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六章 炽烈的杀意(书号:13584

第二十六章 炽烈的杀意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两片山坡,一条溪谷,烈火熊熊,黑烟舞动一如毒蛇。

    火光,火修罗厉声长笑,飞旋的齿轮劈进他胸膛,从他身后破体而出。鲜血四溅,骨肉飞洒,这一下不知道他多少处内脏受到致命打击,但他不管不顾,只是一掌向阴雪歌劈下。

    阴雪歌身形朦胧了一下,他倾尽全力向后闪避。

    他的两条小腿青灰色微光闪烁,阴风元气倾巢而出,隔着几里地,甚至都能听到他小腿上处大窍穴,数十处隐穴内元气喷涌,发出刺耳啸声。

    初开窍穴之人,如此爆发性激发元气,窍穴、经络定受重创。

    但是生死关头,谁还顾得这个?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是阴雪歌唯一的机会。

    阴飞熊也知道,这是阴雪歌唯一的机会。如果他无法从火修罗手上逃脱,以火修罗一起手两座山坡一条溪谷就大火冲天的威势,他势必被火修罗一掌劈成焦炭。

    五里地外,半山腰上,小小凹陷,阴飞熊就趴在这里纹丝不动。

    他不敢动,就连呼吸都死死屏住。

    他身后三里地,正朝着阴雪歌所在溪谷的地方,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也蜷缩在草根之,同样不敢动弹,不敢吭声,甚至不敢呼吸。

    他是那三人的饵,那三人是他身后的渔翁。

    但是这一次,渔翁没有碰到鲜美的肥鱼,而是碰到了一群吃人的大白鲨,所以渔翁都吓坏了。

    二十四个血衣人,个个都能踏空悬浮,都是腾云驾雾的恐怖高手。

    能够腾云驾雾,这些血衣人体内元气自然充沛至极,在他们这个境界,他们最大的特征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呵气成雷。一声大吼,如雷霆轰顶,十里之内,无论多少生灵,都一声震死。

    现在他们都在十里范围内,他们唯恐火修罗或者血衣人,有哪位兴致突然上来。周身窍穴元气同时外放,一声雷鸣起处,十里之内再无任何活口。

    这么多腾云驾雾的高手,阴飞熊和那三位渔翁自居的少年浑身毛骨悚然。

    这些血衣人是什么来历?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但是洛王,他们知道洛王。

    昆吾国朝乃元陆世界极西之国,国朝下辖四十八州。另有八国、二十四郡、一百二十八郡县乃分封之地,由昆吾帝君分封的诸多皇亲国戚分别掌控。

    四绝岭横跨三州十五郡,齐州、昆州、黔州左近,就是八国之‘洛国’所在。

    自国朝建立,洛国就由洛王一脉世代袭承。洛国东西向最长一万七千里,南北最宽千四百里,境内土地肥沃。城池林立,人烟繁茂,是昆吾国朝真正膏腴之地。

    洛国单纯民人口就超过二十亿,境内五品世家十余,品世家数十,七品世家过百,其他八品、品世家近千。洛王府一脉,则是堂堂国朝四品王族。袭承地阶一品功法《洛水真经》,据传洛水真经开辟一窍穴,能增长元气之力几近五十钧!

    洛王,洛王府之主,洛国之主,昆吾国朝八大分疆裂土亲王之列。

    堂堂洛王,居然被人追杀到四绝岭。身陷绝境之余,居然要强杀阴雪歌!

    荒唐,阴飞熊等阴家少年亲眼目睹这一切,却依旧只觉得荒唐。

    荒唐之余。他们感到了极大的恐怖。

    作为世家,他们深知天下一旦动荡,对于世家往往是灭顶之灾。堂堂洛王都犹如丧家之犬遁入山林,陷入绝境后只能杀人出气,难不成昆吾国朝将有巨变?

    阴飞熊及他身后三位渔翁很想逃走,但是他们身体刚刚一动,远处一位血衣人突兀向这边瞪了一眼。四人浑身一阵冰冷,身体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火光,高温,烈焰黑烟环绕,阴雪歌瞪大眼睛,看着火修罗。

    这老家伙,他是疯了么?不去对付那些血衣人,却死活朝自己下手?

