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二章 逆法邪魔,惊现(2)(书号:13584

第五十二章 逆法邪魔,惊现(2)

作者:血红
    大汉对身后少年的安危看得太重,根本不敢回头和阴雪歌搏命。

    否则以他的实力,他开辟的窍穴肯定比阴雪歌多出不少,大家拼命一搏,阴雪歌说不得只能无奈退走。

    但是他选择了逃跑,不顾一切的逃跑。最终他乱了阵脚,被阴雪歌一击必杀。

    左手成爪形,轻轻向下一抓。

    从公主那里得来的秘术,分别是毒风指、乱风步、缠风爪。一攻一逃一困敌,三门秘术配合得当,就能发挥出极其可怕的威力。

    此刻阴雪歌施展的,正是缠风爪,虽然不熟练,但是也能勉强发出一个半尺多大,色泽青色半透明的爪印向着深坑抓了下去。

    爪印抓住了大汉的脖,将他拎了出来。

    阴雪歌在她怀里掏摸了一阵,从掏出了一盒价值巨大的宝石、珠玉等物,几本雕刻在玉册上的秘术法门,几瓶强筋壮骨,对淬体修炼大有好处的丹药,以及一株万年血龙果。

    真正的万年血龙果,可不是阴雪歌在四绝岭用来忽人的毒草。

    色泽赤红如血,香气馥郁袭人,小小的果实嫣红,表皮隐隐有龙鳞隐现。这株万年血龙果上只有一颗果实,但是这一颗果实就能让人**凭空暴涨百鼎之力,奠定气通百脉的基础。

    而且他能强壮骨髓,强壮五脏腑生机,让人拥有比寻常人优秀数倍的修炼资质。

    张开嘴,一口将血龙果嚼碎吞下。就连整株血龙果的草茎都嚼碎了吞进腹,一股热气冉冉扩散开来,逐渐散发进四肢百骸,阴雪歌隐隐听到了自己身体内传来的骨骼爆鸣声。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古人诚不欺我。”

    这句话放在元陆世界,那是绝对的邪魔之言,所以阴雪歌只是压低了声音,很含糊的咕哝了一句。

    他将大汉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事全部搜刮一空,这才看向了站在深坑。脖以下部位都已经被泥水淹没的少年。

    眉清目秀的少年抬着头。死死咬着牙,怒视着阴雪歌,好似要将他的面容深深的铭刻在自己的灵魂深处。

    阴雪歌摇摇头,他踢了踢脚下大汉的尸体。清清冷冷的笑了。

    “储物皮囊都没有一个。是因为储物皮囊上铭刻的法阵。能够随时提供赫伯家族人的方位么?”

    元陆世界,世家所拥有的所有储物法器,都来自于至圣法门。每一个储物皮囊都有详细的标号。每一次每一个储物皮囊的主人更迭,都必须向所在的州郡、国朝进行备案。

    一旦有储物皮囊的主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重罪,各地律府只要开启某些特殊的法宝,就能轻松追索到储物皮囊的确切方位。

    储物皮囊可以暴露自己主人的所处方位,这在元陆世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虽然没人敢说,但是人人都心知肚明。所以犯下重罪,四处逃窜的世家,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丢弃身上的储物法器。

    大汉身上那一盒宝石、珠玉,价值就在两万两黄金以上,但是他没有使用储物法器,而是将其揣在怀,显然赫伯家的族人,事先就有了详尽的准备。

    少年缓缓点了点头,他看着阴雪歌,语气阴冷如鬼。

    “你杀了虎叔,我总有一天杀你。”

    阴雪歌蹲在深坑旁,看着少年,然后拔出了腰间匕首。

    略带一丝歉意的看着少年,阴雪歌轻叹了一口气。

    “从你虎叔身上携带的东西来看,巨额黄金,灵药不少,还有秘术典籍,更有增强**力量的血龙果。”

    “你是赫伯家的嫡系弟吧?否则他身上也不会有这么多宝贝。”

    “赫伯家,能够让他带着你逃走,如果他真的是赫伯家的护卫,那么他要么和你感情深厚,要么就是死士。不管是哪一种,他死了,你都会找我报复。”

    深深的看了一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恐惧的少年,阴雪歌摇了摇头。

    “说起来,我比你大不了两岁。但是我已经杀了好多人。”

    “元陆世界,就是这样的世界,我想要活下去,你就必须死。”

    掂了掂手上沉重的匕首,阴雪歌正要将匕首投掷向少年,后面突然传来了密集的蹄声,以及一个阴家族人的大吼。

    “雪歌哥儿,闪开!”

