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三章 翩翩少年,地下来(书号:13584

第四十三章 翩翩少年,地下来

作者:血红
    恢复正常更新哦,今天两章更新哦!!!

    赞美伟大的血丝,嘿嘿,编辑喝酒,干不过咱们啊!!!

    可怜的青山,啵一个!

    ***

    四绝岭地下。

    深入地下三千里,无数洞穴洞窟连起一片广袤、深邃、复杂、神秘的地下世界。

    无数肥厚的苔藓附着在岩壁上,苔藓荧光点点,光亮足以让常人看清百步外的细节。常年生活在地下的各种生灵,更可以轻松看清数里内的风吹草动。

    更不要说苔藓之,还和地面的树林一样,生长了无数夜光植物。

    高大的乔木犹如榕树,高高生出数百丈高,无数浅绿、深蓝、荧紫色气根从洞窟顶悬挂下来,每一条气根放出的光亮,都能让方圆百丈内亮如白昼。

    低矮的小灌木一簇一簇,好似蘑菇一样密布四方。小灌木的片和枝条都在发光,浅浅的荧光很是悦目,每一处小灌木都能照亮方圆数丈的范围。

    更有大量稀奇古怪的美丽花朵盛开在苔藓之。

    形如百合、蔷薇、芍药、牡丹,细节却又大有不同,各色花朵绽放,每一朵花都放出夺目光彩。他们的亮光色泽,就和他们的花瓣颜色一模一样,五彩缤纷,绚烂瑰丽至极。

    在一片光的海洋、光的世界,无数荧光虫自由自在的飞行着。

    一些体积硕大的飞蛾,甚至一边飞舞。一边有无数光点轻盈飘落。飞蛾身上的粉末,犹如流星,好似飞萤,大量光粉在空气缓缓扩散,如光如雾好似梦幻。

    一头体型狰狞,形如豺狼的野兽在苔藓狂奔而过。

    他头顶生有独角,独角银光四射,好似美玉雕成。独角的根部隐隐透明,可见内部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空腔,里面蓄满了紫银色的液体。随着奇兽的奔跑。紫银色的液体轻轻摇晃。荡起大片光晕向四周扩散。

    远远看一眼,明眼人就知道,这奇兽独角的紫银色液体,会是一种了不起的异宝。

    奇兽仓皇的跑过高高的乔木林。窜过灌木丛。踏着厚厚的苔藓轻盈越过。脚尖在地上留下了无数密集的发光足印。他更是飞快的奔跑过一条浅浅的地下河流,栖息在河水两侧苔藓长草的无数夜光蜉蝣惊恐的飞起,犹如无数精灵在水面上狂舞。

    起码有上百万拇指大小的夜光蜉蝣飞了起来。原本静谧的地下河流当即变成了一条银河,光焰夺目,霞光四溢。

    河边好些趴在灌木丛休息的地下猛兽纷纷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这辉煌的景象。

    在地面世界,何曾能有这样的奇景?

    一个身形矫健犹如猎豹,雄壮好似狮虎的少年狂奔而来,他身形野蛮的闯过无数夜光蜉蝣组成的银河。他奔跑的速度快得惊人,冲击力大得可怕,夜光蜉蝣的身躯脆弱可怜,当即有数万夜光蜉蝣在他身上撞得粉碎。

    蜉蝣身躯炸裂开,无数光亮的汁液喷射,少年的身躯也被汁液染满,变成了一个光亮夺目的光人。

    “咄!”

    少年轻喝一声,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严气息,无数光液从他体表脱落,纷纷落在地上。

    他撒开长腿,背着背后造型粗朴简陋,足足有大半个寻常人长的强弓,拎着一壶散发出淡淡光泽的长箭,一溜烟的追杀那头狂奔的异兽跑去。

    “我只要你一滴玉角髓。该死的杂种,我只要一滴!”