    火修罗的瞳孔缩小到针尖大小,他嘴里喷出的气息带着一丝古怪血腥味。这股气息吸进肺里,阴雪歌觉得心肺之间一阵酥麻,身体软软的提不起力气。

    他看到从火修罗后心破体飞出的齿轮,急速旋转的齿轮上点点血水飞溅。

    血色残阳照耀下,血水隐隐有一丝摄人心魄的幽蓝。犹如死神的双眸,深邃,阴沉,肃杀,冰冷。那一抹幽蓝极淡,但是却极顽固的从血色荡漾了出来。

    “毒了!”

    举起右掌,掌心火焰符熊熊燃烧,带起大片火光向自己拍下的火修罗毒了。

    他是什么时候毒的?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毒的?

    脑里灵光闪烁,身体在急速向后闪避,但是阴雪歌的脑里瞬间闪过了遇到火修罗后的所有镜头。他都没发现,火修罗是什么时候招的。

    最少在刚碰到他的时候,他身上的血迹,他喷出的气息,都还算正常。

    身形一飘,一飘,再飘。

    双手从储物皮囊掏出十二柄匕首,用尽全部力量向火修罗投掷出去。

    哪怕呵气成雷,哪怕腾云驾雾,火修罗依旧是血肉之躯,希望这些匕首能够有些许作用。

    一柄接一柄匕首急速旋转,带着刺目寒光、刺耳啸声破空而去,命了火修罗胸膛。

    火修罗胸口几处窍穴喷出刺目火光,匕首距离他的身体还有一尺左右,就被幽蓝色烈火烧成一滩铁水。急旋的铁水带起大片流光溢彩,化为无数细小的铁水液珠向四周喷洒。

    一小部分洒在火修罗身上,烧得他肌肤‘嗤嗤’作响。

    一小部分洒在阴雪歌身上,烧得他皮开肉绽,烫得他嘶声惨嚎。

    “死!”

    火修罗快意的笑着,他疯狂的笑着。

    “老夫,总要拉一个垫背的!”

    阴雪歌瞬间明白了,火修罗发现自己莫名了剧毒,无力反抗那些血衣人,所以他想要拉一个陪着他一起死的。他原本对自己还算客气。还准备用他做后手,找一个藏身之地。

    但是现在他歇斯底里大爆发,不管那些血衣人,而是只管向着自己出手,这完全是疯魔了。

    陷入绝境,身带剧毒,火修罗是真心不想活了。

    所以他想要拖一个垫背的。而阴雪歌不幸就是那个倒霉蛋。

    让阴雪歌抓狂的就是,火修罗到底是什么时候的毒?

    带着一条长长火龙,火修罗的右掌急速向阴雪歌身体逼近。哪怕他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向后急退,但是火修罗的速度比他快得多,身法也比他诡异飘忽得多。

    实力差距太大,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洛王府。四品世家洛王府,传承地阶一品功法洛水真经,开辟一处窍穴就有五十钧元气之力。

    一处窍穴开辟,火修罗得到的元气之力就是阴家阴风诀的五倍。地阶一品的功法,所需窍穴、隐穴和分支经络的复杂度,起码是阴风诀的十倍以上。

    同样开辟功法所有窍穴和经络,修炼洛水真经者。元气强度是阴家强者的五十倍!

    阴家的台上老祖到了火修罗面前,也会被弹指击杀,何况是阴雪歌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伙?

    火掌熊熊,带着可怕高温顷刻间到了阴雪歌胸前。

    他身边青灰色阴风急速旋转,拖动他的身体向后急退。

    火修罗的呼吸就在眼前,带着淡淡腥味的呼吸煞是刺鼻。

    剧毒在腐蚀他的食管,他的内脏,阴雪歌闻到了内脏腐烂特有的味道。让人窒息的臭味。

    火修罗的目光很疯狂,却又很宁静。

    他一心一意,心无旁骛,毫无杂念的,想要在临死前杀一个人。

    烈风弩出,阴飞飞送来的支符箭矢,有一支已经搭在了弩弦上。在这最后时刻。阴雪歌唯一能做的,就是扣动弩机,将箭矢射了出去。

    火光,一道刺目寒光短暂的掩盖过了熊熊火光的威严。

    箭头长达一掌的特制符箭带着凄厉啸声。撕开火修罗掌心火焰,狠狠扎进他的掌心,从他手背喷出。火修罗的实力的确被极大的削弱了,剧毒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箭矢穿破他的掌心,射到了他的面前。

