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八章 龙蛇起陆(书号:13584

第三十八章 龙蛇起陆

作者:血红
    “嘿,有种嘿!”

    斜斜靠坐在古松大树杈上,四周都是浓密的枝遮挡。

    头顶几个婴孩头颅大小的松塔在望,随手摘下一个松塔,经冬的松塔松依旧肥厚香甜。手指一捏,数鼎沉重的**力量爆发,坚硬的松外壳这才裂开了几条缝隙。

    嫩黄色的毛皮,白净清香的松仁。

    拇指大小的松仁丢进嘴里轻轻一嚼,满口浓香,一股热气直透腹。被四个女人偷袭,被刺穿的肩头也暖洋洋的好不舒服,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

    这是万年古松结出的松塔,内蕴庞大的天地元气。而且是经过古松转化,凝结为植物生命能量的天地元气。这样的松仁几乎可以当做伤药来使用,而且绝无任何副作用。

    寻常凡人,是无福消受这种天地奇果的。松的外壳如此坚硬,凡人想打破果壳都不可能。

    前方数里外,蛇王直起了上半身,半截身体竖起十几丈高。烙铁型的狰狞蛇头缓缓转过去,对准了标枪射来的方向。一丛小小的灌木后面,十几个身穿劲装的渭北阴家少年冲了出来。

    “渭北的,就是有种呵。”

    再次轻笑一声,身体斜靠在古松上,默默的抽取古松生气治疗身上伤口。阴雪歌翘着二郎腿,透过树杈的缝隙,笑看着渭北阴家少年们英勇无畏的狩猎行动。

    几张强弩‘嗖嗖’有声,符箭矢带着刺目寒光激射而出。准确命蛇王的七寸。

    一如前面的标枪,伴随着沉闷响声,箭矢在蛇王的蛇鳞上溅起了几点火星,擦出了几条细细痕迹,就被蛇鳞弹飞老远。甚至有箭矢力道太强,直接在蛇鳞上震成粉碎。

    蛇王纹丝不动的凝视着向自己飞驰而来的渭北少年,他长长的青绿色蛇信微微吞吐,嘴角有丝丝三彩烟雾缓缓扩散开来。如果那些阴家的少年能小心一些,他们会看到烟雾所过之处,附近的灌木都已经变得枯萎凋零。

    但是他们没有在意。他们无比狂热的看着蛇王巨大的头颅。

    如果能够在春狩大祭结束的时候。在阴家宗庙的祖先牌位前,供奉上这颗已经隐隐有几分蛟龙气息的龙蟒头颅,那是多么有光彩的事情?

    不过是一条体型巨大的大蛇而已,没有灵智的东西。就算皮甲厚实一些。想要杀他能有多难?

    ‘哈’的一声大吼。一位渭北阴家少年右臂袖突然炸开,他的手臂膨胀到寻常人两倍粗细,皮肤变得通红好似被烈火灼烧一般。

    渭北阴家自立门户后。老祖为昆吾国朝立下大功,得赐七品功法怒焰诀。数百年的纠缠厮杀,渭南阴家的弟对怒焰诀的各种奇功秘术也是了解颇深。

    少年此刻催动的,分明是怒焰诀‘火虎臂’,以秘术燃烧气血,让手臂血管肌肉膨胀,瞬间爆发出五倍以上的**力量。这种秘术对身体负担极大,渭北阴家的少年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格修习。

    想要修炼火虎臂,除开**资质,更重要的是大量药物的投入。

    不断滋养手臂,不断强壮手臂,让手臂有足够的血气精华进行燃烧,不至于催动一次秘术就将整条手臂烧成焦炭,所需的药物消耗是惊人的。渭北阴家会每年都挑选几个新出生的婴孩,自幼就用昂贵的药汤浸泡**,让他们奠定雄厚的**基础。

    只有这些精心培养,**底蕴雄厚至极的少年,他们才有资格施展火虎臂。

    阴雪歌提起了精神,他下意识的跳了起来,蹲在树杈上向那少年望去。火虎臂,这可是渭北阴家的独门秘术,寻常渭南阴家少年极难见识到。有见过他们催动这门秘术的人,都被斩杀了。

    “杀!”

