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章 受辱(2)(书号:13584

第六十章 受辱(2)

作者:血红
    苗天杰早就不爽这些杂役弟的态度了,他们每次见了这些以追随者的身份,直接加入律宗就进入外门的特进弟,都好似见了仇人一般。

    说话冷冰冰或者阴阳怪气,态度苛刻而刻薄,完成任务的时候对他们指手画脚无端挑刺。更是随时随地的找借口克扣他们的功绩点,苗天杰早就想要揍他们了。

    这些天来,苗天杰苦心钻研了一番律宗的弟戒律,外门弟的地位比杂役弟高出一大截,像他这种外门弟,就算殴打了杂役弟,最多罚没一些功绩点,也不会有……

    卷起袖,苗天杰刚刚冲到那杂役弟面前,这个杂役弟已经大吼了一声。

    “请刑殿师兄作证,师弟只是被逼防卫,并非有意冒犯外门师兄!”

    一声大吼,杂役弟身形如风从苗天杰身边掠过,在他掠过苗天杰的一瞬间,他的手肘和膝盖狠狠的在苗天杰的身上轰了十八击。

    出拳如雷,拳劲如钟鎚,狠狠轰入苗天杰骨肉之,震得他身上数十根骨头全部粉碎。

    苗天杰惨嚎一声,身形一软,倒在地上向前滑出老远。

    出手的杂役弟轻描淡写的站定身形,拍了拍袖,目光森冷的向阴飞飞等人望了一眼。

    “你们是外门师兄不假,但是你们修为还不如我,你们想要揍我,也要打得过我才行。”

    杂役弟的话语充满不屑,他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阴飞飞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他缓缓上前了一步。

    “就算小苗有什么不对,你何必下手这么狠辣?”

    “伤筋动骨,他这起码两个月动弹不得。”

    杂役弟回过身来,冷冷的笑了笑。

    “他还活着,我就没有违反宗门律法。你若是不服,可以来打我!”

    阴飞飞浑身膘肉抖了抖,他很想冲上去毒打那杂役弟一顿,但是看看躺在地上连抽搐都不敢抽搐,身体微微一动就大声喊痛的苗天杰。他又失去了那份勇气。

    几个身穿血衣。袍袖上纹以黑色律兽头像的刑殿弟好似鬼怪一般,悄无声息的从不远处的树后转了出来。他们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双手杵着密布着倒刺的刑棒,摆出了一副看戏的架势。

    律宗律法森严。但是并不禁止弟的打架斗殴。

    在这一点上。律宗还是很‘开通’的。只要不闹出太过于惨重的流血死人冲突,每年重伤若干万门人,死掉若干万门徒。这对律宗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大事。

    律宗弟,未来要行走天下,监察四方,和他们为敌的人,有世家权贵,有大宗门弟,有邪魔外道,甚至有山贼土匪。每一个律宗弟都是满手血腥,每一个律宗弟都杀人无数。

    在宗门内就通过大量的争斗厮杀,培养出律宗弟的凶煞气息,这是律宗高层,乃至至圣法门都默认的事情。甚至,至圣法门还在有意无意的推动这种弟之间的争斗。

    所以刑殿弟们并没有上前制止阴飞飞,而是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观望。

    正大清早,四周宅邸都有人进进出出,一些内门弟也带着自己的追随者走了出来,抱着膀向这边张望着。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多些热闹的世家。

    阴飞飞双手握拳,紧张的看着那个杂役弟,他向前走了两步,还没动手,后面已经有人大声喧哗。

    “胖,死胖,揍他呀!”

    “律宗弟规,不禁私斗,揍他!”

    “死胖,打死这死人脸,世我赏你一铜钱。”

    阴飞飞转过头,气恼的看到几个细皮嫩肉的公哥正挥拳呐喊、兴风作浪。

    他气得恨恨一跺脚,正要开口说话,那杂役弟一眯眼,直接窜到了他面前。

    一记重拳笔直轰在了阴飞飞肚皮上,阴飞飞的肚皮浑圆,膘肉极厚,杂役弟的整条手臂几乎都轰进了他的肚皮。阴飞飞惨嚎一声,浑圆的身躯被打得飞起,一头撞向了身后的阴飞劫三人。

    阴飞絮、阴飞劫、阴飞云三人同时伸出手,狼狈的托住了阴飞飞。

    他们只手臂几乎同时刺进了阴飞飞的后背,深深陷入了他厚厚的脂肪。

    阴飞飞弹性极大的膘肉弹起,本来向后退的他后背膘肉一弹,他吐着血又向前飞出了几步远,然后重重拍在了地上。他的肚皮太圆,太大,摔在地上后,还重重的弹起又落了回去。

    阴飞絮三人同时向后倒退了几步,附近的人都听到了他们胳膊传出的‘咔擦’声。

    杂役弟冷笑一声,他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阴飞飞,向那几个刑殿弟叹了一口气。

    “几位师兄见到了,是他跺脚蓄势攻击,师弟这才动手反击。”

    “是他动作太慢,实力太弱,所以他还没来得急出手,就被师弟我放倒了。”

    杂役弟巧言令色,将阴飞飞跺脚的动作说成是他蓄意攻击,几个刑殿弟显然也认同了他的说法,不以为然的点头笑了笑。

    阴飞絮气急,他厉声呵斥了一声。

    “简直是放屁!”

