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六章 好大一场乱子(书号:13584

第三十六章 好大一场乱子

作者:血红
    “呀~呼~嘿~”

    一声大吼,阴雪歌反手胡乱投掷了三柄飞刀,纵身就朝一旁的山崖跳了下去。

    若是陡峭悬崖、寸草不生的石壁,他就算疯了也不敢跳。但是山崖上浓郁的草木气息让他知道,这上面附生了无数的长藤、矮树。

    身体剧烈的撞击在矮小却坚韧无比的矮树上,伸出手胡乱向四周抓着,几根粗长绵韧的山藤终于挂住了他的身体。双臂用力一扯,山藤断裂,大量汁水飞溅出来。

    气味刺鼻的藤汁洒在身上,猎鹰炸开的光粉被大量藤汁冲刷,身上的光焰急速黯淡。

    几个呼吸后,身上再无半点光焰喷出。

    阴雪歌喘了一口气,抬头倾听了一番上方的动静,犹如猿猴般顺着山崖绕了一个大弧线,急速向刚才跳崖的方向冲了过去。

    草木有灵,主动配合他的攀爬,草、树乖巧的附着在主干上,他爬行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四周刺鼻的草木气息掩饰了他身上的藤汁味道,他的气息和四周草木融为一体,再无半点罅隙。

    在山崖边,他探出头去,向追杀自己的四个女,拦截自己的两个青年缠斗的方向望了过去。

    好精彩的一幕大戏!

    两男四女修为相当,都是气走百脉的水准。

    四个女人数量占优,但是两男修炼的功法显然更加高级,个人实力明显胜过一截。

    双方个人走马灯般打成一团。各色法器呼啸往来,法符炸开的声响绵绵不断,元气盾不断在他们身上浮现,然后迅速被打成碎片。

    女人们的攻击更加密集,但是两个青年的攻击更加力大难当。

    刚刚阴雪歌投掷的三柄飞刀,不知道被谁打落在地,已经炸成了无数碎片,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件法器御气凌空,发出凄厉声响不断往来交错,在空猛烈的对撞弹射。人使用的法器品阶都是一枚法符的下品法器。四女使用的是长剑。而两个男青年使用的是怪异的翅刀。

    所谓翅刀,就是造型犹如羽翼,边缘锋利如刀,凌空飞掠斩杀。偶尔会带起一道弧形轨迹的奇门法器。两柄翅刀往来飞舞。不断被两个青年激发收回。偶尔和四柄透明长剑对撞,就发出刺耳声响。

    但是很明显,每一次法器对撞。四个女人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一下,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三品宗门行空法门出身的弟,虽然同样是气走百脉的修为,但是他们修炼的是天阶功法。四个女人修炼的功法显然不如行空法门传授,无论开辟窍穴的数量,还是每个窍穴蕴藏的元气力量,都远远不如那两个男青年。

    阴雪歌观望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四女已经接连吐血。

    虽然穿着紧身蒙面的劲装,但是她们嘴边很明显的漾开了一团阴影,下巴上也有粘稠的血浆滴落。

    硬碰硬的驾驭法器对撼,分明是力强者胜,四个女人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

    就在阴雪歌观望的时候,其两个女人突然尖啸一声,她们手掌上一枚法符炸开,天地元气剧烈流动,从她们掌心喷出了两条水缸粗细的火龙,带着刺耳龙吟向前激射。

    两个男青年怪叫一声,他们惊慌的同时向后倒退,两块巴掌大小,好似无数羽翼拼成的盾牌同时喷出。盾牌正一枚厚重的土黄色法符熠熠发光,盾牌边缘大片元气光幕喷出,化为厚重气盾挡在了他们前方。

    法符所化火龙威力绝大,长有数十丈的火龙剧烈冲击两块盾牌,撞得光盾剧烈颤抖,不断发出沉闷爆鸣。这是四女压箱底的底牌,是她们救命的宝贝。

    以她们身后主家的财势,这灼炎火龙符,也只能给她们一人配发一枚,实在是这火符威力太大,价格太高,只能从某些特殊的渠道花费重金求购。

    而且这火符耗费太大,以她们如今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发出一枚而已。

    释放了两枚法符,两个女人显然已经耗尽了全部元气,一下软在地上动弹不得。

    另外两女则是同时遁入空气,模糊的身形一个急旋,瞬间就到了两个男青年的身后。透明的长剑带起一缕寒光,无声无息的刺进了两人的身体。

    “两败俱伤,妙哉,妙哉!”

