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七章 元陆命盘,青木之体(1)(书号:13584

第五十七章 元陆命盘,青木之体(1)

作者:血红
    说了一句让人稀里糊涂的话后,南宫南再也没吭声。

    他们的飞舟加快了速度,越过了前方一艘又一艘飞舟,快速向内行去。

    被他们超越的飞舟甲板上,众多身穿血色长衫的律宗弟纷纷向这边行礼致意。阴雪歌他们所乘坐的飞舟船头像碎裂,船舷上无数墙盾爆开,包括船舱板上都破开了大洞。

    很显然这条飞舟遇到了强敌,能够安全返回已经不易。

    让阴雪歌他们超前一步,其他的律宗弟并无意见。

    飞舟加速前行,长达千多里的山门峡谷,只用了半刻钟就已经到了尽头。

    前方突然敞亮,四周都是高达万丈的灰白色陡峭山崖,雄峻山崖拱卫,是一块方圆万里的平地。平坦如砥的空地上,工整森严的修建了大大小小数以百万计的宫殿楼阁。

    飞舟开始下降,向着最近的一座方圆数十里的广场落下。

    南宫南举起右手,握拳长啸一声。远近高空同时向下降落的数百条飞舟的船头上,同样有律宗弟放声长啸相呼应和。

    阴雪歌向那些飞舟看去,发现甲板上同样站着一些身穿普通服色的青年男女。他们好奇而拘谨的向四周张望,尤其是敬畏的看着前方那座广场的一角,矗立着的那座高塔。

    灰白色的高塔,宛如神迹矗立在天地之间。高塔上一圈一圈刺目的光环缓缓旋转,各色法符法阵照耀虚空。极高的天顶处。罡风流云冲撞高塔,溅起了大片光晕。

    七轮圆月已经爬上天空,但是在高塔放射出的强光照耀下,月光都有点暗淡了。

    ‘嗤嗤’声不绝于耳,在离地百多丈的地方,飞舟纷纷减速。南宫南等律宗弟脚踏烟云,带着阴雪歌等人腾空飞起,向着地面落了下去。

    数百条飞舟上纷纷有人飞起,将数量不等的青年男女带到地面。

    阴雪歌心恍然,这些青年男女。显然就和他一样。都是特准进入律宗内门的幸运儿。

    元陆世界无比广大,每天都有无数突发事件,律宗弟分布天下,巡察周天。无数律宗弟每天和无数人打交道。其自然会有极少数幸运儿被他们看。成为特进的内门弟。

    虽然被特准进入内门。这只是概率极小的事件。

    但是元陆世界太大,律宗弟太多,每天发生的事情太过于驳杂。所以每天都有幸运儿被送来律宗。一如现在阴雪歌所见的,这座广场上已经站上了数万人。

    抛开身穿血色长袍的律宗弟,被送来这里的青年男女,数量也在一万五千人上下。

    这些青年男女年龄有大有小。

    有年纪极小的,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大小,但是周身气度森严,分明已经气通百脉,修为比阴雪歌还强。看那些孩童身上的衣衫打扮,镶金戴玉的煞是华美,分明是真正的大世家出身。

    还有年龄极大的,看上去居然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

    元陆世界无论平民还是炼气士,除非服用延寿灵果,否则都只有千年寿命。如果不打破非人界限,凝结神魂,踏入长生境,那么千年寿命就是极限。

    那几个衣衫粗陋,举止拘束的男女,他们相貌看起来有三十岁出头,那么他们的真正年龄,大概已经有三四百岁。他们周身隐隐有烟气缠绕,显然也都是呵气成雷甚至更强的存在。

    广场四周有大群身穿血色长袍,但是袍袖、前摆上用黑铁色丝线绣出了狰狞律兽头像的律宗弟驻守。这些律宗弟面容冷漠无情,双眸寒光四射,比起南宫南他们,凭空多了一份肃杀、严酷的味道。

    南宫南嘴角微微一扯,看着那些身上有律兽纹饰的律宗弟轻声低语。

    “刑殿弟,招惹不得。”

    “别看他们当好些人,只是内门弟的身份,我若是触犯门规,被他们杀了,也就杀了。”

    阴雪歌微微缩了缩脖,仔细的将那些刑殿弟身上衣衫的特征记在了心里。

    进入律宗,只是他在这个世界出人头地的必经之路,他可不想招惹这些刑殿的刽手,给自己招惹出无穷尽的麻烦。

    “循规蹈矩。我在律宗,一定要比任何一个真正的律宗弟,更加循规蹈矩才行。”

    因为这些刑殿弟的存在,广场上颇有一些刑场的肃杀味道。青蓏固然被吓得不敢抬头,缩手缩脚的跟在阴雪歌身后,就连最不正经的苗天杰也都面孔惨白,再不敢说一个字废话。

    后方飞舟不断飞来,又有千多条飞舟送来三五不等的男女青年。

    这些特进加入律宗内门的弟,每个人都随身带着五名追随者,而且身边或多或少,都有侍女、仆役跟随。阴雪歌只带了青蓏一个侍女,这算是最不起眼的,有几个显然出身名门的少爷小姐,他们身后的侍女丫鬟足足有三五百人。

