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四章 追随者这件事情(2)(书号:13584

第五十四章 追随者这件事情(2)

作者:血红
    “是姐夫让我来的,他说,这是我出人头地的最好机会。”

    “他不怕我在律宗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姐夫说,天下富贵,哪里有凭空掉下来的?卖身给你,是我最好的出路。我既然已经是你的人,你还对我喊打喊杀的有什么意义?”

    “我收下你,有什么好处?”

    “我姐姐说,你收下我,就能得到她的友谊。你总该知道,迟早有一天,整个太守府内宅都是我姐姐的。”

    “这点好处,还不够。渭南太守,对于一个律宗内门弟而言,渭南太守分量不够。”

    “我姐夫已经在洛国吞下了极大好处,他在这四个月,已经在洛国完全掌控了一个五品家族。”

    阴雪歌沉默。

    洛国,洛王府一脉。想不到林惊风背后有渭侯府的支持,居然在洛王府一案,夺下了这么大的好处。一个五品世家已经被林惊风掌控,那么品、七品家族定然不在少数。

    一个渭南太守,实力大概相当于势力等的品家族。

    对于一个律宗内门弟而言,一个等的品家族,或许不放在眼里。

    但是一个五品家族和若干个品、七品家族的联合,加上渭侯府若隐若现的实力……

    “你和我有怨,我为何要收下你?”

    深深的看了一眼苗天杰,这个尖嘴猴腮的纨绔家伙,阴雪歌很好奇。他能用什么借口打动自己收下他。

    虽然这家伙代表着林惊风和苗渺渺的某些意愿,但是如果阴雪歌真有意愿和太守府合作,他完全可以让林惊风挑选渭侯府一脉的精英弟追随自己。

    他根本没必要收录苗天杰这样的纨绔弟。

    须知道,在元陆世界,签署‘卖身契’的追随者得到律法保护,这其的关碍可真不少。

    苗天杰真个成了自己的追随者,他未来招惹出的所有麻烦,都得自己为他擦屁股。

    没有足够打动他的理由,他为什么要招录苗天杰这么一个废物?

    “因为我够卑鄙。”

    “因为我够无耻。”

    “因为我够下流。”

    “因为我够不择手段。”

    “因为我够寡言廉耻。”

    “我可以伺候得你舒舒服服,任何一个英雄或者枭雄身边。总归需要几个溜须拍马的人愉悦心情。”

    “我可以帮你做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打闷棍,下**,甚至帮你迷晕了女人让你爽快一把,事后我自己脱光了衣服躺在她身边为你扛黑锅。”

    苗天杰眸里精光闪烁。他看着阴雪歌‘嘿嘿’的笑着。

    “任何一个英雄。或者枭雄身边。总归要有人为他做一些不要脸的事情。”

    “阴雪歌,阴大少,你阴家族。能有这样的人么?”

    “或者说,阴家的自家弟,能够任凭你这样去驱遣?”

    “你不知道律宗的某些规则,但是我姐夫却是清楚。”

    “你作为特许入门的内门弟,你可以带领五位追随者一并加入律宗,你的五位追随者,都将成为律宗外门弟,供你驱遣,任你使唤。”

    “但是唯独我,是最适合你使用,为你做一些下贱事情的人!”

    阴雪歌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苗天杰。

    他想起了前些日,阴幽特意登门拜访,和他商议过的事情。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这三位性格怪异的阴家精英,也将成为他阴雪歌的追随者,加入律宗外门。

    但是阴雪歌不觉得,那三位可以任凭他使唤。

    他在阴家内部,唯一能够让他全心全意相信的,只有阴飞飞。

    但是阴飞飞那个家伙……

    他就好像春天山林发情的野猪,想要让他做点精细活计,他真不是那材料。

    至于眼前的苗天杰,虽然人品堪忧……

    “就算把你培养成乱世的大魔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生灵涂炭,怨气冲天,干我屁事!”

    看着紧张的紧握双手的苗天杰,阴雪歌突然笑了起来。

    “好啊,追随者契约,以后,你就算是卖身给我了。”

    苗天杰呆了呆,然后他突然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的一口咬破指尖,将自己的名字书写在了卷轴上。

    阴雪歌仔细审阅了一番卷轴上的措辞用句,的确是一份严苛的标准格式的追随者契约。他也不相信林惊风会在这上面动手脚,毕竟得罪一个未来的律宗内门弟,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点点头,阴雪歌也咬破指尖,用鲜血在上面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契约上数十万个大大小小的法符腾空飞起,犹如烟花一般急速燃烧,化为丝丝光雾飞上高空。