    少年低沉的咆哮着,刚毅坚硬皮肤黧黑的面孔上,一对虎眸凝视前方奇兽,眼珠好似在燃烧。

    奇兽夹着尾巴,快若一阵风的向前飞奔。

    他听得懂人语,作为地下世界不多的,拥有上古神兽‘谛听’血脉的奇兽,他生下来就能听懂世间一切生灵的话语。无论虫鱼鸟兽还是花草树木,他们的任何响动他都能听明白其的意思。

    相对于那些自然生灵的语言,人话反而是最容易听懂的一类。

    听得懂,但是他懒得回应。

    开什么玩笑?玉角髓,那是他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生命精华。以他的种族特性,他的寿命漫长,动辄以百万年计。他在地下寻找各种奇珍灵草吞噬,随着岁月累积,数千年苦功才能凝成一滴玉角髓。

    如果是普通血液、汗水,甚至是他排出的尿液废物,给这少年三五斤他也不在乎。

    不要看他尿液似乎肮脏,其依旧藏有无数草木药力,寻常杂草得了他几滴尿液,可都能异变成灵芝一类的灵药灵草。在地下世界,可是有不少智慧族群,将他的尿液当做万灵药来使用。

    但是玉角髓么?

    这可是玉角谛听兽为日后储备,准备用来提纯祖传一丝神兽谛听血脉,彻底化身上古神兽的珍稀资源。每一滴都能起死人肉白骨,是真正的天地奇珍。

    不要说给这些没有任何交情的人类一滴,就算是他自己,也舍不得动用丝毫。

    所以逃吧,后面的怪物少年钢筋铁骨,牙齿咬不动,玉角戳不动,他手弓箭更是杀伤力惊人。玉角谛听兽已经将他引去了好几头地下凶兽的巢穴,结果都被他一箭击杀。

    作为神兽后裔,玉角谛听兽也有自己的尊严。

    已经祸害了几头无辜被牵连进来的凶手,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去祸害其他人。

    那么,他记得有一条直通地面世界的崎岖小道。这条小道绵延一万多里,好些地方都极其难以通行。更有无数毒虫繁衍其,还有大量毒雾瘴气弥漫,寻常人踏入即死。

    臭小,这是你自找的。

    玉角谛听兽人性化的咧嘴一笑。撒开腿就朝那条甬道窜了过去。

    毕竟是神兽后裔,玉角谛听兽一日一夜起码能狂奔数万里不带喘气,他几个起落,就已经跨过了这一片地下夜光丛林,窜到了那条小道的入口处。

    “凡人,我不会将玉角髓送给你。”

    “这是不可能的,地下世界无数生灵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想要玉角髓救你授法**师?嗯,我不知道**师是什么东西,但是想要玉角髓。追上我。打败我,否则你嗅都别想嗅到一丝半点儿。”

    得意的挑衅了几声,头顶独角放出一轮白玉般明净的光晕,裹着玉角谛听兽丈许长的身躯窜入了小道。

    “我佛。慈悲!”

    身背强弓的少年面容丝毫不变。他低沉念诵一声佛号。撒开长腿就追进了小道。

    地下世界广袤无边,深邃复杂,地面世界再强大的强者。也不敢轻易侵入地下世界。用地面元陆世界的传说来形容,地下世界极深处,通往传说的亡灵国度,通往传说的冥界地府。

    地下世界的确经常有地府所属的鬼兵鬼将出没,谁也不知道他们自何处来,也不知道他们来做什么,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突然就消失了。

    但是这些鬼兵鬼将的出现,更让地下世界蒙上了一层神秘恐怖的面纱。

    所以地下世界就变得格外的安全,这种所谓的安全,当然是针对元陆世界的地面人而言。

    那些地面世界的生灵,不敢踏入地下世界一步。

    这里就是个**的国度,完全自我封闭的世界。

    这里秉承最原始、最纯粹、最原汁原味的丛林法则,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你是强者,你就能在这里享受无边权力,无上尊荣,如云美女任凭你予取予夺。

    如果你是弱者,生于地下世界,就是你的原罪。

    你就应该跪在地上任凭人践踏,做那些最粗鄙的、最下层的重体力活儿。

    下层弱者想要改变命运,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天生就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等你的容颜绽放开夺目的光华,自然会有无数强者闻风而来争夺你的所有权。

