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三章 吃醋的女人(书号:13584

第三十三章 吃醋的女人

作者:血红
    四绝岭的山林,胃口很好。

    白日里的纷争杀戮,到了夜间就消化干净,一丝血腥味都没留下。

    满山野蔷薇开得好,浅粉淡红的蔷薇花香气浓郁,甜滋滋的香气引来无数蜂蝶缠绵。清月从东方升起时,无数蜂‘嗡嗡’离开,蝴蝶们则是留在了花间栖息。

    初入夜,山风卷动蔷薇花,满山花香扑面。

    山坳,一条清澈的溪流旁,几个色泽完美融入花丛的帐篷悄然矗立。

    在外看去,帐篷只是普通丝绸锦缎制成。也不知道制作帐篷的人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帐篷表面光影变幻,枝花朵煞是繁茂,和周边的花丛相映成趣,相隔百丈,就看不出这里居然有帐篷存在。

    几个绿衣侍女在小溪旁用银瓶汲水。

    四绝岭人迹罕见,水脉都是极好的,溪水清冽甘甜,发源自山岭深处。山岭之间,气温提升远比山外缓慢。直到这些日,山岭深处高山积雪这才溶解。雪水融入溪水,更添了几分冷厉甘美。

    如此溪水,比起天下几处名泉的泉水,也差不到哪里。

    侍女取水烹茶,帐篷前小火炉上,水声沸沸,茶香花香混在一起,让人熏然欲醉。

    溪水旁,两头乖巧的白毛大虎亲昵的追逐嬉戏。两头大虫体长一丈开外,被养得肥头大耳,没有半点凶猛气息,反而犹如猫儿,平添了几分憨厚可爱之意。

    阴雪歌被几个青年男女带到这里时,见到的就是这般世外仙境般景象。

    帐篷外,花丛,紫色锦缎围成了帷幕,当放着一架软榻。身穿紫色长裙的少女慵懒的躺在软榻上,粲然如明星的双眸望着天空。

    一条紫色灵蛇有茶杯粗细,长三尺许,正娴静的盘绕在她手边软榻上。灵蛇双眸猩红如火。静静的看着阴雪歌,紫红色的蛇信微微吞吐,发出‘咝咝’声响。

    带着阴雪歌来到这里的青年男女微笑着走近帷幕,向少女恭谨行礼。

    一名劲装少女显然和她格外亲近一些,她行礼后,就凑到了少女身边,在她耳旁低声将阴雪歌的来历一一述说了一番。她有意放大了一点声音。让阴雪歌听清了自己的话。

    她详细的,没有丝毫遗漏的,将阴雪歌藏身山涧,向赫伯勃勃发动致命一击的事情说了出来。

    躺在软榻上的少女缓缓直起了身体,她温柔的将一缕飘在额前的长发拂到耳后,静静的打量着阴雪歌。

    阴雪歌笑着向少女欠身行了一礼。心里却是一阵恶寒。

    身穿长裙的少女生得极美,属于那种近乎精雕细琢,没有丝毫瑕疵的绝美。尤其是她举手投足的风韵风情,更是让人沉醉。

    一如带着阴雪歌来这里的三个男青年,他们看着少女的目光已经变得狂热而僵硬,好似沉浸在春梦的惨绿少年,全身心的都陷入了迷梦的陷阱。

    让他心寒的是。少女美丽的瞳孔,没有任何感情。

    以他的见识和阅历,他没能从少女的双眸看到任何人类应有的感情。冰冷,麻木,僵硬,犹如山间的石头,还是那种被冰封无数年的石块。

    被少女直愣愣的盯着上下打量,阴雪歌只觉浑身毛骨悚然。

    这是一个不把他人当做一回事。甚至不把自己当做一回事,看似娴静美丽,实则彻底疯魔的女人。

    轻轻咳嗽一声,阴雪歌很灿烂、很温和的笑了笑。

    “这位小姐,您的朋友说,您要杀一个人,所以让我帮你们?”

