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章 受辱(1)(书号:13584

第六十章 受辱(1)

作者:血红
    杀人放火金腰带。

    静坐在小楼静室,静静参悟青木典七天七夜后,阴雪歌心喟叹。

    自上古以来,元陆世界三大至圣、八百圣人铲除周天邪魔,夺各家传承,汇聚其无量智慧,截取精华,制得《青木典》三部。

    三部青木典,凝聚了元陆世界自上古以来,一切青木属性功法的智慧结晶。

    这门功法已经趋于完美,除了某些或许有意留下的瑕疵,或是三大至圣都无力、无法或者不愿意解决的瑕疵,青木典是完美的。

    但是这些瑕疵在阴雪歌这里,些许瑕疵算得什么?

    他的本体,他的真灵,就是元陆世界土生土长的,最强大、最强横、最完美的先天神木鸿蒙世界树。

    无论青木典留下的那些瑕疵是有意而为,还是无意为之,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

    修炼青木典,他就能完全发挥出自身最强横最恐怖的天赋。鸿蒙世界树,在元陆世界,鸿蒙世界树堪称青木之王,堪称万木之源,些许瑕疵在他这里,也就不是瑕疵了。

    静室不大,长宽只有一丈许,却高有十几丈,形如枯井。

    静室四周镶嵌以整块‘清神玉髓’。这种色泽碧绿的玉瑰宝,只要有鸡蛋大小一块挂在胸前,就能隔绝一切精神恍惚导致的功法走火问题。

    但是律宗的内门弟,每个人都有这么一间专享的静室。宽一丈许、高十几丈的四壁,都是用半尺厚的清神玉髓雕成的整块墙面镶嵌而成。

    端坐在静室,四周清凉之意不断渗入体内,一颗心波澜不起,精气神凝炼至极。

    面前摆放着一张小小方案,上面有一个黑色香木匣。阴雪歌打开匣,密封性极佳的匣内,是一颗拇指大小,色泽暗红,坚硬结实重达一鼎的‘人阶品固元丹’。

    阴雪歌在阴家。也服用过无数固元丹。

    那种固元丹。不入品阶,一颗丹药自重不过百斤,服下之后,能够增加数千斤力道。

    但是人阶固元丹。单单一颗丹药的自重就有一鼎之巨。寻常人拿不动。咬不碎。强行吞下,只可能肠穿肚烂而亡。唯有**力量达到了一定火候的强者,才有资格服用人阶固元丹。

    一颗丹药。就能增加一鼎**力量,同时提供庞大的营养精华,服用后可以七日不食。

    律宗内门弟潜心修炼,好些人就长年累月服用人阶固元丹,甚至一粒米、一根菜都不服用。

    这种人阶固元丹在律宗倒也不算太珍稀,是内门弟的日常必需品,外门弟也能用功绩点兑换得到。但是在元陆世界,除非三品以上世家、皇朝,寻常世家拿着堆积如山的钱财,也没资格购买。

    双手捻起丹药,沉甸甸的丹药比寻常钢铁还要坚硬光滑。

    将其放进嘴,仰头吞进腹内,光滑、坚硬、沉重的丹药迅速滑落腹,肚里微微一沉,随后肠胃受到药力刺激,紧紧裹住丹药,剧烈的蠕动起来。

    体内肠鸣如雷,一股股热力不断流转全身,阴雪歌深吸一口气,按照青木典第一步的法门,开始小心翼翼的抽取外界的青木元气,注入已经开辟的窍穴,取代原本的阴风诀阴风元气。

    这座静室,也被南宫家族的法阵大师改造过。

    四壁墙面上,镶嵌了人头大小的十万年古木树心。十万年的火候,这古木已经成精,他的树心蕴藏了庞大精纯的青木元力,碧绿的树心看上去就好像大块的绿宝石。

    这样的十万年古木树心一共有一百零八颗,密密麻麻的镶嵌在墙壁上,四周杂以复杂的法阵纹路。庞大的法阵隔绝了其他一切天地元气的渗透,唯独青木属性的元气畅通无阻。

    随着阴雪歌运动青木典,如烟如雾的青木元力从四壁流淌进来,逐渐的烟雾越发凝结,最终变成了清澈的青色水流,带着隐隐风雷声注入密室。

    不大的密室很快就被青色的,青木元力凝成的元液填满。阴雪歌浸泡在青色元液,已经开辟的几个窍穴微微一抖,青木元力温柔的注入他的身体,驱散了阴风元气,自行在他窍穴经络运转起来。