    最终,美人会被一个强者带走,从此吃喝无忧,被人圈养在深宫之,只等待强者寂寞时,用她美丽美妙的身躯好好的慰藉一下灼热骚动的身体。

    追杀玉角谛听兽的少年,原本没有名字,他祖辈世世代代都是最卑贱的奴隶。

    所以当少年的授业恩师将他从那地狱拯救出来,他就有了一个法号‘无名’。

    ‘无名’,无名。

    少年无名总觉得,自家恩师有点偷懒。

    但是起码他有了名字,虽然这个‘法号’很让人有点无语,起码他有了名字。

    少年无名,一心精修,力求精进。或许是心无旁骛的关系,正好符合了‘菩提本非树’的宗旨,他的功候进展极其惊人。十几年苦功,他的不坏清净琉璃体,居然就到了小乘境界。

    虽然没有修炼任何神通秘术,但是一身神力惊人,地下常见的凶兽妖兽根本无法伤损他丝毫皮肉,这就是最大的神通,最强的秘术。

    无名曾经做过尝试。

    不坏清净琉璃体小乘的那一日,他将自己埋在土,七天七夜依旧活蹦乱跳。

    他将自己沉在水里,半个月后他没有溺水而亡。

    他跳进了地下熔岩河内,足以溶解金属的熔岩没有伤损他半点毛发。

    他干脆走进了地下毒蛇聚集的蛇窟,亿万毒蛇撕咬他的身体,毒牙断折粉碎无数,他依旧没有半点伤痕。

    他又去挑衅地下岩石精怪一族的巨人们,那些牛高马大身高数丈的大家伙,拎着特制的合金大锤对着他的脑门连轰三万千锤,他只是脑门上起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肉疙瘩,其他并无丝毫伤害。

    如此强大的不坏清净琉璃体,真个是‘不坏’之躯。

    所以恩师阳寿到了极限,就要魂归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西方琉璃世界,他直接找到了玉角谛听兽,想要借他一滴玉角髓。为恩师延寿一千年。

    “我只要一滴玉角髓。”

    “你若不给,追上你后,我要一半。”

    无名撒开长腿一路狂奔,崎岖小路上无数蜘蛛、蜈蚣、蝎、毒蛇,都被他一脚踏得粉碎。

    那种脆弱的毒虫**在脚下崩裂开的快感,无名很是享受。

    他的恩师经常给他念叨什么扫地不伤蝼蚁命之类的废话,但是无名就是喜欢这种肉酱四溅的感觉。

    无数次的教训无果之后,无名的恩师只能仰天长叹——无名今生最多能证佛门护法明王果位,想要成就菩萨、佛陀正果,基本上是没希望了。

    明王?菩萨?佛陀?

    无名对这些玄乎的名头。只是当做故事听。

    什么佛门经典。什么慈悲之心,哈,那些玩意儿,可没有一块烤肉来得实惠。

    前方玉角谛听兽一溜烟的狂奔。他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是无名奔跑的速度甚至比他更快一些。

    玉角谛听兽想死。他真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他的脚力在地下世界无数妖兽凶兽,也是数一数二的。身后那个变态的少年,他为何能够一路追杀他。一路追杀了数万里?

    刚刚只要一滴玉角髓,现在居然要一半!

    开什么玩笑,一滴都不会给你的。

    玉角谛听兽咬牙切齿,甚至不顾神兽后裔的体面排场,放了两个长有力的臭屁,推动身体向前的速度又增加了一丝半点儿。

    狂奔,狂奔,一路狂奔。

    几个时辰后,嘴角不断冒出白沫的玉角谛听兽脚下一轻,他一头撞碎了一块方圆数丈的巨石,从四绝岭北麓一座荒山的山脚僻静处闯了出来。

    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四绝岭正是暮春季节,花香浓郁,蜂蝶狂舞。

    绚烂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想要打瞌睡。

    “啊,有三千多年没上来地面了。”