    胸腹被齿轮重创,如果再被这支箭矢命面门,火修罗必死无疑。

    收手,后仰,火修罗的上半身几乎呈直角向后弯曲,箭矢擦着他的面门划过,然后激射出两千步远。一处山崖突然颤抖一下,一个水缸粗细、深达十丈的洞穴凭空在山崖上生出。

    一缕幽蓝色火光掠过阴雪歌,烈风弩被火光擦过,半截弩身被融成一团废铁。

    他小臂上一块皮肉被火光略微擦了一下,一大片血肉眼睁睁就化为一片飞灰。

    双腿窍穴、隐穴、经络剧痛,阴雪歌咬着牙,拼出最后一点力气向后逃窜。他身形急速离开火修罗,他死死的盯着火修罗,不解他刚才为什么要避开那支箭矢。

    如果他不避开箭矢,他就能成功的击杀阴雪歌。

    箭矢洞穿他的头颅同时,他能一掌拍杀阴雪歌。

    他不是想要杀人么?他不是想要拖一个垫背么?

    一丈、两丈、三丈!

    眨眼间阴雪歌退出了三丈远,他突然看到火修罗张开嘴,往自己衣领附近咬了一口。

    衣领裂开,一颗金色药丸被他吞了下去。一股馥郁的药香散发出来。药香气蕴藏了一股沛然恢弘的草木生气,蕴藏了可怕的生命力量。

    以阴雪歌对草木灵药的理解,以他对草木生命力量的估算,这一颗丹药下去,火修罗胸腹间被齿轮洞开的伤口根本不算一码事情。至于他所的剧毒是否能消解,因为对剧毒的性质不了解,他也无法判断草木灵药,是否能化解那剧毒。

    就算不能化解,暂时抵消剧毒的影响,恢复剧毒对内脏的伤害是肯定的。

    服下这颗香气浓郁的丹药,火修罗的战斗力起码能恢复成。

    火光熊熊,阴雪歌的身体撞开一丛正在疯狂燃烧的灌木丛,带着大片火星向后飞射。他和火修罗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开到了五丈。

    他看到火光。黑烟内,两具灵肉傀儡已经趴在了地上,他们犹如灵蛇在地上爬行,悄无声息没入了一旁燃烧的长草,再也看不到他们的任何痕迹。

    他们手持法器强弩,他们藏在烈火,如果他们偷袭。就算火修罗自己都会被重创。

    转过头,二十四个血衣人正御气飞来,脚下淡淡的云雾拉开有十几丈长短。

    刚刚火修罗袭杀阴雪歌,他倾尽全力逃走和反击,这一切说起来长,实际只是耗费了短短一弹指。

    血衣人全速袭来。一弹指的时间他们已经掠出数里,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一百五十步。

    阴雪歌看到两团火丛突然动了一下,两具灵肉傀儡在里面举起了法器强弩。

    “赤焰天穹宫?我的确不知道这是何方所在。”

    赤焰天穹宫的火修罗?阴雪歌没听说过这宫殿或者说这个势力的名字,更不知道火修罗是谁。

    而刚刚火修罗声嘶力竭的,做出了想要击杀他的模样,而且还差点真个杀了他。

    他的左臂大片肌肉被烧成飞灰,甚至露出了白惨惨的骨骼。除非有灵药救治。否则这条手臂就算是废了。就算他能吸取草木生气,慢慢滋养**将这些烧毁的肌肉恢复,但是这要他如何解释?

    不能解释的话,难道让他一条手臂就这么永远残废?

    火修罗,实在太可恶。

    阴雪歌又看了一眼血衣人。

    急速袭来的血衣人,已经迫近到百步内。他看到这些血衣人的腰带间,挂着一枚小小的令牌。

    他在渭南郡律府法相司马相的身上,见到过造型一模一样。但是颜色略有不同的令牌。

    司马相身上的那块令牌,是血色为底色,用大量金色做浮雕装饰。而这些血衣人身上的令牌,造型、花纹都是一般无二,唯独通体血色,没有其他任何驳杂色彩。

    “诸位前辈当心,两具灵肉傀儡手持法器强弩。藏身火丛!”

