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三章 谁家灵药?我的!(书号:13584

第二十三章 谁家灵药?我的!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箭矢脱弦激射,阴雪歌腾空而起,踏草向前狂奔。

    脆嫩的长草变得堪比钢筋,柔韧异常,弹性惊人。

    脚踏长草,草震荡,每脚踏下,脚下都反弹惊人力量,每一次都推动他向前飞掠百步。

    山间带起一道恶风,好似猛虎下山,狂风自生。阴雪歌长啸大吼乘风而来,虽然距离还有数百步远,已经吓得赫伯家两名持盾少年仓皇大吼。

    赫伯勃勃尖啸,右手腕上一块玉环炸开,一枚形如圆盾的法符喷出丝丝光芒。

    一枚完整的法符,而不是符兵器上简单的法纹。

    每一道法符,起码都由条法纹组合而成,内蕴无穷奥秘,储存惊人元气,拥有无穷威能。

    玉环炸开,法符自动激发,赫伯勃勃脖颈边一面尺许见方元气盾牌凭空浮现。形如龟甲,薄如蝉翼,阴雪歌射出箭矢撞在元气盾牌上,就听一声闷响,箭矢扭曲、炸裂,化为青烟。

    元气盾牌微微颤抖,盾牌内那枚小小的法符光影闪烁,四周天地元气呼啸融入盾牌。

    ‘嗡嗡’声响绵绵不绝,天地元气不断注入,尺许见方小小盾牌骤然扩大到三丈开外,厚度超过两尺,将赫伯勃勃全身都笼罩在盾牌后方。

    如此厚重元气盾牌,不要说寻常箭矢,就是阴雪歌动用那支符箭矢,也无法攻破这一面气盾。

    赫伯勃勃长啸一声,他不敢脱离元气盾的庇护,他腰间同样佩戴了一个储物皮囊,双手一抓,同样抓出了一张强弓和三支合金箭矢。

    “阴雪歌,无耻小儿,胆敢偷袭我赫伯勃勃!”

    “死!”

    一声大吼,赫伯勃勃箭法也堪精妙,三支合金箭矢几乎首尾相连激射而出。

    连珠射法。箭矢破空,阴雪歌已经迫到了一百五十步内,箭矢犹如流光,眨眼就到了他面前。

    阴雪歌同样没想到,赫伯勃勃身上居然有真正的法符装备。不是拆解开的法纹,而是完整的法符。这样的法符装备,哪怕只有一枚法符。那都算是真正的‘法器’。

    符兵器只能算是‘凡兵’,但是法器已经超凡脱俗,成为炼气士才能使用的宝物。

    赫伯勃勃手上玉环,用黄金是无法在市面上购买到的。如果硬要将他折算成黄金,大概价值一万两黄金以上。

    渭南阴家,一年的结余也就是两三万两黄金。这一枚救命的玉环,整个渭南阴家一年也就能购买两三枚而已。而且想要用黄金购买法器,那真是有价无市。

    估错了赫伯勃勃保命的底牌,阴雪歌也算错了他反应的速度。

    三支箭矢呼啸而来,几乎到了他面门、胸口和小腹前,他才看到了箭矢前一点可怕的寒光。

    “该死!”

    阴雪歌嘶声大吼,幸好阴风诀在杀伤力、持久力上略有不足。但是在身法灵动性上,却堪称渭南渭北两郡第一功法。已经开辟的双腿大窍穴同时喷出大片阴风元气,数十处隐穴内元气翻滚如风,他的双腿突然化为一片残影。

    身体四周丝丝阴风缠绕,阴雪歌变成一缕风、一丝云、一条薄薄的鬼影,在万均一发的瞬间扭了一下身体。

    一支箭矢擦着面门飞过,在他脸上划开一条血痕。

    一支箭矢射穿左肩皮肉,在肩膀上留下酒杯口大小血窟窿。

    最后一支箭矢。实在避无可避,斜斜的贯穿小腹透体而过。幸好阴雪歌对人体结构理解极深,他避开了内脏要害,箭矢只是穿透小腹和后背的一层肌肉,没有伤害到要害内脏。

    一条血泉顺着最后一支箭矢喷出十几步远,单纯看流血的数量和势头,阴雪歌已经重创。

    赫伯勃勃面带狂喜之色。在山林之搜寻大半个月,他终于找到了阴雪歌。

    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居然敢向他挑衅,居然敢用箭矢偷袭他。幸好赫伯勃勃身上有家主赐下的护身法符。如果不是法符威力,他真个被阴雪歌击杀。

    但是现在,是他反击重创阴雪歌!