    玉角谛听兽很是感怀的叹了一口气。他琥珀色的眼眸微微一旋,瞳孔缩小到针尖大小,很快就适应了地面的强光。他微微向左右望了一眼,然后一溜烟的就没入了山林。

    在地下世界,到处都是荧光苔藓,想要抹除自己留下的痕迹根本不可能。

    但是在地面世界么,玉角谛听兽笑得差点没流出口水。在地面世界,他有无数种办法消泯自己的痕迹。

    这就是一头活了数万年的神兽后裔,和寿命只有短短千年的人类之间的差距。

    “经验,人类小,这是关系着生死大事的经验。”

    暮春繁茂的山林,温柔的接纳了来自地下世界的兽。

    暮春刺目的阳光,粗暴的打倒了初次登临地面的人。

    少年无名闯出地下世界,闯入了温暖的春天阳光。他的双眼突然剧痛,强光粗暴的闯入他的眼睛,他的双眼几乎炸开,他的头颅都快因为这温暖的,和地下世界的荧光迥异的光爆开了。

    无数年繁衍生息在地下世界,无名和他的祖辈们,他们的眼睛已经无法承受阳光的热情。

    对于地面世界的人而言,显得过于温柔的春日的阳光,对无名而言,却是致命的危险。

    换成普通地下世界的少年,他的眼珠已经被阳光烧熟了。

    幸好是无名,不坏清净琉璃体毕竟是如斯强横的上品法门。他的双眸剧痛,痛苦了大概小半刻钟,他的瞳孔缓缓放开,他已经适应了阳光,已经可以在阳光在看清东西。

    一刻钟后,他的视野就恢复了正常,甚至比在地下世界的视野还要宽阔和清晰。

    “这里是,该死,这里是地面。”

    无名刚硬刚毅的面孔抽搐了一下,他的脚微微一滑,差点想要转身逃走。

    地面世界,多么可怕的名号。

    无数年过去了,太古的事情已经成了神话传说。

    可就是神话传说,才变得格外的恐怖和荒唐。地面世界生存的,类似于人类的生物,他们不是人。他们是恶魔的化身,他们是魔鬼的投影。他们以真正的人类为食,他们最喜欢生吃人心,生喝人血。

    甚至他们身上的衣物,都不是天然植物纤维或者兽皮制成,而是光洁的、光滑的、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的人皮!只有人皮才会这样的光洁柔软,才有那样夺目的光芒。

    “该死的玉角兽。我只是想要一滴玉角髓。”

    无名低沉的咆哮着。

    “好,现在我抓住你,我要你全部的玉角髓。”

    他用力握住了腰间悬挂的锋利长刀,恶狠狠的发下了誓言。

    下一瞬间,无名就呆住了。

    他转过头,看向了数百里外,一道直冲向高空的,清澈如水的佛光。

    淡淡的梵唱声在他的耳边回旋,他的神思一阵恍惚。

    在那梵唱声,他见到了无数菩萨,见到了无数佛陀,见到了无数佛门的大德先贤。

    寻常人听不到这梵唱声,但是无名从梵唱,瞬间感悟到了无数难以形容的佛门妙理。

    滚滚热流扑面而来,然后渐渐融入他的身体。

    小乘的不坏清净琉璃体缓缓的提升着修为,一丝一毫,一厘一寸,接着就是一尺一尺的提升。

    无名黧黑的皮肤逐渐泛出青色琉璃光泽,皮肤渐渐变得近乎透明。

    紧接着是他的肌肉、骨骼、神经、经络,进而就连他的五脏腑和大脑,都变成了半透明状。

    “我佛,慈悲。”

    双手合十,向着佛光冲起的方向望了一眼,无名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向着那个方向狂奔过去。

    他奔走的速度比刚才得到了本质上的提升,速度起码快了一倍以上。

    如果现在玉角谛听兽在他面前,他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追杀他。

    玉角谛听兽从山林探出头来,忧心忡忡的看向了无名的背影。

    “这个蠢货,他想要干什么?”

    “真是,不可言喻的蠢。该死,他会将那些地面人引来。”

    “不管他了,我还是早点逃走吧,正好逃回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