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二章 一字曰,杀(1)(书号:13584

第六十二章 一字曰,杀(1)

作者:血红
    律宗,灰白色的岩石堆砌成雄伟的山岭。

    高山之巅,高塔直插云霄,一道一道辉煌瑰丽的光环围绕高塔缓缓旋转,各色奇光照得周边数百里一片通明。

    高塔内,每一层都方圆数十里,高有十里上下。塔有日月山水,有庭院人家,这里四季百花盛开,恒古草木长青,一花一草,一树一木,无不匠心独运,精致细微到了极致。

    距离地面不知道多少里,高塔之巅,一位白发白须白眉白袍的老人盘坐在高塔边缘护栏上,低头俯瞰苍茫天地。他双眸红光喷涌,好似两颗小太阳在熊熊燃烧。

    他身后悬浮着一尊高有十七八丈的高大身影,看上去和老人生得一般无二,满头长发喷涌着火焰,无数发丝向着四周虚空延伸出数千丈远。高空无穷无尽的大日阳刚元气呼啸而来,纷纷注入发丝,循着长长发丝不断涌入这高大身影内部。

    莫天愁乖乖的站在老人身后,敬畏、尊崇的看着那高大的身影。

    神魂,唯有浑身精气神融二为一,三花聚顶、五气归元,斩断命盘枷锁的强者,才能修成的神魂。

    这是长生之基,这是力量之种,这是天地间无数奥秘的钥匙。

    神魂高一寸,得寿一百年;神魂高一尺,延寿一千载;神魂高一丈,高寿一万年。

    老人身后神魂高达十七八丈,就代表着他绵延长。长达十七八万年的寿命。对于任何一个炼气士来说,以万年来计算的寿命,那就是至高的追求。

    一个踞悬浮在莫天愁的面前,踞上喷出一缕毫光,内部有无数蝇头大小字迹闪烁。

    从阴雪歌出生时起,他的所作所为,他的一切行动举止,包括他的父族母族,他的近亲远戚,一应资料应有尽有。甚至阴雪歌在阴家宗学。一共得到了多少固元丹。某一年、某一月,他的实力进度如何,这里都有着详细的记载。

    背对着莫天愁的老人,用某种奇妙的手段阅读了踞的全部资料后。轻轻的笑了笑。

    “资质平平。其他。也乏善可陈。”

    “只是普通小世家。普通世家。”

    “今早上,他真个用出了乱木杀?”

    莫天愁向老人欠身行了一礼,态度无比的恭谨。

    “是。那杂役弟罗天光。的确是被乱木杀所斩杀。虽然运用尚不熟练,却也有了几分威力。”

    老人身后神魂头顶喷出一道火光,好似火山爆发一般,火光冲起来有上千丈高,将一道呼啸而过的天火罡风冲撞成粉碎后,这道火光才慢慢收回体内。

    他低下头,眸里闪过无数摇曳的身影,转瞬间,他的瞳孔内出现了阴雪歌的身影。

    高出地面不知道几千几万里,律宗山门内弟无数,老人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直接锁定了站在自家宅院门口,笑吟吟向兰岚拱手行礼的阴雪歌。

    “青木之体倒是不假,就是不知,到底是几品的资质。”

    “兰家……”

    沉吟片刻,老人挥了挥手,莫天愁乖巧的抓起记载了阴雪歌全部资料的踞,双手轻轻一抖,踞上两枚法符闪过一道奇异光辉,偌大的踞就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莫天愁知道,这份踞,已经被传送到了高塔之,莫家的资料库储存。

    既然是青木之体,那么阴雪歌就有资格进入莫家高层的法眼,今日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谁知道未来是否有风云际会的一天?从今天起,关于阴雪歌的一举一动,都会有莫家专门的人负责观察、记录。

    老人不吭声,莫天愁就乖乖的向老人磕头行了一礼,起身快步走到了高塔正的法阵。

    一抹强光闪过,莫天愁瞬间出现在了高塔底部一座广场上,几个青年已经等在了这里。

    “天愁,老祖怎么说?”

    一个青年压低了声音,唯恐惊动了高塔内的诸位长老。

    莫天愁不吭声,他背着手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冷冽的笑了笑,伸出右手轻轻的向下一挥。

    “诛,罗天光满门。将事情,扣在阴雪歌头上,一定要让罗家的那位世妃知道,是阴雪歌动用律宗的资源,杀了罗天光满门。”

    “接下来呢?”

    另外一位青年追问着。

    “接下来?接下来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莫天愁看傻瓜一般看着那青年,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门。

    “谁知道罗天光是被我们指使去找阴雪歌麻烦?”