    手臂怪异膨胀,甚至还拉长了一尺有余,看上去格外怪异狰狞的少年拔出一根合金标枪,狠狠向百步外的蛇王激射而去。

    合金标枪长尺有余,手臂粗细,枪头成三棱形,上面开了深深的血槽,枪头上更密密麻麻拉出了狼牙形倒刺。阴雪歌眼尖,他看到倒刺上泛着绿光,分明是淬了剧毒。

    但是三彩斑斓龙蟒,自身就剧毒无比,他们有极强的抗毒性。用剧毒对付他们,能有效果?

    阳光下,标枪带着一圈夺目的反光,犹如流星激射到了蛇王的身上。蛇王竖起来的身躯微微一抖,这一次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两片碗口大小蛇鳞被洞穿,尺长的标枪贯入蛇王身躯,没入了足足有一尺深。

    蛇王依旧没有丝毫动弹,他只是轻轻名叫一声,他身边的蛇后已经竖起了身体,张开大嘴狠狠咬在了标枪上。蛇后身体一扭,标枪就被强行拉扯了出来。

    拳头粗细的伤口在蛇王身上显得如此渺小,刚刚喷出了些许血水,伤口附近的肌肉就剧烈的蠕动着,蛇王的**强度惊人,肌肉自行蠕动封锁,将破损的伤口填塞起来,再也没有一丝血水泄露。

    至于说标枪上的剧毒……

    阴雪歌只能‘呵呵’冷笑,三彩斑斓龙蟒是四绝岭最毒的几种蛇虫之一,这些渭北阴家的少年,他们使用的标枪上能使用的剧毒,估计还不如龙蟒自身毒液的毒性来得强。

    ‘嘶嘶’声不绝于耳,蛇王蛇后的身体犹如波浪一样轻轻扭曲起伏,嘴角三彩烟气逐渐扩散,已经弥散到了周边数十步的范围。

    施展了火虎臂秘术的渭北少年大吼一声,他左手拎着一个刀囊,右手不断从刀囊拔出飞刀,狠狠向蛇王的七寸投掷过去。刀风凄厉,带起一道一道寒光激射而出。他的力量果真是增长到了惊人的水准。起码有五鼎的**力量。

    一尺多长的飞刀准确命蛇王的七寸,每一刀都命了他的七寸。

    但是蛇王的身体已经微微摇晃起来,他的身躯一动,蛇鳞就好似流水一样起伏,表面凭空多了一层滑腻腻的气流。飞刀命了七寸,却在蛇鳞表面打滑,这一次就连一点火星都没迸射出来,所有飞刀就擦着蛇王的身体滑了出去。

    几个渭北阴家的少年冲得太快,他们踏着松软的白沙,溅起了大片沙尘。已经到了距离两条大蛇不到十丈的地方。

    蛇后突然张开嘴。脖颈处蛇皮剧烈的膨胀收缩,她口腔内毒腺裂开,喷出两条长有数十丈,黑漆漆带着红色、绿色闪光的毒液。

    四五个渭北阴家少年措手不及被毒液喷了个正着。甚至连融化的过程都不多。他们的身体就在毒液的溅射下。凭空化为一滩毒水渗入了白沙。

    这里的白沙极其的滑腻松软,没有任何的吸水性。毒水喷洒在白沙上,就好像水银泻地。丝毫残渣都没留下,轻轻松松的渗入了沙地深处。

    ‘嗤嗤’声不绝于耳,少年身上的付斌器也被毒液剧烈腐蚀,掉落在地的兵器上不断喷出大量的气泡。大概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几柄符兵器都被毒液融成了毒水。

    施展火虎臂,连续投掷一柄标枪、二十四柄飞刀的渭北阴家少年怪叫一声转身就走。

    “逃,咱们选错目标了。”

    阴雪歌无奈摇头,捏碎一颗松丢进嘴里。

    他们的确选错了目标,以他们的力量,如果要击杀普通龙蟒,他们已经成功收获了猎物的头颅,现在已经可以班师而回。但是他们胆大到挑战这一对儿蛇王蛇后,阴雪歌只能‘呵呵’冷笑。

    这种几乎成精的凶物,除非以法器御气,雷霆一击斩杀要害,否则人力根本无法对付。

    单纯从**力量上来说,蛇王、蛇后的**力量,起码也是气走百脉的高手那个层次,甚至还有超出。他们的**力量大概在百鼎以上,寻常标枪、飞刀,怎可能真个重伤他们?

