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一章 八方细雨汇翠谷(2)(书号:13584

第六十一章 八方细雨汇翠谷(2)

作者:血红
    “不管你有多少借口,跟我们回刑殿走一趟,我们保证你连你小时候尿床了几次,都会说得清清楚楚。”

    远处,另外一座相邻的秀峰之巅,几个身长玉立的青年静静的站在树梢上,眺望着这边的动静。他们同样穿着律宗弟特有的血色长袍,但是他们长袍上的花纹,却非同寻常。

    兰岚的袍袖上,纹了头魔凤的纹路。

    而这几个青年的长袍上,则是纹了一条正在翻江倒海,口吐烟云的头孽龙。

    他们眸里闪耀着淡淡的光芒,显然都修炼了某些奇特的秘法,隔着二十几里地,他们依旧能清楚的看到阴雪歌门前发生的一举一动。

    “呵,真敢杀人?”

    明显是带头的那位青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作为一个刚刚进入律宗,还是特进的内门弟,没有丝毫根基,没有任何背景,居然敢如此放肆。”

    几个青年同时晒然一笑,其一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就算是铁人,进了扒皮殿,也别想囫囵个的出来。这小,惨喽。”

    “再惨也是活该,谁让他居然让兰师姐……”

    其一青年话音未落,带头的那青年人已经不快的‘嗯’了一声。

    几个青年顿时同时闭上了嘴,同时聚精会神看向了阴雪歌的方向。

    带头的青年人轻轻的笑了声,低声的咕哝起来。

    “罗天光倒是有用。死了,还能拉着这厮一起死,他这条命倒也值了。”

    阴雪歌被铁链拖拽着向前踉跄了几步,他剧烈的咳嗽着,再次大口的喷血。

    嘴里还叼着一块卤肉皮的白玉飞一样从院里窜了出来,看到浑身是血的阴雪歌,他艰难的将嘴里的肉皮吐出,张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白玉,不许胡来!”

    阴雪歌猛地抬起头,向白玉厉声呵斥。

    几个刑殿弟的目光一动。同时看向了白玉。

    一条龙鲤。而且还是幼生体的龙鲤,若是培养得到,未来真个让他化身为龙,这助力可就太大了。

    一名刑殿弟当即大声呵斥。

    “此妖物。是如何潜入律宗的?速速将他擒拿。不可容他逃遁了去。”

    一道红影闪过。香风飘过出,兰岚闯入场,一耳光抽在那开口的刑殿弟身上。

    耳光声清脆悦耳。刑殿弟脑袋转过几乎一百八十度,颈骨发出可怕的响声,他的身体打着转儿飞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喷着血,一路翻滚着飞出了三十几丈,一头扎进了下面的山坡,顺着陡峭的山道滚了下去。

    不等其他人开口,兰岚双手突然变成了诡异的幽蓝色。

    原本白皙细嫩的玉掌,变得好似蓝宝石雕成一般,血肉都变得透明,手掌的骨骼则是闪耀着瑰丽阴冷的紫蓝色。四周温度直线下降,还在飘落的雨点当即变成了细小的冰粒飘落。

    兰岚双掌轻拍,‘咔擦’声,在场数十位刑殿弟同时飞起。他们每人胸口挨了一掌,身体迅速被一层透明的蓝色冰层覆盖,远远的被打飞了数十丈外。

    “我来作证,阴雪歌试验秘术,被罗天光打扰,秘法反噬,误杀罗天光。”

    冷笑一声,兰岚双掌喷出长达数丈的幽蓝色寒气。

    “按我说来,罗天光以卑贱杂役之身,胆敢打扰内门弟潜修秘术,该死!”

    “但,本门律法森严,阴雪歌毕竟误杀人命,责他赔偿抚恤金黄金一百两,也就是了。”

    几个被打飞的刑殿弟身上,腰间携带的法符自发崩解,一道流光闪过,他们身上的冰层迅速的溶解。

    被冻得面孔苍白,浑身瑟瑟发抖的刑殿弟狼狈的走了过来,哆哆嗦嗦的打着寒战,向兰岚鞠躬行礼。

    “兰师姐,我们……”

    “你们意欲何为?莫非你们勾结罗天光,意图谋害内门弟阴雪歌?”

    “若是你们真有此心,阴雪歌就在这里,你们只管颠倒黑白打杀了他,大不了,事后我查清真相,灭你们族就是了。”

    兰岚眯着眼,笑得很是灿烂。

    “放心,我说要杀你们族,就连你们左邻右舍,都不会放过。”

    几个刑殿弟身体一哆嗦,差点没跪在了地上,他们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说话,几道破空声传来,刚才在远处旁观的血衣青年已经踏着烟云快速掠来,轻盈的跳下地面。

    “兰师姐,我们正好路过,恰好看到事情的全部经过。”

    带头的那位男青年很温和的笑着。

    “一如师姐所言,阴师弟,只是误杀,并非有意。而且这一切,都是罗天光罪有应得。”

    兰岚红唇微微一抿,她背起双手,静静的上下打量起男青年。

    男青年双手揣在袖里,笑呵呵的向兰岚微微欠身行礼。无论是笑容还是举止,都挑不出半点儿瑕疵。

    两者对视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兰岚才一把抓住了阴雪歌的胳膊,将一颗疗伤的丹药丢进了他嘴里。

