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四章 雕栏玉砌应犹在(1)(书号:13584

第六十四章 雕栏玉砌应犹在(1)

作者:血红
    轩洛阁,茶香轻浮。

    轩肱士端着茶盏,坐在静室一侧,眯着眼打量着阴雪歌。

    同样端着茶盏,阴雪歌不动声色的品着香茶,偶尔向轩肱士点头微笑。

    三位轩洛阁的大朝奉站在一张宽大的长案边,紧张的清点着阴雪歌拿出来的各色奇花异草,各种已经初步提炼过的珍稀矿产材料。

    几箱金条码放在地上,这里面一共有黄金五万两。

    三套战阵,虽然只是最初阶的战阵,但是价码放在那里。高昂的价格,让阴飞絮三人都有点坐立不安。一套战阵就要了阴家一个七品家族过去三五年的全部结余,这也太吓人了。

    阴雪歌却是拿出了五万两黄金后,就提出用各种原材料折算成黄金。

    轩肱士很是欢喜的答应了阴雪歌的条件。直接用黄金交易,说实话,轩洛阁的利润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没有什么大的油水。但是各种珍稀原材料么,这里面可就隐藏了数十倍甚至是数百倍的暴利。

    所以轩洛阁三位最有经验,眼力最强的大朝奉就被召了过来,仔细鉴定阴雪歌拿出来的这些材料。

    “八千年鬼面血心果……黄金三千两。”

    “七千年空云通幽草……黄金四千二百两。”

    “噢?千八百年气候的白骨蜈蚣藤?好东西呀,可惜,可惜,就差两百年……可抵算黄金两万两。”

    听到这个价码,阴雪歌还没吭声。站在他身后的阴飞劫怪眼一翻,已经大叫了起来。

    “两万两?”

    阴飞劫生得难看,长得狰狞,大鹰钩鼻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轩洛阁的大朝奉们向阴飞劫望了一眼,他那张略丑、狰狞的面孔一阵扭曲,谁也看不透他到底是吃惊呢还是不满。沉吟片刻,三位大朝奉相互望了一眼,嘴唇微微动了动,其一位老先生就笑了起来。

    “这位公,对这价码不满么?”

    “也是。将近一万年火候的白骨蜈蚣藤。这是炼制天阶丹药‘千毒炼骨丹’的主料,两万两黄金的价格,的确是低了些。但是公也要考虑一点,炼制千毒炼骨丹。总归有失败的概率。”

    沉吟片刻。这位朝奉先生竖起了五根手指。

    “再加五千两黄金。毕竟我们炼制丹药,耗费也是不少,这成本。总归要算进去的。”

    阴飞劫不再吭声,他紧紧的闭上嘴,死死地咬着牙,唯恐发出半点儿声音。

    阴雪歌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似很满意的笑了笑。

    “三位先生说得极是,就按照三位先生的话办。”

    话说得轻巧,但是阴雪歌和三位同族兄弟如今心里面,早就翻腾起了滔天巨浪。

    一株将近万年的白骨蜈蚣藤,仅仅是原材料,就价值两万五千两黄金?阴家曾经在四绝岭深山,找到了三株绝对达到万年火候的白骨蜈蚣藤,但是那年将那三株万年灵药进献给渭南郡太守府后,只被折价一千五百两黄金而已。

    三株总价一千五百两黄金,每株单价五百两!

    但是到了律宗,一株不满万年的白骨蜈蚣藤,同样是收购原材料,就价值两万五千两黄金?

    四个人都不再吭声,他们在默默的计算,这么多年来,阴家进献给渭南郡、齐州府,进献给昆吾国朝的那些灵药灵草,到底亏损了多少黄金。

    但是律法摆在那里,严苛的炼丹限制放在那里。

    阴家没有自家的炼丹师,没有贩卖丹药的权利,阴家就只能低价的出售自己一代一代人辛辛苦苦照顾数千年、万年的灵药。哪怕这价格被压到了近乎卑微的水准,你也只能向昆吾国朝的官方贩卖。

    阴飞絮三人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幸好他们来到了律宗,幸好他们是律宗弟,避开了世俗国朝一层一层的扒皮。这样直接和律宗内部的商铺交易,这些灵草,价格居然如此吓人。

    数十株数千年份到万年火候的灵药被鉴定完成,总价值达到了惊人的一百七十八万两黄金。

    这个天数字般的价格让阴雪歌都有点坐不住了,他眯着眼,看着那些灵草,只能暗自捉摸着,阴幽临行前塞给他的那一堆灵药灵草,到底价值多少?