    无奈摊开双手。阴雪歌苦笑了几声。

    “渭南郡,小地方。阴家,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

    “我阴雪歌,只是乡下地方小家族不起眼的寻常弟。没多少见识。”

    “但是我也看得出来,诸位都是人龙凤,不是寻常人。我真不知道,我能帮你们什么。”

    他放慢了说话的速度,语气很温和、很厚重,带着强大的说服力。他想要说服这少女,就不要纠缠自己了,他只是一个乡下小家族的小人物,他不想卷入这种莫名的恩怨。

    如果不是刚才那几个青年男女实力太可怕,他根本没把握逃走的话,他早就逃得越远越好。

    “紧张。忐忑。恐惧。”

    紫衣少女开口了,她的声音一如她的长相,很甜,很静,很美。但是她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的热量,麻木、僵硬、呆板,阴雪歌宁可听僵尸的惨嚎,也不愿意听她‘安静的说话’。

    “还有厌恶。”

    紫衣少女微微皱起了眉头,左手轻抚盘绕在她身边的紫色灵蛇。

    她静静的看着阴雪歌,目光如水,更有如山间古坟飘出的死气,让他浑身难受。

    “厌恶。我从你的动作、声音还有目光,感受到了强烈的厌恶。”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紫衣少女挥了挥手,她身边的几个青年男女就飞快的退走。他们退得很快,退得很远,眨眼间就走出了数十丈外,到了一旁的溪水旁和那两头白虎嬉戏玩耍。

    阴雪歌吸了一口气,双腿窍穴阴风元气蓄势待发,一旦少女有所异动,他会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你是天生敏感,还是知道我的来历呢?”

    紫衣少女娴静如水看着阴雪歌,她的目光依旧麻木僵硬,没有半点儿人味。

    看了阴雪歌半晌,少女‘嗤’的笑了一声。她笑了,笑容很完美,没有丝毫瑕疵。但是阴雪歌反而心更加阴冷,她的笑容,都好像雕像上精工雕琢出的笑,没有任何应有的感情在里面。

    他甚至觉得,少女是因为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笑了,所以,她很程序化的笑一下。但是她自己,或许根本不知道笑代表着什么。她之所以笑,只是现在应该笑了。

    青色圆月逐渐爬向高空。

    四周蔷薇花茂密,茂盛的野蔷薇绵延二十几里,这是如此瑰丽美艳的花海。

    山风温和而温柔。犹如"qing ren"手指,轻轻拂过面颊。

    四周都是花香,如此美妙的夜,暮春或者说初夏的夜晚。

    但是紫衣少女这一笑,一切美景和气氛都彻底粉碎,四周变得阴风惨惨,变得鬼气袭人。让人不寒而栗。阴雪歌下意识的退后了三步,和少女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少女静静的看着阴雪歌,手指轻轻玩弄着灵蛇的下巴。

    “嗯,这种小地方,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来历。你肯定不知道,我是昆吾国朝当今公主。”

    “那么。你是天生敏感,对人心、人性的感触格外敏锐,所以才发自心底的讨厌厌恶我?”

    阴雪歌不吭声,对于这话,他没办法回答。

    但是昆吾国朝的公主?

    昆吾国乃元陆世界极西之国,靠近蛮荒凶险的西疆地带。昆吾国朝的皇室,乃三品世家。在这个世界。昆吾国朝的势力非同小可,国朝的公主,自然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起码公主一句话,灭掉七八十个渭南阴家这样的小家族还是轻松愉快的。

    苦笑一声,阴雪歌按照律法规定的大礼仪,毕恭毕敬的向公主跪拜了下去。

    “草民阴雪歌,叩见公主殿下。”

    公主摇摇头,大感无趣的抓起灵蛇。让他盘绕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灵蛇轻轻蠕动,蛇头就在她嫣红的唇边轻轻舞动,蛇信吞吐,狰狞的蛇头和如花俏颜相互映照,看上去邪异无比,却又美丽异常。