    等得所有法符都燃烧干净后,高空所有光雾同时向间汇聚过去,最终凝成了两枚拳头大小血色符印。其一枚符略微简单一点,他飞坠下来,融入了苗天杰的心脏。

    另外一枚法符则是格外的复杂,精巧绝伦,内外由数百层细密的符嵌套而成。

    这枚宛如红宝石雕成的法符轻盈的落下,笔直的融入了阴雪歌的眉心。

    阴雪歌的眸里闪过一抹红光,他突然对苗天杰的所有情况都一览无遗。

    其就包括这小**力量刚刚达到了十五钧,体内还蕴藏了乱七八糟一股极其浑厚的丹药药力,却根本无法吸收。以及这小的双肾气息格外的浮躁跳动,肾水略有枯竭之兆。

    “你的实力,可真够强的。”

    看着面露如释重负之色的苗天杰,阴雪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高空两道狂风卷来,两个背后背着行空法门特有的羽翼状法器,身边有狂风缠绕的青年男径直掠过高高的院墙,来到了演武场上方。

    阴雪歌微微一愣,他向那两个青年冷冷的哼了一声。

    “两位,为何私闯我家宅?敢问有何贵干?”

    两个青年男抿抿嘴,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落下地面,然后向阴雪歌抱拳行了一礼。

    “阴公,是我们冒犯了。”

    “真想不到,林太守所言。居然是真的。这厮。居然成了阴公的追随者。”

    “这厮,他卷入了一桩案。”

    “我们有两位师兄弟在四绝岭失踪,我们这四个月来寻踪觅迹,算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阴雪歌望了噤若寒蝉。缩在一旁不敢出声的苗天杰一眼。他突然想起了在四绝岭追杀自己的四个少女。想起了被自己祸水东引,被四个少女斩杀的那两个行空法门的弟。

    但是,就算他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这时候他也不能表露出任何一点知情的征兆。

    死的那两个年轻人,虽然是罗青青身边的狗腿,但是他们毕竟是行空法门的弟。他们的死,如果沾染上任何干系,都可能引来行空法门的追究,一个三品宗门的追查,总归不是一件让人快慰的事情。

    这两个年轻人所说的,他们找到了一些线索,他们最多能发现,那四个少女的遗骸上,有某些和渭南太守府有关的蛛丝马迹。

    但是以那时候现场遗留的痕迹来看,这些蛛丝马迹,怕是作为不得证据的。

    没有证据的话,罗青青就算是行空法门弟,莫非她敢动用宗门力量,威逼苗天杰么?

    更不要说,苗天杰刚刚和自己签署了追随者的契约。

    好手段呵,用自己来为苗天杰抵挡这麻烦,看来林惊风林太守,这次得破财了。

    缓缓点头,阴雪歌笑了笑。

    “苗天杰,现在的确是我的追随者。”

    “我将进入律宗内门,成为律宗内门弟。”

    “按照律宗的规则,我有资格携带五位追随者,进入律宗外门,成为律宗外门弟。”

    两位男青年的脸色微微一变,阴雪歌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他是有心要护住苗天杰了。

    这不对啊,这和他们在渭南城内打探来的消息不符合啊。

    苗天杰,不是和阴雪歌有仇怨么?他们怎么可能勾搭在一起呢?

    他们很不忿的看着阴雪歌,就算律宗的高层,曾经许诺你什么,但是你现在并没有加入律宗,或许那些律宗的大人物已经忘记了你的存在呢?

    律宗固然是元陆世界最恐怖的存在之一,但是他们行空法门,也不是软柿呀!

    他们背后有罗青青呢。

    沉默一阵,一名男青年冷笑了一声。

    “阴公,我们师姐是行空法门罗青青罗姑娘。”

    “她,可是现在洛王世的红颜知己,据我们所知,洛王世对我们师姐可是倾慕有加。”

    阴雪歌不由得长笑了起来,他猛地上前了一步,指着两个青年男厉声呵斥。

    “你们想要做什么?用洛王府的威名来欺压我么?”

    “你们可知道,上任洛王被生擒活捉,本公可就在现场?”

    “区区洛王世,难不成能吓住我?”

    阴雪歌声色俱厉一通呵斥,两个男青年全傻在了那里。

    他们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他们只是奉罗青青之命,调查两个师兄弟莫名殒命的事情。但是一如阴雪歌所料,他们并没有掌握确实的、实在的证据。

    面对阴雪歌的指责,两人只能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有一片阴影急速掠来。很快阴雪歌整个宅,都笼罩在了阴影下。

    一条通体血色,船舷两侧分别探出三支巨大的透明羽翼的飞舟,缓缓的在阴雪歌宅的正上空停下。

    这条飞舟的船头,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律兽船头像。

    几个身穿血袍,腰间悬挂着血色令牌,通体上下透着一股肃杀阴煞气息的男站在船头像上,其一人正是南宫南。

    就见到南宫南低下头来,向着阴雪歌放声大喝。

    “阴雪歌,我特意来接你返回律宗山门。”

    “给你一个时辰,速速理清所有世俗之事,随我离开。”

    “对了,忘了给你说一句,律宗内门弟,可挑选五位追随者加入律宗外门。”

    “嗯,多给你半个时辰,去挑选合适的追随者吧。”

    南宫南大袖一挥,‘呵呵’的笑了起来。

    很显然,他的心情极好。(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