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八章 宁静甜美的夜(2)(书号:13584

第五十八章 宁静甜美的夜(2)

作者:血红
    刚刚被刑殿弟毒打一顿,不仅破了相,屁股还受到如此虐待。骄傲、娇贵的公主正是内心最脆弱的时候。看到杂役弟眼神若有若无的讥嘲意味,公主殿下近乎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

    阴雪歌看不下去了,他摇摇头,转身进了自己卧房。

    关上卧房通往露台的门户,几枚简单的法符在门缝上闪烁了一下,一抹微光迅速流过整个门扇。外面的声音就半点儿都传不进来,屋里变得静悄悄的。

    打发青蓏自己去找地方休息,阴雪歌又去叮嘱了阴飞飞等人几句,警告他们不要大声喧哗惹来了刑殿弟,这才放心回到了卧房,搂着白玉躺在了床上。

    初来乍到陌生的地方,阴雪歌又有点亢奋过度,他和白玉相互极其无聊的说着无聊透顶的话题,啰嗦了大半夜功夫,这才慢慢的沉入了睡梦。

    在梦里,他好似变成了一株巨大无朋的巨木,他扎根在无边无际的鸿蒙之,抽取最狂暴、最狂野却又蕴藏了无穷神奇无穷创造之力的鸿蒙气息,一天一天的生长壮大。

    他感受到了附近无数草木的气息,在梦里,他和那些草木自由的交流着。

    这些草木简单而懵懂的灵智融汇成一片绿色的大海,他就沉浸在这绿色大海。安全,舒适,好似整个天地间的所有力量都能为他使用,他感到了无比强盛的力量。

    然后他突然惊醒。

    白玉四仰八叉的倒在他的枕头上,翻着白眼打着呼噜。他的嘴里一个一个小水泡不断冒出来,好似肥皂泡冉冉飞起,撞上了帐后,就悄然炸开,化为点点水气四散。

    让他惊醒的。是屋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她的呼吸声很恬静,但是天生的敏锐,依旧让他醒了过来。

    不惊,不乱。阴雪歌支起身体。盘坐在了床榻上,静静的看着坐在自己床前桌边的血衣女。

    血衣。但是袖上有奇异的花纹装饰。不是刑殿弟使用的律兽头像,而是一种造型奇异的头凤鸟。淡金色的丝线纹出的头凤鸟几乎盘绕了她全身,十八颗眼眸则镶嵌着紫色的宝石。

    桌上的油灯光芒明亮,照耀着十八颗紫色宝石。宛如活着的凤凰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阴雪歌。

    这件血色长袍给阴雪歌的感觉,就是妖异。

    冷漠混杂着狂热,好似冰山下隐藏着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一股致命的妖异感扑面而来。

    他的眼尖,他看到每一枚紫色的宝石内,都有一座复杂的精巧法阵在缓缓旋转。就他能看到的。每一座法阵起码都由上千法符勾勒而成,十八颗宝石内的法阵由组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配合上衣衫表面那些金色丝线勾勒出的复杂纹路,这件血色长袍。分明是一件极其高阶的法袍。

    身穿法袍,半夜三更没有惊动任何人,静静出现在阴雪歌房,坐在床榻前看着他的少女,赫然是一位美到了极致的祸水级人物。

    看上去,少女也就是十八岁的年龄。

    白皙无暇的鹅蛋脸,微微眯起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精巧的红润嘴唇微微抿起,好似随时有烈焰喷薄而出。

    少女的身材很高挑,她坐在和床榻等高的椅上,身形比盘坐在床榻上的阴雪歌还要高出小半个头。

    阴雪歌看了看她长袍下格外纤长笔挺的两条腿,就知道如果两人同时站在地上,少女或许比他要高出大半个头来。这样的身高对比,让他都觉得有点惭愧。

    虽然他尚未成年,还有好几年时间可以用来长个儿,但是面对这少女,他依旧感到羞惭。

    美,太美。

    她的美丽是从骨里,从气质,从灵魂深处爆发出来的。

    就好像一朵红宝石雕成的玫瑰花,迸射出狂热火焰的玫瑰花,让人在远处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她的美丽是如此的惊心动魄。

    但是她微微眯起的丹凤眼,却透着一股摄人心魂的寒意。冷,冷得让人无法接近的冷。

    她那狂热火爆的美丽,好似镜花、水月,只能让人远观。如果谁真敢靠近她一点儿,就会被她最核心处的冰冷冻成冰块,碾成碎片,最终魂消魄散。

    这是一个极度复杂,复杂近乎妖孽,根本无法把握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如果蠢一点,是一个白痴,那么对整个世界都是一种福分。

    但是如果她稍微聪明一点,那么传说的倾国祸水,无非就是这样的人。

    两人面对面的相互打量了许久,阴雪歌终于摊开双手,苦笑了起来。

    “姑娘,三更半夜,不请自入,敢问您是?”

