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五章 天上掉下块大肥肉(书号:13584

第三十五章 天上掉下块大肥肉

作者:血红
    齐州尚阳城,齐州州治所在。

    暮春,天色已有几分疲乏。眼珠瓦蓝的长毛猫慵懒的趴在游廊下,偶尔抬起眼,不怀好意的看向挂在游廊下那几只华丽的鹦鹉。

    “蠢货,蠢货。”

    几只五彩斑斓金嘴大鹦鹉蹲在鸟架上,华丽的羽毛竖起老高,气急败坏的呵斥着两头窥视自己的臭猫。清脆的叫声,顿时敲碎了院里的宁静。

    宽敞的院里草木葱茏,西面花墙上,一架牵牛花开得灿烂无比。

    两个精通木系术法的炼气士刚刚给这一架花注入了充沛元气,原本早就应该凋萎的牵牛花,却好像春雨后的蘑菇,澎湃、凶猛的生长着。

    紫红色的花朵密密麻麻聚集在花架上,一堵花墙都成了夺目的紫红色。

    渭南郡太守林惊风背着手,站在游廊下,静静的看着这一架牵牛花。

    他极其讨厌牵牛花,他每次见到这种田野山脚常见的花朵,就本能的联想到孤坟、荒灯,土疙瘩冒出来的一块儿白惨惨的死人骨头。

    这是一种太贱,和草民一般卑贱的花,其实没资格生长在渭侯的侯府。

    但是他母亲喜欢,他母亲,渭侯的正房夫人格外喜欢牵牛花,这一架花墙在侯府已经盛开了百多年。单单每年雇佣炼气士,逆转花期让这些牵牛花常年盛开,耗费就不下十万两黄金。

    “老太太,总归要有点怪癖。”

    林惊风只能如此提醒自己。

    “毕竟是渭侯夫人。没有点怪癖,对不起她的身份。”

    虽然极其讨厌牵牛花,但是他母亲喜欢,那么他就只能看着牵牛花露出灿烂的笑脸。

    房间内传来细微而长的呼吸声,刚刚林惊风的大哥,渭侯嫡长,未来的渭侯爷林惊雷刚刚进入向母亲请安。时间也到点了,年少时伤了元气的渭侯夫人,应该吸了足够的安魂香,现在该午睡了。

    “蠢货。蠢货!”

    几只鹦鹉还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两头猫儿在鸟架下转来转去,眼珠咕噜噜转,盘算着如何才能跳上鸟架,扯光这些该死的长毛畜生身上的羽毛。

    温和的脚步声传来。生得和林惊风几乎有**分相似。只是比他略微丰腴些许。皮肤也白皙一些,显然养尊处优惯了的林惊雷背着双手,慢走了过来。

    “三弟。”

    “大哥。”

    兄弟两相互点头示意。然后同时皱着眉头,看着西方那一架花墙。

    他们都不喜欢牵牛花,和这种卑贱的花相比,兄弟两更意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浓烈热情的玫瑰花,或者高洁出尘的莲花,这些都是很好的花种。

    以渭侯府的权势地位,几乎独占齐州半州之地的财势,他们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就算用深山采集的千年灵花铺满这个院,其实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老太太,终归还是喜欢这东西。”

    林惊雷轻叹了一口气。

    挥挥手,将开得绚烂无比的牵牛花从眼前赶走,林惊雷怔怔的看着自家三弟。

    “渭南郡那边,这些日,不要惹出麻烦来。”

    “洛王府这块肥肉,现在不上去撕一口,真是天都要打雷劈死咱们。”

    林惊风缓缓点头,微笑着眯起了眼睛。

    洛王府,昆吾国朝八大亲王府之一的洛王府,俨然一地诸侯的洛王府,居然就这么‘砰’的一下,一夜之间就这么突然崩溃。

    洛王府嫡系族脉被就地诛杀,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洛王府旁支远亲,无数人被打入大牢,严刑拷打。

