贬为战奴的亣奐国朝正规军团士卒所属。

    亣奐国朝被皓嶽国朝覆灭,罪魁祸首就是亣奐国朝掌管天下兵马的太尉一家。

    一国的太尉都成了敌国的人,可想而知亣奐国朝的军队在战争的难堪和无力。

    亣奐国朝是一品国朝,国土广袤,下辖大州八百余,每一大州最少都有数亿民。强盛的国力,让亣奐国朝蓄养了五十个军团的正规军,超过百万将士,起码都是开辟窍穴以上修为的炼气士。

    因为太尉背叛,亣奐国朝的军队几乎是整只整只的被皓嶽国朝大军包围、逼降。百万大军,被歼灭的只有四成,其他三百多万将士全都被俘,被贬为战奴。

    陆陆续续的,皓嶽国朝已经贩卖了其绝大部分的战奴。

    阴雪歌央求兰岚插手的时候,皓嶽国朝手上保留的战奴,只有亣奐国朝原本最精锐的十二支禁卫军团的三支,合计三十万八千余人。

    兰岚是圣人后裔,更是律宗魔凤阁弟,是长老嫡传。她只是略微动用了一点点兰家的影响力,就逼迫皓嶽国朝,将留在手上的最后三支整编制的禁卫军团,全部用极其低廉的价码卖给了阴雪歌。

    不论修为高低,不管实力强弱,一两黄金一个!

    阴雪歌付出了三十万八千多两黄金,就拿下了这些战奴。

    这种行径近乎于明抢,但是兰岚做得理直气壮全无压力,皓嶽国朝也不敢吭声半点。

    至于珧暒儿这些被贬为女奴的女眷么,兰岚同样用一个让皓嶽国朝几乎要吐血的价码,将她们强行夺了出来。此刻皓嶽国朝正在组织运送力量,将那些女眷送去兰岚指定的地方。

    但是皓嶽国朝的主事人也不蠢,皓无忧在交割一应书、公的时候,同样提出了条件。

    那三支禁卫军团的士卒,以后不能踏入皓嶽国朝一步,他们必须发下灵魂誓言,再不和皓嶽国朝为敌。

    珧荆命也无比豪气的发下了誓言,他若要颠覆皓嶽国朝,为自己母国复仇,何须那三个禁卫军团?

    两人坐在方桌边,阴雪歌将那一卷书轻轻推到了珧荆命的面前。

    “我说过,我只要珧暒儿。她以后,就是我的侍女了。”

    “至于你,安王爷,我对你没兴趣。”

    阴雪歌笑看着珧荆命。

    “但是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珧荆命沉默了半晌,这才一把将那主宰了百多万人生死存亡的书抓在了手。

    “你到底看了我妹妹什么?说实话吧,我只听实话。”(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