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五章 挥袖去也,无思无念(2)(书号:13584

第五十五章 挥袖去也,无思无念(2)

作者:血红
    又到了,起床艰难时期

    ***

    五个多月前,因为苗天杰的收益,某些街头无赖的一闷棍,砸晕了阴雪歌,却又砸醒了他。

    如果是被砸晕前的阴雪歌,远离故土,会是一件伤心憔悴的事情。

    但是对于被砸星的他而言,远离渭南,这只是一个新的,是他在这个世界微不足道的第一步。

    挥挥袖,向着渭南古城的方向挥了挥手,阴雪歌转过身,走向了船头像的方向。

    渭南古城在后方,已经去得远了。

    飞舟在一路向北,向着北方疾驰。

    他的前途,他的希望,以及更多人寄托在他身上的期望,都在飞舟前进的方向。

    他走过南宫南等执事的身边,听到了几位执事的交谈。

    “昆吾国朝皇城内的大传送阵已经布置完成。”

    “因为邪魔遗迹的存在,因为邪魔余孽和逆法邪魔的出现,现在昆吾国朝已经被列入重点监察名单。”

    “短短数月内,能够将一座大传送阵布置完成,长老们也是下了大工夫。”

    “这样我们也方便许多,以后不需要借道昆吾国朝的邻国,我们可以直抵此处。”

    一位执事突然感慨了起来。

    “区区三品国朝,这次算他们幸运。有了大传送阵,昆吾国朝的发展,势必一日千里。”

    一众执事纷纷点头,就连阴雪歌都会意的微微一笑。

    昆吾国朝偏处极细之地。国朝的西方,和西部蛮荒疆土接壤,那是一片蕴藏了无穷风险、无穷机遇的原始世界。

    这些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西疆探险、扩土,力求为自己、为家族开辟一方新的基业,甚至有强势的大家族图谋在西疆圈占足够的领土,建立一个新的国朝。

    这种行为,是得到了各大国朝乃至律宗极大支持的。

    昆吾国朝以前只是一个小小三品国朝,在国朝一级势力只是最弱小的存在。

    而大传送阵这种东西,唯有律宗才有资格建造。其他任何国朝、世家。胆敢架设大传送阵,那都是罪诛族的大罪名。

    往年,只有昆吾国朝东部的霄舆国朝皇城,才建立了一座大传送阵。霄舆国朝也就借着那一座大传送阵。成为众多国朝、大势力往来西疆的停歇。借助西疆开发的浪潮。霄舆国朝从往来过境的大势力手上。得到了极大的利益。

    现在昆吾国朝也建立了一座大传送阵,昆吾国朝的皇城距离西疆还如此近,未来可想而知。更多的大势力会借道昆吾国朝,以昆吾国朝为跳板进入西疆。

    如此一来,昆吾国朝的发展就指日可期。

    “也不由得长老们不看重此处。那上古邪魔余孽也就罢了,居然还有逆法邪魔出现。”

    “嘿,那小丫头一对爪可真够硬朗,我们联手,居然还差点被她给得手了。”

    “幸好有几位长老出手,不然这次我们非要弄个灰头灰脸。”

    从南宫南他们的交流,阴雪歌也得知,解脱禅院并没有被废弃,反而是由律宗专门的部门,将四绝岭存在上古邪魔遗迹的事情向整个元陆世界散播了开去。

    可想而知,未来若干年内,都会有无数和上古邪魔有关的倒霉蛋闯入解脱禅院。

    而律宗这几个月,已经在四绝岭周边布下了可怕的绝杀陷阱,只要有人胆敢靠近解脱禅院,就会受到律宗无情的诛杀。

    为了增强解脱禅院对某些人的诱惑力,律宗甚至自行向禅院遗迹内填充了若干的重宝,每一样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足以让某些藏在暗地里的邪魔余孽出手。

    四个月前,那十几个和律宗长老发生冲突的邪魔余孽,已经被律宗所属全部斩杀。

    而那个差点杀死阴雪歌的逆法者少女,则是被律宗长老重伤后,借助那奇特的战车逃遁。律宗长老们追杀不及,居然硬是被那少女给逃开了。

    这几个月来,南宫南他们一方面是在探索解脱禅院,破解禅院内的重重禁制,探索里面的奥秘;同时也是在布置陷阱,将四绝岭整个营造成了一个绝杀的恐怖地域;最后他们也是在周边数十万里内,穷搜那少女的下落。

    因为以那少女被重创的程度来看,她是难以逃出太远的。

    也就是律宗派出了大量人手,接替了南宫南手上的活计,他要去律宗山门接掌新的五品执事的职衔。所以他返回律宗山门,顺便带阴雪歌拜入内门。

    因为讨论的话题,都是过去几个月的一些闲杂事情,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机密。

    所以南宫南他们交流的时候,也都没有任何的掩饰,就是这么用寻常的口气说话。他们元气充沛,声音也传出了老远,起码甲板上的人都听清了他们的话。

    趴在船头像上,正好奇的东张西望的青蓏,突然指着右前方一片突然散开的白云大叫了起来。

    “噫?战车?那种没有轮的战车么?”

    “少爷,你看,那没有轮的战车,还会打雷!”