    “阴雪歌,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杀了你,这次春狩大祭,功德圆满。”

    “我赫伯勃勃的造化,就要来了!你们阴家,还有太守府,别想沾染我赫伯家丝毫。”

    狂喜大笑,赫伯勃勃丢下强弓,拔出腰间佩剑,脱离元气盾的庇护,迈开大步向阴雪歌杀来。

    雷鸣弓藏进储物皮囊,阴雪歌身形落地,他单膝跪下,从皮囊抓出三柄匕首。

    一尺半长匕首,是阴家庄园赐下利器。使用特制合金铸造,每一柄匕首重达三钧,以阴雪歌一鼎之上的**力量投掷出去,杀伤力堪称惊人。

    赫伯勃勃急速冲近,阴雪歌甚至看到了他张开的大嘴内,两颗门牙之间,一丝没有挑干净的肉丝。

    生得如此俊朗俊俏的少年公,怎会如此不注重口腔卫生?牙齿上残留肉丝,会造成口臭,他就不怕未来相亲的时候,给自己的对象造成不好的印象?

    生死搏杀的关头,阴雪歌居然还有心情如此胡思乱想。

    他‘嘎嘎’笑了两声,浑身肌肉绷紧,倾尽全力将三柄匕首投掷了出去。

    寒光闪烁,三柄匕首带着刺耳的啸声激射而出。

    赫伯勃勃下意识的想到了刚才那一支近在咫尺,差点没洞穿他脖的箭矢。

    惊弓之鸟,最是胆小不过。赫伯勃勃有大好前途等着他,有无限光明的未来等着他。

    他绝对不会和阴雪歌拼命,他甚至不乐意付出一根手指头负伤的代价去换阴雪歌的命。

    很麻利、很顺溜的往地上一趴,赫伯勃勃想要闪避阴雪歌投掷的匕首。

    但是沉重的匕首并非向他投掷过去,三柄匕首一柄向上,两柄向后,带着刺耳啸声急旋而过。

    两名手持重盾的赫伯家少年犯了大错,他们看到赫伯勃勃拔剑冲出,他们立刻丢下重盾,拔出佩刀,配合赫伯勃勃同样发动了冲锋。

    两柄匕首呼啸而来。重达三钧的沉重匕首犹如小山一般撞在他们胸口。犹如秋风的落,犹如狂澜的飘萍,赫伯家两位少年向后飞射,身体重重砸在后方山崖上,被匕首稳稳钉在了上面。

    他们上半身几乎粉碎,一鼎之力全力投掷出的匕首,每一柄重达三钧。就算是一座全石质的房,也被阴雪歌这一击给打得粉碎,何况是人体?

    山林,长草上,匕首激射而过带起恶风,在长草留下了两条清晰的轨迹。

    赫伯家少年濒死的惨嚎还在空气回荡。高空传来了沉闷的断折声。

    阴雪歌的第三柄匕首激射高空,将那一株水火肉珊瑚齐根斩断,沉重的肉珊瑚小树正高速坠落。

    用金铁之器,暴力挖掘水火肉珊瑚,原本十成的力量,会削弱到只剩下七成。

    原本可以让一个炼气士凭空增加十鼎**力量,但是现在最多增加七鼎之力。

    但是阴雪歌一点都不心痛。若不是他,这宝物本来归属赫伯勃勃。现在他虎口夺食,得了这天地奇珍,他还在乎那三成损失的药力怎的?

    “杀!”