    “兰岚。”

    红衣少女双手端端正正的放在膝盖上,看着阴雪歌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姓氏是兰花的兰,名字是云岚的岚。我是兰岚,从今天起,兰家和你的一切交流,都通过我来执行。”

    阴雪歌双手交叉,若有所思的看着兰岚。

    兰若雪身后的兰家,派出这么一个祸水来充当自己和兰家之间的联系人?

    可见兰家和南宫家之间,已经因为他这个正一品青木之体的妖孽,有了决定。

    果然,端坐在那里的兰岚审视了阴雪歌一阵后,略带着一丝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一品青木之体?就我所知,和你资质相当的人,在律宗已经有很多年没出现过了。”

    “南宫家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是你撞在了我兰家手上,我们自然也要从分一点好处。”

    手指轻轻的向自己的鼻点了点,兰岚很认真的提醒阴雪歌。

    “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的长相,以后除了南宫家的南宫南,在律宗不要轻易相信人。”

    “律宗,是一个讲究律法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有规可循。”

    “但是你已经打上了兰家和南宫家的烙印,因为你的青木之体,有时候。律法也保不住你。”

    阴雪歌点点头。不需要兰岚的提醒,他也不会天真得以为。律宗就真正是律法掌管一切,律法控制一切,所有事情都是那么光明正大的地方。

    以律宗的庞大,以律宗的复杂。让一些天赋卓越的门人弟因为意外而陨落,太容易不过了。

    尤其是,南宫南和云若雪送他来这处宅院的时候,路上也着重为他提点了一些关键之处。

    元陆世界,天地元气充沛异常,各种属性天地元气随时充斥在亿万生灵身边。

    偶尔,极罕见的时候。会有孕育在母胎的胎儿,因为沾染某种属性的天地元气,**就携带上了某些特殊的属性禀赋。这种特殊的属性禀赋,在修炼上有着极大的好处。

    但是正因为元陆世界的天地元气太过于充沛。人类的胎儿又是如此的脆弱。在母胎就沾染天地元气的胎儿,能够真正顺利诞生的,十万人不足一人。

    而这种能够被天地元气沾染的情况,在人类的繁衍,数百万孕妇或许也没有一人。

    所以天生带着某些**属性的炼气士,在律宗,以及天下其他各大宗门,都极其吃香。

    以阴雪歌正一品的青木属性,他的未来前途不问可知。他现在搭上了南宫家和兰家的关系,未来自然会归属两家所在的阵营。而南宫家和兰家,他们的对头甚至是敌人,能坐观阴雪歌的成长?

    这些事情,不需要兰岚提点,阴雪歌都懂。

    只不过,阴雪歌还是很谦虚的,向兰岚仔细的询问了一番,为什么他不要轻易相信人的事情。

    兰岚似乎很享受阴雪歌这种恭谨谦虚的态度,她语声呖呖,将她所知道的,将兰家和南宫家的一些情况,包括青木之体的价值和意义,都向阴雪歌娓娓说来。

    她最后还告诉阴雪歌,作为内门品弟,他原本修炼的功法品阶有限。

    但是因为他是青木之体,而且青木属性如此浓郁,达到了正一品的资质,所以律宗好几位核心存在都对他投以了一定的关注。

    所以他的,注定比其他特进的内门弟要高。

    他修炼的功法会比其他内门弟要强出一大截,他能够得到的修炼资源,也会得到南宫家和兰家的格外供应,修炼资源方面,不需要他有任何的担忧。

    唯独有一件事情需要他注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两家高层都希望,他能够小心谨慎,不要太出风头。

    “年轻人春风得意,嚣张跋扈一点也是可以的。但是切不可得意过头,栽一个大跟头再也爬不起来,这就不妙了。”

    以上这句话,是兰岚转述的,兰家一位长老的原话。

    阴雪歌连连点头,很是谦虚的接受了这句话的告诫。

    这时候,睡得昏天黑地的白玉终于醒了过来,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四片鱼鳍犹如抽风一样乱抽了一阵,然后摇着尾巴从枕头上慢慢飞起。

    “我做梦,梦到你房里有女人。”

    “哎?律宗山门内,还能叫青楼姑娘上门服务么?”

    白玉眨巴眼睛,然后他就看到了脸色有点发白的兰岚。

    “唉哟,好火辣的妞儿,看看这胸脯,看看这长腿,哎,妞儿,站起来,扭个屁股看看?”

    白玉转过头,很是赞赏的向阴雪歌吹了声口哨。

    “小,不错啊,这么快,就能勾搭上这么火辣的妞儿?”

    “我看这妞儿,起码也值一两黄金一晚啊!”

    云岚抬起头,手指轻点,一道蓝光闪过,白玉惨嚎一声,就被冻在了一块玄冰摔在床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云岚向阴雪歌点点头,然后化为一道蓝光钻出窗外,眨眼不见了踪影。

    阴雪歌无奈的看着冻在冰块的白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你这张嘴,迟早把你自己害死。”

    ps:g-1979,请大家关注猪头的‘微-信’公共平台。功能架构初步完成,最近一段时间开始每日更新猪头的作品同人番外,有感兴趣的,赶紧去搜索公众号‘血红’,加以关注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