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五章 挥袖,一耳光(2)(书号:13584

第六十五章 挥袖,一耳光(2)

作者:血红
    竖起三根手指,轩肱士又对自己的话做了补充。

    “三郡之地,得是一品国朝,腹心之地、最膏腴、最精华的三郡之地。每一郡民不少于一亿,每年进贡的税款,在一亿两黄金以上,如此三郡之地,才能拿下她!”

    阴雪歌一行人听得直咧嘴!

    阴飞絮三人面孔赤红,突然有一种恨不得自己就是珧暒儿的冲动。

    堂堂昆吾国朝渭南郡,也算是昆吾国朝最繁华、最富饶的郡治。渭南郡总人口不过两三千万人,每年的税款,能有百万两黄金就算不错。

    轩肱士所说的三个郡,他们每年的赋税总额,比得上三百个渭南郡,比得上好几个齐州的全部收入。

    “一个女人而已,这么,这么值钱!”

    阴飞云呆呆愣愣的看着珧暒儿,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玉低下头,无奈的看着阴雪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珧暒儿的身价简直太恐怖,把现在的阴雪歌和白玉整个卖掉,估计也卖不出她身价的一个零头。

    “卖身?诶?”

    白玉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阴雪歌。

    “其实,卖身也不错啊!我记得,那天晚上夜闯你卧房的娘们,她家给你开出的价码也不低啊!”

    阴雪歌的脸色一阵难看,他怒视白玉,这家伙想干什么?

    兰家给出的价码当然不低,阴雪歌若是入赘兰家,那么兰家可以给他……

    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阴雪歌一巴掌将白玉拍在了地上,男汉大丈夫,入赘之类的事情。他阴雪歌无论前世今生,可都没这么想过。

    白玉这上辈的扁毛畜生,这辈的披鳞带甲的畜生,果真是世世代代做畜生。说不出一句人话。

    冷哼一声。阴雪歌上前一步,踏下了轩洛阁的台阶。踏在了泾渭分明、森严对峙的街道上。

    轩肱士一皱眉头,他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想了想,也就没吭声。

    他对阴雪歌。只是想要用一份采购令,从阴雪歌身后的家族弄一份好处,壮大轩洛国朝的实力。若是为此招惹上皓嶽国朝,轩肱士是不会乐意的。

    他对阴雪歌又更是看清了几分,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为了女色,居然做出这么不明智的事情。卷入一个鼎盛的一品国朝和一个被覆灭的一品国朝的争斗去,这样的年轻人,成不了大事。

    摇摇头,轩肱士向珧暒儿望了一眼。暗叹了一声‘果然是倾国祸水’,然后转身就走。

    轩洛阁的大门在他身后重重关上,将阴雪歌一行人都关在了门外。

    轩肱士已经摆明了他的态度,阴雪歌接下来做任何事情,都和他轩洛阁,和他身后的轩洛国朝没有任何关系。阴雪歌,只是他的普通客人而已。

    “真是现实的世界啊!”

    白玉摇摇摆摆的从地上飞了起来。

    他向珧暒儿瞥了一眼,然后又瞥了一眼,然后他摇了摇头,重重喟叹一声。

    “好漂亮的妞儿,可惜,没毛也没鳞片,不是爷的菜啊!”

    阴雪歌缓缓上前一步,皓无忧、瞿乐祐同时向这边看了过来。他们警惕的向后退了两步,他们身后的律宗弟,就有几个脚下隐隐有烟云缠绕的高手迎了上来,将两人护在了身后。

    阴雪歌笑了笑,指了指珧暒儿。

    “敢问殿下,这位公主殿下,她的底价多少?”

    皓无忧的紧张顿时烟消云散,倨傲的抬起头来。瞿乐祐则是得意洋洋的‘嘎嘎’笑了一声,正要开口,那边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珧荆命已经大吼起来。

    “杂碎,不知名的杂碎,你敢碰我妹妹一根头发,我灭你满门!”

    “该死的杂种,我杀你全家,灭你全族!”

    珧荆命疯狂的挣扎着,四肢敲打地面,震得地面轰轰作响。四个刑殿执事同时压住他的身体,更有刑棒上的法阵禁锢,依旧有点控制不住他的征兆。

    阴雪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珧暒儿轻轻柔柔的开口了,声音宛如泉水流淌过所有人心头,一股恬静、甜美的感觉充斥全身,顿时就连珧荆命都乖乖的闭上了嘴。

    “大哥,你还是这么冲动,我叫你万年野猪精,你硬是不承认,今日看来,你还是老模样。”

    “被当做奴隶贩卖,有什么不好?”

    “能够花费大价钱,将我买回去的世家也好,国朝也好,定然势力雄厚。皓嶽国朝蠢到将我卖出去,未来他们被人灭门,也不可知。”

    皓无忧、瞿乐祐,以及皓嶽国朝一方的律宗弟同时脸色惨变。

    珧暒儿开口这么说了,他们才突然醒悟,珧暒儿自身的价值有多大。以她的姿色,她的禀赋,她的天资,如果她真被一个强横的大势力买回去,未来皓嶽国朝还真有不可测的风险。

    “蠢货,你出的什么狗屁主意?”