    大吼一声‘杀’,阴雪歌作势向赫伯勃勃投掷某物。

    刚刚抬起上半身的赫伯勃勃吓得一缩头,本能的在地上连连翻滚。

    赫伯家《浊浪诀》恢宏沉重,最擅长蓄势一击;奈何在身法上,浊浪诀实在乏善可陈。赫伯勃勃在地上翻滚的模样。就好像一条离开水的大黑鱼,拖泥带水,搅起无数的草屑灰土。

    但是他毕竟开辟了数十处窍穴,一身力量非同小可。

    动作固然狼狈,固然不够轻灵诡变,但是他翻滚的速度极快,几个眨眼就滚出了百多丈外。

    阴雪歌放声长笑。他浑身血迹淋漓,身形如风从翻滚的赫伯勃勃身边一掠而过,冲到了山崖下方。水火肉珊瑚树正好落下,他一把抢过小树。手掌一动,两朵灵花,满树白骨绒全部被他抓了下来,一口塞进嘴里。

    各家宗学都对天地灵草有详细介绍,如何炮制水火肉珊瑚才能发挥最强药力,阴雪歌心知肚明。

    如此牛嚼牡丹,原本只能发挥七成药力的肉珊瑚灵花和白骨绒,如今更是效果大失。本来还能为他增加七鼎的**力量,但是现在或许只能增加鼎左右。

    “赫伯勃勃,灵花灵草,我生吞活剥了。”

    “你心痛否?你后悔否?你恼羞成怒否?”

    “哈哈哈,此物本非我所有,如此暴殄天物,我不心痛,我不后悔,你呢?”

    随同肉珊瑚一并掉落的,还有投掷向高空的匕首。

    接住匕首将其收进皮囊,身形如风掠过击杀的赫伯家少年,拔出深深没入石壁的两柄匕首,阴雪歌捂住小腹上伤口,用最快的速度向山林深处逃窜。

    小腹重创,虽然没有伤损内脏,但是洞穿的伤口依旧麻烦。

    他不能和赫伯勃勃缠斗,虽然他很想在这里杀死他。

    逃,用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场,等伤势复原后,再来反戈一击,斩杀赫伯勃勃。

    他坚信,受到刺激的赫伯勃勃绝对会追踪在他身后,绝对不会放过他。

    山林森森,何处不是埋骨的好地方?

    生吞活剥肉珊瑚,就是为了刺激赫伯勃勃。

    这宝贝本来就不是他的,浪费四成左右的药力,有什么好心痛的?

    将其尽快的转化为战斗力,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体内药力暴躁如火,化为滚滚热流冲撞全身筋骨皮肉,身体隐隐有膨胀爆炸的感觉。阴雪歌不敢怠慢,他倾尽全力向前狂奔,借助剧烈的运动消化药力,增长**力量。

    开辟数十窍穴,他的**力量得到元气滋养,大概增长了一鼎左右。

    两鼎的**力量,服用肉珊瑚灵花和白骨绒后,当再增长鼎之力。

    八鼎的**力量,在参加春狩大祭的少年,绝对是顶尖儿的实力。

    加上八十四处窍穴开辟,阴风元气拥有的八鼎四十钧的力量,**力量和元气之力叠加。春狩大祭,他还用忌惮何人?

    春山寂寂,草木不语;血腥气,杀戮气,吓得禽兽鸦雀无声。

    赫伯勃勃狼狈翻滚,浊浪诀易发难收,一如洪水溃堤。水势泛滥之后就难以蓄势收回。

    刚刚他只顾拼命翻滚狼狈逃命,全身浊浪元气一如洪水肆虐,带动身形向一侧狼狈滚动,连他自己都难以控制身形。等得阴雪歌没入山林,起码逃出了三里地,赫伯勃勃才稳住身形。狼狈跃起。

    手持长剑,剑锋直指青天,赫伯勃勃看着委顿在山崖下惨死的族人,不由仰天怒啸。

    “阴雪歌,吾,是必杀汝。”

    吼声如雷,声震春山。四周山峰巍然不动,只有滚滚回音远远传来。

    赫伯勃勃不顾收拾同伴尸体,冲到山崖下,浊浪元气一吐一吞,深深陷入山崖的丈八长矛带着刺耳啸声飞回。他扛起长矛,腰腹之间隐隐可见黑色浊浪元气翻滚,带动他身体犹如炮弹脱膛而出,向前激射。

    “阴雪歌。阴雪歌!”