    三位大朝奉又开始鉴定阴雪歌拿出来的那些珍稀金属材料。

    昆吾国朝地处西疆,比邻蛮荒之地,昆吾国朝的自然环境和其他地方就有极大的差异。所以阴家地盘上出产的珍稀金属,就有了其他地方迥异的一些特性。

    和元陆世界其他地方出产的金属材料相比,阴雪歌拿出来的这些金属,在坚硬度上就格外超出了一截。

    西方属金,元陆世界庚金气息越是向西就越发浓郁。所以阴家开采的这些金属材料,蕴藏的庚金之气更加精纯、凝炼,若是炼成法器、法宝,锋利程度当比其他地方出产的同种材料高出五成以上。

    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提升幅度。

    坐在一旁的轩肱士都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仔细的亲自鉴定起一块阴雪歌拿出来的,名之为‘千缠百绕黑水缅铁’的材料。这是一种柔韧度极大的金属矿石,能够极大的提升法器、法宝的抗击打能力。

    “好东西,庚金之气如今浓郁,几位出身西疆国朝吧?”

    轩肱士抬起头来,向阴雪歌等人笑了笑,眸里闪过一抹奇光。

    “西疆诸国的所有金属材料,都被那边的几个一品国朝垄断,平常我们想要从他们手上得到些许都要付出极大代价。奈何我轩洛国朝炼制各种法阵、法器,需要耗费大量优质金属材料。”

    手指向摆放在长案上的三套战阵指了指。轩肱士压低了声音。

    “若是几位公,未来每年都能向我轩洛国朝出售一些自家产的金属材料,这三套法阵,就当奉送了。”

    阴雪歌嘴角微微一勾,他看了一眼轩肱士,轻轻的摇了摇头。

    “私自贩卖金属材料,这可是……”

    “重罪嘛,但是如果不是私自贩卖呢?”

    轩肱士飞快的接上了话茬。

    “轩洛阁在奇宝堂也有人脉,可以从奇宝堂求取一份‘采购令’,由我轩洛国朝专门向几位公采购一定数量的金属矿藏。有奇宝堂明签发的‘采购令’。谁敢管我们?”

    阴雪歌眉头一挑。他笑着向轩肱士摇了摇头。

    “掌柜的开玩笑了,一份采购令都能解决的问题,掌柜的身后国朝,莫非这么多年来。都没能从西疆得到足够的资源么?”

    轩肱士也苦笑了一声。他摊开双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公是第一次离家本家,进入律宗吧?嘿嘿,西疆诸国朝的世家。无论皇族、贵族、普通世家,他们怎可能踏入我轩洛阁一步?他们若是要交易,自然有西疆几个一品大国朝的店铺为他们服务。”

    阴雪歌傻眼了,他和阴飞絮三人相互望了望,感情他们还没弄清这里的基本情况?

    原来那些国朝贵族、世家们,他们就算加入了律宗,他们来绯月谷交易,也有专门的店铺供他们选择?倒是他们出身太低,区区七品世家出身,又是南宫南直接推荐进入律宗的特进门人,他们不知道这些潜规则,倒是情有可原。

    不等阴雪歌开口,轩肱士又急忙补充道。

    “今日得见公,却是有缘。公且放心,有采购令在手,我们只要行事小心,不为外人知晓,我轩洛国朝远处东疆之地,绝对不会泄露了风声。”

    “还请公仔细衡量一番,有我轩洛阁为公您提供一些外面见不到的资源,对公几位的修行,也有好处啊。”

    阴雪歌陷入了沉思。

    按照律法,各国朝的世家搜集的所有天才地宝,都必须向自家所属的国朝出售,用一个低廉得让人心冷的价格向国朝出售,换取一点点可怜巴巴的修炼资源。

    如果那份采购令真能避开律法的约束和限制,那么阴雪歌倒是不介意和轩洛国朝合作。

    和一个强大的国朝拉上关系,一如轩肱士所说的,有了一个国朝的资源做支撑,就算阴雪歌现在背后站着兰家和南宫家,不在乎轩洛国朝的资源,但是还有阴飞飞他们五人呢?

    还有青蓏这个小丫头呢?

    沉吟了许久,阴雪歌放下茶杯,手指轻轻的在茶盏盖上弹了弹。

    “掌柜的所说的,倒是让人心动。”

    “只是关于采购令一事,还请掌柜的容我们两天时间,等我们向师门长辈咨询一二后,再做计较。”

    轩肱士顿时就笑了,他看得出来,阴雪歌动心了。

    动心了就好嘛,关于采购令的事情,他还真没有隐瞒任何细节,有了采购令,就能绕开一个又一个国朝的贸易封锁,直接从材料原产地合法的采购所需的珍稀材料。

    但是一份采购令得来不易,如果不是奇宝堂有位大人物,欠下了轩洛国朝皇族的人情,他也不敢说,就能从奇宝堂得到采购令。

    如果不是阴雪歌拿出来的金属材料,庚金之气太过于浓郁和精纯,相关属性比其他地方所产的同类金属高出了太多,轩肱士也不会下狠心,将那一份采购令用到阴雪歌身上。

    那几块样品金属的庚金之气,实在是太浓郁了。金属本身的属性就提升了一半以上,如果炼制成法阵的话,相同的炼制手法,相同的耗费,法阵的威力或许能提升一倍以上?

    轩洛阁的法阵,搞不好就能压过那些超品和一品国朝的出产,这对轩洛国朝的整体实力,都是有极大提升的。(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