    刚刚杂役弟重创苗天杰,阴飞絮他们并不多么生气。苗天杰么,和他们非亲非故,也没有交清。

    但是阴飞飞被打伤,三人同时出手托住了阴飞飞。

    这是自家族人,元陆世界的世家,他们内部可以有纷争,甚至是厮杀,但是对外的时候,世家们都是一致对外,刀口极少向内。

    但是这个杂役弟的实力太强,阴飞飞被打飞出来。他们同时托住阴飞飞,却被对方借着阴飞飞庞大身躯送来的一股暗劲,震得手臂骨骼和肌肉同时受伤。

    听到杂役弟的诡变,阴飞絮恼怒之下,当即口不择言的开口呵斥。

    “斗胆!你是觉得,我们处事不公?”

    “胆敢质疑刑殿弟,你是要造反?”

    几个刑殿弟冲了上来,他们熟极而流的两人一把扣住阴飞絮的肩膀,另外一人从腰间拔出一根铁木制成的长木板,对着阴飞絮的脸就是一通乱抽。

    ‘啪啪啪’声犹如雷鸣。刑殿弟掌嘴的功夫极好。手上力道极大。阴飞絮被打得脑袋左右乱甩,眨眼间就是十个耳光抽了下来。

    阴飞絮的面孔迅速肿胀发紫,嘴角有鲜血流出。他张张嘴,一口血混着满口碎牙就喷了出来。

    出手的刑殿弟用掌嘴的木板指了指阴飞絮的鼻。语气森冷的警告着。

    “好好回去。研究一下本门律令。刑殿弟。不容置疑,违者,嘿嘿!”

    几个刑殿弟冷笑几声。向阴飞云、阴飞劫森森的望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小小的惩戒了几个不知道死活的外门弟,算得了什么?

    那个杂役弟满脸堆笑的向几个刑殿弟深深鞠躬行礼,满脸的谄媚笑容简直让人作呕。

    等到几个刑殿弟离开了,这个杂役弟才直起身体,又装出了一副死人脸出来。他指着躺在地上的苗天杰、阴飞飞,又指了指满脸是血的阴飞絮,讥嘲着笑了。

    “我好心提醒你们一句,今天如果你们无法完成三百鼎松脂柴的任务,每个人都要倒扣两个功绩点。”

    “啧啧,你们现在,存了多少个功绩点了?”

    得意冷笑了几声,杂役弟趾高气扬的走到了另外一处宅邸旁,将一份任务书丢给了几个站在门前的青年男女。

    故意挤出尖锐的嗓音,杂役弟怪声怪气的开口了。

    “你们可得小心了,不要学某些不开眼的东西,犯了宗门的规矩,那可都是自己受罪。”

    一旁躺在地上的苗天杰突然抬起头来,他不顾浑身骨折的剧痛,嘶声裂肺的干嚎着。

    “小,有种留下名来,公我,还没吃过这种苦头!”

    那个杂役弟冷笑一声,回头向苗天杰狠狠指了指。

    “我等着!我等着你们来报复!”

    “你们不来,就是狗娘养的。”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师弟区区一品杂役弟,罗天光的就是。”

    冷笑连连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号,罗天光转身就走,继续向他负责的那些内门弟的追随者们,发放今天分配给他们的任务。

    对罗天光而言,每天早上发放这些任务书,同样是宗门给他的一件宗门任务。事情不算繁重,但是报酬很是丰富,每次十个功绩点,比完成别的任务轻松愉快多了。

    “罗天光!”

    阴飞絮咬着牙,狠狠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阴飞云、阴飞劫没吭声,小心的将吐血的阴飞飞、骨折的苗天杰抱回了院里。

    苗天杰倒是无妨,阴飞飞却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他的体重无碍,但是他的体型太过于庞大,阴飞云、阴飞劫两人联手,都好容易才将他拖了回去。

    青蓏正在厨房里熬肉粥,她站在锅边,不时用长柄勺舀起一点点粥汤试试味道。

    摇头晃脑的青蓏深深陶醉在肉粥的美味,她正要招呼阴飞飞等人吃了早饭再去干活,就听到了院里阴飞飞大声吐血的声音。

    手忙脚乱的丢下勺冲出厨房,青蓏看到阴飞飞浑身是血的模样,再看看阴飞絮淤血肿大的面孔,她一把拎起裙,就往阴雪歌闭关的静室跑去。

    “少爷,少爷,不好了,死胖和柳絮儿都被人打伤了。”

    “还有那个色眯眯的小苗,被打得和死狗一样。”

    “少爷,少爷,死胖他们这次,要用多少鸡蛋消肿啊?”

    “这里的鸡蛋可贵呢,五个铜钱才能买一个鸡蛋,律宗卖鸡蛋的,太黑心了。”

    不等阴飞云和阴飞劫制止,青蓏已经抓起一根木棒,打得阴雪歌闭关的静室门‘轰轰’作响。(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