    渭北阴家少年怪叫大吼,转身逃窜。

    但是哪里还来得及?

    他们冲到了蛇王、身后身边百步内,蛇王一直在默不作声的喷吐毒烟,这是他自身毒液暴露在空气后气化而成的毒烟。虽然没有蛇后喷出的毒液那样威力巨大,但是渗透力更好,更能伤人于无形。

    几个渭北阴家少年刚刚跑出几步,就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七窍隐隐有彩色烟雾喷出,少年们倒在地上嘶声哀嚎,五脏腑和肌肉骨骼都在融化,但是他们已经无力挣扎逃走。他们软在地上,就连抽搐都无法抽搐,他们的肌肉已经融成了脓水。

    他们就这么躺着,惨嚎着,承受身体缓慢腐烂溶解的无边痛苦。

    也就叫了几声,他们就连叫声都无法发出,只能躺在地上,身体内不断传出‘嗤嗤’声响,大量黄红色脓水从他们毛孔渗出,渗进沙地内迅速消失。

    “逃,逃,逃!”

    施展火虎臂的少年吓得魂飞天外,他丢下身上所有累赘的标枪、飞刀等物,用尽全速逃跑。

    奈何渭北阴家改修怒焰诀,速度实在不是他们的特长。换成渭南阴家的少年,这么一点时间已经能跑出一两里地,但是他才刚刚跑出不到百丈。

    斜刺里几条龙蟒飞速游了过来,他们巨大的身躯跃起,粗大的尾巴狠狠的抽在了少年的腰间。

    远近山林内众多藏身一旁的少年都听到了那一声脆响。

    少年的身体几乎被抽得爆炸开,他的身体向外抛射了老远,一条龙蟒抬起头,张开嘴。少年的身体准确的投进他的大嘴,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长达十几丈的巨蟒吞食一个人,真的不费什么力气。

    这条龙蟒的脖颈甚至都没膨胀一点儿,一个大活人就消失在他嘴里。

    十几个英勇无畏的渭北阴家少年全军覆没,远近山林藏身的百多个世家同时安静了下来。

    他们终于明白,想要猎杀龙蟒。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不说那两条蛇王蛇后,单单这上千条的普通龙蟒,就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十几里外,几个人影突然从一个小山包上冒了出来,他们悻悻然向这边河滩望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他们并非渭南渭北阴家弟,他们参加春狩大祭,只是纯粹为了家族的赌注利益。