    犹如疯魔一般,赫伯勃勃一路高呼大吼阴雪歌的名字,顺着阴雪歌有意无意留下的些许痕迹向前追去。

    阴雪歌在山林狂奔。

    他天生的某种和植物亲密沟通的能力发挥了极妙的作用,山林他出入犹如无人之境,哪怕荆棘丛生之地,他都能轻松越过,片不得沾身。

    所过之处。无论万年古木,还是春天嫩草,都纷纷释放或多或少一丝青色气息,不断注入他的身体。

    面颊上的血痕早已平复如初。再也不见丝毫痕迹。

    肩膀上洞穿的伤口已经愈合,嫩肉正在悄然滋生。

    小腹上拳头大小的贯通伤已经结痂,伤口痒酥酥的,以这种速度再奔驰一个时辰,伤口定然平复。

    阴风诀小巧腾挪、灵动诡异的特性,在这山林发挥得淋漓尽致。

    好些地方,根本不需要阴雪歌沟通四周植物,只要有一丝足够他身形挪过的缝隙,他的身体就好像涂油的泥鳅,轻灵的从草木之间一闪而过。

    脚步轻灵轻松,落地无声,踏草不折。

    身边阴风缠绕,丝丝清风犹如无数触手,时刻感知四周地势地貌,根本不需要他太多掌控,身形就好似有了自身灵性一般,轻巧的随着风、融入风的滑了过去。

    原本赫伯勃勃的吼叫声还在身后三五里地,狂奔了半盏茶时间后,吼叫声就从身后二三十里地的地方传来。唯恐这家伙丢掉了自己刻意留下的痕迹,阴雪歌不得不多停歇几次等候他。

    如此一来,阴风诀和赫伯家浊浪诀的高低也就分了出来。

    正面对战的时候,开辟了同样窍穴的阴家族人,大概在力量上不是赫伯家的对手。

    但是凭借灵动的身法,赫伯家的人想要命阴家的人,也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说阴家人一旦不是对手,撒腿逃跑的话,怕是渭南渭北两郡,所有世家当,没有人能够追上修为相当的阴家族人。

    “难怪阴家族人,数量是所有世家最多的。”

    “逃命保命的法,实在得天独厚,他人难以相比。”

    身后有赫伯勃勃那恨之入骨的敌人追杀,前方是茫茫不可测的山林,但是阴雪歌突然想到了某个印象很深的笑话:

    山林,被野兽追杀,怎么办?

    你只要跑得比你的同伴更快,你就安全了。

    这个笑话,几乎就是为阴家族人量身定做么。修为相当的情况下,起码渭南渭北两郡,没人跑得比他们更快。

    腹药力如火,肉珊瑚的效力正作用在自己身体上。

    白骨绒所化的药力在拼命往骨里钻。

    紫红二色灵花的药力,一个在融入五脏腑,一个在锻造皮肉经络。

    浑身汗如雨下,身体力量正一丝一丝的增强。

    换成其他少年,服用这等天地灵草之后,起码要找个安全的地方,闭关修炼三五天,才能将药力化解。

    但是对阴雪歌而言,白骨绒也好,肉珊瑚也罢,都是草木灵药。

    天地间所有草木灵药,都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额外的负担。

    他就算是在狂奔逃跑,药力都能一丝不漏的全部被身体完美吸收。他的**力量正在增强,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长;他每一步迈出,没有外力帮助下,本来一步只能迈出十丈,但是现在已经增长到了二十丈上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

    跑到得意处,跑到浑身血脉膨胀、大汗淋漓,周身畅快无比的时候,阴雪歌突然放声大笑。

    笑着笑着,他就开始唱渭水河上那些船工水工的《船调》。

    声浪滚滚,直冲云霄,歌声有白帆千万,有大船万千,有亿亿万万蝼蚁平民的喜怒哀乐,有无数河工水手的情意缠绵。

    山林之,就算唱得跑调难听,但凡听到歌声的禽兽,也是不敢开口吱声的。

    所以阴雪歌故意将调改得歪歪扭扭犹如鬼叫,那歌声难听到了极点。

    赫伯勃勃紧随其后,他一路放声怒骂,叫骂声高亢如云,和阴雪歌的歌声遥相呼应,宛如一对高山流水的知音。

    叫骂声,日头西落,七轮圆月慢慢从东方爬起。

    清水色的月光洒遍山林,夜行的猛兽悄然离开巢穴,开始夜间的狩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