    阴雪歌浑身汗毛直竖,没有轮的会打雷的战车?

    他本能的就联想到了那天夜里,他追杀赫伯家族人,碰到的那个驾驭战车的逆法者少女。

    脚下青色的狂风乍起,四个月的苦修,乱风步已经有了小成。阴风起处,阴雪歌带起一片青色身影,一个闪身到了青蓏身边,一把抓起她的脖,另外一只手拉住她的腰带,随后身体向后急退。

    一道狂雷轰在了飞舟的船首像上,飞舟表面有夺目的光芒喷射。和水缸粗细的紫色狂雷撞在一起。

    一声巨响,巨大的飞舟疯狂的颤抖着,甲板上阴雪歌和他随行的几个人全都站不住脚倒在了地上。

    唯有那些律宗弟修为雄厚,他们起码都是腾云驾雾、呵气成雷的修为,他们稳稳的站在甲板上,已经飞快的做出了应对的手段。

    也不知道飞舟的主控舱室做了什么手脚,飞舟船舷两侧突然有数百块厚重的墙盾翻了出来。

    这些墙盾厚三尺、宽两丈,高三丈以上,墙盾拼凑在一起,绕着飞舟组成了一座厚重的城墙。将所有人护在了后面。墙盾上密密麻麻的尽是复杂的法阵。一眼望去蠕动闪光的法阵让人双眼刺痛。

    连续数十道狂雷轰下,墙盾上流光四射,狂雷打得墙盾火光四溅,一片一片的流光不断崩解。

    ‘咔擦’声。这种防御力惊人的墙盾一块又一块的崩解。南宫南等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飞舟上的墙盾。是飞舟最强的防御手段,以他们呵气成雷的修为,就算是一百个他们联手攻打三天三夜。也不可能攻破任何一块墙盾。

    但是来袭的敌人居然如此强横,一人之力就在短短几个弹指的时间内,攻破了三十几块墙盾的防御,这等势力有点太惊人了。

    一辆和那天夜里的逆法者少女驾驭的战车造型相似,但是有十二头奇异的坐骑拉拽,体积大了数倍,车厢内站着十几尊银色傀儡的战车呼啸而来。

    一名通体金色的壮汉站在战车上,通体雷光四射。他身披金甲,脸上戴着金色面甲,身材高大足足有一丈开外,左手握着一柄电光缠绕的三叉戟,右手紧握着一柄雷霆阵阵的战锤。

    战车呼啸而来,狠狠撞在了飞舟上。

    巨大的飞舟一震,上百块墙盾同时炸开。

    四射的碎片在甲板上呼啸乱射,阴雪歌一把抱住青蓏,蜷缩在了甲板上。

    白玉‘哧溜’一下钻进了阴雪歌的袖,骂骂咧咧的问候着金甲人的祖先。

    阴飞劫等人也都趴在了甲板上不敢动弹,唯独阴飞飞嘶声惨嚎起来。

    阴雪歌吓得回头望了一眼,然后直气得咬牙。

    这个家伙服用清净莲华的莲后,体型越发的肥硕圆润,他不趴在地上还好,趴在地上后,他屁股的高度居然比他站在地上的头顶还要高出一截。

    七八块墙盾的碎片呼啸着从他屁股上掠过,大块白花花的肥肉被碎片削走,鲜血四溅。

    这家伙这些日在阴雪歌家里好吃好喝,吃的喝的都是阴家特别提供的珍贵材料,以至于他体内血气充沛,每一个毛孔内都充满了血肉精华。

    现在他屁股上的皮肉被切走了三四十斤的一大块,体内澎湃的血气奔涌,鲜血喷起来足足有一丈多高。

    “我的亲娘咧,我的屁股啊!”

    “无耻,下流,龌龊,怎么就朝着男人的下三路开工?”

    阴飞飞声嘶力竭的嚎叫着,他气急败坏的怒嚎着,浑身白肉都痛得‘哗啦啦’的直哆嗦。

    “邪魔之王!”

    南宫南嘶声咆哮着。

    “是逆法邪魔的王级存在……杀!”

    战车撞得飞舟上的防御系统几乎崩解,然后带起一道强光急速向远处掠去,在数十里外打了个盘旋,又向飞舟冲了过来。

    金甲男讥嘲冷笑,左手雷锤远远向着飞舟投掷了过来。

    直径将近一里的雷火凝成球形,裹着雷锤呼啸砸来。

    阴雪歌等人长发纷纷竖起,飞舟上的空气都在爆射出无数电火花。

    就听得金甲男在远处狂笑。

    “杀我?就你们一众蝼蚁?用什么杀我?”

    “老夫杀你!”

    飞舟船舱一侧突然爆开,三条长有里许银色光芒激射而出。

    凝炼到极点的银光对着雷锤一挑一抖,雷锤表面雷霆炸开,被银光震飞数十里。

    金甲男一言不发,拨转战车转身就走,三条银光急速追杀在后。

    南宫南等律宗执事冷笑一声,也不等待那三道银光,而是径直催动飞舟,直奔昆吾国朝皇都。

    取道昆吾国朝皇都大传送阵,一刻钟后,阴雪歌他们已经来到了律宗的直辖领土。

    渭南郡,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亿万里之外,简直犹如梦幻一样的过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