    四周的植被突然散发出恐惧的气味,有极其可怕的人物,正在用极其可怕的速度高速逼近。

    那人对阴雪歌怀有强烈的恶意,以至于将阴雪歌视为同类的四周植物,纷纷分泌出各种味道刺鼻的汁液进行警告。最远的,还处于五里外的一株野胡椒树,更是散发出了浓烈刺鼻的辛辣味道。

    顾不得击杀这个赫伯家的嫡系弟,阴雪歌一个大翻身,一如刚才的大汉一样,咕噜噜的滚进了农田。他刚刚没入农田的黑泥里,空气就传来了刺耳的破空声。

    那是一抹强光,一溜让人双眸剧痛的强光。

    三支金属凝成没有剑柄,两侧有短短飞翼的短剑带着长有十几丈的寒光激射而来,深深没入了刚才阴雪歌所在的泥地。短剑上拖着刺目的电光,无数小蛇一般的紫色电光胡乱的跳动着,发出‘啪啪’巨响。

    短剑已经没入了泥地里,细小的电流依旧顺着短剑劈开的缝隙窜出地面,向上喷射出一丈多高。

    阴雪歌双手轻轻往泥浆里一拍,他的身体被一层轻风裹着,轻盈的跳起三尺高。他的身体下方好像有一层无形的毯,他悬浮在空,向着一侧‘蹭蹭蹭’的连续翻滚了数十步远。

    电流犹如活物。顺着农田里的泥浆向阴雪歌追杀了过来,一直蔓延出了二十几步,这才缓缓缩了回去。

    大坑内的少年被浸泡在泥水内,电流外泄,他首当其冲被电流集。

    ‘嗤嗤’声不绝于耳,少年被电流打得浑身乱颤,七窍不断有黑烟喷出。

    他的头发一根根竖起,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嚎声。当电流缩回去的时候,皮肤都被打得好似焦炭一般的少年,早就躺在了深坑奄奄一息动弹不得。

    尖锐的啸声从正北方向传来。一架双马拉拽的战车。带着滚滚雷鸣声,喷射出大片雷光电火,一路震碎了无数的草木山石,卷起大片烟尘从北方急速奔驰而来。

    战车造型古朴。表面流光溢彩。隐隐有无数法符闪烁。

    战车上一左一右肃立着两尊漆黑的金属傀儡。他们手持长弓,双眸红光四射,正威严的扫视四周。

    两尊高有一丈开外的傀儡。站着一名身长玉立的俏丽少女,她‘呵呵’尖笑着,右手挥动一条电光四射的长鞭,狠狠的鞭挞在两头拉车的马形奇兽身上。

    两条奇兽看似寻常骏马,实则体长三长开外,通体披挂厚重鳞甲,头颅好似蛟龙,一对儿角却又和牛角无异。长长的蛇尾急速挥动,发出‘啪啪’脆响,而他们的四蹄则是老鹰一般的利爪,爪下方踏着粘稠如浆的电光,飞行的速度简直快得惊人。

    少女驱赶着战车,狂奔到距离阴雪歌不到里许的地方,随手一招,三柄射进地面的短剑就飞了起来。

    她斜眼望向阴雪歌,放声大笑起来。

    “这小有点运气,没能杀了他,要不要再出手呢?”

    话音未落,少女手一挥,十几柄短剑同时呼啸飞出。

    已经迫近到里许内,十几位追踪而来的阴家弟同时怪叫一声,狼狈的从黑麟骑上翻身落马。

    他们见机得快,少女手一挥,他们就主动从坐骑背上翻了下来。

    但是他们的坐骑却没有这么聪明,短剑撕开他们的脖,硕大的头颅带着粗大的血箭喷了起来,沉重的身躯颓然倒地,不断剧烈的抽搐着。

    “斗胆妖孽,焉敢伤及无辜?”

    低沉浑厚的呵斥声从后方传来,阴雪歌定睛看去,在那少女身后不到十里远的高空,二十几名背后有一对羽翼状法器急速拍动的人影,正带着长长光芒追踪而来。

    看那羽翼的造型,倒是和前些日被无名击杀的淸王世那对儿羽翼有点相似。

    “行空法门,奉命追杀逆法邪魔,不相干人等,速速闪避。”

    那声音再次放声高呼,同时有大片流光犹如流星一般飞坠而下,向着少女乘坐的战车攻了过去。

    少女冷笑一声,她双眸向阴雪歌扫了一眼,绝美的面孔,金色的长发,金色的眉毛,金色的瞳孔,以及白皙的皮肤,都尽在阴雪歌眼下。

    阴雪歌看着疾驰而过的战车,看着金发雪肤的少女,心里已经明白了她的来历。

    果然是逆法者,这少女的先祖,分明不是自然生成的生灵。

    真是幸运,降生这个世界才十几年的时间,居然就见到了逆法者。

    如此的美丽,挑不出半点儿瑕疵。如此的强大,天生就能驱动雷霆的力量。

    少女就好像雷霆的宠儿,好似雷霆当降生的精灵,带着滚滚雷鸣声,裹挟着巨量的闪电乌云,一路呼啸着从阴雪歌的面前疾驰而过。

    后方行空法门的追兵也疾飞了过去,一路向着四绝岭的方向冲了过去。

    阴雪歌暗自苦笑,看来四绝岭的佛门遗迹,真的很有诱惑力。就连这种传说的逆法者,居然都有人出现了。就是不知道这少女有多强的力量,她居然孤身一人,带着两具傀儡,就敢来趟这浑水?

    看着一众人远去的方向,阴雪歌站起身,走到深坑边,一匕首投掷了出去。

    被电得几乎熟透的赫伯家少年抽动了一下,在没有半点儿声音。(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