    阴雪歌放声大笑,他大笑着一跃而起,厉声大吼。

    “休要惊慌,我来助你。”

    袖里短刀剧烈跳动,全部阴风元气裹住短刀向前一喷,一道青灰色刀光喷出数十步,狠狠掠过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两女身体。

    鲜血四溅,两颗头颅喷起来有一丈多高。

    遁入风,御剑杀人的两女齐声悲鸣。她们一母同胞,是四胞胎姐妹,自幼心心相通,从小无论起居都在一块儿,几乎就是一个魂灵儿灌进了四个躯壳,几乎等同于一人。

    眼下阴雪歌暴起发难,斩杀两女,剩下两女只觉心头剧痛,射出的法器长剑再也不受控制。

    两名男青年心口剧痛,他们惊恐低头,看到自己心口居然被长剑贯穿,法器长剑喷出凛冽寒气,粉碎了他们最后一丝生机。

    堂堂行空法门弟,气走百脉的大高手,居然陨落在这荒山之。

    他们祭出的法器盾牌发出悲鸣,两条法符所化的火龙轰穿了盾牌,命他们的身体。火光四射,高温滚滚喷涌开,两位男青年悲鸣一声,就在火光化为飞灰。

    火龙余势未消,向着后方山崖石壁冲去。

    巨响声,高有十几丈的山崖在火光土崩瓦解。山石融化,变成大量岩浆滚滚而下。

    “小三,小四!”

    身形摇摇欲坠的两女从空气显出身形。

    她们强压体内毒气,强忍着五脏腑被震伤后传来的剧痛,以秘术遁入风,借助火龙符掩护,强杀强敌,已经耗尽了体内最后一丝元气。

    身体内的剧痛也就罢了,自幼一起长大相依为命的妹妹被杀,这让她们痛彻心扉。差点没晕了过去。

    “阴雪歌。你一定要死!”

    两女嘶声惨嚎,犹如疯魔一样向他冲了上来。

    此刻她们体内一滴元气都没剩下,完全依靠远比常人强大无数的**力量向前飞扑。毕竟是气走百脉的高手,**力量是阴雪歌的十几倍。她们飞扑的速度快得吓人。

    犹如猎豹奔杀。两女的身形甚至在月光带起了道道残影。

    “炼气士。元气才是根本。”

    阴雪歌看着飞扑而来的两女,慢的向她们再次阐述了元陆世界的最高真理。

    飞回手的短刀发出一声脆鸣,阴风元气吐纳。短刀激射而出,青灰色寒光掠过两女身体,将她们拦腰截断。饶是气走百脉的强横**,在法器面前同样不堪一击。

    和行空法门两位男弟的征战,短短时间就耗光了她们的元气,没有了元气,她们甚至激发防御法符都有心无力。单纯依靠**扑击,面对能够驾驭法器的阴雪歌,这是平白送死。

    两女被腰斩,倒在地上挣扎嘶吼一时不得死。

    警惕的站在离她们十几步外的地方,阴雪歌厉声呵斥。

    “不要挣扎,是谁指使你们来杀我,说出那人来,我给你们一个痛快!”

    两女同时停止了挣扎,她们艰难的抬起头来,‘咯咯’的狞笑着。

    “阴雪歌,我们是太守身边,近身内卫。你杀了我们,就等着太守府的,报复吧。”

    ‘咯咯’笑声,两女身体剧烈的抽搐一阵,就此咽气。

    太守府?是太守府的内卫?

