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九章 超品法典青木典(1)(书号:13584

第五十九章 超品法典青木典(1)

作者:血红
    东方天空刚刚冒出一抹粉红,就连昨夜慵懒的薄云还没被染得变色,钟声就在这一条绵延数万里的翠谷响起。

    一处钟鸣,百处响应。

    上百座修建在小小山峰之巅的钟塔上,身材魁梧的律宗杂役弟们推动撞钟槌,撞响了十几丈高,重达数百鼎的青铜巨种。

    这些杂役弟身上隐隐有光芒流转,双耳上贴着法符。青铜巨钟轰鸣,声波犹如潮水冲刷他们的身体,震得他们脚步虚浮。如果不是法符庇护,他们早就被震碎了脑髓惨死当场。

    大群身穿灰色长袍,精神抖擞的杂役弟叩响了各处宅院的大门。

    更有袖口上纹了血色条纹的杂役执事,站在高处,吹响了尖锐的哨。犹如鹰啼的哨声直冲云霄,各处宅院门窗上的法符流光飘荡,原本隔绝声浪的法符,突然将哨音放大了数倍轰入房间。

    一夜没有睡得安稳,心忐忑不安的特进弟们纷纷跳起,手忙脚乱的寻找昨夜脱下的衣物。

    阴雪歌穿戴整齐,带着五位追随者走出宅院。一位杂役弟已经恭谨的等在门外,带领他们向数十里外一座绿水环绕的广场狂奔而去。

    四周宅邸内,好些脸上带着风霜之色,双手骨节粗大、密布老茧,显然出身草根底层的特进弟已经走了出来,同样在杂役弟的带领下向广场奔去。

    但是旁边的宅院,还能听到好些养尊处优的特进门人在怒声呵斥。

    他们或者找不到束发金冠。或者因为最喜欢的一个玉镯不见了踪影,或者是因为没有人为他们端上清水、香膏漱口,或者因为莫名其妙的起床气,正在朝自己的下人仆役怒声呵斥。

    一些出身王公贵族大世家的公小姐们,他们往日里早起,门外起码有七八十个丫鬟侍女老妈伺候着,否则他们根本无法完成一整套完整的起床工作。

    奈何昨夜,他们随身携带的丫鬟侍女都被赶出了内门弟居住的区域,他们身边只留下了精挑细选的追随者,以及数量可怜的侍女下人。

    这些少爷小姐身边的追随者们。他们也是锦衣玉食的世家。起居做派也极其惊人。区区十个丫鬟侍女,怎经得起他们的使唤?

    纷纷扰扰,大叫大骂,站在这些宅邸门口的杂役弟们。纷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他们敲了几下门。招呼了几声后。就再也没有半点儿动静。一个个杂役弟犹如石雕般杵在宅邸门口,静静等待这些出身娇贵的少爷小姐走出门来。

    “也不全都是废物啊。”

    阴雪歌向着身边几个同样快步疾奔的青年深深望了一眼。

    大家都穿着同样的血色长袍,腰间都悬挂着同样的品弟的身份铭牌。

    但是阴雪歌等人身上并无太多饰物。而这几个生得面容白皙、气度不凡的青年手上、发髻上、脖上,则是琳琅满目,饰以各种散发出淡淡元气波动的精美物件。

    比如阴雪歌手上的储物指环,这些青年手上都有。而且最少一人手上,都戴了四枚。

    而且他们手上的储物指环,比阴雪歌手上的造型更加精美,内部隐隐泛出的法符法阵数量更多,光芒更加润泽灵动,显然比他的品质要超出了一大截。

    能有这样的装备,却能这么快的起身更衣,随着杂役弟赶赴广场,可见他们并非纨绔废物。

    大队人马顺着林大道向前狂奔,转过几座山头,跨过几条长桥,前方出现一个方圆数十里的深潭。十几条大小河流汇聚在这里,最后融成一条大河继续向前流淌。

    水量充沛的深潭色泽深绿,表面有无数鱼鳞状波纹隐现,显然潭水流速惊人,下面更有无数漩涡暗流。

    三条长桥犹如长虹,从岸边直达深潭正人工搭建的方形广场。

    长宽十里的广场高出水面不过两尺,潭水冲击广场,掀起数尺高的浪头。

    广场的正北边,修建了一座小小的阅台,南宫南身穿红色长袍,四平八稳的坐在阅台正的一张大椅上。在他左手侧,花容月貌,好似冰山和火山混合体,妖异袭人的兰岚垂手肃立,在他们身后,则是站着两列数百名身穿血袍的律宗弟。