    偌大的洛国,如今已经是一片空白,往日把持了洛国上下无数利益的洛王族裔,此刻是只求自保,根本来不及接管洛国的各处权柄和利益。

    负责处置洛王府的,是昆吾国朝都不敢招惹的,来自更上层的势力。

    他们以昆吾国朝律府的名义行事,但是知情人——有足够资格知情的人都心知肚明,昆吾国朝律府可无法管束他们,在昆吾国朝,这些人甚至可以将昆吾帝君从宝座上一把抓下,然后就地斩杀。

    他们不是昆吾国朝的人,所以只他们根本不在乎洛国的乱。

    他们只求完成自己身上的使命,生擒活捉洛王,然后清洗洛王族裔。

    至于说洛国未来的权柄落入谁家之手,洛国各行各业的庞大利润被谁接管,未来洛国的权力构成是否有任何的变动,这些事情,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关心的。

    他们不关心,偌大的昆吾国朝有得是人关心。

    洛国,如此鲜美可口的大肥肉啊,只要撕咬下一口,就可以让一个家族的实力翻上几倍。

    渭侯府,渭侯一脉,只是五品世家,在五品世家,渭侯府算是极强势的那种,而且是与国同休的世袭贵族,比起寻常五品世家自然是要强大了不少。

    但是五品世家就是五品世家,底蕴也好,实际的财势也罢,都和身为四品世家,而且是四品世家顶尖存在的洛王府有着极大的差距。所以渭侯一脉,也有着强烈的,从洛王府身上咬下一大块肥肉的冲动。

    “渭南郡,在三州之,距离洛国最近,只是隔着四绝岭一条支脉。”

    “所以你条件最好。”

    林惊雷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炯炯的看着林惊风。

    “所以父亲特意召你回来,布置的手段,你都知道了。”

    “丢开渭南郡的事情,渭南郡最少一年内,不能动,不能乱,不能有任何杂音。”

    “全心全意,攻略洛国。在洛王一脉的新主人出现之前。尽可能的捞足了好处。”

    兄弟两对视良久,眸里都有强烈的,名之为野心的凶光在闪烁。

    他们心知肚明,洛王府这次的事情有点特殊。如果洛王府谋反,那么洛王府整个族裔都会被斩尽杀绝,自有昆吾国朝的皇族挑选自家的精英后裔,继承洛王的封号和所有利益。

    如果是那种情况,昆吾国朝是严禁地方豪强插手洛国事务,洛国将成为皇族的保留大餐。

    但是这一次,洛王府的事情太特殊了。被诛杀的。只会是洛王的嫡系亲族。区区千多人。

    洛王府一脉的旁支远亲们,只要他们被确认和洛王没有任何牵连,没有被牵扯到那件事情里面去,他们在这次的剧变。反而能够活下来。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律法》森严苛刻,《律法》严酷无情,但是对于这次洛王的特殊情况。《律》也有明规定,只诛杀首恶和嫡系近亲,旁支亲眷是不会动的。

    那么循照《宗室律》,洛王嫡系被灭,未来的洛王府将从洛王一脉的旁支挑选精英人才接掌。

    不知道那个幸运儿是谁,但是因为这个幸运儿注定存在,所以哪怕昆吾国朝的皇族,无数空帽亲王、郡王、王、公主之类的皇亲国戚已经口水潺潺,但是他们无法直接插手洛国的利益。

    大家只有一拥而上,趁着洛王府空虚、虚弱的时候疯狂下手抢夺。

    谁抢到,就是谁的。谁吃进肚,自己就能强大起来。

    “侯府七成实力,任凭三弟你调动。这一次,就看三弟你的表现了。”

    林惊雷抬起手,用力的拍在了林惊风的肩膀上。

    “记住一点,父亲千叮万嘱的要害,图谋洛国的时候,自家地盘千万不能乱。”