    阴雪歌脑里电光石火般一转,他突然想到了,火修罗是什么时候毒的。

    这里不仅仅是这些血衣人,更有其他的人在。

    火修罗就是刚才在小溪大口饮水。这才毒。

    虽然小溪一切都看似正常,水草、小鱼都生气勃勃,水色也很清澈,没有任何异常。

    这只能断定,小溪没有常见的毒素。如果有某种特殊的,价值极高的,混合型的剧毒,谁能分辨出来?重伤之余的火修罗,他扑进小溪的速度太快,喝水也太急了!

    不对,阴雪歌的头皮一阵发炸,或许火修罗就是故意闯进小溪,故意大口痛饮小溪的溪水。

    如果火修罗的来历,真和阴雪歌相同的话,那么他应该对这些血衣人的手段很有了解才对。

    他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就了消息的剧毒。

    他的衣领上,也不会秘密藏着那么一颗显然极其珍贵的金色药丸。

    “我看到他,刚刚吃下了一颗金色药丸!”

    “前辈们小心,这恶徒,他吃下了一颗金色药丸!”

    阴雪歌放声大吼,然后他身体一旋,不顾身边熊熊燃烧的灌木、野草,身体蜷缩在地上向着远处急速滚动。

    “好小!”

    血衣人,有人低沉呵斥了一声,似乎是对阴雪歌的赞赏。

    ‘嘎嘣’巨响,好似两条雷霆扫过天空,两具灵肉傀儡从大火黑烟冲窜出,他们手上的法器强弩爆发出刺目强光,大片银光犹如暴雨,顷刻间笼罩了二十四个血衣人的身形。

    法器强弩上没有装箭矢,而是装了大量牛毛细针。

    两只强弩上起码有两百支细针漫天激射,银色细针,唯独针尖上一点暗红煞是惊心动魄。

    血衣人同时长啸,他们腰间令牌闪烁,和赫伯勃勃身上相同的元气盾牌同时喷出。

    赫伯勃勃那枚法符激发的元气盾牌,初生只有尺许大小,血衣人身上令牌激发的元气盾牌,一出现就有一丈方圆、两尺多厚。十二枚法符在元气盾牌内急速闪烁,天地元气不断注入,元气盾牌急速压缩变薄,却变得越发犹如实质,好似黄金铸成的龙鳞薄盾。

    法器强弩射出银针射在盾牌上,这些银针体积极小,但是重量惊人,每一根细针都有十分之一均,也就是一千斤沉重。如此细小体积,如此恐怖重量,这些银针的穿透力可想而知。

    元气盾牌荡起大片涟漪,‘咔擦’声不绝于耳。

    沉闷巨响爆开,七面元气盾牌炸开,盾牌后的血衣人闷哼一声,身形如风向后飞退,身上已经有大片血箭喷射出来。两百根银针几乎全部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射成了人形筛。

    “老狗,死!”

    受重创的血衣人闷哼倒地,其他血衣人也不看他们一眼,同时射出法器,向倒在地上火修罗轰下。

    “小儿,老夫本不想杀你。”

    “你居然敢泄露老夫底细,老夫势必将你碎尸万段!”

    火修罗的身体直起,他的身躯突然膨胀一倍有余,变成了一丈多高。

    无数细小的幽蓝色火光从他毛孔内喷出,他双手重重一拍,顿时方圆数里火光大盛。

    他手指一弹,一道火光激射向阴雪歌心口,随后团身向那些血衣人冲去。

    阴雪歌惊骇瞪大眼睛,这道火光,他躲不开。

    “我等说了,你,不能随意杀人。”

    “元陆世界的民,岂能容你等邪魔外道肆意杀戮?”

    一条血影一闪而过,一名血衣人挡在阴雪歌面前,张开元气盾,将那火光挡下。

    血衣人右腿一挑,阴雪歌躲闪不及,被他一脚踢出了百多丈远,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