    但是阴雪歌欣赏不来这种美丽,他对这种滑腻腻、冷冰冰的长虫。一直不是很欢喜。他更喜欢蛇肉羹汤,而不喜欢活生生的灵蛇。

    “没趣。”

    公主轻叹了一声。

    “我不欢喜任何一个见到我不沉醉的男,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会看上你。”

    “这一次找到你,只是用你做诱饵,杀了那女人而已。”

    公主不喜欢任何一个对她有警惕心的男人,她只喜欢那种一见到她,就彻底迷醉的男。她直截了当的说出这番话,阴雪歌顿时心里一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见到阴雪歌这般表现,公主也不欢喜,也不愤怒,直截了当的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那个贱人,叫做罗青青。你要杀的赫伯勃勃,现在应该是她男宠。”

    “杀她,对你也有好处,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公主娓娓说来,将她和罗青青的恩怨毫无保留的述说了一遍。

    行空法门是昆吾国朝唯一的宗门,三品宗门,实力和底蕴却比昆吾国朝还要雄厚一些。

    公主自幼就被送入行空法门,成为宗门弟。

    罗青青和她,就是在行空法门结怨。

    用公主的话来说,罗青青生性放荡不堪,整日里勾三搭四,闹出了无穷风波。

    原本两人之间不会有任何纠葛,虽然同为宗门弟,但是两人出身天差地远,洛国罗家和昆吾皇族,根本不是一个量级上的存在。

    但是罗青青勾搭上了,公主看的一位男,昆吾国朝的一位世袭亲王之。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继承皇位,公主身为女,更是不可能。她唯一的用处,就是联姻,用来加强皇族对昆吾国朝的控制。公主唯一的幸运就是,她天资卓越,深受昆吾帝君欢喜,所以她可以有限度的决定自己联姻的对象。

    那位亲王之,本来已经入了公主考察范围,而且是她看重的人选之一。

    但是罗青青和他勾搭上了,只用了短短两天时间,这位亲王之就全面臣服在罗青青双腿之间。

    “本来是我看上的东西,被她弄脏了。”

    公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的叹息和她的笑一样,没有任何感情在里面,只是她觉得她需要叹息,所以她才叹了一口气,至于说她是否想要借着叹息声表达什么意思,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

    “弄脏了的东西,我不要。”

    “无论她多么肮脏,多么下贱,她不该弄脏我看上的东西。”

    “除非我主动丢弃了他。否则她怎么敢弄脏我看上的,还没来得及品鉴的东西?”

    阴雪歌缩了缩脖,公主是个怪胎,她好似天生没有任何感情。但是女人么,女人就是女人,他从她冷漠无情、没有任何感情任何温度的话里面,依旧品鉴出了浓浓的醋味。

    “所以。她必须死。”

    公主淡然一笑,轻轻的吻了一下在她面颊上摩挲的灵蛇。

    “但是那个贱人天性机敏,奸诈得厉害。我带人一路追杀,居然没能找到太好的机会下手。”

    “行空法门的弟,若是不能困死她,或者一击必杀。她要逃走,我也拦不住。”

    “所以,我需要一个诱饵,让她陷入必死之境,让我斩杀她。”

    公主静静的看着阴雪歌,目光娴静如水,冷漠如冰。

    “赫伯勃勃是她新宠。你重伤了他,这样很好。她不会放过你。”

    阴雪歌苦笑了起来,他看着公主,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做诱饵,引她出来,让她踏入陷阱?”