    沉吟片刻,林惊雷压低了声音,小心的嘀咕起来。

    林惊风缓缓点头,脸上神色瞬间变化无数次。

    风口浪尖身上,渭侯必须坐镇尚阳城,镇守家族一切人脉渠道,为林惊风提供方便。

    林惊雷必须出面全盘监管渭侯一脉全部外围势力,为林惊风输送人力物力增援。

    渭侯府老二么,暂时指望不上他。

    如今能为渭侯府冲锋陷阵,扒光膀抢夺利益的,只能是林惊风。

    在林惊雷的详细述说,渭侯府庞大的人脉资源,可怕的底蕴实力逐渐在林惊风面前掀开了神秘的面纱。林惊风屏住呼吸,仔细的倾听自家大哥的叮嘱,身体都下意识的微微颤抖起来。

    渭侯一脉,乃昆吾国朝开国侯,真正与昆吾国朝同生共死的老贵族。如此一个庞然大物全力运转起来的时候,他爆发出的恐怖力量,让林惊风都有一种自己怕是难以掌控的惊惧。

    渭侯一脉都有如此庞大的力量可供调动,那么其他窥觑洛国利益的势力呢?

    林惊风彻底明白了,为何自家地盘不能出错的缘由。大家都在争夺洛国的利益,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这要命关头,如果渭南郡有了任何风吹草动,随便一方势力一份弹劾状,就能让他折戟沉沙。

    “稳,我明白,我懂,这些日,渭南郡绝对会很稳,我这里,不会出任何问题。”

    林惊风深深的吞吐着空气,后心一阵阵的冷汗不断流出。渭侯一脉的很多力量,有些只有林惊雷这未来的侯爷才能接触,林惊风这次略微碰摸了一点,已经是受惊极甚了。

    四绝岭,阴雪歌收回手,惊讶的看着身上金红色的光芒。

    好像一层极细的磷粉,那头不大的金红色猎鹰冲撞到他的身体后,就炸成了无数细粉,死死黏在了他的身上。他全身都在喷射出夺目的金红色光焰,没有任何温度的火光喷出去能有三四尺长。

    七轮圆月温柔的看着阴雪歌,清澈如水的夜光,他就好像一颗巨大的灯泡,隔着百多里远,目力正常的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身形。

    这是一门奇异的秘术,阴雪歌感受到了天地元气的一丝不正常的骚动。

    但是这门秘术干什么用?就是让自己变成一个大灯泡么?

    正不知道那猎鹰的来历,正在琢磨如何消除身上的光焰。一柄透明的长剑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空气刺出,径直刺向了他的后心。

    四周的草木摇曳,空气弥漫着草木散发出来的,只有某些特定生灵才能感受到的危险气息。

    传说某些奇特的草木受到攻击的时候,他们散发出的味道,可以让千里之外的同类感受到危险的降临,从而让同类的身体迅速的分泌出各种毒素,防御敌人的吞食。

    这是植物奇异的本能,这是一种天生的天赋神通。

    长剑出现的时候,阴雪歌就从空气突然变得浓烈的草木气息。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

    危险。极其的危险,让他毛骨悚然的危险。有强大的敌人向他发动了进攻,而且是修为远比他雄厚,让他根本无法抵挡的敌人。

    起码。起码也是气走百脉。自身修炼的炼气功法所有窍穴、隐穴和脉络都已经打通的强者。

    **力量起码在百鼎左右。而窍穴元气能够爆发的力量,或许远超百鼎的恐怖强者。

    身体一偏,阴雪歌的身体诡异的扭曲着。

    长有三尺。其薄如纸,透明犹如水晶铸成的长剑撕开他的衣衫,在他后背的肌肉上切开了一条深可及骨的伤口,削断了他后背一条骨骼,带着‘噗嗤’一声脆响刺穿了他的左肩。

    身体向前猛扑,阴雪歌撒开腿就走。

    他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头顶盘旋飞舞的蜂鸟一声不吭的带着他,向着罗青青的方向狂奔而去。