    在杂役弟们的带领下来到桥边,杂役弟们纷纷停下脚步,向阴雪歌等人鞠躬行礼后就垂手站在路边一动不动。

    阴雪歌等特进的内门弟,则是快步走上长桥,来到了广场上。

    平坦的广场上干干净净,阴雪歌等先到的内门弟,自然而然的就向着阅台走去。几个律宗弟站在月台下,他们手持血色棍棒大声呵斥,勒令赶到的弟们排成了整齐的队列。

    南宫南和兰岚同时向阴雪歌望了一眼,南宫南面露微笑,左手轻轻一晃向他示意。

    兰岚则是望了他一眼,然后微微抬起下巴,双眼出神的看向了南方的天空。天边,一抹流云掠过,东方朝阳初升,阳光将那一抹流云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手指一晃,等阴雪歌等人在阅台前站定后,南宫南就取出了一支三寸长的线香。

    香头无风自燃,一缕青烟飘起。

    阴雪歌看着那线香,判断他燃烧的速度,特制的线香比常见线香燃烧的速度快了许多,三寸的长度,最多能支持小半刻钟而已。

    线香一点一点的燃烧着,后方通过三座长桥,不断的有人赶到广场上。

    当线香燃烧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后面再赶来的特进弟,都被手持棍棒的律宗弟约束到了另外一边站定。阴雪歌回头望了一眼,这样的倒霉蛋。大概有两千多人。

    最终,线香在南宫南指尖燃烧殆尽。

    远处长桥上,还有近千人慢的带着追随者们向广场走来。

    已经有律宗弟迎了上去,将三座长桥彻底封闭。那些特进弟刚刚走到桥头,就被他们手持棍棒狠狠砸在了头上,当场打得他们头破血流,甚至有人被打断了骨头,倒在地上痛哭尖叫。

    “尔等误了时辰。”

    南宫南手指轻轻一弹,指尖一缕香灰飘落。

    他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叹息声响彻了全场。

    “既然不遵我律宗的规矩。你们还加入律宗作甚?”

    “每人痛责一百杖。全部赶回去。律宗不要废物。”

    四周脚步声响起,也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大群身穿白衣,手持沉重棍棒的律宗外门弟。这些外门弟组成了森严军阵,大声吼着号。向那些逗留长桥不知所措的特进弟压了过去。

    有特进弟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推荐我进律宗者。乃……”

    一根棍棒重重捅了过来。正好捅进他的嘴里,将他满口大牙撞得粉碎。

    “蠢货,就算推荐你特进律宗内门者是本门长老。胆敢不尊规矩,你也得滚蛋。”

    南宫南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的挥了挥手。

    这些误了时辰,堪堪走上长桥的特进弟被多出数倍的外门弟一通乱打,他们不敢还手,就算还手,却也不是这些组成军阵的外门弟的对手。

    特制的棍棒一通乱打乱敲,将长桥上的特进弟们打得骨断筋裂,随后两个外门弟伺候一人,拖着这些被打得浑身是血的特进弟转身就走。

    沿途还不断有姗姗来迟的特进弟慢的走来,但是他们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外门弟一通乱打,顷刻间悉数放翻在地,全部被拎了起来,丢出了律宗门外。

    “至于你们,来得迟了些,就得受罚!”

    向那些线香燃烧了三分之二后才赶来的弟看了一眼,南宫南轻轻一挥手。

    “登记名册,扣除这月的所有修炼丹药。”

    那些特进弟一阵耸动,他们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四周那些手持棍棒的律宗弟向他们一瞪眼,他们就全部乖乖的低下了头。

    广场的地面上,雕刻了清晰的标记。

    血色的方块,供特进的内门弟站立。

    在内门弟身后,一排五个白色方块,供他们的追随者站立。

    当所有人都按照地面上的标识站定后,月台上南宫南略微一计数,就算出了在场弟的人数。

    “此处名曰翠谷,专供内门弟修炼起居。”

    “尔等都是由我律宗在外行走之执事、巡察,特意推荐加入内门。”

    “无论尔等被推荐的理由如何,从今日起,你们就是律宗的弟。”

    “在场内门弟,有一万八千百七十二人。”

    “在场外门弟,有三万四千五百三十人。”

    听得南宫南清点出的数字,阴雪歌就知道,在场的特进内门弟,拥有五个追随者的毕竟是少数。好些没有家族背景,完全依靠自己努力进入律宗内门的特进门人,他们或许只有一两个追随者,或许一个追随者都没有。

    所有弟都身穿律宗制式服色。

    内门特进弟,清一色血色长袍,腰间悬挂纯血色令牌。

    外门追随弟,则是穿白色长袍,腰间悬挂血色令牌,但是令牌上有黑色纹路。

    所有人身上的身份令牌,都散发出隐隐的元气波动。这些令牌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一枚护身法符,也是通行令牌,在律宗门内行走,没有身份令牌者随时可能被击杀。(未完待续。。)

    ps:穴hong-1979,还请大家用手机微-信关注猪头的公众号,好些有趣的好玩的东西,都在里面咯!!!搜索‘血红’,就能看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