    “这也行?”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谨言慎行、循规蹈矩,但是看着那些少爷小姐携带的庞大侍女丫鬟队伍,阴雪歌也不由得咧了咧嘴。

    南宫南和几个同行的律宗执事同时歪了歪嘴。

    “只要你想,带多少侍女丫鬟都不要紧。”

    “律宗固然律法森严,但是在这一点上,还是格外有人情味。你喜欢养多少侍女丫鬟,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律宗不会约束下人的人数。”

    “但,律宗律法森严。”

    “每一个内门弟,律宗为其安排的居所,只能容留五个追随者以及最多十位仆役居住。”

    “想要让这么多丫鬟侍女住在律宗的地盘上,就用功绩点去换取足够的居住空间。”

    一名执事不怀好意的冷笑着。

    “当然。新人入门,没有足够的功绩点。但是如果他们非要蓄养这么多丫鬟侍女。”

    阴雪歌挑了挑眉头。

    “应该如何是好?”

    “可以借贷!”

    南宫南笑得和一只见了小母鸡的老狐狸一样开心。

    “律宗是个有人情味的宗门。若是门人弟功绩点一时不就手,可以向宗门借贷。”

    “一个月内,免除所有利息。”

    “一个月后,每月利息一成。”

    阴雪歌骇然看向了南宫南,每个月利息一成,这个利息可真正不低。

    南宫南看着阴雪歌骇然的面色,他又压低了声音。

    “嗯,利滚利。”

    阴雪歌再也不吭声,果真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宗门。真是太有人情味了。

    一声低沉的铜钟声响起。后面再也没有飞舟送来特进入门的内门弟。广场四周的刑殿弟同时放声呵斥,手上用不知名金属丝编制而成的长鞭抽打地面,发出沉闷巨响。

    南宫南等律宗正式弟纷纷向广场边缘退去,阴雪歌等新进律宗内门弟。以及他们的追随者和所有的仆役丫鬟。全都留在了广场上。

    纷纷乱乱三四万人站在广场上。所有人都不敢吭声,而是看向了广场一角的那座高塔。

    高塔离地百丈的地方,一扇塔门缓缓开启。一名胡须、头发尽成象牙黄色,身材高大威猛异常的老人站在门口,轻轻的向下一挥手。

    高塔顶部就传来了沉闷的轰隆声,在离地百里的高塔上,一颗硕大的,在地面看来都有数里长短的紫金色眼眸缓缓睁开。眼眸流光飞旋,在眼眸正,一块朦胧的、若隐若现的、不时扭曲的玉碟放出明净的光芒,照耀在所有人的身上。

    那块玉碟朦胧虚幻至极,阴雪歌站在地面看上去,这块玉碟好似只有巴掌大小。

    但是仔细凝神张望,这块玉碟给人的感觉却又好像有整个天地那般巨大。而且玉碟表面有无数的虚影闪烁,乍一看去看不清楚,若是凝神仔细看,就能看到无数山水丘陵,无数湖海河流,无数的人畜树木。

    “元陆世界的世界命盘,果然是这东西!”

    阴雪歌艰难的吞了口吐沫,他降生以来最大的危机,终于出现。

    若是能闯过这一关,日后自然是一片坦途,天高海阔任凭遨游。

    若是闯不过这一关,他或许问题还不是很大,但是白玉就麻烦了。

    希望他预先做下的准备,有用。

    希望他的气息,依旧和元陆世界紧密相连。

    大片云烟和命盘喷射而出,照耀在了广场所有特进门人和他们的追随者,以及他们的随从身上。

    阴雪歌只觉头脑一阵眩晕,他的灵魂好似被抽出了体外,和某种玄而又玄的气息微微接触了一下。

    下一瞬间,他的灵魂就回到了身体内,再无任何异常。

    他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头顶趴着的白玉,都是眼神微微一错乱,然后就再无异兆。

    但是人群,一名衣冠华美,生得俏丽异常的少女突然双眸喷出大片绿火,她的头顶有异兆突闪。

    一片明光,少女头顶出现了一个黑风如刀,遍地都是黑色沙粒的可怖世界。一条朦胧的人影行走在这黑风、沙粒的世界,身边尽是无数的尸骸。

    骤然间,尸骸一阵地动山摇,十八颗狰狞的毒蛇头颅从尸骸竖了起来,每一颗头颅都有一座房屋那般大小,这些蛇头喷吐着毒焰毒液,张开嘴狠狠向那人影吞了下去。

    人影的背后突然一道强光喷出,光芒一个沉甸甸的青铜色宝箱冉冉开启。

    数以万计的飞刀、飞剑带着刺耳的啸声从宝箱喷出,密密麻麻的斩在了那些蛇头的身上。

    蛇头甚至来不及悲鸣,就被暴风骤雨般袭来的刀剑绞成了粉碎。

    人影背后强光收敛,宝箱悄然消失。

    人影继续向前行走,猛不丁的她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和在场的少女生得有**分相似的面孔。(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