    醇厚、精纯、数量惊人的青木元力顺着他封闭的经络向前蔓延,一路强行开辟了一条一条细密的隐秘气脉,强行撑开了一个又一个隐秘的窍穴。

    青木典乃律宗至高的超品功法,全身上下利用上的窍穴数以万计,主要的大窍穴,加上附近不为人知的隐秘窍穴加在一起,总数达惊人的一万两千百十个。

    每开辟一个窍穴,周身元气和**力量,就同时增加一鼎之力。

    青木典修炼到气通百脉的程度,一万两千百十个窍穴全部开辟,**和元气分别拥有一万两千百十鼎巨力,是修炼寻常人阶功法之人的百倍以上。

    所谓超品功法,他的价值就在于,他的威力,他的潜力,完全超过了世俗之人认定的,关于功法、境界、实力的划分。青木典,就是这么一门完全超过了凡俗之人想象力极限的恐怖功法。

    阴雪歌已经通彻了青木典的好处,他静静的坐在静室,心无旁骛的修炼着。

    作为律宗的内门弟,三品以下的内门弟,他们平日里并无太多事务。他们最重要的日常任务就是修炼,借助宗门提供的免费资源,用最快的速度提升自身的修为。

    内门弟如果有兴趣,可以去讲经堂听讲,这里的律宗师范每天讲述的奇门秘术无数,炼丹、法符、傀儡、炼器、军阵、治国,各色各样的知识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如果手痒难耐,内门弟也能去功殿接去几个力所能及的宗门任务,或者清剿妖兽,或者在内门高阶弟的带领下,追杀邪魔外道、建功立业。

    当然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从杂役弟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人,他们更多的和阴雪歌一样,静静的闭门修炼。他们在充当杂役弟和外门弟的时候,已经明白了律宗森严律法下,实力的真正意义。

    他们不会浪费时间在其他事情上,他们一心一意的修炼,只求尽快的达到呵气成雷的境界,然后疯狂的完成宗门任务,积攒功绩点提升自己的弟品阶。

    但是这些特进的律宗内门弟,这里面形形色色的人就太多了。

    阴雪歌闭关修炼后的第二十天,阴飞飞五人打着呵欠懒洋洋的走出房门。一个板着死人脸的杂役弟已经等候在了他们院外,手里还拿着一张墨迹淋漓的白纸。

    作为追随者,阴飞飞他们五人都是因为殷血歌的关系,才破格进入律宗外门。

    他们不能享受内门弟应有的待遇,他们每天都要完成宗门分配的大量任务。

    律宗传承给他们的归元诀,价值一万功绩点。阴飞飞他们提前得到传承,这些功绩点就算是律宗给他们的无息贷款,他们日后必须全数归还。

    与此同时,他们想要更快的修炼,就还需要内服丹药,外用汤药。偶尔,他们还要去讲经堂,听某些传功师范讲解归元诀的修炼经验和技巧。

    作为外门弟,律宗是不承担这些耗费的,他们必须积攒功绩点,为自己修炼换取一应所需。

    所以每天,阴飞飞他们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做。

    南宫南是翠谷的总执掌,但是他只是对阴雪歌青睐有加,至于阴雪歌的这五位追随者,可没有任何优待。

    死人脸的杂役弟看了一眼阴飞飞等人,扫了一眼手上的任务清单,语气僵硬的冷哼了一声。

    “五位师兄,今天你们的任务,是去斑黄山,砍伐三百鼎铁木松的松脂柴送去伙房。”

    “你们有个时辰完成这份任务,每人可得个功绩点,一份壮骨散。”

    杂役弟的语气很冷淡,很冷漠,就好像刚刚死了全家人,每个字眼里都带着阴寒刺骨的冰渣。

    他重重的将手上那张任务书拍进了个最矮小的苗天杰怀里,然后掏出另外一张任务书,转身向另外一座宅院走去。

    一边走,杂役弟还低声的咕哝着。

    “一群垃圾玩意儿,收他们进门,真正浪费了宗门资源。”

    “喂,小,你什么意思?”

    苗天杰抓着那张纸,气得跳了起来。

    这些日,他们每天从早一直忙到晚,而且各种杂务数量繁多,他苗大少何曾做过这么多的苦差事?

    更让苗天杰气恼的就是,这些负责发放任务的杂役弟都是一般做派,对他们都是冷冰冰毫无热情。

    憋了这么多天火气,苗天杰终于有点憋不住了。

    “你可以拒绝宗门指派的任务。”

    杂役弟回过头来,带着一丝冷笑,不屑的瞥了苗天杰一眼。

    “但是在你们还清归元诀所耗费的功绩点前,你们若是拒绝宗门指派的任务,就会被赶出律宗。”

    “你确定,你们对宗门分配的任务有意见?”

    苗天杰卷起袖,把任务书往阴飞飞怀里一丢,就冲那杂役弟跑了过去。

    “苗大少才没这么蠢,大爷我只是想要揍你一顿!”(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