    “莫天愁,这是阴雪歌,我兰家亲传弟。”

    “本来,我们想要让他的修为突破到餐霞饮露境后,再做宣告。”

    “但是今天事已至此,让你们提前知道,却也没什么大碍。他,是我兰家的亲传弟。”

    阴雪歌吞下了丹药,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吭声。他在脑里回忆,家族亲传弟的意义。但是不管是什么意思,反正兰岚既然出面表白了他的身份,那么他无形就多了一座靠山。

    这,总归是好的。

    莫天愁笑得更加灿烂了。他看向兰岚的目光就越发的温柔。

    “原来是师姐家族看的人,这小还真是走运。”

    “这么看来,师弟还真要感激那个叫做罗天光的弟,不是他的死,我们怎么会知道,阴师弟居然已经被兰家纳入囊呢?”

    “只是师弟不解,这位阴师弟何德何能,能够让师姐……背后的兰家,如此看?”

    阴雪歌直起了身体,他掏出一把治疗外伤的膏药。仔细的涂抹在了自己的骨折处和皮肉撕裂的地方。

    听到莫天愁的问题。阴雪歌笑着摇了摇头。

    “这位师兄,阴雪歌此番有礼了。”

    “兰家为何看我,这和师兄你有什么关系呢?莫非师兄,有意同样成为兰家的人?”

    莫天愁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迅速恢复了正常。

    兰岚则是抿嘴一笑。笑意尽是讥诮之色。

    “莫师弟。你若是真愿加入我兰家,这待遇定然是不坏的,肯定比阴师弟要高出许多。你可有意?”

    阴雪歌立刻抚掌大笑。

    “莫师兄如此人物,若是一样成为兰家的亲传弟,定然比师弟我更受重用呀。”

    阴雪歌终于想到了所谓家族亲传弟的意思。

    太古之时,三大至圣,八百圣人,八百零三个圣人家族,他们的后裔掌控了至圣法门的至高权柄。换言之,他们就是元陆世界最高的主宰。

    兰家先祖,八百圣人之一。

    兰家,至圣法门最有权柄的家族之一。

    但凡律宗搜刮元陆世界精英弟,有天赋超卓,被某个圣人世家看者,都会被着重培养。精英弟从圣人家族得到传承、资源和庇护,而精英弟则用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为圣人家族效力,让家族的势力越发的强盛。

    这种关系,就是所谓的‘家族亲传’。

    所有家族亲传弟,他们身上都带着清晰的烙印,他们是律宗弟,但是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阵营,有了自己的归属。他们在律宗修炼,但是他们效力的主要目标,已经变成了自己身后的家族。

    兰家,居然是上古圣人传承的血脉。

    如此看来,能够和兰家分庭抗衡,瓜分阴雪歌的南宫家,应该也是相同的存在。

    而能够和兰岚平等交流,不卑不亢的莫天愁,他身后的莫家,显然也是同样的庞然大物。

    所以阴雪歌故意的说出了那番话,他一派天真懵懂的模样,就是要恶心莫天愁。

    干咳了两声,莫天愁笑着向阴雪歌摇了摇头,连声苦笑。

    “加入兰家,哈,阴师弟真是开玩笑了。师兄我就算有这份心,兰师姐的家族,也不会收呀。”

    深深的看了阴雪歌一眼,莫天愁突然问了一句。

    “不知道,阴师弟身上,可有什么值得兰师姐看重之处?”

    但是刚刚问出这番话,莫天愁就仰天打了个哈哈,轻轻的摇了摇头。

    “是师兄我唐突了,兰师姐,这种话,我本不该问。”

    “我们各家的亲传弟,所有的资料,都秘不示人,倒是我问得太唐突了。”

    轻笑几声,莫天愁依旧是举止无可挑剔的向兰岚行礼致意,随后带着身后几个青年腾空而去。

    他们刚刚离开,远处就传来破空声,一名面如重枣的魁梧老人带着数十位刑殿弟驾驭飞舟,穿破雨云横空而来。飞舟还未挺稳,他们已经从飞舟上跳了下来。

    “是谁敢在这里杀人?莫非律宗的规矩,都是白纸一张么?”

    老人声音如雷,震得阴雪歌耳膜剧痛。

    兰岚轻笑一声,向老人欠身行了一礼。

    “阿叔,你又吓唬人?”

    “没大事,阴雪歌修炼秘法,被个胆大妄为的杂役扰乱心境,秘术反噬误杀了杂役。”

    老人顿时笑了,他看了阴雪歌一眼,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些许小事,果然不算什么。罢了,着杂役弟将这里路面修葺一番,阴雪歌,抚恤金,你择日送来刑殿吧。怎么也是一条命,虽然是他的错,你多少补偿些银就是。”

    飞舟呼啸远去,在律宗山门内当众杀人的事情,居然就这么了了。(未完待续……)

    ps:穴hong1979,请大家微信关注猪头。在手机上搜索‘血红’二字,就能有各种猪头相关的资料以及番外篇出现。另外,如果大家有各种问题,猪头也会统一回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