    “谁知道罗天光找他的麻烦,是因为我对兰岚?”

    “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不用弄得这么清楚。让罗家去对付阴雪歌吧,若是罗家能扼杀了这个青木之体的幸运儿,那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罗家做不到……嘿,不过一个青木之体,值当我们劳神耗力的?”

    莫天愁得意洋洋的说这话,远处另外一个青年已经脚踏烟云,快若流星的掠了过来。他兴奋的凑到了莫天愁身边,看了看前方高塔,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天愁,我打探清楚了,就今天下午,兰师姐约了几个魔凤阁的闺友,去‘绯月谷’游玩。”

    莫天愁呆了呆,立刻将阴雪歌丢在了霄云外。

    “绯月谷?嘿!”

    用力的拍了一巴掌大腿,莫天愁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奇宝堂刚刚从幽影之海弄了一批水属奇珍,这几天就在绯月谷贩卖,我怎么糊涂了,兰岚她最近,不是正要炼制一件水属性的法宝么?”

    一众莫家弟兴冲冲的踏上烟云,一溜烟的向远处飞掠过去。

    在他们身后,一个面无表情的年男掏出一块法符,激活法符上的传音法阵,冷漠的呵斥了一声。

    “一品杂役弟罗天光,触犯门规,对圣人圣像不敬。”

    “按律杀罗天光直系三代亲眷,以正门规,以儆效尤。”

    “另,这件事情,就不用特意备案上传,特事处理吧,不用让太多人知晓了。”

    昆吾国朝,洛国,洛王府。盛装打扮的罗青青宛如一只尊贵的孔雀,满脸娇笑的斜倚在一个柔弱青年的怀。长长的宫裙水袖挡住了她的手臂,只能看出,她的手臂正在距离的活动着。

    身穿蟠龙袍,生得白皙瘦弱,好似刚发芽的豆芽菜一般青嫩,双眼凹陷、精气神显得极其匮乏的青年正是新上位的洛王世方德厚。

    他的兄长,原本的淸王世在四绝岭被无名诛杀,幸运的方德厚即刻继承了世之位。

    没过几天,洛王府一案尘埃落定,淸王一脉顺利接掌洛王之位,方德厚就稀里糊涂的,成为了洛王府的小主人。手腕高强的罗青青有意讨好接近方德厚,轻轻松松的就定下了自己世妃的头衔。

    此刻两人正位于洛王府后花园,方德厚浑身战栗的靠在一株花树上,龇牙咧嘴又是痛苦又是享受的倒抽着冷气。他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身后树干,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

    花树剧烈的颤抖着,片片花瓣轻盈落下,更有片落在了方德厚的头上、肩上。

    骤然间方德厚身体一抖,他剧烈的颤抖了几下,白皙的面孔变得潮红一片。

    罗青青‘嗤嗤’笑着抽出手来,用手绢擦干净了手掌上黏着的秽物,无比亲昵的拍了拍方德厚的双颊。

    “小王爷,这次可比刚才那次强多了。”

    “整整半盏茶的时间呢,小王爷真是太强了。”

    方德厚‘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一把搂住罗青青的肩膀,志得意满的笑着。

    “青青,不是小王在这里夸口,就说这床榻上的……”

    一个侍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脚步声打断了方德厚的话,也打扰了他的雅兴。

    方德厚双眼一瞪,正要开口呵斥,罗青青已经看清了侍女的面孔,这是她从罗家带来的心腹侍女,专门为她打理一些机密的、**的、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手捂住方德厚的嘴,罗青青冷喝了一声。

    “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侍女一言不发的将一枚法符递了过来,罗青青接过法符,手指微微一用力,法符就炸成了一团烟雾,里面有几行清晰的字迹迅速闪现。

    “罗天光死了?满门被杀?是阴雪歌……在律宗举报罗天光不敬圣人?”

    罗青青气得浑杀抖索,她气急败坏的举起双手,尖声尖叫了起来。

    又是阴雪歌,又是他!

    前些日,她让行空法门的几个师弟,追查自己两个亲密师弟被杀的真相,最后找到了阴雪歌的头上。结果律宗南宫南等人突然出现,她的几个师弟无功而返。

    加上赫伯勃勃和阴雪歌之间的旧怨,罗青青已经将阴雪歌恨到了骨里。

    更有阴雪歌故意引诱她踏入陷阱,结果被公主重创,如果不是那时候的淸王世及时出现,开口救下了她,怕是她早就被公主挫骨扬灰,骨灰都被埋进四绝岭的深山老林。

    饶是如此,因为得罪了公主的关系,罗青青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敢返回行空法门,只敢留在洛国,每天逗弄洛王世打发无聊的时光。(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