    他们不需要冒着生命风险,去招惹这么难缠的龙蟒族群。

    毕竟他们不像两郡的阴家这样,每一次的赌注都是这么惊天动地。每一次的赌注都能伤筋动骨。

    他们就算无法带回好的猎物。让自家在对头面前输了一场,输出去的财富固然数额惊人,也不过是让自家难受两三年,不至于伤损元气。

    意气之争。小小赌注。他们没必要用性命去拼。

    有了几个带头离开的。接二连三就有十几个小团体迅速离开。

    接下来,藏身在山林的,要么是心高气傲的。开辟了窍穴的世家精英。要么就是渭南渭北两个阴家的弟,他们必须狩猎到足够分量的猎物,确保自家在春狩大祭获胜。

    渭南渭北,两个阴家在春狩大祭,输不起。

    输一次,就代表着未来十年,整个家族都要紧绷绷的过日。这样的连锁反应太可怕,谁也受不起。

    若是他们冒险,猎杀了蛇王或者蛇后,让自家在春狩大祭获胜的话,那么他们势必得到家族的重视,未来的家族修炼资源会向他们倾斜,他们的前途就有了保障。

    闭上眼,静静的沟通四周的古木山藤。

    左近山林,还有七十个少年藏身。

    其一小半人身上气息滚烫灼热,生命能量格外明亮。这是渭北阴家弟。

    其一大班人身上气息灵动隐晦,生命能量极其晦涩。这是渭南阴家少年。

    仔细的分辨山林植被给自己传回的信息,附近山林,渭北阴家弟大概在二十五人左右;而渭南阴家的少年们,总数在四十人上下。

    其好些人的气息极其的不稳定,甚至有残缺不圆润的感觉。

    很显然,有人受伤了。将近一个月的春狩大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平安无事。

    默默的捏碎松塔最后一颗松,将松仁丢进嘴里。

    古松传来的生命能量,已经帮助肩头上的伤口愈合。

    自爆窍穴元气,全力逃跑带来的伤势,也已经在生命能量的滋养下恢复了**成。

    阴雪歌站起身,站在树杈上,向着龙蟒滩上的无数龙蟒发出了震天的长啸声。滚滚啸声,他施展开乱风步,身形带着一阵狂风,轻快敏捷的绕过几株大树,径直向蛇王蛇后冲了过去。

    两条大蟒击杀了来袭的渭北阴家少年,喝退了前来助阵的龙蟒后,正相互缠绕在,慢慢的没入了河水。

    他们在河水游动嬉戏,三彩斑斓的庞大身躯在碧水若隐若现,看上去煞是恐怖。

    几条一丈长短的河鱼被惊动,他们惊恐的跳出水面,仓皇的想要逃走。

    但是蛇王的动作何等敏捷,他张开嘴,身形一弹一扭,一口就将两条大鱼吞进了嘴里。大鱼在他嘴里剧烈的跳动挣扎,就算被他缓慢吞进去,依旧在他长长的脖里跳动个不停。

    蛇王的脖颈膨胀跳动,隐隐可见两条大鱼的轮廓。

    他直起脖,上半身从河水探出来,慢慢的吞咽两条不甘心就此死去的大鱼。

    阴雪歌在众目睽睽下踏水而来,乱风步轻快敏捷,脚尖在水面上轻轻一点,居然就能轻快掠飞数十丈。

    他很快迫近正在进食美餐的蛇王,袖里短刀发出一声铿锵,青灰色寒光激射而出,‘哧溜’一下斩过龙蟒蛇王的七寸。

    拥有十二枚法符的法器,虽然阴雪歌只是祭炼激活了第一枚法符,短刀的威力就连一成都没发挥出来。

    但是一鼎重的短刀,品法器使用的材质非同寻常,造型怪异的无柄短刀锋利无比,远比普通符兵器锋利数十倍。

    标枪、飞刀都无功而返的蛇鳞一刀两段,断裂面光洁如镜,没有丝毫毛刺。

    厚重坚韧的蛇皮被一刀劈开,短刀准确的切开了蛇王七寸处几条大血管,滚滚鲜血喷出,短刀洞穿蛇王七寸,从他身体另外一侧穿透了过去。

    阴风元气沉沉一收,短刀带起一个锐利的转折,带着刺耳啸声飞回手。

    阴风元气再次一吐,又是一道丈许长青灰色元气激射而出,从另外一个角度贯穿蛇王七寸。

    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蛇王的七寸被短刀连续贯穿十余次,最终他的蛇头被锋利无匹的短刀强行切断,依旧蠕动的蛇头重重摔落。

    阴雪歌踏水而来,一把接住比水缸大了好几圈的蛇王头颅,将其纳入了储物皮囊。

    蛇后疯魔,她突兀的窜起来,对着阴雪歌喷出大量毒液。

    远近上千条龙蟒同时沸腾,整个龙蟒滩好似活了过来,无数造型狰狞丑恶的巨大龙蟒蠕动跳动,同时发出‘嘶嘶’的巨响。

    一旁山林,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带着大群阴家弟冲了出来。

    阴飞劫嘶声怒吼。

    “阴雪歌,那是我们的猎物,速速将蛇王头颅交出来!”

    “傻逼!”

    阴雪歌向阴飞絮三人打了个侮辱性的手势,大声喝骂了一句,踏着乱风步转身就走。

    他的速度远比阴飞絮等人快,几乎快了一倍以上。他身形几个闪烁,瞬间没入山林消失无踪。

    阴飞絮等人只顾着向前冲,想要拦住阴雪歌,劫掠他手上蛇王头颅。

    没想到上千条龙蟒急速合围,瞬间将他们围困在了核心。

    更有大量其他种类的毒蛇毒蟒从四面八方涌出,这些龙蟒一族的附庸听到自家主的召唤,急忙从巢穴窜了出来,涌入四周山林,对所有人类展开了疯狂的袭击。

    龙蛇起陆,龙蟒滩附近,尽是蛇类泛滥肆虐。(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