    阴雪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难怪有那样奇怪的追踪秘术,那猎鹰撞击人后,能够让人变成一个大灯泡,在夜间的山林,这果然是最好的追踪秘术。

    只是,太守府?

    林惊风没有这么无聊,为了他便宜小舅的事情,来报复阴雪歌吧?

    他也没有这么冒失,罔顾律府法相司马相的警告,专门来报复他吧?

    毕竟这是他身边内卫,若是留下丝毫蛛丝马迹,真以为没人能查得出来?

    沉吟片刻,阴雪歌突然哑然失笑。

    “胡说八道,谁说是我杀的你们?分明是这两位行空法门的弟么。”

    山崖崩解,土石融化,火龙符的威力着实可怖。

    阴雪歌静静的看着大量融化的岩浆流淌过来,逐渐淹没了四女的尸体,淹没了他们留下的法器。

    两位行空法门的弟身体被火龙符烧成飞灰,但是他们的储物皮囊有法符保护,他们的随身法器都异常坚韧,包括两枚残损的法器盾牌,都依旧保留完好。

    岩浆淹没这些法器,淹没这些尸体。

    尸体的伤口会被岩浆破坏,如果有人来查验,只能判断四女是被利器斩杀。

    阴雪歌的短刀,自然是利器。

    两个行空法门弟的翅刀,自然也是利器。

    四女激发火龙符,这种大威力法符的来龙去脉极其容易调查,任何一张法符上面都有标号。什么时候,什么人,通过什么渠道,用什么价钱,购买了这些法符,然后又赐给了谁。

    这些东西都有案可查,根本躲不掉的。

    “渭南太守内卫,于四绝岭深山,狙杀行空法门弟两人。”

    “莫名来由,何苦来?”

    阴雪歌似乎已经看到了太守府鸡飞狗跳的场景,看到了苗天杰和他姐姐苗渺渺的狼狈嘴脸。

    冷笑几声,他小心的向后退去,看着逐渐逼近的岩浆,一步一步向后退却。

    远处传来了衣袂飘飞声,几条人影正在急速靠近。

    天空圆月清朗,月光如水,照得天地通明。

    修炼阴风诀,得到最大的好处就是双眸的视力远超常人。月光下,阴雪歌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面容俏丽的罗青青一人在前,身后跟着几个劲装青年,一行人犹如闪电般急速奔来。

    虽然没见过罗青青,但是看到她身上的劲装,看到她身后几个青年的衣着打扮,阴雪歌就知道她就是正主儿。尤其是在罗青青身后一里多远的地方,阴雪歌还看到了被人背在身后,正抬头向这边看来的赫伯勃勃。

    “哈哈,赫伯勃勃。是你这杂种?”

    阴雪歌跳上一块山石。犹如地痞无赖般,指着远处的赫伯勃勃跳着脚破口大骂。

    “我给了你一刀,你爽不爽?”

    “我看了你一刀,你气不气?”

    “不爽的话。怄火的话。来杀我啊?来啊。来啊,我在这里,来杀我啊!”

    赫伯勃勃刚刚服下血蜥蜴丹。丹药力量正在修复他残缺的肢体。

    罗青青突然面色铁青的,带着几个同门师弟朝这边赶来,赫伯勃勃不敢一人留在那一片山林,急忙让同族兄弟背负着他来这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猛不丁的看到阴雪歌放声挑衅,赫伯勃勃气得三尸神暴跳,一股无名火直冲天灵盖。

    “青青,杀了他,帮我杀了他!”

    “杀了他,给我杀了这个贱种!”

    赫伯勃勃想起了山涧上,阴雪歌神乎其神的一刀。如果不是三眸穷奇兽反应灵敏,如果不是这头穷奇兽有着相当的力量,那一刀不仅仅是切下他的一条腿,而是早已要了他的命。

    他想要阴雪歌死!

    为了杀死阴雪歌,他甚至可以……

    虽然现在他已经和罗青青的一条狗没什么两样,但是为了杀死阴雪歌,他未来可以做她的奴隶。

    “杀了他,杀了他!”