    皓无忧一耳光抽在了瞿乐祐的脸上,他公然当众放声对着瞿乐祐肆意喝斥。

    “简直奇蠢无比,说什么用珧荆命最心痛的小妹,引他上当!你就没想过,这女人会给我们带来多大麻烦?”

    瞿乐祐吓得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不敢开口,他眨巴着眼睛,突然灵机一动大笑了起来。

    “太,太,我们……”

    珧暒儿在一旁冷飕飕的开口笑了笑。

    “你们又不愿意拍卖我了?想把我带回皓嶽国朝幽禁终身?”

    清澈如水的双眸一旋,双眸淡淡的雾气好似漩涡,将所有在场律宗弟的心都给吸了进去。

    珧暒儿微微一笑,不屑的摇了摇头。

    “诸位公当,想必有太头衔、王身份、世出身,家长辈是皇帝、亲王、家主、长老的不在少数吧?你们乐意让皓无忧将你们当傻一样戏弄么?莫非,你们还会怕了他?”

    众多律宗弟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冷笑了一声,怕?

    他们会怕皓无忧?哪怕这小身后站着一个一品国朝呢,在场众人,身份和他相当甚至犹有过之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怎么可能会害怕皓无忧?

    “见了我。你们就不想把我带回去?”

    珧暒儿慢条斯理的比出了几根手指。慢的笑着。

    “小女家国破灭,身世可怜。蒲柳之质,也不值得诸位公看重。”

    “但是小女却有几分特殊的本领,或许对诸位公都有用的。”

    “其一,小女博览众书。亣奐国朝皇族藏书,已经全部记在心底。”

    众多律宗弟同时惊呼。

    一个国朝的皇族藏书,无论是天、地理、各种杂艺,这数量都是一个天数字。珧暒儿说她记下了一个国朝的,而且是一个一品国朝的全部藏书,如果不是她吹牛,那么她就真正是世间罕见的妖孽之才。

    这样的妖孽。自然是掌握在手的好。

    “其二,我……”

    珧暒儿正想要一步一步的加大自己的砝码,提升自己的身价,吸引更高级别世家的注意。阴雪歌突然上前两步,冷淡的开口呵斥了一声。

    “够了,你会什么,都不要紧。总之,你是我的侍女了。”

    珧暒儿瞪大眼,略带诧异的看着阴雪歌。

    皓无忧张了张嘴,他正‘哈’了一声,还没说话,阴雪歌已经向远处围观的人群招了招手。

    “师姐,帮我把这丫头带回去。该给多少,您看着办。欠您多少,咱们慢慢算。”

    人群一分,长袍上绣了头魔凤花纹的兰岚瞪大眼,板着脸,周身弥漫着森森寒气出现在众人眼前。

    有老资历的律宗弟一见到兰岚身上的头魔凤纹路,顿时吓得一缩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四周围观的人群,立刻就少了一大半人。

    新进律宗的特进弟们呆了呆,他们同时发现了四周的异样。看着那些老弟纷纷离开,他们也不敢在此多停留,而是纷纷离开了是非之地。

    当然在离开前,他们都很认真、很留神的向兰岚和她身边的几个女伴看了一眼,将她们身上头魔凤的纹样,牢牢地记在了心。

    兰岚的脸色很难看,她也是一个女人,而阴雪歌居然让她帮他去购买一个女奴?

    如果阴雪歌是让她帮忙,购买亣奐国朝全部的战奴,兰岚一句话就能解决掉这个难题。

    但是要她一个女人,去购买另外一个女人,这似乎就有点侮辱她的意思?

    阴雪歌敏锐的察觉到了兰岚心的不快,他快步上前,凑到了兰岚耳朵边,低声咕哝了一句。

    “买下她,把她交给我,不会亏本。”

    “三品白水之体啊!”

    兰岚的眼角跳了跳,她深深的看了珧暒儿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

    “不是因为她生得好看?”

    阴雪歌笑得很纯真。

    “哪里有师姐您好看?毛都还没长齐全的黄毛丫头,买回去和青蓏做个伴。”

    “我看的,是她哥哥珧荆命!”

    兰岚的脸突然变得赤红一片,她骇然瞪大眼,惊悚的看向了阴雪歌。

    “你,喜欢这个调调?若是如此,你若能入赘我兰家,我有几个堂弟,你大可以考虑一下!”

    阴雪歌同样惊悚的看着兰岚,他急忙摇头。

    “开玩笑,我怎会对男人感兴趣?”

    “我只是看了,珧荆命这人而已。你不觉得,我身边需要几个强力点的人?”

    兰岚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珧暒儿,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也好,不过是一个侍女而已。”

    她身形一晃就到了珧暒儿身边,手指轻轻一捏,就将珧暒儿手上的锁链捏断。

    皓无忧一紧张,顾不得好歹就伸开双手拦在了兰岚面前,嘶声大吼起来。

    “这女人,我们不……”

    兰岚右手一挥,袖一晃,就听得一声脆响,皓无忧被一记耳光打飞了老远。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