    向前扑的时候,长剑脱离了自己的身体,阴雪歌百忙之回头,看到四条隐隐朦胧的身影在空气一闪即逝。身形窈窕,凹凸有致,看体型体态,分明是四个年轻的女。

    他没有和女人结仇,除开罗青青。

    但是这四个女人不可能是罗青青派来的,因为那头蜂鸟没有任何反应。

    有别的势力,派出了四个强得离谱的女人刺杀他?这事情怎么感觉都带着一丝诡秘的气息。

    逃,用最快的速度逃。

    逃跑的时候,阴雪歌下意识的运起了乱风步的步伐。

    阴风诀自带的阴风步,那是人阶三品的步伐,在小范围内腾挪闪避,那是极其诡秘难测的。

    但是在长途奔走的时候,地阶品的秘术乱风步,可比阴风步强出了十倍不止。

    虽然是第一次使用,但是将窍穴的阴风元气按照一个特殊的轨迹,在几处经络稍微盘旋一周后送出体外,阴雪歌的脚边突然就有大片肉眼可见的青色风纹出现。

    ‘唰、唰、唰’的风声不绝于耳,阴雪歌奔走的速度骤然提升了五成。

    在第一次使用,还没有凝成乱风步特有法符的情况下,阴雪歌初次运转乱风步,他奔跑的速度就提升了五成。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了一下,他没能适应突然增长的速度,差点一头撞在了一株大树上。

    “我们无冤无仇,为何杀我?”

    身体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四条朦胧的身影急速追在身后,阴雪歌一边狂奔,一边大吼。

    他双手向身后甩去,窍穴蕴藏了箭毒木和狼毒藤两种毒素的元气无声无息喷射而出,淡淡的青灰色指风喷出有十几丈远。

    毒风指相应的手臂经络还没开辟,他只是强行驱动带毒元气通过身体外放体外。故而毒风指的射程极近,十几丈的攻击距离,相对于元陆世界的各种攻击手段而言,实在是有点寒酸。

    四条人影却没有在乎他弹射出的带毒阴风,她们横冲直撞,径直撞在了他弹射出的指风。

    她们没有闪避,而是毫不在乎的撞进了阴雪歌的攻击里。

    区区渭南阴家宗学弟,能有什么高深手段不成?

    细细的指风有细碎的黑绿色法纹闪烁,阴柔的毒气罡风温柔的渗入了她们的身体。四个追杀阴雪歌的少女身体微微一僵,她们同时觉得身体有点发麻、发木,而且皮肤有点发烫、发痒。

    箭毒木麻痹神经、肌肉;狼毒藤能够糜烂肢体。

    两种毒气同时侵入身体,毕竟是地阶品的秘术,阴雪歌抽取了足够多的植株毒素,几乎同时注入了她们的身体。

    四人同时惊呼,愤怒的呵斥起来。

    “渭南阴家,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歹毒的法门?”

    四人修为远超阴雪歌,原本她们掠行飞奔的速度,起码是阴雪歌的一倍以上。

    但是莫名了指风的毒素后,剧毒迅速在她们体内蔓延开来,她们的步伐变得格外沉重,原本几乎融入风的身形,也逐渐变得清晰可见。

    她们的速度,迅速变得和阴雪歌差不多。想要很快的追上阴雪歌,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该死,渭南阴家,什么时候学会了用毒?”

    四女心大恨,早知道是这般情况,她们起码要提前发动一张护身的法符,也省得莫名其妙了暗算。

    阴雪歌在前方奔逃,她们已经用猎鹰法符标注了他的身形,今天如果杀不了他,有了警惕心的阴雪歌,想要再杀他就更加的复杂了。

    她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她们的时间并不多,在林惊风返回太守府之前,她们必须回转。

    “服辟毒丹,追上去,杀!”

    四女齐声高呼,纷纷掏出山间行走常用的辟瘴丹药丢进嘴里。

    奈何瘴气之毒和草木剧毒,却不是一码事情。四女服下了丹药,体内毒素依旧存在,只是发动的速度略慢了一些。

    阴雪歌趁着这机会,早就冲出了三四里地。

    骤然间一阵欢笑声从前方传来,两名身穿劲装的青年男突兀的从黑暗跳了出来。

    “阴雪歌?就是你了,好不到,好事落到我们的头上。”

    高空蜂鸟发出了细微的鸣叫声,两个青年的身上,残留着罗青青的味道。

    阴雪歌一愣神,然后他放声大吼了一嗓。

    “兄弟们,后面的四个婆娘凶狠,你们顶上,我去叫人!”

    两个男青年呆了呆,他们还没弄清到底是什么情况,阴雪歌已经从他们身边窜了过去。

    四女衔尾追杀,迅速到了他们面前。

    透明长剑带起森森寒光,指向了他们致命要害。(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