    想到阴雪歌的可恶、可恨、可怕之处,赫伯勃勃大有一种不杀他誓不罢休之感。

    “闭嘴!”

    罗青青犹如泼妇一般放声大骂。

    阴雪歌的生死,现在她并不关心。

    她现在一颗心就好像被烈火灼烧一般,烧得她已经神无主了。

    所有行空法门弟,外出行走,领头人身上都有特制的法符玉碟,记录所有门人弟的生死情况。

    刚刚,就在刚刚,伴随着隐约可闻的爆炸声,伴随着剧烈的天地元气的奔涌,罗青青袖里的法符玉碟突然裂开两条细细的缝隙。

    两个同门弟死了!

    两个和她罗青青同一阵营,对她唯命是从,在床榻上也很能让她满意的师弟死了。

    一个身后站着一个品家族,一个是某个五品家族近枝族人,对她罗青青大有裨益的师弟死了。

    他们都已经气走百脉,打通了行空法门《大行空经》基础功法所有窍穴、隐穴和经络,已经被宗门列入重点考察对象,很有可能晋升为宗门行空阁精英弟的师弟死了。

    这对罗青青而言,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是对她个人势力、个人影响力的全盘打击。

    赫伯勃勃身后,不过是一个衰落的七品家族,就算将他变成自己的一条狗,也无法和死去的两个师弟相提并论。那可是她罗青青身边最得力的,最有实力、底蕴,前途最光明的两个亲近人儿。

    为了拉拢他们,为了控制他们,罗青青付出了多少?

    “闭嘴,闭嘴,给姑奶奶闭嘴啊!该死的赫伯勃勃,都是因为你!”

    罗青青简直要疯了,在这四绝岭,还有人能够对她心肝宝贝师弟造成威胁?

    是谁?到底是谁?

    她罗青青绝对和对方不死不休,不管对方是谁,她都和对方拼了!

    “哈,赫伯勃勃,这个疯婆娘,你从哪里找来的?”

    “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嘛!”

    阴雪歌轻佻的说着风凉话,但是他早就绷紧了心弦,眼看罗青青带人已经飞扑到了三里内,他转身就走。乱风步施展开来,一道狂风裹住他双腿,带着他快逾奔马的在山林急速逃窜。

    “哈哈,我知道凶手是谁,我就是不告诉你们!”

    “哈哈,那两个凶神恶煞是你们的人?”

    “敢对我喊打喊杀,被人杀了,活该!”

    青色的月光下,阴雪歌放声长吟,快步奔走,步伐潇洒轻飘,大有出尘仙人的韵味。

    娇小可爱的蜂鸟在前方引路,一路带着他向公主选定的埋伏地点激射而去。

    蜂鸟的喙上,三枚精巧的法符微微闪烁,他轻巧的鸣叫着,叫声通过某些特殊的法器道具,已经传到了远处公主等人的耳。

    罗青青来到了两个师弟被杀的现场,看到崩塌的山崖、满地正在冷却的暗红色岩浆,她的身体微微一抖。威力如此巨大的法符,不是阴雪歌能拥有的。

    “小,和你有关?正好,一并解决了。”

    心一横,罗青青咬紧银牙,就朝阴雪歌直追了过去。

    “这是你自己找死。原本我没有借口插手渭南郡、渭北郡的家族争斗。但是我师弟死了,借口足够了。”

    眸里凶光闪烁,罗青青倾尽全力向阴雪歌追杀下去。几个劲装青年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俊朗的脸上却不免得带上了一丝春风得意的笑意。

    那两位死了,对罗青青是巨大的损失,但是对他们而言,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分宠的人少了两个,他们能够得到罗青青更多的关爱了吧?

    “追上去,我要看着那家伙死。”

    赫伯勃勃放声大笑,看到罗青青直接追杀向了阴雪歌,他急忙催促自己的同族兄弟,背着他用最快的速度向阴雪歌逃跑的方向追去。

    一行人怀着各异的心情,在一只细小的蜂鸟带路下,一路奔波,很快就来到了数十里外,一片地势复杂的石柱林。(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