    公主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的人,不能出现,否则那贱人绝对不敢露头。而且会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冷笑一声,公主从袖里掏出了三页薄薄的青灰色玉石书页,很轻松的丢给了阴雪歌。

    “这是给你的报酬,先提前给你。”

    “杀了罗青青,这三门秘术就是你的,这对你身后的家族都有好处。”

    “如果杀不了她,让她安全返回行空法门。我就杀了你,灭了你渭南阴家。”

    阴雪歌默然,他看着公主,无奈的握紧了手上三张玉册。

    这么一个冷漠无情的女人。和她没有任何分辨的余地。事情临头,他只能帮助公主击杀罗青青,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而且他还要杀赫伯勃勃。

    罗青青在这里出现,她居然和赫伯勃勃勾搭上了,他已经大致猜出了赫伯家的底牌。

    赫伯家一位太上在西疆陨落,他们立刻推出了赫伯勃勃充门面,让赫伯勃勃暴露在所有人眼前。当渭南郡所有对赫伯家有异心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赫伯勃勃身上的时候。

    如果这时候,突然传出赫伯勃勃已经成为了三品宗门行空法门的弟。

    不要说渭南郡,整个齐州,哪里还有人敢动他一丝半点?哪里还有人敢动赫伯家?

    “赫伯勃勃,是要成为行空法门的弟么?”

    紧握三张玉册,阴雪歌很谨慎的问公主。

    “他死在四绝岭,就不会成为行空法门的弟。”

    “罗青青是他的引路人,负责考察赫伯勃勃的资格,负责引领他进入行空法门。”

    “如果罗青青和赫伯勃勃都死在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公主慢慢的向后倒了下去,很慵懒、很娴静的躺在了软榻上。

    “这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在这里,杀了他们,你就不用担心任何后患。”

    凝视了公主一阵,阴雪歌向她行了一礼,将三张玉册放进储物皮囊,然后缓步向后退却。

    那几个领他来这里的男女丢下了那一对儿白虎,快速向他迎了上来。

    七轮圆月高悬苍空的时候,阴雪歌已经来到了百里外的山林。他前方飞翔着一只拇指大小的蜂鸟,通体紫蓝色的蜂鸟轻盈无声的在他面前往来飞旋,不时发出清脆优美的鸣叫声。

    这种异品蜂鸟,就连阴家宗学都没有任何记载。

    唯有某些真正的上位大势力,才会蓄养这种珍禽异兽,寻常家族的弟,没资格知晓任何相关的信息。

    这只蜂鸟极其擅长追踪气息,哪怕相隔数万里,只要让他嗅过某人身上的毛发,或者穿戴过的衣物,他就能循着那一丝气息,准确的追踪到某人的下落。

    公主有了这只蜂鸟,罗青青的行踪自然瞒不过她。

    唯一让她无奈的就是,行空法门的弟飞行绝迹,一旦碰到凶险,逃命的本领堪称独步天下的绝技。

    同为行空法门的弟,公主也没有把握在山林困死罗青青。

    所以她筹谋良久,才最终选定了阴雪歌,让他充当诱饵,将罗青青诱入绝境。

    身为赫伯勃勃的引路人,负责指引他通过宗门考察,加入行空法门。既然阴雪歌重创了赫伯勃勃,那么罗青青肯定要有所动作,更不要说公主对罗青青了解甚深,知道赫伯勃勃逃不过她的手。

    男人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么女人呢?

    为了刚刚勾搭上的,还是新鲜火辣的小"qing ren",罗青青做点过分的事情,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也是可能的。

    走得远了,远离了公主驻留的蔷薇花海,阴雪歌找了一株大树,跳上树杈暂时休息。

    他掏出了三张青灰色的玉册,将一丝元气打入玉册,静静的感悟其的秘术。

    过了许久,阴雪歌倒抽一口凉气,对公主的行事方法又多了一份了解。

    玉册,居然是三门极其契合阴风诀功法的实用秘法。有了这三门秘术,阴雪歌自身的战斗力可以提升数倍,如果他将这秘术献给家族,整个渭南阴家都会得到极大好处。

    ‘毒风指’、‘阴风盾’、‘缠风爪’。

    一攻击、一防御、一困敌,三门秘术品级极高,都是地阶品秘术。

    阴风诀的极限,就能催动地阶品秘术。

    这三门秘术的威力,可比阴风诀自带的人阶三品的秘术,强出数倍不止。

    “真是大手笔。这也逼得我,只能帮你杀人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